血泪的忏悔 愤怒的控诉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14)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陈沅森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

(18) 中共杀害了1000万—2000万“反革命”

通过以上亲历、亲见、亲闻和血泪的忏悔,把“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世界舆论都根本不知道”的,中共对大陆人民长达数十年之久、黑暗中的持续大屠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前面17个章节展开的场景和叙述中,今人可以看到在中共残酷无情的统治下,丧失了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人民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牺牲了多少人的幸福。

我亲身经历,配合公安破获的四桩“反革命”案件,涉及十来位青年,人人遵纪守法,个个努力向上,如果允许继续深造,还可能出现国家的栋梁之材。他们生于任何朝代,落在任何国度,都不可能成为犯罪份子。惟独在中共统治下,要将他们逮捕、判刑、枪决……足见中共是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党,“人民政府”是一个与人民为敌的政府。

中共到底杀了多少“反革命”?很难统计。一方面,时间跨度长,从1951年颁布《惩治反革命条例》 [注26] 至1997年删除《刑法》中的“反革命罪”,计46年多;但实际上,从1946年起,中共每“解放”一个地方,脚跟还未站稳,就开展“清匪反霸”,杀害了大量“反革命份子”;而在1997年之后,又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杀害了许多不叫“反革命”的“反革命份子”,时间跨度要向两端延长,甚至可以追索到中共武装割据开始时期 [注27] ;这样一来,简直无法统计。中共发动的某些运动,从名称上看似乎与“反革命”无关,但实际上是针对“反革命”的。例如,1952年开展的不太引人注目的“取缔反动会道门”运动,杀害有宗教信仰的人士数十万,大部分应纳入杀害“反革命”范围。而且,毛泽东规定了“镇反”运动的“杀人指标”:农村千分之一,城市千分之零点五。抓“反革命”曾有“五年计划”,1955年5月17日毛泽东在十五省市委书记会上就定了个指标:“反革命五年抓一百五十万,每年三十万。”(心缘《上下五千年历史真貌:中共暴政统治时期[ 五 ]》)在司法实践中《惩治反革命条例》可以任意解释,配合政治运动的需要把一部分刑事犯提升为政治犯,比如“反革命杀人犯”、“反革命强奸犯”、“反革命纵火犯”、“反革命抢劫犯”……又分为“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老反革命”、“新生反革命”……还有“公开处决”、“秘密处决”之分,等等,混乱不堪,反正是“阶级敌人”,杀错了也没有关系。

中共究竟杀害了多少“反革命”?是一个n元n次方程。难点在于中共刻意隐瞒、销毁杀人罪证,没有公开的历史记录。有待中共解体档案解密后,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由专家建立模拟数学模型,花相当长的时间进行研究,才能得出比较准确的答案。目前我的估计是:至少1000万,可能达到2000万。——到底应该怎样统计?请大家分析,指正。

概括地说: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陆曾经出现过多如牛毛、旨在推翻毛泽东和中共暴政的人民起义;

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疯狂“大跃进”、饿死4000多万农民前后,形成了一个起义高潮和当局镇压高潮;

中共把这些人和这些小型组织定性为“新生的反革命份子”、“现行反革命份子”和“反革命小集团”;

这些“新生的反革命份子”、“现行反革命份子”和“反革命小集团”,完全是毛泽东荒谬绝伦的政策逼出来的;

中共把这种“思想异端”、“不同政见”的大量、小型人民起义(即政党活动),视为威胁共产党政权的头号“罪行”,绝对不能让他们联合起来形成滚滚洪流,务必各个击破,消灭在萌芽状态;

中共用“组织反革命团体罪”与“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罪名进行打击,其打击面之广、打击力度之大和判刑之重,远远高于杀人越货、纵火投毒、强奸抢劫等刑事犯罪;

当年,只要敢于把常识、常理说出来,就是“反革命”;

中共用“国家机器”,用“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用法西斯手段,用大量资金、人力、物力来打击、消灭这些单独、分散的个人和几个人的小组;

