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府集会营救高智晟 袁胜谴中共掩盖退党潮

8月19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社会各界在国会山集会﹐要求立即释放8月15日被中共当局抓捕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声援8月8日在上海机场劝人退党被告密后遇险而留美避难的前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袁胜参加了华府集会。(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8月19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多名人权律师、中国问题专家、海外民主人士等社会各界在国会山集会,要求立即释放8月15日被中共当局抓捕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声援8月8日在上海机场劝人退党被告密后遇险而留美避难的前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袁胜参加了华府集会。

因在上海机场传九评促三退遭中国警方威胁而留美避难的前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袁胜称中共封退党潮消息

因在上海机场传九评促三退遭中国警方威胁而留美避难的前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在集会上说,“中共对九评、退党的消息一直封闭得非常厉害,表面上看似平静,中共内部抓得很紧。我因为在上海机场讲九评和劝人退党被中共警察威胁。”

袁胜说,如果回去的话,轻则受到关押迫害,重则被迫害致死,尤其在国外看到苏家屯事件,国内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导,经过多方面的考虑我决定留下来。

袁胜说,“这对中共是一个大震动,中共知道这个事情包不住了,为给国内老百姓一个说法,中共竭力掩盖我在上海机场因劝人退党被告密后引发的突发事件,精心策划如何掩盖事实。”

袁胜说,中共看到连日来他接受很多西方媒体的采访,西方社会非常关注这个事件。中共会采取一些转移视线的举动。

人权律师默顿‧斯克拉代表国际法律界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及中国所有冒着失去生命、家庭和工作的危险,维护那些在中国受迫害人的利益的维权人士。 (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抗议中共恐怖罪行

世界反酷刑组织及世界人权组织执行主任、法学教授、人权律师默顿‧斯克拉默顿‧斯克拉(Morton Sklar)代表国际法律界抗议中共逮捕高智晟及中国所有冒着失去生命、家庭和工作的危险,维护那些在中国受迫害人的利益的维权人士。

斯克拉律师说,他们站出来为别人说话,无私帮助别人,如今自己却遭受迫害。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引起国际社会对这个问题的关注,说服美国政府,国会了解这次集会的背景,让他们采取行动阻止这种迫害。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王军在集会上强烈谴责中共暴行。他认为这种行为是流氓行为,是恐怖罪行。王军要求中共立即释放为弱势群体、普通老百姓主持正义的高智晟律师,同时坚决支持袁胜机长抗议中共的迫害。

大华府及纽约人权律师叶宁说,在高智晟的问题上,中共暴露出它们的虚弱和末日的挣扎。(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魏京生基金会主任﹑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秘书长黄慈萍(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魏京生基金会主任、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 秘书长黄慈萍女士说,“高智晟律师是中国人权运动大潮的先行者。中共对他的拘捕显示出在中国大陆人权迫害的真实情况﹕一名为他人辩护的律师甚至都很难为自己辩护。”

黄慈萍女士,“拘押高智晟律师不只是对他个人的迫害,也是对他所代表的所有弱势群体及遭中共迫害的那些人的迫害。”

中国网上游说执行主任、支持中国网络主席迪杰‧麦奎尔(D.J. McGuire)指出,目前国际在密切关注中共的举动。他呼吁国际社会持续给予关注,并呼吁民主世界的领导人明确表明中共关押高智晟及其他所有良心犯的暴行是不可接受的。

人权法协会执行主任、美国及全球起诉江泽民案律师团首席律师泰瑞.玛甚(Terri Marsh)律师说,中共党文化是建立在恐怖基础之上,离开了制造恐怖,中共就无法生存。法律在中国不是用以维持和加强道德原则的一套规则,相反却是用来破坏道德准则,迫害所有维护道德准则的人的工具。

老挝(寮国)民主联盟秘书长、大华府地区种族社团民主大联盟代表托常布罗姆( Thong Chanh Boulom )在集会上表示,他将到每一位美国国会议员的办公室,敦促他们要求中共释放高智晟律师。

中国民主党世界同盟主席王军在集会上强烈谴责中共暴行。(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老挝(寮国)民主联盟秘书长、大华府地区种族社团民主大联盟代表托常布罗姆( Thong Chanh Boulom )(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中共暴露真正的惧怕

在集会上,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以时间为线索分析了高智晟律师三次上书、自己退党、号召他人退党后,中共对他的迫害日益升级。

章天亮说,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三次上书,第一次上书关注的是个案,中共虽然警告过他,却没有跟踪他。第二次上书是对法轮功学员在山东受迫害的系统性调查,这个事情出来后中共就派20多特务骚扰他。第三次上书是在山东﹑辽宁﹑吉林做了调查后,完整的写了一个两万多字的系统性报告,中共非常恐惧。

高智晟在了解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后,宣布退党,他自己退党后第二天号召大家一起退党,中共非常害怕,跟踪他的特务增加到100多人。

章天亮说,“从中共对高律师迫害升级可以看出中共惧怕的就是法轮功的真相、《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

