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简化岂可等闲视之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6日讯】政权暴虐,可以推翻﹔政治不良,可以改革﹔经济衰退,可以振兴﹔财政短缺,可以增补﹔社会腐败,可以改善﹔教育失当,可以修改﹔种种以上国事,古今中外,列国历代,在这些自然法则的驱使下,几乎都走着同样的道路﹔唯文字简化,除非初创,或循序渐进,或时代淘汰,否则,岂可说改革就改革?说简化就简化?竟然大刀阔斧地截斩削删一番,把远古汉人的祖先研发的汉字,简化到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外表残缺、内脏掏空的地步?竟美其名曰“时代需要”和“方便快捷”。

纵然那些简化汉字者言之有理,借问阁下有没有考虑到,汉字简化一旦全面实行,则繁体字将日渐不用,自秦朝到外来的中国共产党政权,两千余年的文化政绩,文史经籍等一起将束诸高阁,成为中空断层。时过境迁研读困难,只要百年以后,子孙再去学习,繁体字将成为另一种“甲骨文”,届时再去研读汉字,诚然困难,汉字简化执行者,将成为千古罪人,让后代唾骂。

再说“时代需要”,从秦朝到现在经过多少时代。难道那些时代都不需要,唯有中共的时代需要?“至于方便快捷”,此言尚称有理,但不竟然。现在印刷业极为发达,一切书籍、档作业,用手写的机会不多,几乎都用电动打字,电脑作业,方便快速,由操作人的动作决定,并非植寄于汉字简化的功效上。再说,如果求书写方便快捷,何不去学练“草书”,更能掌握方便快捷,而且还多一份书法技能。为何偏搞简化字?居心何在?

由以上分析研究,我们不难得到的结论是力倡汉字简化者,其心态有三种﹕
一﹒厌繁趋简,汉字如人体,构成极复杂﹔就楷书为例,其基本笔划就有八种﹕(一)点、(二)挑、(三)横、(四)竖、(五)撇、(六)捺、(七)厥、(八)钩,在这八种基本笔划中,每种又有八种不同的写法,合计共六十四种基本笔划,看起来似乎挺麻烦的,但是真正下笔写出来,还是满容易的。

可是对于那些怕繁趋简,得过且过,越简单越好的人来说,汉字远比二十六个字母构成的英文字复杂地多。于是变成时代需要、势在必行、刻不容缓、积极推行。这些人无形中成为汉字简化的背后推手,狂热的支持者。至于汉字简化后的缺失,他们没有慎思明辨地去想过。还有,汉字如何简化才是合情合理、有根据等过程,他们更没有思考过,也没研究过。

汉字简化者的自觉反应,就是他们认为,汉字的繁体字,笔划太多。写起来费时费事,换句话说,繁体字书写时既缓慢又复杂,只要笔划少就好,至于简化的时机、依据、方法、程式、情理和后果等种种问题似乎很少注意。事实告诉我们,在人类文化的历史长河中衣食住行和教育及科学,是可以间断或连续存在的,唯文字一旦或偶然改变或简化,会造成诸多不便,除非万不得已,文字一旦形成,开始操作记载国家与民族的事迹,这种文字元号就不能早朝令夕改,否则,后果堪忧。

世人皆知,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发达、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十三亿人口,占世界五分之一的人都在讲中文,(应该包括汉文、蒙文、回文、藏文、苗文等),汉语排名世界第二,早已成为中国的国语或普通话,担负起自古迄今中国历史承先启后的重责大任和中外人民沟通的桥梁,足证汉语的优越性、适应性、科学性和持久性。

我们中国人,应以汉人祖先创造出优质、科学和置任何空间都能适合阅读的文字,而且在发音学上,绝不影响学其他外文为荣耀。如果您学外国语的种类越多,您就发现汉字越优越﹕诸如一﹒方正、二﹒自右向左写、自上向下书(以上属传统写法)﹔三﹒自左向右写自上向下书(以上属现代改良成西洋人的写法)﹔四﹒循环书写﹐如回文诗。