采用的法西斯手段是:“群众专政”、“突破薄弱环节”和“碉堡最容易从内部攻破”;

“群众专政”实质上是通过洗脑、利诱、胁迫全体大陆人民成为共产党的特务或线人,以捍卫毛泽东的权力为头等大事和“光荣”任务;

如果破获100万个“反革命组织”,“碉堡”内就曾出现线人100万人次,而“反革命组织”的数量远远超过百万;

中共指使、鼓励特务和线人“引诱犯罪”,把手无寸铁的“思想犯”、“言论犯”、“良心犯”当作“真老虎”、“恶老虎”来打;

大约从1964年开始,中共实行“反革命组织罪”“首犯(发起人)一律处决”的新政策,原因是:“经验证明,这些人死不悔改,刑满释放后,继续从事‘反革命’”;

当日常性、持续性的扑杀仍无法镇压反抗势头时,便开展“一打三反”以“运动”的方式大规模集中扑灭燎原之火;

这些“多如牛毛”的“反革命”组织,统统在萌芽状态就被中共公安机关破获,毫不留情、一个不剩地消灭干净了;

中共认为,“反革命份子”不怕多,有多少,抓多少!多办几个劳改工厂、劳教农场就是;

公安部门的“执法”手段为:极少量公开逮捕,大量“密捕”;

进一步采取“密诉”、“密审”和法院秘密判决,除极少数在破案过程中群众已知晓的、“对广大群众具有教育意义”的典型案例张贴布告外,其余一律不出布告,严格保密;

在“密捕”、“密诉”、“密审”、“密判”和“不出布告”的情况下,必然进行了大量秘密处决;

在“密捕”、“密诉”、“密审”、“密判”和“不出布告”的情况下,必然存在大量冤假错案; [注28]

时间跨度从1951年2月21日颁布《惩治反革命条例》开始,到1997年删除《刑法》中“反革命罪”,前后持续46年多;

《刑法》中“反革命罪”删除后,更名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迫害中国人民;

半个多世纪,前后一共关押、劳教、劳改数千万“反革命份子”; [注29]

其历年公开处决、秘密处决、害死、逼死、瘐死的“反革命”总人数,没有统计数字,估计至少1000万,可能达到2000万;

党、政系统全面特务化的中共,将“日常化、合法化杀人”作为“国家机密”,封锁新闻,所有媒体一律不准报导……

中共政权对治下人民这种政治迫害和群体灭绝,是迄今为止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杀人最多的“国家犯罪”!(待续)

[注26] “解放”后,“清匪反霸”、“镇反”等运动,抓捕了大量反革命份子,下面不敢或不愿判处那么多死刑。1951年中共颁布《惩治反革命条例》是大开杀戒,为此前抓捕的大量反革命份子制定一个严厉的杀人标准。

[注27] 1934年4月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有26个条文规定,对情节严重的主要“犯罪”,得处以死刑。

[注28] 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南京市先后召开四次30万人的宣判大会,成批处决“现行反革命”:3月6日处决11名,4月28日处决12名,7月24日处决24名,12月10日处决10名(另外还有不少“现反”被个别处决,具体数字无法统计)。这四批被处决的57名“现行反革命”,到1980年经复查后,全部被确定为冤杀、错杀,无一例外。也就是说,冤杀率为百分之百!这是中共自己认定的冤案,实际上,中国大陆所有被中共处决的“反革命”,全部都是冤案。见作者“牛角草民”所写《南京慧园里6号母子冤魂》一文。这篇讲述60岁的母亲和26岁的儿子同时被处决的故事,读后令人伤心落泪。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6/3/17/nl257699.htm或《观察》网路《文革博物馆》,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Data/Editors/wenge002-025.html。

