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的忏悔 愤怒的控诉

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18)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陈沅森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21) 中华民族需要忏悔

近年来,舆论指出,中国人需要忏悔,中华民族需要忏悔,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忏悔!但真正勇敢地站出来诚心忏悔的人,少之又少。难道说,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极权统治,人人手上、身上、脑子里都干干净净?

《中国冤案录》的作者廖亦武说:“凡幸存者,都是狗崽子。”——初听这话似乎偏激,但仔细思量,不无道理。

在那“极左”岁月的恐怖中,开批判会,你没有发过言?开斗争会,你没有跟着喊口号?你没有喊过万岁?你没有表示过“坚决拥护”?你没有写过大字报?你没有过向党交心?你没有过向组织汇报?你没有过争取“进步”?你没有作过检讨?……

在中共那架大型绞肉机里,每一个人都产生了深度的恐惧。那种恐惧,不是猝然闻雷的短暂惊吓,也不是孤身夜行的一时胆怯,而是一个又一个政治运动,耳闻声色俱厉的批判,目睹拳打脚踢的斗争,前人一群群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残暴、血腥的恐惧融化到血液里,渗透到灵魂深处,谁敢不屈从党的意志?人人俯首贴耳,为求得自保,不当积极分子落井下石,随大流跟着喊喊口号,算最好的。

在中共极权统治下,每一个人为建设那座大监狱添了砖加了瓦,每一个人都关押在那座大监狱里受尽折磨和熬煎,侥幸存活下来的,既当过帮凶,又是受害者。

经济学家孙冶方临终时交代……顾准一次曾经对他正色道:“你们的手上都有血,而我没有!” [注35]

广义地说,在“群众专政”时代,人人都沦为共产党的特务或线人,人人手上都沾了血;狭义地说,像我这样曾经当过专职线人的,至少有大几百万。[注36] 因此,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应该忏悔。

在共产党统治初期,曾宣传过“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我认为应改为“旧社会人是人鬼是鬼,‘新社会’把好人变成鬼。”——在这里,“变成鬼”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把好人枪毙了,变成了死鬼;另一是把好人变成特务、线人那样的魔鬼。曾经变过魔鬼的人,通通需要忏悔啊!因为,所有在人间作过恶的魑魅魍魉,没有一个能永远不露出鬼脸、鬼相、鬼迹,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必然如此。——如果心存侥幸,等到报应和惩罚降临时再忏悔,就太迟了。

大多数人都有“自恋情结”,喜欢往脸上贴金,不愿意“自我解剖”,袒露肮脏的灵魂。而当今最需要的是忏悔这种“自我解剖”精神。忏悔是对自己的拯救,但必须承认揭发自己——“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仍需要巨大的勇气。

在“忏悔”这个人生严肃的课题上,希望后继有人,将历史及其有关人物的事实,尤其是长期不为人知的事实,通过忏悔清理出来,一一公之于众。特别需要那些直接受命于毛泽东在高层监控过封疆大吏的人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事实真相。

怎样忏悔?

我想,诚心诚意的忏悔,还是应该采用流传千载的古老办法:深更半夜醒来,万籁俱寂之时,独自扪心自问。

不要在会议上,大庭广众之中谈忏悔,那是一个慷慨激昂,拼谁最“左”的场合,怎能说得出内心的真话?也不要与最亲密、最信赖的朋友、伴侣去商量忏悔,忏悔属于个人隐私,“商量”是不可能得到正确答案的。

惟有夜半醒来,万籁俱寂没有任何干扰时,将右手掌摊开,轻轻覆盖在胸部左侧心窝上,感觉到心脏嘣嘣地跳动,然后与自己对话,这就叫做“扪心自问”。此时,闭目静思,白天(或从前)发生过的事,便会一幕一幕自动过电影。于是,蓦然间电闪雷鸣,风狂雨骤,山崩地裂,万马千军狼奔豕突而来,灵魂受到极大的震撼,乃至于方寸大乱,五内俱焚,万箭钻心,泪流满面,生不如死……慢慢的,慢慢的,雨过天青,思绪如清泉汩汩,沛然而良心有所发现。

如果扪心自问时,凝思了好一阵子还没有进入角色,请在心里默念自己的名字,毫不客气地给自己提一个最尖锐、最简单的问题。比如:“陈沅森,你今天干的这事,是人干的吗?”

当良心发现自己错了时,你会汗颜惶恐,躁动不安;此后,便会自动进入深层次思考,符合人性的答案就会呈现在眼前。

人,道貌岸然的人,衣冠楚楚的人,巧言令色的人,五花八门的人……可以欺骗任何事情,可以欺骗所有的人,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长期累月地骗下去,惟独无法欺骗自己的良心!

我就是用这种方法忏悔,使自己觉醒,不敢再对人民犯罪,坚决与中共克格勃脱钩,脱“狗”复人的。

“扪心自问”这方法非常灵验,屡试不爽,适用于一切活着、思维正常且愿意真诚忏悔的人。谓予不信?今天晚上就请试一试(一夜睡到大天光的人,请把闹钟调整到凌晨一、两点)。

对于“权为民所用”的“大人物”,扪心自问时提出的问题当然要重大一些。例如,胡锦涛老弟,就可以这样扪心自问:

“胡锦涛,今天你这样做,对中华民族有利吗?”

