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袁胜、何俊仁与中共断尾求生

——现代政治运作媒体战 媒体能聚焦 也能转移视线

8月8日东航机长袁胜因在上海机场劝老乡退党被告密而被迫留美避难,中共随即在三天后高调拘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接着有发生香港著名民主派议员何俊仁突被殴打﹐分析人士认为这一系列事件都和退党潮与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曝光有关。(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海山、季达综合报导)近来围绕中共发生系列突发大事件交织互动,局势迷离。8月9日中国东航机长袁胜因在上海机场劝老乡退党被告密遇险而被迫留美避难,袁胜11日在美国华府国际记者俱乐部露面的第三天,北京高调拘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香港著名民主派议员何俊仁突被殴打。同时国际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案有突破性进展,国际媒体关注和报导欧、澳、加等国政要突破性地达成调查活摘器官案的共识。

中共四脚壁虎的断尾求生术

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认为,中共面对整体性的崩溃压力,面对退党潮由袁胜事件曝光、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罪恶面临全面曝光之际,被迫采取四脚壁虎的断尾求生的恶招,慌不择路的用罪恶掩盖败局。

今年4月,美国国会众议院全票通过声援高智晟的决议案,高智晟冷静的指出:“如果这次美国的政府愿意去实施这个议案的话,那就不应该把层面仅仅的停留在高智晟的层面上,因为高智晟的灾难来源于对另外一个更大的受迫害的群体——法轮功的关注,才导致了我个人的灾难。”

石藏山表示﹕电子时代的政治是通过媒体来操作,媒体能集中公众视线,也能够转移公众视线。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国际媒体效应已成型,逐渐由民间呼吁上升到国家级的外交层面运作,对中共政权形成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他说:“袁胜机长上海遇险,将被中共坚决否认的退党潮真实化。为保政权,中共最大的变化是变化本身。”

260天贴身抗争 中共了解恐吓无效

国际正面对一个敏感的问题,中共为何这时抓捕高智晟?殴打何俊仁?目的是恐吓?或是为造成轰动来吸引国际社会的视线?

美国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分析,高智晟成为中共的整肃目标后,经260多天的贴身抗争,包括特务暗杀、撞车等死亡游行等,中共对高智晟知根知底,高智晟二十年前的同事中共都调查了,中共完全掌握高智晟是什么样的人,恐吓的手段在高律师这不可能奏效。

他认为,这时的抓捕反而更成就高智晟对大众的精神凝聚力。另外,从何俊仁十多年在香港为民主抗争的历史看,香港社会和中共也都知道把何俊仁律师打几棍不可能达到恐吓的目的,反而会引起国际的聚焦和香港的反弹。

一“触”即“发” 全球聚焦

事实上,中共突然抓捕高智晟、殴打何俊仁的暴力举动,立即达到全球聚焦的效果。高智晟8月15日被拘押立即引起全球关注,世界多国政府、政要、民间团体及人士纷纷发声,谴责中共暴行,抗议声浪越来越高涨。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在遇袭受伤住院两天后会见传媒,感谢社会各界对他的关心。他说,他遇袭后家人很担忧,但都明白自己决定走这条路是义无反顾的。(大纪元记者吴琏宥摄)


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已派出官员同中共外交部进行交涉。德国、英国等欧盟成员均表示密切关注。海内外、个人及团体也纷纷到各国中共使领馆前集会抗议和发表谴责声明,并以各种方式展开营救高律师及其他维权人士的活动。

美国当地时间8月18日下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凯西在国务院新闻简报会上说,美国国务院已经对中共政权拘留高智晟及审讯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表示“强烈抗议”。凯西说:“没有人应该仅仅因为表达观点,或是对政府政策有疑问,或是要求关心民间冤情,而遭受痛苦。”凯西并敦促北京当局撤销指控,释放被拘捕的异见人士。

今年4月,美国国会众议院曾全票通过了一项决议案,敦促中共政权立即停止骚扰高智晟律师、恢复他的律师营业执照,并敦促中共政权停止迫害捍卫人权的其他律师。

高律师在国际上具有“一触即发”的声望,这点中共早已知道。

中共罕见高调 态度暧昧

8月18日中午12时,就在高智晟被抓捕的第3天,新华社以中英文对外发出消息称,北京市公安机关已经对“涉嫌违法犯罪活动”的高智晟进行拘留审查。这是 8月15日高智晟律师在山东姐姐家中被秘密带走并封锁消息3日后,中共官方首次承认对高智晟实施抓捕,中共官方迅速回应抓捕,在近年来拘押异议人士案例中较为罕见。