大华府及纽约人权律师叶宁说,高智晟的被捕是个非常险恶的信号,他被捕的大背景是九评和1200多万人退出中共。在高智晟的问题上,中共暴露出它们的虚弱和末日的挣扎。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说,“从中共对高律师迫害升级可以看出中共惧怕的就是法轮功的真相、《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 (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中共慌不择路

泰瑞.玛甚律师说,高智晟运用法律,冒着生命危险捍卫道德准则,而不是去维护中共,他的高贵勇气赢得了尊重。当她们向世界各国的律师协会征集签名营救高智晟时,所有人都立即做出回应。成千上万来自社会各界的领袖都站出来公开支持高智晟。

玛甚律师说,中共逮捕高智晟,以如此愚蠢的举动公然损毁中国的国际形象。

人权法协会执行主任、美国及全球起诉江泽民案律师团首席律师泰瑞.玛甚(Terri Marsh)(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分析了中共明知道如果抓高智晟,政治后果将非常严重,这个时候还敢抓他的原因。

章天亮说,“一个大背景就是,1200多万人三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特别是最近东航机长袁胜因“传九评、劝三退”受到中共警察威胁而留美避难的事件,将退党大潮在全世界面前进一步真实化,中共十分恐慌,故此采取这个手段,慌不择路,饥不择食。”

人权律师默顿‧斯克拉说,国际人权界的历史展现给我们一个特别重要的事实,每一个政权一旦达到危害律师、法官和法律系统的程度,他们都以失去执政地位告终。这一切正在中国发生。

高智晟传九评促三退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在集会上用中、英文宣读了高智晟律师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的退党声明。

高律师在声明中写道“十几天(的调查)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在集会上用中文宣读了高智晟律师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的退党声明。(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在集会上用英文宣读了高智晟律师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的退党声明。(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2005年12月14日,高智晟发表退党声明的第二天,再度发表文章《这个政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他说:“故此,当务之急是丢掉幻想,从每个人的身边现实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边的人退出这杀人的集团,不再做杀人者的帮凶,更不再做杀人者的工具!和平结束杀人集团的狗命——退出中国共产党!从根本上彻底摆脱中国人民的灾难厄运!”

2005年12月22日,高智晟说:“但无论《九评》作者系谁,该宏文背后蕴藏着的空前智慧及空前的力量价值将永垂人类正气青史。”

全球告别中共大联盟华府发言人科特‧皮尔曼(Court Pearman)先生主持集会,集会由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魏京生基金会﹐及未来中国论坛主办。(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8月19日下午﹐美国首都华盛顿社会各界在国会山集会﹐要求立即释放8月15日被中共当局抓捕的维权律师高智晟﹐声援8月8 日在上海机场劝人退党被告密后遇险而留美避难的前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袁胜参加了华府集会。(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天灭中共 退党自救”非戏言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黄祖威博士说,2004年的11月19日,《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触发了人们退出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的潮流。2005年2月22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应运而生,迅速得到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中国大陆)成千上万志愿者的响应,在世界各地设立了上百个退党服务中心和服务站。

黄祖威博士说,在中国大陆,邪恶的中共无比的恐惧害怕正在大陆推进的《九评共产党》大潮,近来邪恶疯狂封锁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热线电话和动态、无界等网络(现已恢复),并持续绑架、关押和非法审判参与传九评和促三退的人士,连精神病患者都不放过。

黄祖威说,“自从三月份那令人发指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后,人们更加清楚的看到中共的邪恶,比魔鬼还要可怕。因此,‘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是祸乱之源’、‘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等说法决非戏言,而是绝对正义的呼声。”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黄祖威博士说,中共党政军有高干帮助推广九评及推动退党大潮,并且中央甚至有人直接打电话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咨询。 (大纪元记者常磊摄影)

中共解体接近临界点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黄祖威说,中共党政军有高干帮助推广九评及推动退党大潮,并且中央甚至有人直接打电话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咨询。

曾在中国国防部一所大学及其它几所军事院校任教,有40多年军龄的黎女士说,她15日接到国内打来的电话,为156人退党。其中前50人是一个党支部集体退党。

黎女士说,她在国内的一个朋友告诉她,52名军队离退休人员长期不交党费,当上级领导向他们收党费的时候,这些军队离退休人员说,‘如果再让我们交党费,我们就集体退党。’这位领导再也没敢提党费的事。

黎女士说,军队离退休人员至少是副师级以上干部,经过几十年共产党邪恶宣传和恐吓,今天他们都敢这样做,由此可见中共逃避不了灭亡的命运了。

黄祖威说,近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委托南加州网络分析中心对1200万三退人群中党员比例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有60% 左右、即有将近700万中共党员退党。也就是说:在过去一年半时间内已有近十分之一的中共党员,包括很多党政军高层在内的人士退出了中共,说明中共的解体正在接近临界点。

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起人李大勇博士在集会上发言。(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8-21 3: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