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流水年华(49)

附录二:从判刑到平反
张兆太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附录二:从判刑到平反——法院历次判决书和裁定书

判决书一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75)刑字第65号

罪犯张兆太、男、四十岁、汉族、家庭出身未划成分、本人成分学生、大学文化、原籍上海市长宁区蕃禹[番禺]路,捕前住阜新市第一机床厂独身宿舍,系阜新市第一机床厂技术员。(现职下料工)
上列罪犯因现行反革命一案,业经本院审理完结。查明:

张犯自幼受反动家庭影响,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早在高中读书时就写过“变异记”“爱情与罪恶”等所胃[谓]的小说,从中散布一些资产阶级观点。于一九五八年在天津南开大学读书时被定为右派分子后:又写了“玛丽路易士小姐的悲喜剧”,并给苏联驻上海领事馆写信讯[询]问莫斯科电影制片厂的地址没得逞。于一九六五年代[戴]帽毕业后在南开大学农场劳动期间,写了极为反动的黑书,“”和“信”用以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攻击领袖,攻击我党对右派分子改造政策。以及书写什么“在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用弹弓打路灯”的情节等等。写后长期保存他处,上述犯罪事实张犯捕后,供认不讳,并有亲笔字迹原稿在卷,属实无疑。

查张犯出身于反动家庭,虽经多年的无产阶级教育,资产阶级世界观没有得到改造,在高中读书时就写过资产阶级方面小说,尤其是上大学被定为右派后,在农场劳动不满,书写极其反动的小说,攻击我党对资产阶级专政。其语言非常恶毒,气焰十分嚣张。核其所为,已构成现行反革命犯罪,应予惩处。但念捕后尚能坦白交代。本院为保卫文化大革命胜利成果,保卫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取得更大胜利,保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顺利进行,严厉打击一切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活动,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根据广大群众意见要求,按照党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及罪犯认罪表现。依法判决如下:

罪犯张兆太因现行反革命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一九七五年三月二日起至一九八二年三月一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第二天起十天内向本院提出上诉状,上诉于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一日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印戳)

裁定书一

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1978)刑复字第96号

张兆太,男,四十三岁,汉族,捕前住阜新市第一机床厂独身宿舍,系一机床厂技术员。现押于盘锦劳改队。

张兆太于一九七五年六月二十一日经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以(75)刑字第65号判决,按现行反革命犯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执行在案。其母牟宝铨提出申诉,经本院审查认为,原判适用法律失当,特裁定如下:

一、撤销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75)刑字第65号判决书。由原法院进行再审。

二、将张兆太释放候审。

本裁定为终审,不准上诉。

审判长:孔繁魁
代理审判员:刘庆春
代理审判员:吉树林
书记员:李玉民

一九七九年一月四日
(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印戳)

(法院通知)

张兆太:

速来阜新,本院对你宣判。

法院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印戳)
79.3.15

判决书二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
判决书
              (78)刑申字第2号

申诉人牟宝铨、女、七十四岁、住上海市长宁区番禹路弄四十二号,(系原判被告张兆太母亲)(注)_
申诉人对我院(75)刑字第65号判决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张兆太有期徒刑七年不服提出申诉。我院再次审理认为:原判认定张兆太因被定为右派分子不满。而用写“小说”发泄对党和无产阶级专政不满,虽属于思想反动,但尚构不成现行反革命犯罪。故改判决如下:
撤销本院(75)刑字第65号判决,对张兆太无罪释放。

审判员:傅政新
书记员:彭德全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一日
(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法院印戳)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第二天起十天内向本院提出,上诉到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定书二

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刑事裁定书
(1979)刑上字第18号

上诉人张兆太,男,四十三岁,汉族,系阜新市第一机床厂技术员。

上诉人不服海州区人民法院(1978)刑申字第二号判决书,以所写“小说”不属于思想反动为由,上诉到本院。

经本院审查认为:一审判决书中认定上诉人因被定为右派分子不满,而用写“小说”发泄对党和无产阶级专政不满,属于思想反动。此种论述不当,应予取消。但原审判决无罪的结果是正确的。特此裁定如下:

取消海州区人民法院(1978)刑申字第二号判决书中“而用写‘小说’发泄对党和无产阶级专政不满,属于思想反动”之论述;维持原审判决结果。

本裁定为终审,不准上诉。

审判长:孔繁魁
审判员:段纪元
代理审判员:吉树林

一九七九年七月九日
(辽宁省阜新市中级人民法院印戳)

书记员:罗翠萍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遭遇到人生的困境时,该是勇敢的面对问题?还是避开这个困境?如果勇敢的面对问题却遇到不少挫折,该要坚持多久?如果避开了这个困境,是不是一直要活在恐惧畏缩之中?
  • 1984年夏天我去过天津,见到了徐明。他那时已经离休两年多了,但仍然工作著。他现在还在工作,不计报酬,天天去上班,风雨无阻。他对我说:“在家里闲不住,还不如干点好。”——没有夸张的革命辞藻,但像老黄牛一样实实在在地干着,这正是徐明的特点。
  • 在文革中关押的“牛鬼蛇神”,和监狱里的犯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我虽然当过“牛鬼蛇神”的组长,但前面已经提到过,我这个组长不同于监狱里的“监盖子”。因为有过生物站“乌龟房”那段缘分,1986年我在校园里邂逅L先生时,他心里不但没有任何芥蒂,反而非常高兴,彼此说话都是敞开心扉毫无顾忌。
  • 新华社发表署名文章,指过去五年中共积极推进党内民主建设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党的集体领导进一步加强。
  • 台北市议会民进党团今天指出,中国国民党台北市党部十月二十四日举办返联活动逾期申请,称“依法行政”的台北市政府却予核准,言行不一。台北市党部主委潘家森表示,党部依法向市府提出申请,至于核不核准,是由有行政权的台北市政府核定,党部尊重市府的决定。
  • 向来不喜媒体、特别是境外媒体的中共,今次十七大却大幅度对中外媒体开放。各国记者只要申请就可采访省部级高官,记者会上可自由提问,设在梅地亚饭店的新闻中心免费提供茶点和网路等服务,这出乎寻常的开放,令人觉得诡异。中时报指,看着各国记者奔波于大小会议室,赫然发现,记者们全被绑在梅地亚,根本没人在外头挖掘负面新闻。
  • 苏联帝国坍塌之后,坚持一党专政的中共,捡起落地的红旗,成为独裁阵营当仁不让的领袖。最近爆发的缅甸“袈裟革命”,却让这个当仁不让的领袖,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
  • 今天是中共非法绑架高律师的第28天
  • 中共十七大的议程已接近尾声,明日(21日)将选举产生新一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外界普遍关注中央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名单的“出炉”过程。据报导,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中将有逾半是新面孔,而一大批超过63岁的十六届中委将会卸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