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世运接旗队行前预演。汎美舞蹈团舞者以莲荷当衣,舞出高雄著名景点莲池潭之美。(吴怡秋摄影/大纪元)

李慧美的舞动人生

2007年01月23日 | 22:46 PM

【大纪元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怡秋、陈素琴采访报导) 当汎美舞蹈团舞者以莲荷当衣,轻盈的舞进高雄中正体育场时,平日动感阳刚的操场,瞬间变成了高雄著名景点莲池潭,在地人熟悉的池中鲤鱼、午后西北雨,在美妙的舞姿中,纷纷再现风情。(照片提供:汎美舞蹈团)

2005年6月,将赴德国迎接世运会旗的接旗队,在高雄中正体育场行前预演“台湾秀”──“山海高雄、共生繁荣”,以台湾文化、高雄风光入题,呈现缤纷亮丽、意境优美的表演,引起现场惊艳,让市府官员、市民乡亲感动不已。

能够获选为世运接旗队表演团体之一,汎美舞蹈团团长李慧美,就是善于以舞蹈作品,传达她对土地的情感,该舞作“莲荷舞”不仅展现了高雄之美,还激励了高雄人,心生对城市的光荣感。

芭蕾舞剧“小美人鱼”

“我想要的是感动人心,引起共鸣。”

李慧美远不是一个孤芳自赏的艺术家,相反的,作为编舞者,李慧美就像一位电影导演,站在观众的立场,思考如何一步步将观众的情绪引到最高点,让观众感受到创作者想要传达的欢乐与悲伤,甚至回家以后,眼睛闭起来,还在想刚刚看过的舞蹈。

其实,只要走进李慧美的舞台场域,就准备领受一场心灵与视觉的飨宴。例如,2000年汎美舞蹈团的年度代表作──芭蕾舞剧“小美人鱼”,为观众打造了一个绮丽欢乐的海底世界,吸引了许多家长带小朋友来观赏,在南部掀起旋风,更创下巡回演出7场爆满的纪录。

李慧美说:“我想要的是打动人心,引起共鸣。”这就是她的创作原动力!

在舞蹈世界中,李慧美从舞者、编舞者到企划执行,在人生不同阶段扮演不同的角色,一路走来,辛苦非常。特别是在每次演出前,工作压力大到让她总会想:或许明年不做了;但演出当下,大幕一开,在舞者尚未完全出场时,就听到观众如雷的掌声,受激励的她说:“我怎么能不努力呢?”

汎美舞蹈团团长李慧美

因驼背开始学舞 学舞有成“感谢妈妈有逼”

成为一个备受肯定的艺术家,李慧美把她的成功归功于母亲。“学跳舞可以调整体态,是我的亲身体验,不是打广告。”李慧美说,原来因为家族有驼背遗传,双亲觉得女孩子体态很重要,就让她从国小一年级开始学跳舞。
她回忆说,刚开始穿硬舞鞋练舞时,脚脱皮、会痛,因此逃避上舞蹈课,学校下课后,故意慢慢写功课,拖延时间躲过舞蹈课。但是父母没让她得逞,即便有时跑去躲起来,车班时间过了,爸妈还是带着她坐下班车赶去市区上课。

走上以舞蹈为职业的路,妈妈对李慧美的影响很大,除了习舞过程要求认真外,只要有表演场合,妈妈会帮她排舞。此外,李慧美也觉得自己很幸运,从小父母就会带李慧美兄弟姊妹去旅行、看表演、听演奏会,以培养艺术才能。

李慧美的舞蹈之路,源于父母亲的督促,后来变成自己的兴趣,李慧美感谢妈妈有逼。她认为,或许一开始小孩子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兴趣和才华在哪方面,而父母的持续关注,可以帮助他们坚持学习、培养专长。

汎美舞蹈团团长李慧美担任“柯碧莉亚”女主角之芭蕾舞姿

以西方技巧诠释东方内涵

李慧美后来考上文化大学第二届舞蹈专修科,主修芭蕾,但也什么都学,西班牙舞、韩国舞、踢踏舞、现代舞等等。毕业后,成立高雄汎美艺术中心之后,也什么都教,参加比赛就以民族舞为主。

李慧美喜欢创新,希望挑战没有人做过的。在台湾尚没有人用西方芭蕾舞呈现中国文化题材的年代,1982年,李慧美创作台湾第一出芭蕾舞剧“小凤仙”,同时空前的邀请高雄市国乐团合作,达成现场配乐的创举。

