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0)

第九章 访苏联受斯大林冷落缔条约推周恩来上场
螺山居士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司机及时发觉,停车清除。毛泽东大怒:“差点儿老子就成了第二个张作霖!”毛立即严令罗瑞卿和李克农:“在我回国之前镇压这个反革命。若我回国时仍未捕杀凶手,则惟罗瑞卿与李克农是问!”

管仲曾一箭射中齐公子小白。公子小白登位后并没有报管仲的一箭之仇,反而尊管为仲父。毛泽东没有齐桓公以德报怨的襟怀。魏徵曾劝李建成杀李世民。李世民坐上帝位之后,也没有加害魏徵,反而封魏徵为相。毛泽东没有唐太宗求贤爱才而不计前嫌的度量。孙凤鸣行刺汪精卫。汪侥幸不死,康复后,假惺惺地呈文国民政府,请求赦免凶手。毛泽东也不学汪精卫的矫揉造作。毛泽东要的是赤裸裸的复仇和血淋淋的杀戮。

专列继续前进。不过车速放慢了。专列从满洲里出境,穿越寒冷的西伯利亚。十二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专列驶进克里姆林宫墙内的雅罗斯拉夫斯基车站。一直待到下午六点,那个满脸横肉的斯大林才带着一班文武官员来接见他。首次会谈开始不久,斯大林问毛泽东:“你这次来访想向苏联要点什么呢?”斯大林当然明白,毛最需要的就是想同他签订“中苏友好条约”,其次就是经济援助。但是他装糊涂,故意问毛。问得太突然了。毛泽东的表达能力一向不好,支吾着说:“我们需要的是好吃又好看的东西。”翻译把这句话译成俄语。斯大林及其手下官员觉得太庸俗了。其中的克格勃头子贝利亚忍不住放声大笑。斯大林认为这个要求不屑理会,宣布暂时休会。会议一休就是一个多月。斯大林找借口避开毛。他把毛安置在莫斯科西郊一座乡间别墅。只管吃管睡。没有任何苏联官员去见他。让毛半是宾客半是囚犯似的待在那里。

斯大林让毛泽东坐冷板凳是有原因的。

早在一九二四、一九二五年,苏联为了输出“革命”,赤化中国,曾经出钱办了两所学校。一所是广州黄埔军官学校,专门训练军事人材。另一所是莫斯科中山大学,专门培养政治人材。这里专讲那所“莫斯科中山大学”。该大学挂孙中山的名,却从来不介绍三民主义,而是专干损害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及三民主义的事情。苏联为了把中国人训练成自己的奴才是不惜血本的。莫斯科中山大学约一百五十名教职员的薪金,五百多名中国学生的衣、食、住、行及度假费用,对困难学生的额外补助以维持他们远在中国的家庭的生活,所有费用由苏联政府全部包揽。一九二七年秋,苏联当局对莫斯科中山大学全体学生进行严格的身体检查。包括量度身高、颈长、头颅大小,眼、耳、口、鼻的相对位置。甚至身体哪个部位有伤疤、赘疣、黑痣等生理外貌都作了记录。苏共要对他们作永久性的跟踪。几百名留苏学生大部分都不负斯大林所望,日后卖身苏联成了汉奸。其中最有名的是所谓“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陈绍禹、张闻天、秦邦宪、王稼祥、何凯丰、陈昌浩、沈泽民、杨尚昆、孟庆树、张琴秋、杜作祥、陈原道、朱阿根、朱子纯、何子述、夏曦、肖特甫、李竹声、李元杰、盛忠亮、孙济民、宋泮民、王保礼、王盛荣、王云程、汪盛荻、殷鉴、袁家庸。他们是苏联最忠实的走狗。回国后在中共党内占据要位,推行忠于斯大林的政策。他们阻碍了毛泽东争权夺位的道路。毛泽东就挂起“反对教条主义”的旗号,标榜“马列主义必须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采取拉拢这个打击那个的办法,分化瓦解了这个极端亲苏的集团。到一九四二年延安“整风”时,毛泽东利用刘少奇、康生、李富春等人把“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搞得七零八落。仅剩下一个陈绍禹同毛泽东针锋相对地斗争。毛泽东就授意李富春去除掉陈绍禹。李买通金医生下药毒陈。可是被陈妻发觉,东窗事发。毛泽东为掩人耳目,就装模作样地将金医生判刑。斯大林当然识破毛泽东的所有阴谋。

一九四九年春,毛泽东住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斯大林把一封亲笔信让副手米高扬面交毛泽东。叫毛泽东“不要打过长江南岸。长江之南让国民党统治。国共两党以长江为界各自组建国家。”苏联赤化中国不是希望中国强大,而是企图分裂中国,削弱中国。中华民国政府把首都从南京迁到广州。美、英、法的大使馆仍留在南京不动,只有苏联大使馆跟着迁到广州,表示苏联支持国民党对长江南岸的管治。毛泽东眼看自己已在抗日战争期间坐大,羽翼已丰,便置斯大林的命令不顾,挥师杀过长江。

