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清 蒋士铨:鸣机夜课图记

蒋士铨
  人气: 8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19日讯】(本文藉记鸣机夜课图这一幅画的由来,叙述母亲一生的行谊,以便向人乞求诗文,表彰自己的母亲。虽然标题为“记”,实等于一篇母亲的略传。)

吾母姓钟氏,名令嘉,字守箴,出南昌名族,行九。幼与诸兄从先祖滋生公读书。十八归先府君。时府君年四十余,任侠好客,乐施与,散数千金,囊箧(音:切)萧然,宾从辄满座。吾母脱簪珥(音:耳),治酒浆,盘罍间未尝有俭色。越二载,生铨,家益落,历困苦穷乏,人所不能堪者,吾母怡然无愁蹙状;戚党人争贤之。府君由是得复游燕、赵间,而归吾母及铨,寄食外祖家。

铨四龄,母日授四子书数句。苦儿幼不能执笔,乃镂竹枝为丝断之,诘(音:节)屈作波磔(音:折)点画,合而成字,抱铨坐膝上教之。既识,即拆去。日训十字。明日令铨持竹丝合所识字,无误乃已。至六龄,始令执笔学书。

先外祖家素不润,历年饥大凶,益窘乏;时铨及小奴衣服冠履,皆出于母。母工纂绣组织,凡所为女红(音:工),令小奴携于市,人辄争购之;以是铨及小奴,无褴褛(音:兰吕)状。

先外祖长身白髯(音:人),喜饮酒。酒酣,辄大声吟所作诗,令吾母指其疵(音:雌)。母每指一字,先外祖满引一觥(音:工);数指之后,乃陶然捋(音:垃)须大笑,举觞自呼曰:“不意阿丈乃有此女!”既而摩铨顶曰:“好儿子!尔他日何以报尔母?”铨穉(音:至),不能答,投母怀,泪涔涔(音:岑)下;母亦抱儿而悲。檐风几烛,若愀(音:巧)然助人以哀者。

记母教铨时,组紃(音:寻)绩纺之具,毕置左右;膝置书,令铨坐膝下读之。母手任操作,口授句读(音:豆),咿唔之声,与轧轧(音:讶)相间。儿怠,则少加夏楚;旋复持儿泣曰:“儿及此不学,我何以见汝父?”至夜分寒甚,母坐于床,拥被覆双足,解衣以胸温儿背,共铨朗诵之。读倦,睡母怀;俄而母摇铨曰:“可以醒矣!”铨张目视母面,泪方纵横落,铨亦泣。少间,复令读,鸡鸣卧焉。诸姨尝谓母曰:“妹,一儿也。何苦乃尔!”对曰:“子众可矣,儿一不肖,妹何托焉?”

庚戌,外祖母病且笃,母侍之,凡汤药饮食,必亲尝之而后进;历四十昼夜无倦容。外祖母濒危,泣曰:“女本弱,今劳瘁过诸兄,惫矣。他日婿归,为我言:‘我死无恨,恨不见女子成立;其善诱之!’”语讫而卒。母哀毁骨立,水浆不入口者七日。闾党姻娅(音:讶),一时咸以孝女称,至今弗衰也。

铨九龄,母授以礼记、周易、毛诗,皆成诵,暇更录唐、宋人诗,教之为吟哦(音:额)声。母与铨皆弱而多病;铨每病,母即抱铨行一室中,未尝寝;少痊,辄指壁间诗歌,教儿低吟之以为戏。母有病,铨则坐枕侧不去;母视铨,辄无言而悲,铨亦凄楚依恋。尝问曰:“母有忧乎?”曰:“然。”“然则何以解忧?”曰:“儿能背诵所读书,斯解矣。”铨诵声琅琅然,争药鼎沸。母微笑曰:“病少差矣。”由是母有病,铨即持书诵于侧,而病辄能愈。

