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投军别窑–薛平贵被迫与妻子分离

袁荣易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在朝廷上呼风唤雨的大丞相王允,权倾一时,无人不低头。可是小女儿王宝钏,却不按照他的意思嫁给王孙公子,反而要嫁一个来路不明的穷小子。王允再三制止,王宝钏丝毫不妥协,与他三击掌决裂,径自嫁给出现在她梦中的对象薛平贵。

没多久,楚江出现妖马伤人,唐王出榜招人降马,平贵揭榜,降伏下红鬃烈马,得封官职;不料,王允却暗生计谋拆散这对新婚夫妻,故意奏本降调平贵为平西先行(先锋),并令其即刻出征。《投军别窑》演出的就是薛平贵赶忙回窑,与王宝钏忍痛告别的这一段。

这出戏有繁复的身段,平贵与宝钏像系着一根无形的橡皮筋,命运要他二人分开,但夫妻之情却又让他们弹回来黏在一起。走与留,数度的拉扯,观众明显感受命运施加的压力,与夫妻两人顽强抵抗被分开的紧张情绪,真是应了难分难舍那句话。舞台上具体演出难分难舍的状态,靠的是演员扎实的基本功,以及精心设计的动作与反应。

《投军别窑》中,王宝钏(朱传敏饰演)蹲身打开窑门,迎接薛平贵(张汉杰饰演)回家。

不舍也得舍的紧绷剧情,岂是走几个台步或做几个表情就能交待清楚的,得能发挥舞台动作的高度技巧。京剧具有成熟的一套程式语言,是电影与话剧所不能及的。两位演员卯上劲,竞技似的演出对手戏,使在舞台上的表演,有如诗句一般的呈现–跌宕顿挫、对偶衬托、含蓄婉转、荡气回肠。《投军别窑》深具中国戏剧那种从现实经验中浓缩、提炼、升华出“意境”的表现。人在此境,情景交融,深刻地被触动、被启发。戏的影响力,让人懂得从魔难中领悟,从而提高自我的精神层次。

台湾戏曲学院国剧团演出《投军别窑》,薛平贵(张汉杰饰演)、王宝钏(朱传敏饰演)二人难分难舍。

周信芳(麒麟童)在上海黄金大戏院演出《萧何月下追韩信》、《投军别窑》等剧。国画家吴湖帆曾手书楹联相赠:“百口齐唱萧相国,万人争看薛将军”。萧剧唱腔,大家爱唱;而投军别窑薛平贵扎靠表演的将军形象,人人爱看。从“起霸”(起霸这套动作象征军人将有重大军事任务)开始,到与青衣(青衣这套服装象征女性衣衫褴褛、穷困、一筹莫展)喜乐与悲伤的相处,为她准备下“十担干柴八斗老米”的用心,以及误卯的紧急等等,谱出充满张力的离别之情。

早期厉家班《投军别窑》剧照,童伶厉慧良饰演薛平贵、厉慧敏饰演王宝钏。

周信芳演戏总要“多撒一点胡椒面儿”,引起观众感情上的刺激与共鸣。吴小如在三十年代看过周的表演,特别形容身着靠甲的薛将军,儿女情深的细腻动作:薛平贵嘱咐妻子将来可以为邻居缝补讨生活,等他回家他会叩谢芳邻,一边念白一边做动作(行走与做揖行礼的身段),“只见他(周信芳)身后靠旗随头部俯仰而自然摆动,节奏鲜明;“靠肚” 随全身动作而伏伏贴贴,全无左右乱晃、上下翻卷之弊。念白鋻锵有力,字字千钧,声声送听;做得自然大方,浑融无迹”。

在故意放大的时间压力里,这些日常生活中原本一晃而过的动作表现,此时放慢演出,给人咀嚼沉思的机会。剧中人鼓足气力、情绪高昂的演着,观众却是冷静旁观、慢慢在品尝其中滋味。它并不是要带动你的不满情绪(例如薛平贵感到时间来不及,急着出门,忘了窑门很低,一头撞在墙上,引得观众破涕为笑),相反的它要你体会。体会一种旧势力从中作梗。使善良的夫妻二人活活被拆散。体会二人不畏横逆,坚定他们的婚约、不因打击而退缩。尤其让人领悟到,王允身为堂堂大丞相,只是枉作小人罢了,他那种卑鄙的手段,反而锻炼平贵与宝钏坚定与成熟;台下观众从而明白旧势力的无能,把旧势力看得很低很低,不再受旧势力的局限。

在纷扰的困境中,不用害怕、不用顾忌,物质的“十担干柴八斗老米”撑不了多久,但精神的“坚定”必然使人从困境中走出来。最近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只因讲了《九评共产党》、在中国发生的退党潮,以及法轮功学员被镇压的情况,结果被迫滞留美国,与国内的妻子、12岁女儿分离两地。很难想像在资讯这么发达的今天,共产党还能一手遮天,箝制言论自由。讲几句真话,就会遭逮捕,甚至被活摘器官;许多讲真话的人,为避免公安绑架,只能流离失所,回不了家,与家人长期不能见面。共产党无所不用其极的阴险控制手段,其实终究与王允的“枉作小人”一样,徒然令人齿冷而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