据维权人士赵昕介绍,18日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告知:他本人是一个体制内的良心人士,了解一些内部情况。如果此次民间和国际社会救援不利,包括民间人士、媒体、人权机构、各国政府和议会、联合国等的救援压力不够大的话,很可能高律师会被判刑,其他维权人士也会逐个受到迫害,千万要警惕信奉“稳定压倒一切”的惯性力量又在发挥巨大作用。

消息立即传遍全球,引起各界高度关注。中共同时发出媒体公告,外电报导纷纷报导,全球聚焦高智晟。

几乎同时,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律师8月19日在中环遭几名不明身份男子袭击受伤。据悉,高智晟与何俊仁两位律师较早皆公开表示参与国际联合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调查团,长期以来他们都极为关注法轮功所遭到的人权迫害,何律师还是高律师发起的全球维权接力绝食行动组成员之一。

东航高层:忘掉上海机场不愉快的事

高律师是8月15日被捕,在此之前发生了8月9日中国东航机长袁胜因上海机场劝老乡退党被告密遇险而被迫留美避难的突发事件。中共一直坚决否认大陆有退党潮和中国国内广泛流传九评,袁胜在上海机场发生的一幕正涉及退党潮内幕。

东航公司高层通过袁胜妻子劝他立即回国,将上海机场“和警察之间不愉快的事情”忘掉。并通过各种渠道接触袁胜,要“争取袁胜回国”,被中共官方称为“不愉快”的事情是:

2006年8月8日,袁胜担任MU583/586航班的双机长之一负责回程。下午2点多,310多位旅客已在登机,他看见一个地面负责安全检查的小伙子,站那没什么事,就上前打招呼。听他口音是山东老乡,就跟他谈起《九评》,中国发生的退党潮和法轮功学员被镇压的情况,并劝他退党。他们聊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此人告密,并带来四个穿制服的机场警察要把他带走。

当时乘客已经全部登机了。在机组人员和地勤人员坚持下,警察只好让袁胜登机了,但对他说“等你从美国回来再来把事件经过交代清楚”。

袁胜说,如果当日登机没有完成,如果他们还有更多的时间,这个事情可能会是另一个结果。但在300多名旅客和工作人员的强大压力下,警察气焰也被压下去了,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如果时间不是很仓促,我肯定走不了。

东航机长留美 中共震动 争取袁胜回国

上海东方航空公司资深驾驶员袁胜8月9日飞抵洛杉矶后,离开机组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在洛杉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据东航工作人员向大纪元透露,袁胜事件一发生时就震动了中共高层,内部紧急商量对策,在东航新闻发言人11日接受中新社采访回应此事之前,已通报所有相关部门封锁消息统一口径,东航发言人只是照本宣科。

8月11日上午10点,东航机长袁胜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记者详述他做出留在美国的痛苦抉择的心路历程。(大纪元记者丽莎摄影)


该知情者说,中共官方没有直接回应,其实是“内紧外松”,目标是“争取袁胜回国”,但内部定性很严重,开会三令五申:一律不得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不得对袁胜做正面评价,不得透露袁胜事件原委,尤其不得提到《九评》、退党等信息……

袁胜10日发表声明表示,他之所以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是因为8月8日在飞机起飞前向浦东机场一位地勤人员介绍《九评》一书并劝其退党,但遭到告发险被警察扣押。

他说,“因为九评是共产党最怕的事,我讲的就是九评和三退,是敏感最危险的话题了。……我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

石藏山认为,面对整体性的崩溃压力,中共采用四脚壁虎的断尾求生的方法。比如九评引发的退党潮,加拿大活摘器官国际调查团,给中共政治游戏的底线上踏破了一个洞。

欧政要指高、何事件是回应活摘器官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在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中共正在以其方式回应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高智晟被抓走以及香港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被殴打都属于这种回应模式的一部分。他说,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元素,意味着中共在回应活体摘除器官的指控。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大纪元陈明摄影)


正在澳洲就中共活摘器官暴行作巡回演讲的麦克米兰-斯考特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日前获悉高智晟被捕消息后,已发表声明声援高智晟。

麦克米兰-斯考特列举了几个不寻常活动的例子,均与中共对活体摘取器官的指控作出反应有关:高智晟和其他两位律师被带走;新加坡要将12个法轮功学员遣返中国大陆;在墨尔本,所有的维省议员均被(中共总领事)告知不要出席法轮功学员筹办的关于活体摘取器官的研讨会;以至于何俊仁被殴打。

