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浮尘】回首向来萧瑟处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古今中外大多数的文学作品,不管是诗、词、曲、赋或是小说、散文,述说的总是人生是一场空梦;描绘的也是梦醒后的叹世伤怀: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浪淘沙)

贵为帝王,都有如此的感叹,如梦一场的人类共同感,牵扯著千情万绪,就算是平凡夫妻如你我,一到生命的终点,也得各自离去,像是流散的秋云,了无觅处!

“百岁光阴一梦蝶”(马致远.秋思),那庄周对生命的实质,感到一抹困惑与震颤:不晓得到底是自己梦为蝴蝶呢?或是蝴蝶做梦而为自己?谁也分不清!

那“南柯一梦”的淳于棻,醒来后方知晓自己当了二十年槐树南枝下蚂蚁窝里的郡守哪!所以也有人说人生如戏,戏梦人生。每个人都各自按著老天安排的剧本,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每一个轮回都有不同的需要与诠释,时时在恨海情山、愁川怨湖里全身心浸泡著,甚至最终没顶于此!人之有情,本是古往今来天地之间逃脱不了的定数,有情必有苦,这也是定在其中,偶然路过,偶然忆起,又随之寂灭,一切只是随缘而已!“浮生若梦,总归虚无”,这是最终的体认!

其实我觉得人生也许也可以比喻成一场考试,钟声未响前,答案早已公布!这时刻,准备交卷的人的心境,是圆融的喜悦?还是回首的空茫?亦或是万般滋味在心头,来不及细说更未能写尽,就只好匆匆撒手、急急离座呢?更多的是在追名逐利的颠沛中,在感情失意的创伤里,承受不住现实刀斧的雕琢、刻画而自愿离席,提早步出试场的!偶尔静下心来,看看自己这张人生的答卷,常会感到莫名所以,毕竟所为何来?老也百思不得其解!

再回到现实,瞧瞧自己,每天像小孙子手中把玩的风车似的,随风转得昏天暗地,忙着自以为有意义的事,白发悄悄的爬了满头,皱纹慢慢的在脸上挖沟掘渠。而时间可不是摆在那儿等着我们随手取用的,不管你注意与否,它总是快速飞闪,你找不着长绳,将日月给系住!此刻我确切知道人生如白驹过隙,猛回头,才惊觉早已步入老年,瞧着那手中的一方“老人证”,耳听着熟悉的菜贩子热络的招呼:“阿婆!买条丝瓜吧!清凉去火好消化!……”犹记得两年半前尚称呼我为“阿姨”,怎地就一忽儿工夫却成了“阿婆”呢?是外表的发苍苍、视茫茫和行走不利索的左腿造成的?亦或是还原本色、没有化妆打扮形成的灰头土脸样?

可是那灰、那土,布满人世各个角落,飘浮在所有大小不同的空间里,没人能避得开!任谁都躲不掉!在万丈红尘里,细细密密的往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渗透、堆叠,越积越厚、越堆越沉!掩盖掉人来时的本质、真性。

掸去那厚厚的浮土、沉重的细灰,检视一下过往的种种,幡然醒悟:那只不过是红尘俗世里,被“情”缠绕、捆绑,因无法挣脱而激起的些许心湖微波,也就是点点滴滴而已,不足为奇,更无须挂齿,一如那飘浮的尘土般,霎时被时间的清风卷走,成为了过眼云烟!