[注29] 《梦断未名湖》的作者陈孝奉是北大著名右派,他是个有心人,在劳改中根据耳闻目睹和偶尔获得的资讯推算,1960年前后,全国在押犯人不少于1000万。除去未成年人,按人口比例为1比50——共产暴政使冤狱遍地,人人自危,噤若寒蝉。(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搞臭自己”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岳麓印刷厂工作三年多,在左家垄一带,除认识陈亚陆之外,我没有再交上一位“新朋友”。
  • 【大纪元7月27日报导】(中央社柏林二十六日法新电)德国、以色列和美国今天共同签署一份协议,将对历史学者开放拥有数百万笔纳粹德国时期档案的资料库,对于揭开纳粹大屠杀到底是如何发生,显露了新希望。
  • 刘妈妈的确是一位传统型的善良老人,但是,她担任居委会主任,对“阶级敌人”却是另一副面孔。有一次,一位“四类分子”来她家请示某事,刘妈妈训斥时脸上肌肉绷紧,眼露凶光。唯唯诺诺的“四类分子”走后,刘妈妈又恢复了往日的慈祥,笑眯眯地对我说:“小陈,党教导我们,对阶级敌人就要这样。”——党性对人性的扭曲,可见一斑。
  • 查尔斯‧斯坦(Charles Stein)长于奥地利,梦想着成为一位医生。麦可‧马果西斯(Michel Margosis)原本认为他将会继承父亲的步伐成为一名新闻记者。事与愿违,他们二人耗尽了许多年搜索签证,还要小心防范纳粹的间谍。最终,二人抵达了美国,在这儿他们找到了安全,躲过了迫害。
  • 1954年中共颁布第一部《宪法》以及后来多次修改,白纸黑字都印着人民“有言论、出版、结社……自由”。但“宪法”是为共产党、毛泽东装点门面、蒙哄国际舆论而制订的,不是用于治国的。因此,它的许多条款只是从西方宪法中抄袭过来,根本没有打算兑现,直至目前,仍不肯兑现。
  • 还有一位高考落榜、石惠泽的同班同学曹辛星,读高中时曾在《诗刊》上发表过两首小诗。他进入左家垅蔬菜公司工作后,很快世俗化,不谈学习,只谈女人。与岳印的一位姑娘谈恋爱闹僵分手后,告诉我“她屁股上某个部位有一块什么样的疤”,说的活灵活现。按说此君应该平平安安,没什么问题,但他命不长。
  • 1947年5月,在离陈光诚所住的村子不到10 公里的地方,一群帖著“共产党”和“国民党”这两个不同政党标签的中国人分成两个阵营——国民党军队和共产党军队,双方围绕一个名为“孟良崮”的山峰展开了一场人类史上空前的大屠杀。这场被后人称为“孟良崮战役”的大屠杀,从5月13日晚上7点开始,到5月16日下午3点结束,最后清点伤亡人数的时候,国民党军队被消灭25000多人,被俘7000多人;共产党军队伤亡达12000多人。在不到72个小时的时间里,中国人互相残杀了自己的同胞近40000人!方圆仅1.5平方公里的屠杀现场尸横遍野。
  • 快过年了,一天下午去岳麓区政府办事,遇到工业书记,区长正叫他打电话调岳印厂会写毛笔字的人来写横幅、标语。工业书记见到我说:“小陈,你来得正好,赶快把标语写了吧。”顶头上司的命令,哪有不服从的,况且是光荣的“政治任务”,轻车熟路,立马动手。
  • 陈亚陆这人是个“口头革命派”,每次见面,总是空谈他前一夜的种种想法,虽然时不时冒出一、两句豪言壮语,但骨子里还是胆小怕事的,瞻前顾后,畏畏缩缩,根本没有W君那种“干一番大事业”的气魄。一方面,显示了他体质羸弱,性格优柔寡断;另一方面,也很正常,在这种生死攸关的重大问题上,谁敢不掂量掂量共产党的份量!
  • 前红色高棉的军事领导人、被认为是柬埔寨最残忍的杀人者之一塔莫在首都金边的一家医院卧病几个星期后死亡。塔莫因为他在上个世纪70年代柬埔寨大屠杀中所起的作用而面临联合国支持的战争罪行法庭的审判。这位前红色高棉领导人的死亡对谋求为将近两百万受害者寻求正义的司法程序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 (w2006-07-21-voa36.cf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