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时事经纬 第61集

横河:堵枪眼与躺铡刀的“英雄”真有吗?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3日讯】(希望之声记者汪洋报导) 汪洋: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今天收听今天的《时事经纬》节目,我是汪洋。最近在网路上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其中有穆正新所写的关于“黄继光堵枪眼”是一则假新闻这个消息。黄继光在中国大陆可以说是尽人皆知的,他是抗美援朝时期被树立为英雄典范的;而穆正新的系列文章说,黄继光堵枪眼是一个假新闻,我想这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今天我们就让横河先生给我们进行一下分析。横河您好!

横河:汪洋您好,大家好!穆正新这一系列的文章写的非常长,如果说大家有兴趣的话,我建议大家去看一看。我觉得这一系列文章的好处是什么呢?这个分析方法非常好。为什么“黄继光堵枪眼”这个故事能够传这么久,没有人能够指出这是一则假新闻,或者是把它给揭露出来。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少有人会把来自各方面的消息综合在一起进行分析。

连接收听

穆正新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工夫,他从事件发生的第一次报导、第二次报导,一直到现在的各种报导,有一些目击者,还有一些当时的记者的采访;报导的来源不一样,另外还有志愿军当时军部和师里面的战况的报导。把这些综合起来以后,发现没有一个报导和别的报导互相能够证明的,或者互相能够说圆了的。

甚至包括黄继光参加的那场战斗的时间都说不上,时间从半夜一直到第二天清晨,为什么志愿军军部不能够对“黄继光堵枪眼”这件事情报导呢?是因为这场战斗发生的时候,从中国大陆有一些慰问团来,当时志愿军军部想造成一个很好的印象,所以就让慰问团站在山头上看这场战斗,结果这一场战斗是惨败的,所以他们必须把战场的时间改变,以致于那些所谓慰问团无法看到这个战况,所以他们不得已把整个战况改了。

但是,第一次报导“黄继光去堵枪眼”的那个时间和后来志愿军总部或者师部想把战败这个事情掩盖过去,矛盾了!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实际上是无可奈何。那么穆正新下了功夫把这些消息都分析了,甚至包括美军关于这场战斗的系列报导,全部放在一起综合分析。

所以就看出来中共所推出来的这些“英雄”,你要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说你仔细读它的报导的话,总觉得它的报导当中有些什么问题,好像就是吞吞吐吐,该讲不讲,其实里面都有很大的问题。所以穆正新做了一件好事情,因为很多人不加分析的接受了。

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分析,如果是个地堡的话,地堡的射击口有多大?一个人是不可能去堵这个枪眼的。如果说人要能堵上这个枪眼的话,那么这个地堡只能是个微型地堡,一个人勉强挤在里边,甚至连一个人都挤不进去,才能让一个人去堵。他最后说为什么这么多“英雄”都有电影,“黄继光堵枪眼”没有电影,是因为他不能够制造出那个场景来。

我后来就想起来一件事情,还有一个很有名的“英雄”,文革时候的,叫欧阳海,有一本小说叫“欧阳海之歌”对不对?欧阳海当时是为了抢救一列火车,说是一匹马或一匹骡子驮着一门炮,如果是驮着一门炮的话,那还应该是迫击炮那一类的小炮,那种小炮如果驮在马身上,或者是驮在骡子身上的话,其实火车前面有那个挡块,是可以把它推走。不存在火车翻车的问题,火车撞卡车、撞公共汽车,火车都不会翻车,不要说撞一个马驮的东西,是很轻的。所以整个故事现在想起来也是假。所以他很多“英雄”这样分析下来,都是假。

汪洋:横河先生,您刚才是跟我们简单介绍了一下穆正新,他是用怎样的方法来印证“黄继光堵枪眼”是一个假新闻的。现在在中国大陆造假是一个很公开化的现象了,也不是什么秘密,什么都可以造假,学位可以造假、商品也可以造假,英雄人物呢,像以前知道徐良在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后来也揭露出来是造假。没想到早在五十年代造假早已经开始了,而且像黄继光这样在中国大陆尽人皆知,学习了几十年的这样一个人物,居然就是这样造假造出来的。

横河:当时就是战争时期呀,这个志愿军,甚至比志愿军更早的时候,内战时期(中共)军队就有造假之风,就是说扩大对方的伤亡人数,降低自己的伤亡人数。因为他的士兵打仗,要有一种勇气或者是一个理由让他去打仗,这个时候他的士气就很重要,因为他的武器比不上别人,那么为了保持士气,他必须隐瞒自己这边的失利的情况和伤亡的情况。