对诗、词、歌、赋、对联及汉字篆、隶、草、行、楷五体书写艺术,更能发挥淋漓尽致的功效,单在此项,就是西洋任何一种文字都无法与汉字相比的﹔五﹒汉字容易辩知性质﹕汉字见其部首或边旁,可知道该字是属何种性质?单一体字或合成体字,皆可一目了然﹕如金、银、铜、铁等字,一看来既知其性质为金属﹔又如木、林、杨、桥、柳、等字一见可知其字与木有关﹔以此类推。

外国字,有时由字首、字根(字干)接尾部和字尾形成,当然,依此判断,也可知道字的性质,但绝对没有汉字那样来得清晰﹔人如其字,字如其人﹔由书者字的好坏,可看出其为人的品格、善恶、功力等表现。例如国人常见蒋介石的楷书和毛泽东的草书,从中不难发现他们为人处事的表像﹔七、写汉字可以修心养性,增加书法的功力,日久成为高度的艺术,这又是洋文自叹弗如的。

汉字有以上如此多的优点,足证创造汉字的远古祖先,确有超水准的文字创造智慧。汉字的发明创造,比起“殷虚甲骨”时代,还要提早一千五百年的时间,其演进的过程,相传皇帝时代的史官仓颉,是创造汉字的第一人。

他根据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六书,总汇文字的声音和义理,创造出汉字来。写生绘画称“象形”,象形的字就像日、月、山、五、门、虎、马、毋、户、母等﹔凭着察看,便知道字的意思的,称为“指事”,指事的字就像上、下、大、小等反方向两相均衡的字属之﹔比较类似的组合字称为“会意”如﹕出、征、忘、望、向、忘、奠、祭、兽、幽、帝等﹔依照声音,引伸借用其他的字的同音,意附声附配合而成的字称为“形声”,在这方面的字有﹕于、往、教、效、孟、云、迈、逆、爻等﹔凡是形似,音近、义同的文字都属于“转注”。

例如﹕考和老二字,其形状和声音都很接近,是属转注等字。采取同音之字,用作引申,借用其他的字的同音,谓之“假借”﹕“来”借用“麦”字﹔“自”借用“鼻”字﹔“北”借用“背”字﹔“其”借用“萁”﹔“在”借用“材”音等。由以上创造汉字的六书准则看,足证汉人创造汉字的祖先,造字是何等地严格!我们使用汉字的后代子孙,不能有所体察反而讨厌繁体字,竟趋向乱七八糟乱改一通的简化字。

二﹑立异求名﹕这一类主张汉字简化的人多数是学有专长的知名学者,尤其是留学国外,喝过几年洋墨水的自命不凡的学生,他们急于扬名立万、光宗耀祖,凡前往留学的国家都是好的,文字亦然,中国汉字实在太麻烦了,应该简化。这些人,自满末到明、国,尤其“五四”运动前后数不胜数。他们名出了,但是整个中国依然陷于水深火热中,他们处处立异为高,异名以千誉。标新立异,求取名声。

还记得上世纪(二十世纪)五0年代,台湾国府有位知名的罗姓学者,他曾倡议实行简体字,当时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以为然,竟有一位知名的漫画大师,在报上画了一类幅漫画来讽刺此事。漫画的内容是﹕穿简体衣、住简体屋、吃简体饭、最后放他的简体屁﹗从此再没人提起推行简体字啦。

以上说明,其实想简化汉字而动脑筋的人早就有了。只是见仁见智,各有说词。倡简者理单势薄最后不了了之。平心而论汉字简化与否,繁简之争,无可厚非,只是说用了几千年的汉文,突然简化,其后遗症,非同小可,如果政府和广大的人民没有远虑,则必有后忧,岂可置若罔闻?无动于衷?盲目唱和?

