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选委会幕后贿选 孙不二参选受挫

近期,准备竞选武汉市基层人大代表的中国泛蓝联盟负责人孙不二及泛蓝成员万里、倪江峰,多次遭到武汉公安及社区安保等不同程度的跟踪和监控。(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艾清采访报导)近期,准备竞选武汉市基层人大代表的中国泛蓝联盟负责人孙不二及武汉其他2位参选的泛蓝成员万里、倪江峰,多次遭到武汉公安及社区安保等不同程度的跟踪和监控。孙不二指出,当地有关部门使用各种手段阻挠这种民间参选,因此,在政治上、经济上受到很大的压力。此外,有选民接受记者访问时,证实了选举委员会贿选的事实。

孙不二此次用原名文炎参选,并开始在江汉区内进行竞选宣传,介绍参选纲领、派发印有孙中山头像以及要求平等均富等口号的文化衫。他宣布参选后,频频遭到选举单位及公安施压,竞选活动被破坏。

孙不二表示,原来只是派出所暗中破坏,然后是公开的抢、公开的收;再来就是召开所有党员大会,派出所还上门做选民工作,说“我们是海外派来的。”现在又出一招,每个选民只要按照它们的方式投票,每人发50块钱人民币。这不等于贿选吗?

有选民指出,选举委员会在发选票时说,如按照他们的要求参加选举,每人发50元钱人民币。 对此,记者采访了该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选民,他证实了以上事实。

“这种选举在一些地方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都是暗箱操作。他们将选票发到每家的时候,就口头传达‘你们去参加选举,每人有50块钱,以当时到场的人数为准。’我所看到的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选民还在说这次选举钱怎么这么少?”

选民说:“关于文炎精选纲领的东西,他在前面发,社区安保的人就在后面收。武汉市政府公布了这三个人要由公安、社区盯住他,把他作为犯人监控,对他采取了刑侦的措施。钱从哪来的呢?选举委员会出。共产党有一些东西,不敢形成书面的东西,都是通过口头传达。”

选民还批评,“共产党的选举,谁也不知道有多少选民,从不公开参选率有多少。我从没有参加过选举,也没有选举过别人。为什么共产党搞选举,民众参与的积极性不大呢?因为都知道谁当区长,该谁还是谁。用钱来买官,背后有公安部门直接操纵。”

孙不二还描述了这几天的拜票情况,发选举传单时,派出所派专班对付他们。“我贴,他在后面撕,我贴一张,他们当着我的面撕掉了。我们走到什么地方,他们就抢到什么地方,抢的过程中还发生了推挤的肢体冲突,万里不给他们,但资料还是被抢了一部分。”

孙不二说,选民偷偷告诉他,“你们贴的时候,坐在警车(车号:鄂AP6736)的公安在后边拍照。后来,孙也学他们,片警拍孙,孙就拍他们。后来跟踪的人太多了,孙没有办法,就离开了。”

据选区居民透露,“他们有6000份传单,派出所全部都知道,你们发多少,他们就收多少,一张都不会让选民知道的。有关部门还给社区安保队、社区的一些工作人员加了工资,加班加点的搞,基本上全面监控了。”

据说,社区有一个安保队,是派出所出经费雇的安保队来协助居委会搞社区管理,他们负责收孙的传单。孙不二说:“居民都非常同情我,我发传单时,他们说‘我们支持你,但没有办法,我支持你,又能怎样?支持你,他就上门做我们工作。’”

孙不二表示,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全面监控,我们所有的传单都很难流到民间,一发的话,没有2分钟,安保就跟着,就没收了。贴也不能贴,发也不能发,完全没有办法来做这个事情。“上级下了一个命令,派专班小组来对付我们,非常恐怖啊!”

跟踪孙不二的特务。(大纪元)


跟踪孙不二的车辆。(大纪元)

青山区的参选人倪江峰,目前被公安贴身跟踪及监控,走到哪公安就跟到哪,他要出去买什么东西都是国保叫车,带他去买。据说,跟踪的都是过去抓中国民主党湖北省支部发言人秦永敏的人。倪江峰的父亲在单位也被国保找到派出所,对他进行思想教育的传讯,给他父亲很大压力。

孙不二表示,因为我退出了共青团,我现在参加了国民党精神党员,创办了中国泛蓝联盟。我们是做实事,我们发的传单是说选红色权贵还是选人民代表,上面写道我不是共产党员。散发的话对共产党的负面影响是相当大。所以它是非常恐惧的。

孙不二也无奈表示,媒体对他们的报导还是非常有限,这样对他们的安全,有一种孤立的感觉。孙不二说:“邪恶是无法战胜正义的,他会努力走下去。同时,他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此事的发展,给予他们更大的支持。”(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9-06 3: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