所以他说,当时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是广泛的造假,每一级指挥官都造假,一旦把这个伤亡比例报到上面去以后,或者是歼敌的消灭对方的数字一上去以后,到了团部,团长二话没说先砍一半,他知道是造假的。层层砍到最后,拿到最上面的还是偏大。

后来他说了一个问题,我以前倒是没有注意到的。他说:战争结束以后,包括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大批的军人转业,特别是朝鲜战场上,大批的军官转业。转业以后,到了地方上就在各地当了基层的官员,这些官员就把在军队里面造假这个习惯带到了地方上。

所以在地方上后来“大跃进”,就是人民公社的时候,饿死这么多人,谎报产量,谎报数据,就和大批的中层、低层,甚至高级官员都是从志愿军转业复员下去以后,把志愿军里面的造假数字这个风气带到了地方上有关系。我现在想想这还是很有道理。

汪洋:所以这个造假之风早就有了。最近还看到一个文章,一月十二号是大陆树立的英雄刘胡兰死去六十周年。北大的一个教授写了文章说:刘胡兰是被乡亲铡死,并非被国民党所杀害。那么这一篇文章,又引起了大家对刘胡兰这个人物的关注。

横河:因为今年一月十二号是刘胡兰死去六十周年。其实刘胡兰的死到现在为止,也是一笔糊涂账。这个故事是从一九四七年就开始讲起了,毛泽东曾经为她两次题词,这是很少见的,但到现在为止仍然是很含糊的。

我从小就听这个故事,一直到现在看了很多个版本,第一件事情我分析出来的是,刘胡兰参加的不是抗日,是中共的革命。她是一九三二年生的,十岁的时候参加“抗日儿童团”,但是从来没有介绍过她参加过任何一次跟日本人有关的战斗,或者是什么活动,她就是给八路军放哨、报信,然后就讲到了她明白革命道理。

你要知道“抗日”和“革命”是两回事情,“革命”讲的是共产党推翻国民党的这场战争;而“抗日”是跟日本人打的,所以“抗日”不能说是懂革命道理。从这里看她参加的不是抗日,是中共的革命,这一点我基本上确认了。

那么有一个版本说她是帮助八路军打仗,因为内战时期的话就叫“中国人民解放军”了,所以八路就一定是抗战时期。说那个时候包围了敌人一个团,抗战时期,八路军参加过的大战役,就是说对方一个团建制的这种战役,非常非常少,一共大概就是一、两次。

她当儿童团是四一、四二年以后的事情了,那么四一年以后整个抗日的战争的战区移到了太平洋战场,中印缅战区和湘贵线一带。那么在大后方,特别是在晋察冀边区这一片,战争已经很少了,那时候不可能有跟日本人作战,跟团一级的日本人作战的这种战况,特别是八路。这样分析下来的话,多半是和抗战的国军在搞摩擦。所以她参加的战斗应该是八路跟国军打的仗。

再仔细分析,现在介绍刘胡兰的事迹非常、非常的少,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她积极参加村里的抗日儿童团,为八路军站岗、放哨、送情报。后来当了云周西村的妇救会秘书。干了什么事情?发动群众斗地主、送公粮、做军鞋,还动员青年报名参军,这就说明斗地主是最重要的事情。

国防大学图书馆的主任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刘胡兰十四岁躺在铡刀上》,里面披露了一个细节: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石佩怀为阎锡山军队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成为当地一害。在一九四六年十二月的一天刘胡兰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但现在的报导,特别是今年,所谓六十周年纪念的报导全部都漏掉了这个最重要的事实。

汪洋:所以您认为处死刘胡兰,可能因为她帮助杀害了石佩怀有关系?

横河:对。至少从中共方面的说法看来是这样的。当然现在当事人都死了,参与杀害石佩怀的都死了,和刘胡兰死有关的国民党方面的也都死了。所以政府想必也都不会认真去调查一下,然后查出一点东西来否定掉它们从一九四七年开始讲的故事,所以这个事情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发展。

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当时的国民政府是中国的合法的政府,那么为一个合法的政府派粮、派款,就要被处死,这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我自己老家也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老家的村子是给共产党送粮的,我们旁边有个村子是给国民党纳粮的,就有一个特工小组跑到那个村子去,就把那个村子带头给国民党送粮的给枪毙掉,在晚上跑到人家里给暗杀掉了。当时这个作法实际上完全、完全是违法的,就仅仅人家老百姓给政府纳粮,就把人家给杀了。