三﹑灭绝人性文化﹕前述,厌繁趋简的汉字简化者,我们可以体谅。因为好逸恶劳,人之天性。多一笔划不如少一笔划要好。至于后代读繁体字困难,文化断层,线装书本束诸高阁,那是另码子事。这些人我们可以体谅,他们没有恶念﹔立异求名的汉字简化者,我们可以原谅,因为扬名立万,光宗耀祖,人死留名,都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无可厚非。对这些想简化汉字的人,我们可以原谅,他们也没有恶意﹔现在,我们要谈谈灭绝文化的这些汉字简化者,他们是外国人马克思的忠实信徒,唯物史观者,他们数典忘祖,忘记他们的祖先是中国人。

汉字是中国人的汉人祖先,用高度的智慧创造发明的,始终承先启后,传承着中国五千余年的历史文化。我们身为后代子孙,应该妥善保存,进而发扬光大。不应该一味地简化破坏,处心积虑地想灭绝自己的文化。他们在中国,加入苏联第三国际无产阶级的共产党,在中国建立苏维埃政府,受俄共指使,执行赤化全世界的任务。靠着不实在的宣称,有计划的欺骗,恐怖的统治,残酷的杀戮,严密的控制等非人道的作法,最后很不光彩地夺得政权。然后改国号及政府组织。

实行一党专政,开始各种内斗运动。把党内外的人士,整的死去活来,惨不忍睹。俄共惨杀同胞五千万,中共惨杀同胞六千八百万。二次大战期间,德国纳粹在欧洲,残杀犹太人六百万人口,举世震惊,千手所指,欧人义愤填膺,共同指责德国不人道,应该道歉受罚,赔偿犹裔后人等善后问题﹔在亚洲,中日战争期间,日本在中国土地上,残害中国人约三千万人口,财产损失无法确实估算。日本人竟不承认事实,百般赖账,抹杀历史真相,有失人道和国格精神。

世人健忘,重欧轻亚,责日之声,分贝始终不高,使中国人至今蒙受不百之冤,血债无还,又无道歉,情何以堪。而今,中共惨杀自己同胞将近亿万,借“土改”分土地,富、中农丧命,最后土地国有,中共摇身一变成为全中国独一无二的大地主。想当年把土地充公也就算了,何须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地取人家的姓命。残酷之程度,有甚于魔鬼了﹔借“反革命”清楚异己,刻尽杀戮之能事﹔借“文革”破四旧,立四新。旧有的宝贵文物是破坏了,请问立四新又何在?美其名曰“文化大革命”,实际上就是行“文化大破坏”之实。

说起来中国人该感到惭愧,口口声声,立国五千年,文化悠久,物博人和,可是代表我们历朝各代的文化在那里?请问何处去寻获?殷、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等代表之文物建设又在那里?我们如果要寻找唐代的文化,到日本尚能如愿以偿,因为他们的住屋和和服,仍保有我大唐时代的风格,如果找元代的建筑风格,可能要去克什米尔高原了。至于其他的朝代风格文物,除了极少数零星散布着,大多数可能要挖地考古了。

外国旅游中国的有识之士,经常对我质疑一些问题,那就是以上所言。另外,他们反问,你们中国的北京,上海等各大城市,高楼大厦,无逊于世界先进国家的都市建设,可是我们来中国,不是要看这些,否则我们不如参观纽约、伦敦、巴黎等现代化大都市。我们来看你们的固有文物,可惜被破坏殆尽﹗可惜﹗可惜﹗那样好的城墙、砖块被拆,另在一旁去做人行道,真不可思议﹗

如果你们想赶超英美,建造新社区或建设新都市,何不在旧城的外面泽地建设,而保留古色古香的旧有文化建筑,给我们洋人有一饱满中国高水准的文物眼福。笔者身为华人,听到洋人的善意批评和建议,一则敬佩其高见,二则惭愧本身无能为力,更替那些现为中国的高官,竟连洋人的这些基本常识都没有,而是感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而愧对全国百姓及列祖列宗。

中共对人民之杀戮和国家文化之破坏,已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地。他们一党专政,残暴以逞,绝不让暴秦和俄共专美于前,对文字之改革亦然。

说起汉字的发明创造比起殷墟时代,还要提早一千五百年的时间。殷代(公元前一七五0—前一0二0)人想知道事情的成败福祸,把文字卜辞刻在龟甲或兽骨上,用火烘烤,以显露出裂痕,判断吉凶,于是“甲骨文”产生,殷商和西周时代,又把文字镌刻在金属钟、鼎、彝器上成为“钟鼎文”(既金文)﹔到了春秋时代(公元前七七0—四0三)的后半期开始,多数用竹简来写汉字。

