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法学家谈高智晟和活摘器官

德国法学家,人权顾问韦唐仕博士(Thomas Weyrauch) (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仁采访报导) 今年6月11日,为了解中国的人权现状和法轮功受迫害的实情,德国法学家,人权顾问韦唐仕博士(Thomas Weyrauch)专门和高智晟律师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交谈。获悉高智晟律师被绑架的消息,韦唐仕深表关注,就高律师被捕以及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公布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报告接受了大纪元采访。根据他的意愿,大纪元将陆续刊登他和高律师的对话内容。

去年9月韦唐仕出版了介绍中共统治后期中国人权状况遭受严重迫害的专著《受难的巨龙》,书的结尾预见了中共的崩溃和面临法律制裁的结局。作者曾在中国工作生活数年,对中国百姓怀有深厚的感情,从1983年开始从事关于中国人权状况的研究。该书获得今年5月德国国际人权协会颁发的中国人权新闻奖特别奖。目前《受难的巨龙》第一版几乎售尽,内容经过补充的第二版即将发行。

*高智晟印象和中国未来*

在韦唐仕的电话印象中,高律师是个个性非常坚强的人,无所畏惧。交谈中他提到了不少代理过的案件,当事人被冠以各种罪名判刑,这些罪名在民主国家是根本构不成刑事处罚的。高律师也介绍了他和家人时时受监控威胁的充满压力的困难处境。

韦唐仕印象最深的是高律师说,中国目前处在典型的独裁制度之下,这种制度必将完结。这一观点和韦博士的判断不谋而合,他在《受难的巨龙》一书中已断言中国正处于邪恶中共统治的末期。高律师又说,中共对不同群体的迫害,如法轮功,民运,环保人士等等,达到的效果正好相反,这些人非但没有被消灭,反而使反对中共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谈话中高律师言词大胆犀利,依据多年研究中国人权的经验,韦唐仕预感到中共不久就会对高律师下手。8月中听到高律师被捕的消息,他不感到意外,但非常悲哀,担心高律师会遭受酷刑和非人的待遇,其家人朋友也承受巨大压力。韦唐仕说:“这段时间也许是他(高律师)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光,但是我对此抱乐观态度,经过这一段磨难后,他会活着走出监禁,并将会获得真正的自由,不仅是个人的自由,同时整个国家也获得自由。”

韦唐仕认为中国完全有有机会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也是许多西方人关注的,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命运息息相关。作为德国人,他很愿意尽力为中国的民主化尽力,虽然中共当权者并不乐意看到这样。不论如何作为外国人面临的风险要比高律师这样在国内奋斗的人要小得多得多。但是话说回来,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政治制度,要由中国人民自己来选择,西方人不能说了算。而中国人民其实早已选择了民主,西方社会在1989年就了解到了这一点。当时在中国工作的韦唐仕也亲身经历了中国百姓为民主斗争的一幕。他完全乐观的预见到,中国人为争取民主的过程已走完了绝大部分,全世界都会微笑的注视着中国人民不久将享受到真正的民主制度。

*活摘器官报告和纳粹集中营*

韦唐仕和高律师谈话的主要话题是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作为一个人权学者,他也经常接触各种报告并给与专业评估。不久前加拿大两名独立调查员完成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在这位专业人士的眼中引起何种反响呢。

韦唐仕说,没有读过报告的人,如果了解中共这个已经致9千万民众于死地的非人道制度,可以想像这种残酷的迫害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他并不奇怪中共作出活摘人体器官作交易的恶行。带着极大的兴趣和挑剔的眼光韦唐仕阅读了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

他认为,报告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证明活摘器官罪行的发生,就像二战时期,人们一直到战争结束后才得到确凿的证据,相信了纳粹毒害犹太人和集中营内的惨剧。战争期间只有像马赛克瓷砖般星星点点的迹象表明罪行在发生,这种情形很像现在加拿大调查报告陈述的情况,所有的迹象都指向一个方向。

他说,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可以说报告中指证的活摘器官正在中国发生,所以下一步的工作需要将两位加拿大调查员的报告进一步扩展,使更多的证人能走到公众面前来说出真相。

谈到高律师被捕和活摘器官报告流传的关系,韦唐仕说,目前还难以描述中南海紧锁的大门后是如何做出决定的。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共对高下手肯定是预谋已久,一方面是为了试探国际社会对此事的反应,再则也表现出这个政权狗急跳墙的反映, 这是他们惯用的手法,使这个体制虚弱的表现。

韦唐仕断言,高律师被捕将是国际社会持续关注的话题, 9月13日在汉堡开幕的大型中德交流活动“中国时光“上必将会被提及,现在人们就可以想像出, 到时候中共代表团必将会反驳此事,也许编出种种理由,给高律师栽上某个罪名,去掩盖这个政权的犯罪. 大家拭目以待,看默克尔总理和德国高层如何回应. 届时韦博士也将前往汉堡,参加系列有关中国人权和未来的讨论会.

*质疑吴宏达的说法*

谈起活摘器官,自然也谈到了吴宏达对苏家屯集中营存在性的驳斥.韦唐仕和吴相识多年,今年5月6日在德国国际人权协会上碰到吴,专门问及他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的看法.吴宏达对此表示质疑,称不相信其存在.

针对后来吴宏达在媒体上的质疑观点,韦唐仕对其中两各主要论点有不同意见.

第一, 吴曾派调查园去苏家屯医院实地考察,经过在外围的观察后断定不可能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 韦唐仕认为以此否定苏家屯活摘器官集中营的判断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因为手术室外的观察并不能说明手术室里是否正在进行盲肠手术还是摘取器官手术,而且该医院不是器官移植的专业医院也不能说明那里没有进行过强行摘取器官手术.

第二, 吴以无法和证人交流否认活摘器官. 韦唐仕认为,吴之所以无法接近证人,是因为他很早已失去了对证人的信任.试想他事先已声名对证人不信任,证人何苦要和他交流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9-03 1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