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29)

朱执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16日讯】走了一会,又快到那间小布店,李朗忽然放慢脚步瞧着妻子说:“那四百八十元还剩下五十,你看还有什么布要在这店子买?”淑贞微笑地问丈夫:“你是不是没忘记曾对小店老板说过‘等会再见’这句话,是吗?”李朗哈哈笑道:“看你的记性多好,我实在有这层意思,帮他买几匹吧!”“好,成全你的美意,买它几匹儿童用布!”

  两人在店前放下盛满了布的挑子,那老板双眼睁得大大的盯着那四个筐中几十匹布,心中似乎在想,你们呀,前一阵子为何不光顾我呢?分了心,竟然对已站在他前面的这双男女仿佛视而不见,淑贞只好稍稍放高声音说:“老板,请卖布!”他这才惊醒般尴尬一笑说:“呵,买布,买什么布?”淑贞说要印着黄花、红花、小格子那几种。结果买了四匹,李朗付了三十二元后问道:“掌柜,请问贵姓?”“小姓施名方明。”李朗也将自己的名字报上。

  施掌柜点清付款后暗想,先前抓不到大鱼,现在捉它几只虾子也好,于是轻松地问:“好兄弟,你们一次买了这么多布,做什么用呢?”李朗答道:“是作买卖的。”“哎哟兄弟,你早不说,说了,我会给你们打折扣的。我做买卖,你们也作买卖,以后我们双方多合作,怎样?”“很好,我们也愿意,请多指教!”淑贞接着说:“施老板,今天我们光顾了三家布店,你们这合群布店,儿童花式布的品种最多,价钱也公道,在这方面就可以多合作。”施方明高兴地点点头道:“你说对了,我的店子窄,货量少,但有个特点,姑娘你刚才点出来了,就是供应妇女、儿童的布料较多,而其中好些都是新出品,我一打听到,便去进货,姑娘的眼真利!”李朗嘻嘻笑地指着淑贞说:“她不是姑娘了,是我太太!”这话一落,逗得三人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淑贞脸上微显红霞,笑中带点羞涩。

  茂林看他们谈得畅快和谐,不禁心头感动,想儿、媳今日可幸遇两个贵人了,于是朝铺子走前两步说:“掌柜,你做布料生意经验多,我家这两后生初出茅庐,请多指教帮忙!”李朗听罢便介绍说,他是我父亲。施老板点点头说:“李大哥,他俩对人有礼有信,人也聪明,如果以后能时时研究入货市道、出售行情﹐那生意上的前途将会无量!”“但愿承你贵言。”茂林笑笑点头告别。

  离开小布店,三人并排而行,李朗对父亲说:“记得一年前,你领我在村里去看楼伯、葵叔做生意,怎样对待客人,曾给我不少启发。今天第一次来石虎买布进货,到三家布店,虽然有些人最初看不起我,但后来转好了。徐老板、施老板对顾客和气又肯助人,我想就应该像他们一样去对待客人,才会生意好。”茂林高兴地说:“阿朗,你的脑子真的开了窍!很好呀。”淑贞扭头朝老爷、丈夫望了望说:“我看徐老板、施老板也真会做生意,多买布就给折扣,宁愿利少些,可一下子就把客仔拉住了;知道我们是生意上的初哥(方言,初入行),肯指点我们学最需要学的功夫;又表示愿意同我们合作。今后多光顾祥兴、合群两间宝号,也许对我们生意上的发展会有好处。”李朗听罢频频点头。茂林满意地说:“凡事一回生两回熟,你们今日第一次出山,干得出色,又从中学会了一些生意门道,以后就依着去做,将会有志者事竟成!下次再到石虎镇买货,我就不用陪你们来了。”“爸,以后还是要你多多指点,你吃过的盐比我们吃饭多。”年轻夫妇俩不约而同地说。淑贞边走边想:“老爷真不愧是农民中的精仔。”

  路上,他们又为李朗布货郎开张买了新尺和一把锋利的剪刀。快到村渡停泊的码头,淑贞眼尖,突然发现马路对面有个挑着瓜菜的老农,在扁担前端挂了几个老葫芦瓜壳,快步过去买了一个。一看,壶的盖上有一个新木塞,是乡下人用老透了并挖空的葫芦瓜壳、通过晒干晾干而制成能装冷饮的水壶。她边挑着担子边把它送到丈夫手上说:“有了它,你穿乡过村就不怕没水喝!”“真好,真好,刚才到那间百货店,我也想买个不会碰破的铁水壶,可眼睛四处转溜也没发现。如今靠它真的解渴了。谢谢!”李朗欢欢喜喜地把它转到父亲手上,空手的茂林端着它上瞧下瞧,又从左看到右,然后低声说:“朗,媳妇关心你,真是无微不至,可要时时记在心上!”李朗口里说是,眼睛饱含情意瞅着妻子。(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