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禁书连载:如焉(4)

胡发云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4

茹嫣打开儿子给的网址,网站叫“中年”。里面有好些论坛,就像一个小区,有好些楼房一样——“四十也惑”,“运动保健”,“中年情感”,“子女成才”,“琴棋书画”,“诗文会友”,“山乡岁月”……还有就是儿子说的那个“子学海外”和“空巢”。

茹嫣先来到子学海外,这里有各国的留学信息,就业信息,购物指南,交通咨询,通讯服务……

茹嫣找到法国部分,招收中国留学生的,就有儿子的那所学校。里面有那所学校的图片,校园很漂亮,像一座庄园,很古典的建筑,花园,水池,林荫道,各种精美的雕像,微机房,阅览室,学生的作品展览馆,还有一个学生的交响乐团,打开交响乐团的节目,可以听到他们的演奏,水平还真高,不比我们国家一些中等水准的专业团体差多少。学生的建筑设计作品展,五花八门,什么样稀奇古怪的建筑样式都有,有的房屋,就是一头趴着的猪,猪鼻子是大门,猪尾巴是一个盘旋楼梯,可以上到猪背——一个拱形的玻璃房。茹嫣想,儿子以后可别搞出这样的房子来。

儿子说过,打开浏览器,一条基本的原理,就是“指到哪里,打到哪里。”就是说,只要你看见了一只手,伸出食指,就只管打开。根据这个原理,茹嫣像买了一张迪斯尼乐园的门票,一路东游西逛,一路眼花缭乱,早已记不起来路。网页上有链接,链接又有链接,就像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按儿子的教导,茹嫣把自己感兴趣的网站网页,放到自己的收藏夹,一路下来,收藏夹已经放得拐了弯。

茹嫣又来到那个叫空巢的论坛。

打开网页,屏幕上出现一个鸟窝,一只小鸟从里面飞出来,一直飞到看不见,鸟窝里探出两个满脸沮丧的头像,一个老头,一个老太,然后,两个头像化作两个字:空巢。

论坛的版主叫孤鸿。它在前言里面说,我们的小雏都已飞去,剩下两只老鸟——或者一只老鸟,留在空落落的老巢中。但我们还得过我们的日子,思念,期盼,担忧,喜悦,寄钱,寄物,传输文件,或等待一次小鸟的归来……我们对于小鸟们的爱恋,注定是一次漫长的单相思,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了,他们要往前飞,我们只能远远地看他们飞远的背影……直到有一天,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让我们这些老鸟们在这里相聚,说说我们的孩子,说说我们自己。欢迎你。

看到这些,茹嫣心里一热,想起儿子高考那几天,在紧闭的大门外,烈日下,焦虑中,那一群巴心巴肝等候的家长们。那一刻,这些平日里素不相识的中年男女们一个个都格外亲热,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论坛里有许多帖子,说儿女那儿的天气,说机票打折,说哪个学校倒闭留学生无家可归……也有许多说自己的日子,说自己如何思念如何寂寞,从孩子出生一直说到如今。也有说自己如何调整如何解脱的,健身,美容,旅游,习书法,跳国标,养猫养狗……焕发了第二次青春。也有讲别人的故事,讲陪读,讲挣钱,讲这一代人往昔的苦难或温馨。还有许多贴图,从自己拍的花花草草,到阿猫阿狗,还有旅游留影,出国探望孩子,都有。茹嫣兴致勃勃一页一页看下去。这些帖子长长短短,没有什么章法,后面大多有一些跟贴,表示感慨,表示赞叹,表示不同的看法或提供不同的信息,七嘴八舌,很是热闹。就像公园一角,松松散散聚著一群人,熟识惑不熟识的,亲近地聊著,或听着。

看了这些,茹嫣有一种冲动,想说点什么,就像当初在考场外面,和那些家长们搭上几句话一样。其实,生活中,茹嫣是一个很矜持的人,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说话,便是熟悉的,人一多,也会拘谨。想了想,毕竟不是当着众人的面,于是敲了几句话,打了一个回车,于是,互联网的BBS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叫“如焉”的鲜嫩网虫的留言:“我是新来的。我儿子刚刚去了法国。看了大家写的文章,还有照片,很亲切。以后想和大家多多交流,多多向大家学习。”

茹嫣看了两遍,没错别字。抬头看看钟,已是夜里两点,一股倦意涌上来。便关机,洗洗睡了。这是茹嫣的第一次网络生活。

‧5

茹嫣在一个很清闲的研究所工作,研究的对象是植物,也是一个很娴静的种类。单位饭碗还很铁,谈不上丰裕,也没有什么外水,但是工资和奖金还有保障。年轻人不多,好些年没有进大学生了。同事大多是老同事,领导大多是老领导。单位的楼房是那种五十年代的苏式楼房,宽大,结实,朴素。陈旧里透著一种往日的华贵。单位有上百人,分成两拨,一拨搞科研的,一拨搞行政的。搞科研的比较静,常常外出,显得人很少。搞行政比较闹,满楼道都是他们的身影和声音。据说五十年代的时候,搞科研的一拨很牛,里面很多国家级的专家,还有留过洋的,在搞行政的一拨面前高傲得很,工资待遇也高出许多。到了文革,轮到搞行政的一拨牛了,司机啊会计啊人事干部食堂伙夫啊,都成了革委会的,搞科研那些人就夹起尾巴低眉顺眼。文革结束后,大家彼此彼此,打成了一片。茹嫣是八十年代中期才来的,听他们说过一点陈年旧事。