1997年,李慧美创作的“鲤鱼仙子”则是唯一获得高雄市文艺奖首奖的创作舞剧,而此奖被称为高雄市艺术界空前的荣耀。四年前,李慧美开始专注企划,举办一些舞蹈艺术活动,希望提升舞蹈水准,让舞蹈更广泛的发展。

李慧美带领的汎美舞蹈团,最近将在新唐人新年晚会带来中国古典舞“宫灯舞影”。

新唐人晚会上演“宫灯舞影”

近年来,李慧美喜欢创作喜乐的题材。她说,现在日子不像以前淳朴,每天看媒体报导,往往都是恐怖的内容,因此她希望提供好的作品,让观众看完后,笑嘻嘻回家。不过她说,喜剧难做,真正能让人会心一笑的创作并不容易。

发现高雄的美丽,是李慧美创作以来的重要题材。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但住在高雄三十多年的李慧美对高雄情感很深,她认为高雄得天独厚,经年阳光普照,自然孕育热情城市的特色,包括澄清湖、莲池潭、寿山、六合夜市,都曾出现在李慧美的舞台上,向观众展现高雄的美丽与活力。

李慧美带领的汎美舞蹈团,最近将在新唐人新年晚会带来中国古典舞“宫灯舞影”,其中的经典道具“宫灯”及“彩带”展现柔中带刚的力道,透过舞者肢体语汇表现仕女的柔静和优雅,值得期待。

汎美舞蹈团于2006年新唐人晚会表演“莲荷舞”(大纪元)


汎美舞蹈团于2006年新唐人晚会表演“莲荷舞”。舞者化身金色鲤鱼,舞姿曼妙。(大纪元)

更年期领悟“放下”哲学

李慧美孜孜不倦追求完美、严谨的对待自己,一路走来,得到过无数的赞誉与奖项,李慧美笑说,还真多到忘了得过哪些奖。然而这份对完美的坚持,却也曾在李慧美生命中投下不能承受的重量。

几年前李慧美经历了更年期,她说,当时整个人有一种被架空的感觉。眼睛一闭,思想中一直在编舞,脑中画面一直出来,弄得她不能休息,疲倦不堪,那时很希望自己像白痴一样脑袋空空多好。

人生失衡的她,控制不了自己时曾求助药物,但艺术家的独立性格让她不愿依靠药物,医生开的二个礼拜的药,吃了一个礼拜就停掉了。约莫过了半年,靠着“放下哲学”,李慧美走过人生的困顿,找回了平衡,开创了人生新局。比如说,早期带学生出去参赛,九个出去比赛,九个都要第一;如果八个第一,一个第二,那么李慧美整个晚上就没办法睡觉了。

现在的李慧美,人生观改变了,释怀了对表面成功的执著,反而能把握更重要的东西,在周遭人眼中,现在的李慧美脾气变好、也更有了慈悲心。放下了“求最好的心”,李慧美体会到新的人生境界,发现自己可以看到更多东西,更有同理心,也让她更了解学生,更能引导学生深入舞蹈。她体认到,如果一直给学生机会,孩子就会觉得自己很棒!对自己有信心。

汎美舞蹈团团长李慧美的舞姿


1997年,李慧美创作“鲤鱼仙子”获得高雄市文艺奖首奖。

最感动的一场表演

李慧美出生于物质贫乏的年代,她说,在那个生病才能吃苹果,舍不得将好吃的东西一口吃掉的贫简生活中成长,心灵反而更丰实与坚强,对于日后创作、刻画诠释人生喜怒哀乐非常有帮助。

30多年的舞蹈生涯中,让李慧美最感动的一场演出,是在30多岁的时候,将爸爸以真人真事写的剧本──“情与义”搬上舞台。剧情讲述在日据时代,有一对感情很要好朋友,其中一个去当兵,希望好朋友帮忙照顾家庭。然而战事纷乱中传来错误的讯息,让妻子以为丈夫在战争中失去生命已离开人间。在好朋友悉心照顾下,妻子与好朋友有了感情,并再婚生儿育女。隔了几年,以为早已在战争中过世的丈夫竟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妻子夹在丈夫与好朋友之间,不知该如何取舍情与义,挣扎不已。

李慧美回忆说,那一场表演中的生离死别、痛苦挣扎,感动了作为舞者的自己,也感动了观众,赚尽热泪。◇
<--ads-->(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