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禁书连载:如焉(3)

胡发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3

几天后,茹嫣一路把儿子送到首都机场。是她坚持要去的。她知道儿子不让她去的原因。

安检口,儿子俯身拥抱她。她这才发现,儿子这么高了,身上散发出一种男人的汗气,还有一种她曾经很熟悉的味道,是他爸遗留在他身上的,永远不会消散的那种味道。这是那个从自己身子里娩出的小肉团团吗?是那个一天二十四小时事无钜细都得让你操心的小东西吗?是那洗个澡都怕把他的小骨头揉碎了的小人儿吗?

儿子很小的时候,大概六七岁吧,就不习惯和她有肌肤之亲了。偶尔在公共汽车上抱他,他会僵僵的,一脸窘然的样子,过一会儿,他便挣扎著下来,他宁愿抓着扶手,站在她身边。不像以前,如一块磁铁一样紧紧贴着她,软软的小手抚弄她的脖子,她的脸颊。

他爸去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儿子变得沉默寡言,对她很矜持,跟她说话,总像在斟字酌句,不知是怕碰伤了她,还是怕碰伤了自己。他几乎不对她提起自己的父亲。

儿子拥抱她的力气很大,她觉得,只要儿子直起腰,就会很轻松地把她抱起来。像抱一个婴儿一样。

几秒钟,或许更长一点时间,儿子松开她,笑着说,网上见。

她也笑笑说,网上见。

这时,她发现自己的语气柔弱得像一个小女孩。

这是一次儿子的成年礼。

儿子一直这么笑着,到后来,那笑变得僵硬。她和儿子都不能坚持下去了。儿子回来之后,他们从没有说过离别之类的话。他们怕碰这个话题。临行前一天,儿子说,他要去陵园看看他爸。茹嫣说,别去了。把你爸装在心里就行。

登机的广播响起来。她说,快走吧,把自己照顾好。说完,笑笑,招招手,转身离去。她怕自己在最后一刻终于持守不住。走出十几步,她才噙满泪水扭过头来,看见儿子已走到尽头,她心里说,千万不要回头啊儿子。

儿子在安检通道拐弯处消失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一枚冬日里从枯枝上脱落的黄叶,轻飘飘的,打着旋,不知该朝何方落去。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空虚与无助。儿子搂住她的力气还像火烙一样留在肩上,背上。那看不见的环抱之中,是一个柔弱得一碰就碎的躯壳。躯壳里面的东西,在儿子离去的那一瞬间,已经被掏空。往后,如何上火车,如何回到家,都恍恍惚惚,像一次长途梦游。

从楼下邻居家领回寄养的小狗。小狗见了她,尾巴摇得忽悠忽悠的,小屁股扭得拨浪鼓一样。茹嫣谢了邻居,喊一声“杨延平!回家!”憋了几天的眼泪就哗哗涌了出来。

小狗窜前窜后地跟她上楼。小狗只认“杨延平”这个大号,叫它平儿,平姑娘,它都一脸茫然地望着你,似乎在问,你说什么呀?

回到家里是上午9点,如果航程顺利,儿子该已到了。茹嫣算算时差,是儿子那边的夜里2点。明知到这个时候儿子不会上网,她还是打开了电脑,没想到,代表儿子的那个小狗头像竟在显示屏右下角嘀溜嘀溜地欢跳着。她兴奋得手都抖起来。她握住鼠标,极力让自己冷静,千万别出错,先把操作程序在心里默想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点击了那个可爱的小狗。QQ的页面打开了,上面是儿子的留言,儿子的网名叫德鲁皮,是一部卡通片里的小狗,不苟言笑,又聪明绝顶。他小时候最喜欢它。

德鲁皮:妈,平安到达,一切顺利。现在暂时住在我的一个学兄这儿。用他的电脑上网。接下来可能要忙乱一个多星期,主要是找房。这儿的大学不提供宿舍,哪怕你是大教授。(一个吐舌头的鬼脸)

德鲁皮:这儿真是一个学建筑设计的好地方。巴黎本身就是一个建筑博物馆。以后我要把你接来,好好看看。

德鲁皮:我下午5点以后(也就是你的夜里12点)可能会再来网上看看。你别等我,有什么话,可以留在QQ里。

德鲁皮:我找到房,就装电话,接网线,那时就会方便得多。你先好好练打字,别到时让我着急啊。(一个羞得通红的脸谱)