汪洋:在您的家乡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能当时这还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并不是偶然的一例。

横河:这种事情应该是非常多的,因为我们老家在江苏,它这在山西。所以应该是共产党的一个政策。另外一点,中共动员和强迫农民去屠杀地主,屠杀这些乡绅,把中国农村最基本的社会结构给破坏掉了。

普通农民不愿意,所以最初共产党到一个地方,第一个要动员的就是地痞流氓,这就是毛泽东最早说的,“湖南农民运动考查报告”就说是痞子运动。

从刘胡兰的故事我们还看到中共不仅是动员地痞流氓,还利用那些没有判断能力的孩子,因为刘胡兰死的时候实际上还不到十五岁,就是个儿童。它是利用这些不懂事的儿童来为它冲锋陷阵。但是这些人一旦用完了以后它就扔掉了。

汪洋:您刚刚讲到中共动员强迫农民去屠杀地主乡绅,用完了以后就把些农民给扔掉了。那么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土改”至少杀害了几百万的地主,现在看来这个杀地主其实早在抗日战争胜利后,内战初期就开始了。我们以前也看过很多关于这个还乡团讲的是地主如何杀害农民、报复农民的。

横河:现在这个事情已经是很清楚了,因为是中共搞“土改”先杀人,没有被杀完的人都逃掉了,后来跟国民党的军队回来,所以这个事情是个先后的。

这一点网上曾经有过一篇文章,就讲牛荫冠这个人的故事。他曾经是沈阳飞机制造厂厂长党委书记,就是最高的。他是山西人,在当时清华大学的地下党员。一二九运动以后他就回到山西去了,他的父亲是当地最著名的工商地主,是开明绅士。毛泽东曾经把他和李鼎铭、刘少白并列,大家都知道陕北有个开明绅士李鼎铭,这在《毛泽东选集》里面有的。

他不仅支持他自己的子女参加中共,自己还捐给八路军一个团的装备,你要知道八路军一共有多少人?他一个人就装备人家的一个团,办了很多银行、军工厂为中共提供后勤支援,他自己的家就曾经是八路军队司令部所在地。

结果一九四九年毛泽东开始搞“土改”,就卸磨杀驴了,把这些以前的开明绅士都当做地主来斗。李井泉是后来西南局的书记,他当时就专门找了牛荫冠谈话,要他和他父亲划清界线,然后就开始斗他的父亲牛友兰。怎么斗呢?父亲跪在台下、儿子在台上,然后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些痞子用铁丝穿他父亲的鼻子,然后要他要去牵他父亲游街,他父亲就非常愤怒的摇摆,结果鼻孔被拉断了,农民觉得实在不忍了,起来围攻工作组,为他父亲解开脚镣。

就是这么一个跟着中共,为中共和当地的八路军贡献这么多的一个乡绅,他当时还是中共的边区的参议会的议员,结果回去以后就绝食,三天以后就死了。

牛荫冠后来当到副省长和正部级,为中国生产的第一代战机就在他的领导下完成的。但是他一辈子背着这个包袱。这个就是山西当时在共产党统治下所谓解放区,也就共产党统治区进行“土改”的事情。

《山西历史记事本末》这本书里面,就提到在山西一九四七年,兴县八区“土改”中,一共打死了一千零五十人、自杀八百六十三人、被驱逐冻饿的而死的六十三人,这些死者很多还不是地主、仅仅是同情地主的农民。这已经是共产党严格筛选以后发表出来的资料,可想而知当初在刘胡兰所在的地方,在“土改”的时候杀害了多少地主。

这些人用完了以后就被共产党给扔掉了。因为共产党到了一个地方以后,它一定有要利用当地的人要去搞“土改”、要去斗地主。我们老家就是这样的,动员很多当地人,到国民党一打回来的时候,当地这些所谓地方干部,因为他们欠了太多的血债,国民党一回来他们就得跑,跑那里去呢?就想跟着共产党的军队跑,共产党这时候就不要他们了。

南征北战大家看到了,我们老家那里就是这样的,“我军大踏步的后退”(注:这是电影《南征北战》的一句台词),这共产党军队那时候就退。退的时候,这些地方干部就跟着走,走到一个地方,共产党的军队就把机枪架起来说,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们就开枪。所以这些人没有办法了,共产党不要他们,跟着他们走认为是累赘。实际上就是用完了就把他们扔掉了,扔回给国民党。

