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49)保持单纯

第六章之3
游干桂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姚雪娥在《我的粗浅》一书中说:“一切虚名都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的确如此,虚名浮利,一下子便过了,不可能终日典藏,如果人的一生只为了财富而活,那就太蠢了。

一辈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钱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万三千多美金,合台币大约只有四十万元,也就是说,多数人的一个月不该花上四万元,以此计算,一生大约也只有一、二千万元的开销,或者更少;理论上,赚到这些钱便够用了,但是我们想要的,远远超过于此,这才是负担所在。

我之所以得以离苦得乐,便拜这种单纯的思想之赐,想法单,故法单,量入为出,简简单单,人生便往美好的方向前进了;理智上人人都明白,存款十万元的人,买一部三百万的房车便错,有一百万,买一栋一千五百万的房子也错,但人们习惯将错就错,便大错特错了。

三餐不继的人,老惦记住一顿三千元的豪华膳食便错,羡慕他人鲍鱼、鱼翅也不必要,想念五星级酒店当是奢想。

必不必要,自己最清楚,我并非云淡风清,或者清新自然的无浊之士,而是明白那些事做来只是负担,人为一栋三尺之屋,方寸之地而庸庸碌碌一生,已经够累人了,何苦为了多一栋而苦上加苦;只能买得起五百万的房子,偏偏爱上一千五百万的华宅,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苦,这些奢念全放了,便不苦。

过得好些一事,不必完全靠钱,有时更需用心,什么事都单纯些,负担便少一些,便不必活成累人儿。
我一向主张消费少一点,过得好一点,根本不相信,赚得多活得会好那一套睁眼说瞎话的事儿。

赚得多,活得愈惨的人比比皆是,不止我见过不少,你也应如此。

突兀的想起识实务为俊杰这段话,它大约可以解构我简单的理由了;人只有一辈子,而且真的只有一辈子,不必为一亿年而活,也不必替来生着想,更不要老惦记着留给儿女什么遗产,所有用得不多,要得也就不必多,那就何必终生汲汲营营呢?忙到一点闲也没了,得到的意义又是什么?会不会到头来只余一种虚假的虚荣心。

欧阳修在“饭经”一文中说:“饭之为物,一日不可无,一生契不厌。以其温纯正。”
只是一顿饭,如果人生只需备上一顿饭,干嘛争得头破血流,人生苦不堪言呀? 够用就好。

清朝大文人袁枚便说:“无求便是安心法,不饱方为却病方”吧。

这便是我的信念,无求并不是无所求,而是该求便求,求不得便放了呀,不得而苦苦求之便苦不堪言了。加与减我分得清楚,贪瞋痴累了,减一点好,美雅乐是好事,多一点不错,该加加一点,该减减一点,人生好一点。

西班牙作家乌纳穆诺说:“还有什么比渴望不死更令人空虚?”

欲望城池有时比渴望不死更恐怖,更令人空虚,思虑单纯些,人生便单纯好过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 罗曼.罗兰相信,在工作与休闲之间,存在一种和谐,把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它不该是悲剧,而是喜剧,人们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剧演成了悲剧;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大有学问,只是把繁杂的事情变成简单而已,这样一来悲剧就成了喜剧了。
  • 我曾经不是这种雅趣之徒,即便种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约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访,也坐不住来去匆匆,从未花过时间享受生活里的美好偶遇,我与多数现代人一样──忙、忙、忙,没空放松。
  • 《生涯放假》(时报出版)一书的作者波泥.米博.鲁宾说:“不要绝望,休个长假就是你的绿洲 。”
    这便是我对人生的看法之一,不必老是汲汲营营,理应在适当的时间,把灵魂放了出来,人生一场,不要老为难自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