国际调查中共活摘器官有大突破

今年3月9日以来,有证人指证在中国沈阳苏家屯发生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惨案和中共全国各大劳教所发生大规模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举世震动,从曝光的资料看,罪恶之规模和惨烈程度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因为罪恶的过程已经超出正常人的想像,事件发生之后,一些人在迟疑,中共也通过外交手段给各国政府和大财团施加压力,诱逼国际回避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

加国活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大卫.乔高。(大纪元陈明摄影)


自加拿大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国会议员大卫.乔高于2006年7月6日公布了证明中共为摘取器官而杀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告以后,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国际行动就一直在进行。

美国国家肾脏基金会(National Kidney Foundation)8月14日在其网站上发表关于违反人权的器官捐赠的声明。

声明说,“由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撰写的“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中声称,许多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器官捐赠的目的正被关押或处决。

如果这些指控是真实的,它们代表了对于几千或是几万名无辜的人们的系统性和普遍性的人权侵犯。”

日前韩国多家主要媒体高调报导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韩国大报《东亚日报》、《朝鲜日报》及《周刊韩国》等如此大面积集中报导尚属首次,因为对活摘器官的报导,“法轮功”跃居韩国最大网站NAVER检索榜首。

欧洲和加拿大一些国家的政要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非常震惊,达成共识要求各个政府通过对中共的外交途径施加压力,要求联合国和各国组成调查团独立调查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

丹麦议员佩尔‧克劳森(Per Clausen),就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发表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一事,分别向丹麦政府外交部长及健康部长发出咨询。英国剑桥市国会议员大卫‧豪沃斯(David Howarth)就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接受采访,他呼吁英国政府和所有西方国家政府积极行动起来,参与调查这一指控。

大卫.乔高和欧洲议员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8月15日应邀专程访问澳洲,此行的目的是,向澳洲政界及公众公告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并和澳洲政要共商揭露被中共刻意隐瞒的活摘器官惨案。

他们的澳洲之行引起澳洲主流媒体的关注,悉尼晨锋报、ABC电台的晚间生活节目和著名政论性节目Late line都对此进行了专题采访报导。澳洲国会议员奎斯.伯文主持他们的新闻发布会,澳洲的国家民事委员会 (NCC)主席彼得‧维斯莫也在新闻会上表达了对中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关注。

澳洲参议员巴特雷特(Senator Andrew Bartlett)。(大纪元)


8月18日,澳洲就活摘器官独立调查达成跨党派共识,澳政府和反对党一致表示应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展开独立调查要求,被称为此国际推动的重大突破。

中共活摘器官独立调查在澳洲广泛报导,与此同时北京奥运会举办权的问题被媒体讨论。澳洲ABC电台在著名政论性节目Late line中问及大卫‧乔高,如果联合国及其别国政府经调查后证实中国确实屠杀了成千的政治犯/良心犯,奥运会是否就不会在北京举办。

现代政治运用媒体作战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现代政治的特征之一是媒体的运用,媒体能集中公众视线,也能够转移公众视线。要求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国际媒体效应已经成型,逐渐由民间呼吁上升到国家级的外交层面运作,对中共政权形成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人民币上写退党 中共下特急机密令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的“机密特急”文件在媒体上曝光,发于今年4月20日,称在人民币上涂写的“反动宣传”,要“收缴、登记和销毁”,“要向人民银行和公安部门报告”。


人民银行的文件上称的“反动宣传”是指,目前在大陆市面上写有“退党”、“天灭中共”的字样的人民币流传。

大纪元记者致电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其工作人员表示,听说有这么回事,但只是口头传达,并没有看到正式文件。他同时透露,“反动标语”越来越多,防不胜防。至于标语的内容,他表示,是“反党”、“颠覆共产党”性质的。

纸币上写着“还我河山 天灭中共 声明退党”(大纪元)


华府退党服务中心代表黄祖威说,中共党政军有高干帮助推广九评及推动退党大潮,并且中央甚至有人直接打电话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咨询。

现居住美国华府,曾在中国国防部一所大学及其他几所军事院校任教,有40多年军龄的黎女士说,她15日接到国内打来的电话,为156人退党。其中前50人是一个党支部集体退党。

黎女士说,她在国内的一个朋友告诉她,52名军队离退休人员长期不交党费,当上级领导向他们收党费的时候,这些军队离退休人员说,“如果再让我们交党费,我们就集体退党。”这位领导再也没敢提党费的事。

黎女士说,军队离退休人员至少是副师级以上干部,经过几十年共产党宣传和洗脑,今天他们都敢这样做,由此可见中共已很脆弱了。

近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委托南加州网络分析中心对1200万三退人群中党员比例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有60% 左右、即有将近700万中共党员退党。相当于在过去一年半时间内已有近十分之一的中共党员,包括很多党政军高层在内的人士退出了中共。

