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柏林:烂字新注

烂政府

黄柏林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2日讯】一、

烂,有腐烂、破烂,如烂桃、烂杏、破铜烂铁、破衣烂衫、烂肝烂肺、烂帽烂鞋、烂袜子等等之类;烂人,很少听到,只广东地方对不走正路、爱为非作歹的年轻人有加以烂仔的喊法。至于烂政府,则从未听人这么喊过。恐怕从我这次说出后,它就会风行起来,成为烂字的一个新注。但这话,我得慢慢来讲。首先,我请大家猜猜:用绑架、殴打、抢劫、驱逐四种动作来对付一个常人的人,是种什么人?再还请作家、相声演员等各位大师出马,为已经靠绑架、殴打、抢劫、驱逐来过活的人编个故事。请想想:猜出来的、编出来的会是什么人?难道不就是土匪、强盗、恶霸、流氓吗?谁能想到,公然大行其绑架、殴打、抢劫、驱逐之道的,偏偏不是出自人们常识的土匪、强盗、恶霸、流氓,而竟是出自一个罩在十几亿人民头上的所谓人民政府!这个政府还是个政府吗?它是不是烂了,是不是该和破布烂袜子一样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最近,北京李和平律师的遭迂,就十分鲜明地说明了这一点。李律师正和几位穿制服的友人一起餐饮,突然有人来说是有事请他去派出所,一出门即被一伙人将他拥入停在外面的一辆小车,对准他脑袋套上一个黑布袋,左右一边一人夹着,车子呼啸而去开出了北京城。在一片林子里,几拨人加上一支高压电棒,轮番对他进行毒打。打时不仅不容询问,不容分说,甚至还要他把衣服都脱光。折磨他两三个钟头后,才对他宣告一项勒令:立即卖掉房子,卖掉车子,搬出北京,否则你就看家伙。说完便又上车呼啸而去,把他抛置在一个不知东南西北的荒郊野外。他随身所带的律师证等各项证件及手机、手提电脑等物件均被抢走。李律师直到将近天明才终于回到了家里,至于他挨打受罪的地点在哪里,他不清楚,只知坐的士花去了一百多元。到家之后只觉一身疼痛不已,脑袋肿得不复人形。现在李律师真的不敢住在自己家里,不得不逃躲在外了。究竟这是一伙什么人,他们为何要对李律师下如此毒手?十几人,几辆汽车,还有员警用的高压电棒,轮番狠揍,只是为了要把他赶出北京城。动作雷厉风行,目的简单明白,这是谁指挥干的,难道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在那里?北京市当局,中南海当局,你们要制造出一个没有人说话的“和谐”,难道就找不出一个不露形迹的办法?你们至少也应该把这些奴才们训练得稍微聪明一点,叫他们不要把整个行动的目的暴露得如此露骨呀!

李和平律师遭迂绑架、殴打、抢劫、驱逐,并不是这个所谓的共和国里的新鲜事,用各种各样非法手段打击、陷害秉持执业良心敢于维护受害者权益、敢于维护法律尊严的律师的事例,近年来己比比皆是,层出不穷。为什么会这样?很明显,这个政权已经山穷水尽,它干的坏事太多,它只能干坏事,它在老百姓面前,在公众面前已经无话可说,它不能不把有可能揭露他们底细的嘴封住。律师不是会说话吗,搬起法律条文来,还哪有共产党脏官恶吏站脚的地方,当然是不能不严加清理的。照当局现在的所作所为,本意是要取消律师的,这个共和国里容不下律师这项职业。之所以还冒贸然作出这一干脆俐落的决断,只是还要给共和国这块牌子装璜装璜,留点面子。既不能除,又不能用,怎么办呢?那就只有对不听使唤、不接受打招呼的律师们采用非常手段、非法办法了。于是,黑社会分子,黑社会的那一套就派上了用场。这一来,这个政权的底子也就露出来了。什么底?一句话:烂透了的底,一切法制程式、法治语言都烂掉了的底!

我不相信胡温政权不明白人们从他们的作为中已经感到了不可忍受的局势,不相信他们就硬是不会稍微转一点弯子。在对于李和平律师的这次迫害上,或许他们至少也会要装模作样查一查吧。未必他们就不想在自己的位置上还多混几天?等着瞧罢。

二、

“一个令人震惊的现实是中共暴政的崛起,它已不再是过去的友好合作伙伴,也不仅仅是挑战美国的竞争对手,而是威胁世界和平、颠覆民主价值与政治思想的最大隐患所在。”(摘自贺伟华:“美国的真正敌人”中共政权“浮出水面──冷战以来美国全球战略分析与反思”)

中共现在已经没有了意识形态与道义上的号召力、凝聚力,成了一个纯粹的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仍把社会主义的旗帜举起,作为一个核心主导着专制暴政下的“大国崛起”。它在一方面把全民都卷入只知追求个人经济利益的同时,另一方面以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作为凝聚剂,在振兴中华的口号下,来与当代自由、民主、法治的世界主流文明相对抗。无疑,这是中国人深陷苦难的继续,也是正在威胁世界和平、危害人类文明进步的一大祸源,也可以说是当代世界的一个主要危险。可是,这个危险却正在受到国内人民不辞辛苦的喂养和国际资本的热情哺育。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0-12 12: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