三楼东头是资料室,一些闲人便常在这儿聚,说些闲话。男的说吃喝说麻将说斗地主,女的说儿女说老公说衣饰住房。男女在一起的时候,说一些半黄不黄的段子,互相间开点不太过分的玩笑。都是过来人,一起共事多年,知根知底,轻轻重重的,大家一笑也就完了。

在这个大都市里,这里的气氛,更像一个小县城,平和,自足,不求进取,有一些大杂院的市俗气和烟火气。她几个同事的孩子,书都读得不太好,所以她的儿子能考取一个那么好的大学,又接着到国外读研,还有奖学金——不像有的人,一路都拿钱买,一直让她们赞美不止,羡慕不已。都说茹嫣一个文文静静的人,丈夫又这么不早不迟地走了,能把个儿子盘成这样,真比发了几十万的洋财还强。

资料室里有一台电脑,平日里只打打文件,没听说有过其他用途。

第二天一上班,茹嫣把自己让办公室的人看了看,说了说儿子的事,就直奔资料室了。

资料室是众人都喜爱去的一个地方,翻翻杂志,看看报纸,发个传真,复印个身份证,或孩子的复习题。找个由头敲了谁的一笔钱,买了糖果瓜子,也是在这里分享。资料室有个好处,万一有哪个较真的领导来撞见,大家立刻可以装作查找资料或读报看书的样子。茹嫣也常来,一边听大家闲聊,一边寻一些喜爱的文章读读。现在她却是冲着那台电脑来的。

茹嫣见电脑闲着,便问打字员小李,没活干?

小李说,有几份材料,不急,慢慢打。

茹嫣说,我也闲着,帮你打几个字?

小李笑着说,想抢我的饭碗啊?

茹嫣说,院长的儿媳,这饭碗谁抢得去啊?咱们所长都要看你的脸色呢。

小李说,你们大知识分子,让你来干你也瞧不上呢。

小李说着,拿了一张稿纸递给茹嫣,笑着说,我猜啊,你是要练打字!

茹嫣说,真是个人精,让你一眼就看穿了。咱这台电脑可以上网吗?

小李说,可以啊,拨号的,接上电话线就行,就是太慢,发个邮件什么的还可以,聊天啊,视频啊,就急死人,咱在家用宽带用惯了,懒得在这儿上网。

小李说着,就给“猫”插上电源线电话线,那猫叽里哇啦一阵乱叫之后,居然也给连上了。

一听小李也上网,茹嫣顿时热乎起来,和小李聊起上网的事。

小李听着听着,脸上显出狡诘的笑来,茹嫣姐,你怕是在网恋吧?网恋的人最怕打字慢,一慢,就会眼睁睁地把一个好人儿给丢了。我跟你说吧,一快遮百丑,一个打字高手,可以同时和三个人网恋呢。

茹嫣给这个小丫头一下说得面红耳热的,说,都七老八十皱巴巴的老太太了,还网恋呢?

小李说,这你就不懂了,网恋就是为皱巴巴老太太发明的,谁也看不见谁,你说你十八啦,人家又拿你如何?

几个姐妹本原在一边说装修,听见这个新鲜话题,都凑过来。有的说,她上网就看股票。有的说,她喜欢打牌,现在有一个固定班子,一日不见还怪想的,哪天要是有事给耽搁了,QQ也叫,手机也响,恨不得从屏幕里伸出一只手来把你抓了进去。有的说还可以看电影啊,港台片,欧美片,还有成人片。茹嫣问什么是成人片。几个姐妹就笑了,说就是你和你老公做事的那种片子啊。说到茹嫣的老公,大家就发现说走了嘴,收起笑容,就著说起茹嫣的个人问题。说男人走了三年了,把儿子也渡过了河,乘着还没有老过气,找个合适的人,成个家,搭伙过日子吧。几个人轮番说了许多单身女人的难处,还说如今风气开化了,差不多合适,先一起住了再说,合脾气了,再办手续。另一个说,这个年头,办不办也就那回事。听了一会儿,茹嫣淡淡一笑说,你们今天是不是来开动员大会的?一个大姐说,只要你有这个意思,让你挑的还是有几个。茹嫣不好却了她们几个的情意,便说,儿子刚走,脑子还没有缓过劲来,怕挑不准。

小李说,如今年月,谁敢说自己一眼就能挑个准?不行再来呗,又不吃个什么亏。

眼见得越说越邪乎了,茹嫣抵挡不住,说,我怕你行不?帮你干活堵你的嘴行不?于是架起小李给的那一份小文件打起来。(待续)

本文转自互联网,仅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如果您发现有版权疑问,请及时与我们联络。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1-28 10: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