中共建政后首次民航飞行员在西方庇护

石藏山表示﹕民航飞行员在西方申请庇护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由于受破获英国恐怖份子炸机案和黎以冲突的影响,袁胜事件延缓了一些,但是作为证明九评退党真实存在的一个生动的例子,该事件对西方的影响力不会减弱。由此看来,8月是中共的灾难月,活摘器官的媒体效应,袁胜突发事件对九评退党的窗口效应,形成公众视线的强力聚焦,中共十分惧怕,中共也只有通过相同的媒体运作,以四脚壁虎的断尾求生,制造突发事件效果转移视线。

高律师被捕前想要做什么?

大纪元记者高凌发文记述了和高律师8月5日的通话过程,谈到近期高律师所遭受的殴打、攻击、排斥、带给亲人的不解、压力及引起这一切的原因时,高律师表示:“我现在衡量一个人的人性的标准,我就是以他们对法轮功群体遭受迫害的态度上去衡量!在这个问题上,一些人表现的甚至不配做人!他们非常的会说话,非常善于言辞!”

2006年初身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图片/叶霜)


看到遭受着亲人离别伤痛的过程中,高律师感慨:“我们批评这是一个不重视生命的社会,但是在亲人的圈子里面,一个生命的存留都是惊天动地!这正是一个社会最可怕的一面,对他人的、亲属之外生命的淡漠冷漠……

“这反映了我们人性中的两面:当一个生命和自己有亲缘或者在自己亲友的圈子里时候,人们明白人命关天的这个道理,明白这个生命的存留所给亲人之间造成的如此刻骨铭心的伤痛。但是,一旦这个生命放到了他人的位置的时候,为什么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了呢?就不尊重他人了呢?这是这个社会最缺失的东西,一个结构性缺失的东西。”

他曾反问他的大姐:“我所关注的这个领域的生命,许许多多的甚至是非常年轻的生命,没有任何疾病下就被夺走了,被我们批判的这些势力和这些价值在制造着这样的灾难,姐姐,到今天,你们怎么看待这些事情呢?”

“灾难源于对更大受迫害群体的关注”

高律师表示“今天的中国迫在眉睫的问题不是高智晟的命运问题,不是高智晟律师事务所恢复与否的问题。在以前我的文章中我曾经阐述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决不会仅仅停留在对这些自由信仰者的迫害,它迟早要扩展到整体的中国人的身上,我个人现在就在经历着这种残暴镇压的手段和过程,我们正在承受着这样的手段和过程的煎熬!所以在我的文章当中,我曾经呼吁过:维权反迫害首先就应该堂堂正正的从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

高律师认为,他本人的灾难源于对更大受迫害群体的关注。

麦克米兰-斯考特今年5月秘密完成了在中国大陆为期3天的“真相考察之旅”,亲身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及异议人士迫害的严酷性。高律师在与欧盟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通话时,谦卑地用鞠躬来向这位欧洲人表达他的敬意,因为“他关注的是更大的受害群体而不是我个人的命运,这才是问题的症结!对现在、包括未来做出同样选择和行动的西方政要及政府,我同样会表达我真诚的敬意!就像在我文章中所指出的,这不是仅仅一个群体或一个民族的灾难,这是整个人类的一个耻辱和灾难!”

高律师自踏入了法轮功群体遭受迫害这一大陆的“禁区”之后,在关注着国内弱势群体的同时,高律师持续地回应着每一件发生在法轮功群体中的事件:4.25和平上访纪念日、7.20反迫害纪念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加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真相调查团、王文怡事件等。

“对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名字!”

高律师曾委托海外高凌女士,帮助他提供在中国大陆因为拥有或散发《九评共产党》而被抓捕和判刑的60或70岁以上老人的名单,他表示要为这件事情写文章。

高律师表达了对退党的观点:“当你现在的胆气还不足以使你站起来的时候,你在心理上去抛弃中共恶势力,不要再相信它的谎言,尤其是那些具有党员身份的人,你尽快的退出这个邪恶的暴政集团,这是你能做的,而且在形式上你可以用你的假名!因为你不退出来,这个反动的势力做的每一件恶事、包括对我高智晟的迫害都借用了你的一个名字!”

高律师希望我们帮助些什么?

高律师在他完成了为法轮功呼吁的第三封公开信后的第二天,向全世界宣称:“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高凌表示,高律师下一步要做什么?高律师希望我们帮助些什么?这是每一个关注高智晟的人都应理性思考的严肃话题。(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8-25 5: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