德鲁皮:我要睡了,我的生物钟全乱了,他们说,过几天就好。

德鲁皮:88888888888888(一支红玫瑰)

这是茹嫣第一次体验网络。让她有一种晕晕糊糊的感觉。远在万里之外的儿子,此刻就在你眼前活蹦乱跳地说话,做鬼脸,还献上了一枝红玫瑰。

茹嫣调出智能拼音,一个一个捉出她要的字来,又一个一个组成词。对于拿起笔,想都无须想文字就哗哗从笔端流出的茹嫣来说,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刚学写字的孩提时代,每每出现一个她要的字或者词,都高兴得拾到一个宝贝似的。

这些字是手指头在键盘上击打出来的,你在击打它的时候,你看不见任何笔划,它们就直接进到你面前这个一尺见方的匣子里,然后通过那一条细细的电话线,弯弯曲曲,越洋过海,去到法国巴黎的一幢楼房中的一间房屋,然后展现在儿子的面前

如焉:平儿子,见到你的留言,真高兴——一行字跳上输字框,回车,又进入给儿子的留言板。
茹嫣生平第一次在网络上发出一条信息。

如焉:妈妈想你。你可能一辈子也不会体会到,一个母亲的这种牵挂。当我从邻居家接回“杨延平”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你留了一部分在我身边,你知道,它让我有了一种在家里随时随地叫喊儿子的理由……

茹嫣就这样一个字,一个词,一句话地写下去,像中了邪,停也停不下来。

晚上,离儿子说的上网时间还有几个小时。茹嫣打开QQ,登陆了MSN,儿子那个跳棋子一样的半身像还是赭红色的,儿子说过,如果是绿的,就是他在上面。她等待它变绿。茹嫣带上耳麦,用儿子教的方法试了试,耳机里传来她说话的回声:喂,喂,你好,德鲁皮你好,儿子你好,茹嫣你好……她打开摄像探头,视频窗口出现了自己的半身像。她偏偏头,举举手,里边那个茹嫣也偏偏头,举举手。她端详自己,脸上有一种隐隐的孩子般的笑意,像是要做一桩恶作剧。她记起儿子教给她的照相方法,按了一下那个“快门”,一张自己的小照出现在窗口一侧。她又侧了一个角度,让自己脸上的光有一点层次,再照一张。她要给自己照一张满意的,发给儿子。还有杨延平,也要给它照几张,发给儿子。她叫来杨延平,把它抱在身上.每当她抱它的时候,就好像当年抱那个小小的儿子一样,轻轻的,软软的,有一种很好的手感。茹嫣原来一直不太接受那些有毛的动物,或者说不接受所有的动物,像雀鸟,金鱼一类,远远看看还可以,但是不愿意触摸它们,这好像是一种洁癖。便是男女之间,她也不习惯那些超出常规的举动,甚至和别的男人握手,特别是那种没有感觉的陌生男人,心里都会起腻,更不要说跳舞了。她上大学那阵子,校园里跳舞跳疯了,班上女生拉她去,她便在一边观赏,帮同学看衣物,倒茶水。按照班上女生的点评,茹嫣是属于那种典雅型的,人也漂亮。只是茹嫣的漂亮,不是那种很刺激的,需要慢慢品味慢慢欣赏,时间越长,看得越细,那漂亮就越来越精致了。不像有的女人,一眼看去时又鲜亮又抢眼,看得久了,那平庸处就越现越多。两种的区别,就好像茶水与糖水。坐冷板凳的女生,大多气质模样差点。她们总是渴望新的一曲开始的时候,有一个男生或男老师走到自己跟前,向自己伸出手来。茹嫣刚好相反,每当有人向她走来,她都会惶乱起来,反复说着一句话,我不会,真的不会,我是来给她们当保管的……丈夫曾说过,都是给那些经典文学害的,给柏拉图害的。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她就开始在QQ上给儿子留言,她现在对用键盘打字产生了兴趣,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一盒蜡笔,急着用它在纸上画出一些东西来。她跟儿子说第一次独自操作电脑的过程,说那个与他同名的狗,说自己学会了用探头照相……茹嫣其实是一个聪明人,对文字有一种天生的喜爱,那键盘,那输入法,很快与她亲昵起来,她的十个手指头像十个小人儿在键盘上跳跃,很快就找到了感觉。她喜欢这种精微的舞蹈。甚至喜欢上了键盘那踢踏舞一般的击打声。她决定,不管儿子多晚才来,她都等他。没想到,12点刚过,QQ的蛐蛐声就叫起来,同时,儿子那个德鲁皮头像开始调皮地闪动。

