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望南春与冬(31)

朱执中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月23日讯】这时淑贞已量好并剪下这幅格子布,柔声说,大娘,请看看这布够不够尺寸?她闻言一转身,直望着淑贞一尺尺地重量这幅布,量到一丈五尺了,她捏住这把新尺一头,而翘起的尺尾恰好与布尾同样长,川嫂说,小嫂子,你量得神准呀,不少一分,也不多一分。今天才学来的功夫,你就用得这么熟络,顶瓜瓜(方言,意思好极了)!淑贞微笑地答道,大娘,这我可不敢当,做买卖布料这行,我们都是新手,一切得认真学呢。川嫂说,好,你说得对。她付了钱,拿着布高兴地走了。

  她一走,李朗马上向妻子半说半问,过两三天就得上各村卖布了,可我在祥兴店学量布剪布,总是量不准,剪下的布自然也不符买家要的尺寸,可你也是今日午间学,回到家就量得这么准,你再教教我。淑贞便边量布边讲解说,要紧的是,依照顾客买的尺寸去量。比如买一尺,一量到一尺,这处就是个定点,得立即用力捏住它,把定点后面的布往上拉,与它对折,这对折处就是一尺布的正确界线,剪刀从它这里开剪,用暗力直直地一剪到尾,一量这幅刚剪下来的布,就会是不多不少的一尺布。说罢,淑贞选了八元一匹粗黑布叫丈夫学着量和剪,剪多剪少没关系,或留自用,或七折卖出。

  李朗拿起新竹尺准备量布时说,淑贞,你的脑子真好用,想得这么周全!他拍拍自己的脑壳,这里可就又粗又笨。淑贞微微推他一掌,不要耍嘴皮了,你的脑跟我的一个样,这一点能耐,只不过是今天到石虎镇买布,从头至尾我曾细细地看,认真记认真学才学到的,你现在就要认真学着做。李朗听了频频点头,拉开这匹黑布便一尺又一尺量下去,量够数又剪了下来,一连三次,不是长了两分就短少三分,李朗有点灰心,哎的一声埋怨自己笨。淑贞鼓励说,你就是捏那定点捏不紧,才量不准。不打紧,再试!李朗量、剪到第五次,才量、剪准确。又试做一次,也对了。淑贞端起那两幅剪对了的布说,朗哥,你一点也不笨,李朗又哎得一声说,我这个长年牵牛犁田的人要改行去谋生,的确不易啰!(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