如果对中华民族有利(请注意,不是对“中共”,而是对“中华民族”),只管放心大胆做下去;如果不利,那就要动脑筋想一想了。

一切大人物、小人物,都可以使用这一方法。不花钱,不费很大的力气,稍稍耽误一点睡眠(也许不耽误,因为得到正确答案后睡得更香,睡眠质量大大提高),就可扭转偏离的方向,走上人生的正道。

最后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忏悔?为什么要写出这样自暴其丑的文章?

看起来似乎很复杂,其实,道理非常简单。就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子子孙孙永远不生活在恐惧之中,永远不要让掌握权力的人逼迫他们当特务或线人!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生活在一个真正和谐社会里,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和尊严。

临了,我跪拜三叩首,向曾经遭受过我参与迫害的亡灵和活着的人,向他们的家属和后人谢罪,请接受我真心诚意的忏悔!

最后,让我们心祷如仪:1000万—2000万抗暴英雄——为反抗暴政而英勇牺牲的“反革命”们,安息吧!林昭、遇罗克、张志新、王申酉……李良、石惠泽……千千万万的抗暴英雄,你们的鲜血侵蚀了暴政大厦的墙基,魔鬼的宫殿已经动摇。当自由、民主、共和的新兴中国诞生之日,人民大众将一樽樽酹祭你们的亡灵!(全文完)

2006-4-10——2006-6-10
于加拿大 魁北克 满地可

[注35] 朱学勤《愧对顾准》。

[注36]“大几百万”是保守的估计,直到现在中共还在不断利用线人。所谓“社会主义”的理想破灭后,现在的线人完全靠金钱收买。一位留学生朋友告诉我,到海外来的年轻人中,许多没有富裕家族背景的人出手阔绰,多半是拿津贴的“职业留学生”。多数线人在出国前就已搞定,因此,许多夫妻中有一方是线人的,对方都不知道。(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7月31日报导】(中央社纽约联合国总部三十日墨通电)以色列军队今天攻击黎巴嫩南部迦拿村,造成五十多名村民丧生,其中包括三十多名儿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发表声明,哀悼丧生的迦拿村民并呼吁结束暴力。却故意忽略了以色列屠杀儿童的事实。
  • 1950年“土改”时,父亲教导我“要远离政治,永远不要摸枪”,我只做到了一半,一辈子没有“摸枪”,却未能做到“远离政治”。
  • 最近二周,大纪元登载了纪实连载《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我几乎每天都要上网阅读,谢谢陈沅森先生以极大的道德勇气,冒着时时被中共特务骚扰,甚至加害的危险处境下,将中共恶党利用特务手段,长期系统地有计划地迫害普通中国人的罪恶曝光,陈沅森先生的个人回忆录填补了一项中国纪实文学的历史空白和禁
  • 有没有王建民,真的差很多,前天纽约洋基队靠着王建民完封坦帕湾魔鬼𫚉队,昨天却惨遭魔鬼𫚉队屠杀,以6︰19惨败。魔鬼𫚉队在王建民手里只击出2支短程的1垒打,昨天却火力大爆发,轰出17支安打、4支全垒打,攻下平队史纪录的单场19分。
  • 比利时法语国家电视台RTBF,在2006年7月13日晚间新闻中报道了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利后遭屠杀的消息。电视还报道了当天中午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 乔高在布鲁塞尔举办的新闻发布会,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 (Edward McMillan-Scott)和比利时人权律师乔治-亨利•布杰(Goerges-Henri Beauthier)到场支持幷发表讲话。
  • 【大纪元7月30日报导】(中央社贝鲁特三十日法新电)以色列今天空袭黎巴嫩南部迦拿地区,造成至少五十一人丧生,罹难者包括众多小孩,联合国随即谴责以色列这项攻击行动,并呼吁立即展开调查。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也警告指出,它将惩罚以色列空袭迦拿犯行,并称以色列必须为其“屠杀”行为承担后果。
  • 2002年6月1日,我飞抵加拿大之后,写了一部22字的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揭露了中共1950年“土改”运动杀戮200多万地主的罪恶,突破了半个多世纪中共严厉的文艺禁区,戳破了中共“工农联盟”的谎言。
  • 【大纪元7月30日讯】德国26日在柏林同以色列、美国等7个国家签署协议,同意向各国学者公开纳粹大屠杀的档案资料。此外,比利时、荷兰和波兰3国预计在今年11月也将签署该协议。
  • “这是为什么?”——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用武力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后,所作所为不得人心,人民纷纷起来反抗,便穷凶极恶地大规模地持续屠杀,以保住他们的政权。
  • 通过以上亲历、亲见、亲闻和血泪的忏悔,把“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世界舆论都根本不知道”的,中共对大陆人民长达数十年之久、黑暗中的持续大屠杀,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前面17个章节展开的场景和叙述中,今人可以看到在中共残酷无情的统治下,丧失了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人民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牺牲了多少人的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