她赶忙打开接受信息框,看见儿子一行字:
德鲁皮:哇!妈呀,你可真了得,打了这么多字?我得慢慢看了。(一个翘起的大拇指)

如焉:我打字慢,你可要耐点心。(一个红脸)

德鲁皮:我们上MSN。

茹嫣:好。

MSN上,儿子的图像绿了。茹嫣点击了一下,对话框打开。

德鲁皮:妈妈,我们试试用语音和视频,慢慢来,别慌,我给你发邀请。你点“接受”就行。

视频渐渐显示出来,茹嫣看见儿子了。分别才几天,好像一个世纪。儿子穿一件白色的长袖体恤,很精神地朝她笑。过一会儿,耳机里传来儿子的声音:喂,能听见吗,妈妈?

茹嫣:能听见,很清楚。你不是说1点以后才能来吗?

儿子:下午的事儿办完,提前来了。吃完晚饭还得出去。

茹嫣:顺利吗?

儿子:还行,明天去学校,然后别人领着去看房,这一段时间会忙乱一些,没时间上网。

茹嫣:你先忙正事,看见你,我就踏实了。

儿子:杨延平呢?

茹嫣:在我脚下呢。

儿子:抱给我看看。

茹嫣将杨延平抱起来:看见吗?

儿子叫喊著:杨延平!

茹嫣取下耳机,凑到杨延平耳边。小狗看不懂缩小了的平面图像,但是它从耳机里听见儿子的声音,紧张地四处张望,没找到什么,便急得汪汪大叫起来。

儿子:法国狗可真多,满街都是,各种各样的。

茹嫣:你可别刚去又捡一只啊?

儿子:真想捡一只。

聊著聊著,茹嫣看见一个中国女人走到儿子背后,捅了儿子一下。儿子扭过头去。那女人做了一个吃饭的手势。儿子点点头。

儿子:妈,我要吃饭了。

茹嫣:快去吃吧。

茹嫣想了想,还是问了:她是谁?

儿子:女主人。

茹嫣:你那位学兄呢?

儿子:他忙,一般不回来吃完饭。

茹嫣:……替我谢谢人家。

儿子:好,我下了。你早点休息。

“早点休息”,是儿子从前挂断电话之前的固定用语。

儿子:有一个网站,你可以去看看,我现在把网址贴给你,你直接点击就可以进去。

茹嫣:什么网站?

儿子:是一个中年人的网站,社区里有一个栏目,叫“子学海外”,有一些留学信息,我们学校的网站上面也有链接。还有一个论坛,叫“空巢”,一些留学生家长常去那儿,你进去看了就知道。

儿子在视频窗口给茹嫣招了招手,然后窗口就关上了。他的声音也消失在暗夜之中。茹嫣想起小时候读的那些童话,那些镜子,宝石,或一盏神灯的光影中,来去无常的神仙鬼怪。

这是茹嫣第一次见到与自己相关的法国,因为自己的儿子在其中。尽管这个法国只是一间极普通的,甚至有些中国化的小房间。

在茹嫣的精神活动中,俄罗斯文学和法国文学占去了很大的空间。那是大仲马小仲马,左拉雨果梅里美的法国,是罗曼罗兰巴尔扎克的法国。美丽凄怆阴郁的都市,神秘浪漫放纵的乡村,诡谲又华贵的宫廷,温暖又贫寒的阁楼,还有塞纳河畔石块铺就的小街和埃斯米拉达的巴黎圣母院……茹嫣的整个青春时期,这些如梦如幻的情景一直缠绕着她,让她一放下红宝书或长柄锄,就会立刻进入到另一个毫不相干的世界中。

茹嫣知道,今天的法国早已不是那些古典作家们笔下所写的法国了,但是她只要想到它,就只有那些,没办法,那是她自己心中顽固的法国。所以,她第一眼见到儿子置身其中的那个法国房间,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待续)

本文转自互联网,仅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发现有版权疑问,请及时与我们联络。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1-27 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