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乐业 : 北京对流亡藏人的政策

安乐业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9月20日讯】这个话题比较特殊,又很多人对此有各种各样的看法和见解。笔者看来,从以下两个方面去探究的话,不难看出北京对流亡藏人政策的实质。

流亡藏人的定性问题

谈起统战部内部分工时,二局是”负责对民族、宗教工作进行调研并 提出政策性建议;联系少数民族和宗教界的代表人物;协助有关部门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和举荐工作;协同有关部门与达赖集团等国内外敌对势力分裂祖国的活动进行斗争,做国外藏胞的工作。”同时,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主要职责中确立的第三项任务为”负责调查研究、协调检查有关民族、宗教工作的重大方针、政策问题;联系少数民族和宗教界的代表人物;协助有关部门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培养和举荐工作;协同有关部门与达赖集团等国内外敌对势力分裂祖国的活 动进行斗争。其份量可见一斑。

这里有关键性的两个词组,即”达赖集团等国内外敌对势力”和”国外藏胞”。也就是说,”敌对势力”是打击的对象,”藏胞”是统战或争取的对象。按着北京的思路去讲,打击少数,争取多数是一种向往或说法。但是,回过头来观察西藏流亡社区时,世界各国分散的85%以上的流亡藏人向西藏流亡政府(北京称达赖集团)自愿上缴税 收。恰恰北京一直打击多数争取极少数的政策本质显现出来了,因此,85%以上的流亡藏人成了北京的打击对象,所以,北京对流亡藏人的定性基本上没有超越”敌对势力”的范围。另一方面看,中共中央统战部经过40多年的统战工作还未能取得实质性成果的关键所在,更是藏中接触无法进展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缩小与反缩小的较量

在此大前提下,达兰萨拉和北京之间展开了断断续续的接触。接触本 身的意义在于北京半公开承认了”西藏问题”的存在,这又是”西藏问题”将延续不衰的又一个重要保证。但是,达兰萨拉和北京之间的接触中出现了”缩小与反缩小”的较量继续不停的迹象,比如,北京扬言”解决达赖前途问题”和达萨反驳”不存在达赖喇嘛的前途问题,而是谋求西藏实现名副其实的高度自治”,尤其是最近双方公开激辩”达赖喇嘛继承人问题”等颇能说明的活实例。从北京的角度去看,”解决达赖前途问题”中包含了”解决藏胞回国居住问题”,比方,尼泊尔居住的部分流亡藏人移居美国一事上北京采取了强硬的外交手段。这点上,达兰萨拉某些人硬堵新流亡者出国和北京想堵塞整个流亡藏人移居外国的策略大同小异,只是不知道各自在打怎样的算盘而已。其实两方都打错了算盘,你越堵塞越出国的 人多,如此催发了人性的冲动性和潜意识中隐藏的计谋。某种意义上,流亡藏人本身是有好处的,向往完美者未必好事。同时,北京又提出来了比较不相称的几个前提条件,依此为”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等等。内行人一眼就能看破其中的是非问题。既然是”解决达赖前途问题”,没有必要设置那些前提条件。反 而,这些前提条件真正说明了”西藏问题”本身。因此,北京对流亡藏人的政策实质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中共中央统战部开始接待”达赖喇嘛特使团”以外的个别”外国藏胞”,那些人也公开或半公开承认了设置的前提条件。笔者看来,这些举措未必坏事,无意中正在提升”西藏问题”的份量。不然,哪一位华侨回中国大陆时公开承认过什么前提条件?顶多”台湾问题”上表明一下”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的立场而已。所以,”藏胞”不同与”华侨”,原因在于”西藏问题”本身决定了这个问题。如果北京将不停止”缩小化”,时间的迟早外,因手段上出现的致命错误,导致全盘失败的来临不远。

探究何去何从

通过以上两方面的解读,大家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假如不是故意,北京对流亡藏人的定性和所实施的手段之间出现了致命的失控现 象。因手段而失去了方向,只剩下宁死不妥协的心态和随之可行的两手硬措施,即所谓的”一加强,两促进”的新招。是否死结?供大家参考一则故事。

有一天,一家图书馆里发生了争吵事件。原因是两个男人,意见不合,一个人想打开窗子,而另一个人坚持关闭窗子,然而吵了半天没有得出结论。这时候,管理员走进来,问其中一个人为什么要打开窗子?他回答:”我想呼吸新鲜的空气”。接着她又问另外一个人为什 么关闭窗子?对方说:”我不想吹风!”管理员想了一会儿,便去打开隔壁房间的窗子,结果不但没有风吹进来,又有新鲜的空气,彼此都得到了满足。

谁是这位管理员呢?将大家拭目以待。

〔原载《自由圣火》2006-09-13。(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6-09-20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