这些人回去以后全都跑到国民党那里自首去了,每个人都登记了,文革的时候被揪出来,全村跟着共产党没走成,然后又回到国民党那里去自首的那些人,全成了叛徒。

文革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怎么那么多叛徒呢?他们说,你不知道,共产党不让我们跟着走,我们回来没有办法活了,只好去找国民党登记去,一登记就算叛徒。全村就是有一个人没当叛徒,也是个小孩,跟刘胡兰差不多那时十五岁,他就出去讨饭。因为是小孩子人家也没注意他,就他一个人不是叛徒,其他的人都是叛徒。

可想而知当时利用这些农民以后,甚至逼迫农民去杀人,因为农民并不愿意去做这些事情,不愿去得罪当地的乡绅。因为当地的乡绅都是在当地修桥、铺路,都是做善事的人,农民不愿意去伤害他们,但是共产党就煽动斗地主这种事情。

所以人们说通过斗地主它不仅仅是把土地分掉了,不仅仅是把财富分掉了,更要重要的是把中国民俗伦理道德给摧毁掉了。

汪洋:从您刚才讲述的这些事情,让我们看到中共在它的建政和在它的执政过程中到处是充满了血腥。像刘胡兰这样一个应该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她也成为中共阶级斗争的牺牲品,直到死后还被利用了六十年。

在《山西日报》关于刘胡兰就义六十周年有个专题报导,叫做“英雄浩气传千古、胡兰精神照后人”。在大陆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专栏还全文转载了这篇文章。也就是说中共到现在还在鼓吹所谓的刘胡兰精神,那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宣传刘胡兰?

横河: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觉得北大这个教授提出这件事情,刘胡兰事实上不是被国民党杀害的,而是被他的乡亲铡死,这就是一个炒作。因为现在没有人关心刘胡兰,所以他要弄一些耸人听闻的新闻来,但是又不能去否定刘胡兰这个英雄人物,所以他就弄出这么一个新闻。

最关键的是现在你还要人学刘胡兰,学什么?刘胡兰是一个什么典型?刘胡兰应该是一个阶级斗争的典型。现在你都要和谐社会了没有阶级斗争了,当时的敌人是国民党,现在是重点统战对象了。就这点而言的话,刘胡兰其实是白死了,所以现在把刘胡兰捧出来是没有意义的。

我也想知道究竟要学刘胡兰什么?所以我去查了一下,《新华社》在二零零五年有一系列的文章叫“永远的丰碑”,就把共产党历史上所谓的英雄人物都拿出来,其中有刘胡兰这一篇叫“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大家知道是毛泽东题的词。但是我把整个文章看完了以后,还是不得要领。

它只有一句话和刘胡兰有关系,和刘胡兰为什么伟大有关系。就是你要学她什么?它说:“她以短暂的青春年华谱写出永生的诗篇,以不朽的精神树立起生命的宣言。”这句话等于没说,还是不知道要学她什么。这是《新华社》最权威的文章。要学她什么东西?没有,不知道。

那么刚才我们说的《山西日报》的专题报导说什么千古、后人那个专题。它有一句话叫做:大力弘扬凝结着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胡兰精神,努力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刘胡兰是跟国民党打仗的时候死的,内战时期。不管她是为谁死吧!她不是抗日战争时候死日本人手里的,所以她跟民族精神没有任何关系。对不对?你打内战有什么民族精神。而且那个时候是阶级斗争,今天已经不是阶级斗争了。所以她也没有时代精神,她不能反映时代精神。

至于说用这个精神来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我就不懂了。那是你死我活的两党阶级斗争的那种战争,都要用铡刀铡死的,她跟和谐社会有任何关系吗?没有关系,它不代表和谐。我觉得刘胡兰的全部精神在这里:就是为中共卖命。这才是中共今天把刘胡兰翻出来的要害,它仍然需要人去为它卖命,因为你看不出要学她什么东西。

汪洋:听众朋友,刚才您听到的是横河先生为我们分析的中共为什么最近又在炒作刘胡兰。还有一篇文章叫作:“民主是个好东西”,这个是由俞可平写的。这篇文章在国内外的媒体、网络,都引起很大的反响,很多人对这篇文章都发表了评论。

俞可平本人因为他特殊的身份,被认为那是胡锦涛的文胆或者是幕僚,由于他本人特殊的身份和他发表的文章引起了很多人的猜想,有人认为这是胡温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信号或者是一种试探吧!那么横河先生您对这个文章是怎么看的呢?

