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的干部制度及弊端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报导)中国的《瞭望东方周刊》近日对原中共中央中组部部长张全景进行了专访,他谈到官多为患是当前中国政治的一大弊端。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为中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颁发了有关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制、交流和回避制等三个文件。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含青邀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王军涛和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讨论中国大陆的干部制度及其弊端

记者︰中国官方报导称“官多为患”已经是中国政治的一大弊端,胡星斗教授您现在在北京,据您了解的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胡星斗︰这个问题据我所知,中国特别是越到底层、越到县、乡一级,官满为患可能就更加严重。因为它属于官僚阶层的末端,如果要给他们分流出去非常困难,所以县、乡一级,官多为患的问题尤为严重。

特别是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或者是给我写信过来,反映他们那个地方一个县长、有几个副县长;或者是一个书记,有多少个副书记,现在一般也达到十来个。还有其他的各个局的局长、副局长,然后每一个局长、副局长都要配车,都要配秘书。所以在中国进行县、乡机构的改革,我看是迫在眉睫。

记者︰王军涛先生,如果和西方一些民主国家或者包括美国,甚至跟中国以往的历史比,中国现在官多为患是不是个问题呢?

王军涛︰跟中国历史比,肯定中国的官员队伍是非常庞大的,这么多国家级的官员。在地方的话,过去中国的政府在县以下是不设官员的,而且很多的小的办事员、职员也都是由当地的乡村自治他们来解决的,那也不是想当就当、有钱就能当,到民国时期也还是这样的情况。

但是共产党建政之后,它把国家资源都控制在自己手中,把很多独立的民间社会都给消灭掉,这样就产生了非常庞大的官员队伍。所以解决中国的问题,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政治体制上比较大的改革。

这个改革就是要做到两点︰一个是要严格限制国库,就由国家税收或者国家的经济单位所产生的经济收入究竟怎样使用,必须要有民选的代表进行严格的监督和审核。

第二、要严格规范国家机关和其他的像社会的自治组织或者公民社会的团体,还有像独立的民办企业、私人企业这个关系,斩断腐败的联系。这样的话,才能使中国官员的编制,吃国库的人数能够真的和官员编制相一致,而且能接受人民的监督。还要有独立的司法和舆论加以监督和控制,如果没有这样改革的话,我觉得这个很难。

记者︰胡星斗教授,您认为怎么来解决目前中国这个官多为患的问题?

胡星斗︰应当来说,刚才军涛兄谈得非常完善了。当然也有人说,现在这么多人吃皇粮,可能也是迫不得已。说因为中国人多,为了解决他们的就业,所以中共政权才结构比较庞大,这也是中国的国情。

但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些官员如果在政府里面就业的话,如果他只是领工资那还没有问题,问题就是说他们会妨碍经济的发展。再者可能还要从几个方面进行改革。

刚才军涛兄也说到了,比如说对事业单位进行改革,因为事业单位过去很多基本上是拨款的、吃皇粮的,但他们也是纳入官员的队伍,特别是那些头头、领导,还有国有企业的领导,以后这些都应当给他脱钩。还有各种民主党派、妇联、共青团等等,这样的很多都是吃皇粮的,这些到底怎么改?可能的确应该探索出一条路子来。

记者︰王军涛先生对此有什么补充?

王军涛︰对,我认为中共中央从改革开放以来,它们都一直意识到机构的庞大和人员浮肿的很大问题,邓小平他理解的政治改革主要就是这个精简机构、精简编制的问题,要做到精兵强将,按他的说法。

但这个问题没解决好,主要还是在于动力机制不足,仅仅有上层这种想法,但是毕竟这个机器是很庞大的机器,它中间有很多的利益集团,你要是完全得罪这个利益集团,那么你的经济或政治上等等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解决,所以它只好要做妥协。

所以真的要想解决,即使要从它寻找足够的动力机制和动力支持、政治支持角度来说,它也必须要有适度的政治改革,让身受其苦的人民,这样的社会力量和阶层能够说话,能够施加压力。如果没有这样的话,单从领导人的执政理性出发的话,我觉得他们很难解决这个问题。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谈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最近印发了三个文件︰一个是“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一个是“交流工作规定”;再一个就是“任职回避暂行规定”三个法规文件。胡星斗教授您觉得它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对中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有什么样的作用?想请您谈谈,胡星斗教授。

胡星斗︰应当来说,还是有一些积极的意义。当然如果是一个民主选举的国家,实际上这个可能就意义不大了。但是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设定任期正好是起了作用。像这些交流、回避的这些制度,实际上在中国古代也就存在这样的一些类似的做法。比如说在你那个老家所在的县,你就不能够当县长或县令。

在目前中国官员还不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这样一种情况下,通过交流才能避免那些官员结党营私,结成利益团体,能够起到一些好的作用。当然它的不良作用也有,比如说过于频繁的交流,结果就带来短视的行为严重,急功近利、竭泽而渔这样的一些情况。

记者︰王军涛先生,您对这三个文件有什么评论?

王军涛︰这三个文件说什么官员回避这些东西,我觉得就是在一个极权专制政体中才有它的意义。因为你在美国,刚才胡先生也讲出来,如果官员要是选举的话,就要当地人才能被选举,你还不能够不是它的人?所以还有一点,就是中共有意不让官员跟当地建立起一个感情,其实这东西做不到。

在现实中我们都知道,比如我们在西方作行政管理或者是…他都要讲究一个团队,你到这儿大家就是要比较有一个感情,互相之间有一种合作和默契之后,很多工作才能做好,在当地有你的社会支持和政治支持,你才能做好工作。但是所有这些东西到了专制政府手中,确实又成了腐败的来源。

反正我觉得那三个东西全是为了那个专制政权。说句实话,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共还有很多有理想主义的官员在里面,现在呢,已经从个人的腐败到集团腐败,再到制度性腐败,到全社会腐败,甚至到了风俗习惯都是腐败。

中国现在反腐败已经要移风易俗了,到这种情况下,它搞这三个玩意儿,我觉得这是自欺欺人,就是先把自己骗了,又去骗别人。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8-25 8: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