秦始皇统一六国,秦代用大篆、小篆、刻符、虫书、摹印、署名、殳书、隶书等八种字体(许慎说文表示),但以篆(大小篆)为固定文字,所谓“书同文”。迨至汉初,虽八种文字仍有沿用,但篆字书写时圆转缓慢,其他字体更为不适,唯隶书远比篆字简便,随采用隶书为通用的文字。

汉代的隶书,起源于竹简﹔草书是由汉隶分化出来的一种字体,在汉代已成为日常使用的书体,因为草书,挥写快,艺术价值高,所以广为流行。后由隶书和草书演变出简易,流行的“行书”,魏晋时代,行书字体又大行其道。晋代更确立了楷书的字体。从此汉字再也没有多少变化,一直沿用到满末民初。

从“五四”运动开始,部分留学生自各留学国家学了些新知识和洋文回国,自傲是尖端学人,为了打头阵,出风头,扬名立万,只要能想到改革的地方,而不去分析利弊和得失,盲目倡言改革,钱玄同曾提出废除笔划过多而不适用的汉字共两千三百个字予以简化。国府教育部于一九三五年把钱氏的简化字中,取出三二四个字公布运用,后国学界反对而作罢。唯偏激知识分子如鲁迅之辈认为“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倘不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这种抹煞汉字的主张,您能说他不是灭绝文化的刽子手吗?

这些力倡汉字简化的偏激分子和部分的学者,多半是共产党徒或同路人,他们倡言汉字简化,是师承一九一七年以后俄共对俄文字母的简化。一九一七年前,俄文共三十五个字母。革命以后,力倡改革,取消三个不适用的字母。这三个字母确实无必要存在,而对俄文毫无影响。身为俄共小弟的中共份子,见样学样,也效法苏联老大哥来把汉字简化,岂不成“东施效颦”?

一九五0年,中共教育部搜集民间常用流行简体字,一九五六年六月通过了“汉字简化方案”。一九五八年国务院予以修改,并通过了“汉语拼音方案”,于一九八六年制定“简化汉语总表”,待中共加入联合国之后,简体字即成为唯一的中文版本,足证中共想灭绝中国“固有文化”早有预谋,且意味着暴秦和俄共的独裁还魂政治的翻版,并非无的放矢的政治化评论。

否则,中共为何不事先与使用正体字的台湾中华民国和香港政府协调商推,如何简化汉字的办法?同时也应该协调使用汉字的新加坡(一九六九年公布了五二0个简体字,其中有六七个字与中共不同。)和马来西亚(一九七二年成立马来西亚简化汉字委员会,全部采用中国汉字总表。)以及越南、泰国、美加、欧洲使用正体字的华人,做汉字简化合情合理地改善?

根据二00五年世界主要语言实力调查报告,汉语排名第二,中共在海外推广汉语的“孔子学院”已发展到四十所之多,仍继续迅速发展中,难怪海外有识之士早就洞察中共的不善企图,呼吁世人应该重视此一问题,中共实质上是假“孔子学院”之名行销简体字,推行简化汉字文化之实,其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台北马英九市长曾对中共在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学院”行销简体字,而提醒世人不可等闲视之。

世人正关心中共把汉字简化的尘埃尚未落地,联合国宣布自二00八年起实施中文一律用简体字,接着中共语言学院周有先随声附和称﹕“如果用了简化字,这就证明简化汉字的方向是对的,是得到全世界多数人同意的”。这是多么冠冕堂皇的灭绝汉字正体字的借口。