十岁,父归;越一载,复携母及铨,偕游燕、秦、魏、齐、梁、吴、楚间。先府君苟有过,母必正言婉规;或怒不听,则屏息,俟怒少解,复力争之,听而后止。先府君每决大狱,母辄携儿立席前,曰:“幸以此儿为念!”府君数颔(音:汉)之。先府君在客邸,督铨学甚急,稍怠,即怒而弃之,数日不及一言,吾母垂涕扑(音:扑)之,令跪读至熟乃已,未尝倦也。铨故不能荒于嬉,而母教亦以是益严。

又十载归,卜居于鄱阳,铨年且二十。明年娶妇张氏,母女视之,训以纺绩织纴事,一如教儿时。铨年二十有二岁,未尝去母前;以应童子试,归铅山,母略无离别可怜之色。旋补弟子员,明年丁卯,食廪饩(音:细)。秋,荐于乡;归拜母,母色喜,依膝下廿日,遂北行。母念儿,辄有诗,未一寄也。明年落第,九月归。十二月,先府君即世;母哭濒死者十余次;自为文祭之,凡百余言,朴婉沈痛,闻者无亲疏老幼,皆呜咽失声。时行年四十有三也。

己巳,有南昌老画师游鄱阳,八十余,白发垂耳,能图人状貌,铨延之为母写小像。因以位置景物请于母,且问:“母何以行乐,当图之以为娱”。母愀然曰:“鸣呼!自为蒋氏妇,常以不及奉舅姑盘匜(音:宜)为恨;而处忧患哀恸闻数十年:凡哭父、哭母、哭儿、哭女夭折,今且哭夫矣;未亡人欠一死耳!何乐为!”铨跪曰:“虽然,母志有乐得未致者,请寄斯图也,可乎?”母曰:“苟吾儿及新妇能习于勤,不亦可乎?呜机夜课,老妇之愿足矣;乐何有焉!”

铨于是退而语画士,乃图秋夜之景:虚堂四敞,一灯荧荧,高梧萧疏,影落檐际。堂中列一机,吾母坐而织之,妇执纺车坐母侧。檐底横列一几,剪烛自照,凭画栏而读者,则铨也。阶下假山一,砌花盆兰,婀娜相倚,动摇于微风凉月中。其童子蹲树根捕促织为戏,及垂短发持羽扇煮茶石上者,则奴子阿童,小婢阿昭。

图成,母视之而欢。铨谨按吾母生平勤劳,为之略,以进求诸大人先生之立言而与人为善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行九:排行第九。
先府君:先父。
任侠:尚气节有担当而乐于助人。
囊箧萧然:口袋、箱箧里空无一物。比喻家贫。囊,口袋、袋子。箧,放东西的箱子。
簪珥:发簪与耳饰,皆妇女首饰。
罍:古代一种盛酒或水的容器。外形像壶,小口、两耳、深腹、有盖,表面并刻有云雷纹形为饰。
愁蹙:愁眉不展的样子。
寄食:倚赖他人生活。
四子书:一称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
诘屈:字势弯曲的形状。
波磔点画:书法的各种笔画。左撇为波;右捺磔;用笔着纸一起叫点;横笔叫画。
不润:不富有。
纂绣组织:即编织刺绣等女子的物事。
褴褛:衣服破烂的样子。褴,破旧不堪的。褛,衣服破敝。
髯:两颊上的胡须。
疵:缺点。
觥:用兕牛角制成的饮酒器物。
阿丈:作者外公自称,如说“老夫”。
愀然:忧愁的样子。
组紃绩纺:组,织带。紃,用彩色丝线编成的圆形绳带。绩,绩麻。纺,纺纱。
句读:古人指文章休止和停顿处。文中语意完足的称为“句”,语意未完而可稍停顿的称为“读”。
咿唔:读书声。
轧轧:纺织机声。
夏楚:夏,即价树;楚,即荆树。古时教者多用这二种木头作戒尺,用以惩罚犯规的学生。在此作鞭打、体罚之意。
女子:汝子;你的儿子。
哀销骨立:形容悲哀逾常而肌体瘦损的样子。
闾党姻娅:党,乡党。古代以二十五家为闾,五百家为党。女婿的父亲称姻,两婿互称曰娅。闾党姻娅为乡里亲戚的泛称。
争药鼎沸:意即读书声琅琅,与药鼎煮沸声争响。
颔:微微点头,表示应允的意思。
扑:击打。
母女视之:视为自己的女儿。
铅山:江西省今县,即作者的家乡。
食廪饩:廪,谷仓。饩,米粮。旧时科举,生员岁试列优等者,由政府供给其日常生活所需,称为食廪饩。
荐于乡:指考中乡试为举人。
落第:应试失败,未被录取。
图人:画人。
舅姑:妇称夫的父母。
盘匜:供盥洗的器具,形状似盘。
荧荧:闪动的样子。
婀娜:轻盈柔美的样子。
促织:蟋蟀的别名。
略:略传 。