上述两件事刺激了斯大林,使斯大林觉得毛泽东是奸佞之徒,是不太听话的走狗。就故意冷落他。毛泽东在莫斯科的别墅里无所事事,他拍桌子发牢骚:“我一天就是三件事,吃饭,拉屎,睡觉。”西方的新闻记者注意到毛泽东在莫斯科无声无息了。随即流言四起。说斯大林把毛泽东软禁了。西方新闻界的流言帮了毛泽东,使斯大林十分尴尬。为了辟谣,他派塔斯社记者去采访毛。等到斯大林觉得已把毛泽东戏弄够了。他才派莫洛托夫通知毛泽东:“可以谈判缔约条款。”谈判签订条约的事毛泽东是一窍不通的。毛只好通电北京叫任“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兼程赴苏。一九五零年二月十四日,周恩来和维辛斯基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合作条约》。条约有效期三十年,除一纸空文之外,毛泽东没有从苏联获得一点儿经济援助。一九五零年代末,毛共和苏共反目成仇。一九六零年代,毛共和苏共又因边界问题大打出手。毛共和苏共不成亲家成了冤家。

毛泽东因为访苏受辱耿耿于怀。他等待时机报复。一九五八年七月三十一日,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访问北京。这时毛泽东的脑子里浮起一个故事:一九二八年六月,冯玉祥的部将韩复榘赤着上身和美、英、法、日四国使节谈判,以羞辱外国使节。于是毛泽东就赤裸上身,下穿游泳短裤,站在中南海的游泳池旁边接见赫鲁晓夫。毛泽东把八年前访苏受辱的怒火发泄在赫鲁晓夫的身上。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比毛泽东大七岁,比周恩来大十二岁。他本是蔡锷手下的一位师长。中共成立不久,朱德就亲自去见陈独秀,请求加入共产党,被陈独秀严词拒绝。后来他出洋留学,在德国柏林遇见周恩来。周恩来想从内部瓦解国民党,就介绍朱德参加了共产党。
  •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
  • 一九三七年,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为了方便她的工作,毛共选派精通英文的中国姑娘吴广惠做她的翻译。毛泽东、史沫特莱和吴广惠经常在美国医生马海德的住处幽会。马海德见毛泽东来了,有时拉史沫特莱走开,让毛与吴广惠相会;有时马海德又扯吴离开,让毛同史沫特莱密谈。
  • 其实,彭述之和向警予姘居之前,彭已是有妇之夫。彭的老婆陈碧兰是他从罗亦农的怀抱里抢来的。
    陈碧兰本是黄日葵之妻。她因与黄不睦,便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引来三个男人向她求爱。一个是黄国佐,一个是李鹤龄,还有一个就是罗亦农。结果被罗亦农抢到“绣球”。罗亦农偕陈碧兰回国后,已经势殊事异,今不如昔了。
  •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当作宗教,把马克思当作教主。共产党肆无忌惮地向传统道德挑战,鼓励世人放纵性爱。共产党的首领大多都是淫乱的色魔。
  • 11月1日是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诞生一周年的嘉庆之日,是民主、联邦、共和三位一体建国纲领的实施之日。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是在《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的呼唤和感召下诞生的新中国,她是由我国党、政、军、警和专家学者中的改革派与海内外正义力量于2006年11月1日在香港发起成立的新中国。她的建立标志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封建专制宣告结束,民主和自由已经来临。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残暴统治中国大陆半个多世纪的中共独裁暴政便开始走向灭亡;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被中共独裁暴政奴役了半个多世纪的苦难无助的中国人民终于有了靠山和支撑,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有了盼头。新中国的美好未来全面整体的展现在中国人民的面前。中国人民迎来了从来没有过的欢欣鼓舞而胜利欢呼: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万岁!
  • 一九四二年九月,苏联驻延安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和尤任花了十天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贺龙安排他两人随一支队伍行动以体验游击战争。在山西兴县地区,一支约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日本警备队被五百名共匪跟踪盯着。日本兵把村庄里的老弱妇孺赶到一起。十多个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用马刀和刺刀朝惊惶失措的人群猛劈猛刺。
  • 11月4日下午,澳门第一警司处的两位警员,来到议事亭玫瑰堂前地,对几位每星期日下午都在场向市民和往来游客讲述法轮功在中国内地遭受迫害真相,以及派发大纪元系列社评《九评共产党》的法轮功学员,开出罚单,理由是违反《公共地方总规章》,在“公共地方摆放物品”。

    法轮功学员陈小姐说,她当时在另外一边向市民和游客派发资料,准备回来再拿资料去派发时,就看到一张写有她的姓名、地址等资料的罚单在那里。她感到很气愤,因为澳门警察做事越来越滥用警权,警员都没有当她面说过一句话,就开了罚单,她不能接受警方如此做法。

  • “西安事变”使时局发生变化,达成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从此之后,毛共就把“反帝”、“抗日”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暗中却和日寇私通,游而不击,全力以赴深入敌后同国民党争地盘,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搞“土地革命”,制造民族的分裂和仇恨,以此来驾驭那群贫穷农民去反对国民党,拚命去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