笔者曾专修中、俄、英等数种语文,从事中外大学教职及文字工作多年,又穷十年之功,完成愈十五万字的“五体书法诗谱”,对汉字之篆、隶、草、行、楷并不陌生,中共再简化,并未构成阅读之难题。只是为后代子孙阅读中国固有繁体字(正体字)的经史文籍等书着想,我们不能图一时之方便,舍繁就简,将来使中国文化产生断层,难以顺利传承,实在损失太大,华人不可察而竟等闲视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后代子孙阅读中国固有繁体字(正体字)的经史文籍等书着想,我们不能图一时之方便,舍繁就简,将来使中国文化产生断层,难以顺利传承,实在损失太大,华人不可察,不可等闲视之﹗
  • 陈水扁昨天在阿扁总统电子报中指出,有人向他建议把繁体字跟台湾原住民传统歌谣,向联合国申请为人类文化遗产与资产,他认为这是值得努力的目标与方向。
  • 【编者按】在美国,随着海外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已成为海外华人关注的焦点。日前﹐纽约美东联成公所举办联成论坛“捍卫正体字座谈会”,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王思汉,纽约华侨学校校长黄炯常,美东中文学校协会纽约区理事沈琬贞,《网路文摘》主编徐水良﹐资深记者周匀之﹐原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现纽约大纪元副总裁魏鹏飞和马里兰大学分子生物博士后、《大纪元时报》科技版编辑董之万博士等论坛嘉宾应邀发表了专题演讲。台北驻纽约经文处副处长季韵声、纽约华侨文化中心主任张景南,以及全美中文学校联合总会总会长张渊源博士、美东中文学校协会会长刘龙国等应邀参加了研讨会。当天下午﹐研讨会座无虚席﹐直至中场还有听众不断加入。以下是魏鹏飞博士的发言原文﹕
  • 【编者按】在美国,随着海外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已成为海外华人关注的焦点。日前﹐纽约美东联成公所举办联成论坛“捍卫正体字座谈会”,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纽约市立大学教授王思汉,纽约华侨学校校长黄炯常,美东中文学校协会纽约区理事沈琬贞,《网路文摘》主编徐水良﹐资深记者周匀之﹐原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后、现纽约大纪元副总裁魏鹏飞和马里兰大学分子生物博士后、《大纪元时报》科技版编辑董之万博士等论坛嘉宾应邀发表了专题演讲。台北驻纽约经文处副处长季韵声、纽约华侨文化中心主任张景南,以及全美中文学校联合总会总会长张渊源博士、美东中文学校协会会长刘龙国等应邀参加了研讨会。当天下午﹐研讨会座无虚席﹐直至中场还有听众不断加入。以下是董之万博士的发言原文﹕
  • 【大纪元7月20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蔡素蓉台北二十日电)总统陈水扁今天表示,由于历史时空环境造就,“繁体字”在台湾获保存,使台湾拥有汉文化中最精髓、最珍贵部分。台湾本土文化虽有中国文化、汉文化基因,但并不妨害本身创新与发展,历史传承不能割裂,但文化发展是有机的,不因为来自相同根源,就是从属、次要、没有主体性。
  •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采访报导)在美国,随着中文热的出现,教授哪一种字体的中文也成为华人团体关注的焦点。七月十五日,纽约的联成公所举办《捍卫正体字》论坛,邀请专家学人就正体字和简体字之争发表意见。
  • 抢救国文教育联盟昨天发起向联合国申请将“汉字”列为人类文化遗产连署,预计年底提出上自甲骨文、小篆,下至正体字、简体字的一整套汉文化保存计划。联盟表示,不排除与中国、新加坡、香港等合力申请,突破台湾非联合国会员国的先天性障碍。
  • 同文四海一针见血指出:联合国早在一九七一年中共进入联合国后已采用简体字,没有必要再废繁体字一次。这说明繁体字也不是联合国可以废得了的。
  • 【大纪元6月18日报导】从文字演变历史探究正体字简化字问题专题(中央社记者翁翠萍台北十八日电)中文正体字与简化字的争议风波延烧到升学考试,台湾九十五年国中学生基本学力测验首度试办写作测验,考前引发考生如果写简化字或简体字是否要扣分的讨论,台湾政府的立场是写中国大陆简化字应扣分,写约定俗成的简体字则尊重阅卷教师给分,原则是学校教正体字,考试作答应书写正体字。
  • 中国文字的发展,经历秦统一中国后,连续对汉字进行简化、整理,使汉字逐渐走向统一。而汉字的发展大致可分为古文、篆书、隶书、楷书等四个阶段的演变过程,直到楷书后才逐渐定型,而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繁体字就是中国自古传承下来的主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