横河:这个事情是开始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就是俞可平的那篇文章,它的全部名称是《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辨正》。是篇评论文章。之所以引起大家关注是因为它发在市委机关报上,紧接着中央党校有个《学习时报》全文刊发。结果到了去年年底的时候,也就是两个月之后,《人民网》、《新华网》这些官方媒体都纷纷转载了。网络上就开始炒作起来。

人民关注这件事情,是因为发表和转载这些的这些刊物,明显的是具有官方的性质。从俞可平本人上来看他的职位其实并不是非常高,他是中共中央编译局的副局长。中共中央编译局是进行马列主义原著翻译、整理,和马列主义理论研究,它和党校不一样。党校其实不研究马列主义理论,研究的是怎么执政,属于应用型的;编译局是属于理论型的。据说他是胡锦涛的幕僚,但是我认为问题并不在对民主的评价如何,或者说俞可平本人究竟想不想搞民主,关键问题是在中共有没有可能推行民主,这才是最重要的,并不是在于哪个人说什么。

汪洋:那么中共它到底有没有可能真正的开始推行一些民主呢?

横河:这里其实是三个问题:第一问题是中共历史上有没有宣传过民主。第二个是历史上有没有实行过民主。第三问题是在现阶段有没有在政治上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的迹象。中共在历史上曾宣传过民主,这一点是很多人可能想像不到的。

我先念一段描写美国的文章:“美国的国庆七月四日,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听完这一段文字,很少人会想到这是一九四七年七月四日美国国庆日的时候,当时中共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发表的社论,这篇题目就叫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刚才念的这段话就是文章的第一段。所以中共从抗战后期就大力宣扬民主,一直到内战的前半段。就是说当它有机会发表这些文章的时候,而且它还没在战场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它是大力的宣传民主,而且大力宣传的并不是它后来所说的民主,而是美国式的民主。

汪洋:中共后来执政的时候,宣传的是“人民民主”,和“美国式的民主”根本是不同的。

横河:是这样的。一九四九年六月的时候,毛泽东其实就给这个政体定下来了,说这个民主和美国式的民主、和西方的民主是不一样的。我们这个民主叫作“人民民主专政”。所以专政是主要的,民主只是专政的一个修饰词。后来邓小平把它叫作“社会主义民主”。事实上,它都是有定义的。毛泽东早期所说的是“新民主主义”,所以他说的民主主义指的是孙中山的旧三民主义,他就把他的这个叫作新民主主义。一旦他夺取政权的以后,很快的就转为“社会主义民主”。

那么所谓“社会主义民主”,毛泽东解释很清楚,就是人民民主专政。当然后来更露骨的就把它叫作无产阶级专政。所以它是以专政为主的。从一九四九年建立这个政权以后一直到现在,在整个中国大陆从来没有实行过,短时间的或者局部的民主,从来没有实行过。既然在五十多年之内从来没有实行过,也从来没有尝试过,它有甚理由现在要去实行?

还有一个问题,民主是一个制度,不是说哪个恩赐的。如果今天共产党说我要开始实施民主了,就跟一九四九年以前它宣扬民主是一模一样的。它既然在夺取政权以后可以马上把它收回去,那么很可能它在不需要的时候,它又把它收回去。所以它现在的许诺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这里有一些证据,就是在去年一年,中国大陆的整个社会的控制,就是中共对社会的控制、对舆论的控制、对维权人士的控制,比以前更紧了而不是更松了。

审判力虹、高智晟律师、还有在这之前张林、郑贻春。这些年它把任何露了头的,出来能够为人民说一点话的这些人统统都关起来了。其实中共如果真的要做一些事情的话很简单。你别在那里说什么民主不民主,也别说什么大国崛起。你能不能放下屠刀,我不能说你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了,你能不能立刻放下屠刀。

叫你别杀人,你不要说民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要去看那一篇文章说民主有这么多这么多缺点,有这么多这么多优点,将来我们可能会实行民主,不过要一步一步来,那太遥远了。也许是五十年、一百年以后。你能不能现在就不杀人,你现在能不能不要去把那些为民说话的维权律师关起来,你能不能不要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把人家秘密绑架,你做得到吗?做不到。既然做不到,你所说的那些民主不民主都是假话。

汪洋:从中共目前的行为,就可以分析出它到底有没有诚意要实行民主。听众朋友,今天的节目时间也差不多了,感谢您的收听,也谢谢横河先生的评论。

横河:谢谢汪洋!谢谢大家!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经纬》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1-23 4: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