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禁书连载:如焉(1)

胡发云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1

儿子出国前,给茹嫣留下两样东西。一只小狗,和一台电脑。

小狗是儿子捡来的。

那天夜里,她给千里之外的儿子打电话。

儿子痞笑着说,妈,我有一个女朋友了。

儿子大四了,她一直希望听见儿子说这一句话。可一旦这话来了,她又酸酸的,惘然若失。她装着见怪不怪地问,好啊,妈就等著这一天呢。哪儿的?

儿子说,咱学校的。

茹嫣问,同学吗?

儿子说,还同寝室呢。

茹嫣心里一咯登。尽管她知道,如今的大学生,同居早已是家常便饭,有的干脆在外面租了房正儿八经地过起小日子来。可是一张口,依然是那样老套,却又那样理不直气不壮的话:你们现在就……这样的关键时候。你千万别弄出什么事儿来。

儿子笑了:不会,不会,打死我也不会的。

茹嫣说,那她还是回自己的寝室去才好。

儿子说,她没地方住,她被人扔了。

茹嫣叫道,你说些什么呀?

儿子终于在那头大笑起来,还听见另外一帮男孩在坏笑。

儿子说,妈,她是一条小狗,一条小女狗。

茹嫣问,什么狗?

儿子说,就是小狗啊,DOG!DOG!四条腿,一根尾巴的那种。

茹嫣说,天哪,你自己都养不好,还养一只狗?

儿子说,我们几个一起养。

茹嫣说,这种时候,还有闲心思养狗?

儿子说,没办法,它赖上我了。

茹 嫣知道,这一类事情上,强迫不得,你越禁止,他越来劲。在恋爱上也是这样,当初,她和丈夫的婚姻,有一半就是母亲的反对促成的。再说,天高皇帝远,他就是 养一群耗子,你又能怎样?她后来悟出,母亲的话,大多是对的,只是需要时间来证明。那是一种人生历练的结晶,不用讲道理的。她诘问母亲,你究竟什么地方看 不上他?母亲说,不是我看不上他,是你看不上他。这话也基本上被母亲言中。母亲是大家闺秀,嫁给了一个革命干部,但是骨子里,还是那一套。或许正是因为嫁 给了这样一个可以保护她,可以给她特权的男人,她身上得以保留的那一套反倒更多。茹嫣见过母亲的一些亲戚和同学,家世和母亲差不多,嫁了与自己大体门当户 对的人,结果和她们的男人们一起,被折磨得低声下气鸡零狗碎的,反倒失去了母亲那样的傲气。不过,这样一些道理,也是要用人生历练来弄懂的,不是一番教导 就茅塞顿开。

茹嫣忍了忍,平静地说,你给它洗干净,别弄出病来。

儿子说,没毛病,欢实得很。我可是老资格了,我5岁就开始养狗了,是吧?

儿子的后一句话是说给他那些同学听的。茹嫣说,那是你养的吗,吃喝拉撒洗,你自己都还弄不清楚呢。

那 天晚上,儿子从图书馆出来,走着走着,便和这只狗迎面相遇了。儿子停下来,看了它一眼。它也停下来,看着儿子。儿子蹲下去,抚摸它一下,它便怯生生地摇尾 巴。儿子小时候养过狗,那是他爸给他买的。他爸常常出差,为了弥补自己的缺憾,买了一条小狗来陪儿子。那狗一直养到儿子上小学三年级,一次外出时,被车撞 死了。儿子伤心了好长时间。

儿子说那狗又脏,又瘦,但很有教养,看那眼神就知道,很单纯,很怯懦,对人没有敌意,不像那些长期浪迹江湖的野 狗——精明警觉,一副我是野狗我怕谁的老油条样子。儿子从书包里掏出一根火腿肠,剥开肠衣,掰下一截,递给它。它舌头在儿子手上一卷,那截火腿肠便没了。 儿子又掰下一截,它又一卷。这样几次之后,一根火腿肠就完了。儿子摊开两手,对它说,没了。儿子说,那小狗饿坏了,它还没学会吃别人扔掉的脏东西。儿子掏 掏书包,还有几片咸面包。它也吃了。儿子向它说拜拜,回自己的寝室去。

第二天一清早,儿子的一位室友起床去上厕所,打开门,就见到那狗蹲在门口。儿子听见动静,欠身一看,只好翻身下床,将它请进屋来。

吃午饭的时候,儿子将狗带到食堂。他对它说,往后就在这儿呆着,在这儿你就饿不着。
第二天一早,那狗依然蹲在儿子寝室的门口。

就 这样,那狗就在儿子的寝室留下了。几个室友都喜欢它,与儿子一起,共同承担着它的膳食。闲暇时,也逗它玩,给他们几个大四老光棍的孤寂生活带来许多快乐。 只是他们都没有耐性按时带它外出方便,所以,寝室里一股臊臭味道便日益浓郁起来,好在这群孩子自己也够脏的,不太计较。再说,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这间寝室的 日子也不多了。

同学们用儿子的名字叫那小狗:杨延平。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1-25 1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