【作者简介】

蒋士铨(1725年-1784年), 江西铅山人。清代诗人。字心余,苕生,号藏园,又号清容居士。清乾隆丁丑年进士,任翰林院编修,乾隆称士铨与彭元瑞两人“江右两名士”,与袁枚、赵翼并称“清初三大家”;工诗及古文,尤长於戏曲。著有忠雅堂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乾隆丁亥冬, 葬三妹素文于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
  • 先君子尝言:乡先辈左忠毅公视学京畿。一日,风雪严寒,从数骑出;微行,入古寺庑(音:五)下。一生伏案卧,文方成草。公阅毕,即解貂覆生,为掩户。叩之寺僧,则史公可法也。及试,吏呼名至史公,公瞿(音:句)然注视。呈卷,即面署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诸儿碌碌,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
  • 予向在沈阳,即知燕京物望,咸推司马。及入关破贼,得与都人士相接,识介弟于清班;曾托其手泐(音:乐)平安,拳致衷曲,未审以何时得达。
  • 五代史冯道传论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 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败乱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
  • 丙辰岁余同浔阳叔翁,于正月二十六日,至徽之休宁。出西门,其溪自祁门县来,经白岳,循县而南,至梅口,会郡溪入浙。循溪而上,二十里,至南渡。过桥,依山麓十里,至岩下已暮。登山五里,借庙中灯,冒雪蹑冰,二里,过天门,里许,入榔梅庵。路经天门、珠帘之胜,俱不暇辨,但闻树间冰响铮铮。入庵后,大霰(音:现)作,浔阳与奴子俱后。余独卧山房,夜听水声屋溜,竟不能寐。
  • 癸丑之三月晦
    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三十里,至梁隍山。 闻此於菟夹道,月伤数十人,遂止宿。
  • 五人者,盖当蓼(音:了)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至于今,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以旌其所为。呜呼,亦盛矣哉!夫五人之死,去今之墓而葬焉,其为时止十有一月耳。夫十有一月之中,凡富贵之子,慷慨得志之徒, 疾病而死,死而湮没不足道者,亦已众矣;况草野之无闻者欤?独五人之皦皦(音:脚),何也?
  • 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看七月半之人,以五类看之。其一,楼船箫鼓,峨冠盛筵,灯火优傒(音:西),声光相乱,名为看月而实不见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楼,名娃闺秀,携及童娈(音:峦),笑啼杂之,环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声歌,名妓闲僧,浅斟低唱,弱管轻丝,竹肉相发,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车,不衫不帻(音:则),酒醉饭饱,呼群三五,跻入人丛,昭庆、断桥,嘄呼嘈杂,装假醉,唱无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实无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轻幌(音:恍),净几暖炉,茶铛旋煮,素瓷净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看月而人不见其看月之态,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 三江看潮,实无潮看。午后喧传曰:“今年暗涨潮,岁岁如之。”
  •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音:拿)一小舟拥毳(音:翠)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音:松) 沆砀(音:行荡),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 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