往后发表的这些短文,也不过就是大半生里的半掬尘、一捧土,如今捏在指间审视审视,再任由它从指缝间随风轻飏,还诸天地、复归尘土,留下的只是指尖上不经意间沾染的一抹微痕,轻弹两下则干干净净,无影无踪,只够短暂的凝眸,无需长久的眷恋!正是:“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定风波)这个专栏,名之曰:“俗世浮尘”,是为记。@*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记得奶奶水彩画首展时,一位多年知交来了好几趟,一来陪伴我解解闷,二来热心的提供各方意见,其中她有这么一个看法,让我印象深刻:“你看!哪有紫色的风景呀?我怎么找不到呢?你这种画法不切实际!”奶奶淡淡的回了一句:“你浪漫点嘛!”她无言以对!因为她是数理方面的高手,和我真是南辕北辙。
  • 这是张日本北海道旅游景点——“积丹”的照片,我依样画葫芦的彩绘下来,用了这种暗沉的紫色调,展现退休后此刻的心境——浓重的暮色笼罩,宣告一天即将落幕,那浪漫又璀璨的余晖,也只能在天边一角和海上一隅悄悄地做消逝前最后一刻的回光返照了!既无眷恋,也没有不舍,一如那海面上的浪花,依然翻飞如故。走过了波涛汹涌,渡过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慵懒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思惠!这本小册子,算是奶奶生命终止前,最后一瞥的回眸吧!

  • 朦胧的远景以及近处光秃的枝干,昭示著秋天的脚步到处溜哒。河岸的枯草延伸至尽头,曲曲折折的倒影,赋予水面轻微的动感,这些全浸润在暖暖的夕晖中,名之曰:“溶溶秋水浸黄昏”。
  • 凤凰花盛,骊歌唱罢,考卷随着时间的脚步,越摞越高,那“上战场”的日子终于到了!我们这一批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毕业生,可是越区报考的外地大军,目标当然全瞄准台北市的男女前三志愿!老师们与家长代表再三蹉商的结果是:所有的考生,前一天先抵达台北,在旅馆住一宿,第二天才有充裕的时间应考,中餐由旅馆代备便当,带入考场食用,免去奔波之苦。
  • 这小学的最后两年,就在读读读、背背背、算算算、考考考、写写写……中,飞快的流逝:那金露花的金黄果实掉落一地,那翩翩的蝴蝶来了又去,那黑底黄横条纹的蜻蜓在我眼前一再的穿梭,那知了声嘶力竭的鸣唱……,在在都与我无关,样样都视而不见!尽管季节嬗递、岁月更迭,对我而言,都无法与初中入学考相提并论!天天在成绩的高低与名次的前后里拼搏;日日在参考书与考卷的背诵和订正中打滚;而全家,也为我这个长女的人生第一道关卡而开足马力!那大自然离我越来越远,那大自然在贪得无餍的人们破坏下,正一点一点的改变着,而我却浑然不觉……。
  • 今早上阳台晒衣服,忽然有件事儿,让我眼睛一亮,因为不知怎么的,飞来一只褐底紫斑点的蝴蝶,在那几盆有限的花花草草间,缓慢穿梭,有个翅膀还残缺不全,裂了个小口呢!我觉得它意兴阑珊,没啥劲儿,似乎知道在这十里洋场、万丈红尘的都市一角,是找不着什么花蜜的!哪有山林野地里,那姹紫嫣红的盛况呢?可能是迷路了,姑且抱着一线希望找找看吧!好可怜好无奈啊!这些小时伴我成长的昆虫们……!
  • 这是张黑白摄影的老旧发黄照片,大约是民国三十八年春吧!照片里两排女娃儿,穿着各式各样在当时来说是相当华丽的舞衣,摆着这样的姿势:右手插腰,左手拉起裙䙓,双膝微弯,右脚点在左脚之后,身子稍向右倾,面带微笑的注视着镜头!居中有一位可爱得像个日本娃娃似的,由照片中可以看出,那身舞衣是泛著亮光的浅色绸缎制成的,头发上也别着一朵同色缎带花儿,可特别哪!
  • 上小一了,既兴奋又胆怯,全是陌生面孔和不太敢抬头仰视的女老师,这启蒙教育的第一难题,深刻的镌镂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无法磨灭!国语课本的第一课是:“来来来,来上学。去去去,去游戏。”天啊!那对一个从没拿过笔,更不认识什么国字的我来说,简直比摘天上的月亮还难哪!怎么办?硬著头皮学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