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4)

第十一章 睚眦必报志士挨整陷害忠良文人遭殃
螺山居士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

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胡适发现提问者不是学生,而是一位微不足道的图书馆助理管理员,就把问题拂到一边,置之不理。毛泽东感到受辱了。

中共组建初期,湖南成立一所“自修大学”。校址设在前时的船山学院。校长贺民范系同盟会会员,同陈独秀也有交往,是湖南省德高望重的学者。当时毛泽东在长沙第一师范教国文,又在“自修大学”当指导主任。毛泽东鼓励学生裸体上学。贺民范知道后当众呵斥毛泽东:“你鼓励学生裸体上学,大概是想把‘自修大学’变成牛棚吧!”毛泽东被训斥得哑口无言。他感到又一次受到羞辱。
一九二六年,陈独秀主持一次会议。毛泽东发言:“国民党左派无兵。国民党右派有兵。(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后,自称‘国民党左派’,把原来的国民党人叫‘右派’。作者注。)即使只有一排兵也比无兵的强大得多。”话一出口,立即遭到陈独秀训斥。毛泽东又一次当众蒙羞。

一九二七年中共召开“八七会议”,撤掉陈独秀的总书记职务。瞿秋白主持会议。毛泽东也在场。毛想讲一下对时局的看法。谁知一开口就被他人制止了。毛泽东感到又一次受到屈辱。

毛泽东经常受知识分子斥喝、冷遇。他写信向亲人倾诉:“我的职位低微,大家都不理我。对他们大多数人来说,我这个人是不存在的。”久而久之,毛泽东就形成对知识分子的仇视心理,使他只喜欢接近那一群目不识丁的男女。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顾盼自雄,觉得是报复那群“妄自尊大言词刻薄”的知识分子的时候了。
最先被毛泽东踢落尘埃的知识分子是梁漱溟。

梁漱溟祖籍广西桂林,一八九三年出生于北京,二十五岁时发表一篇《究元决疑论》,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赏识,被聘为北京大学哲学系讲师。梁漱溟常到北大教授杨怀中家里作客。杨家给梁开门关门的小伙子就是毛泽东。毛在北大图书馆当助理管理员,月薪八块“袁大头”,生活艰难,只好寄宿杨教授家中。杨怀中与梁漱溟高谈阔论。毛泽东自惭形秽,在旁默默地听,不敢插口绊舌。二十多年后,梁与毛的事业各有所成。梁在山东搞乡村改造试验,成为研究农村问题的学者。毛则率领一群“流氓无产者”割据延安,成为中共党魁。毛泽东为表现自己有招贤纳士的雅量,就邀请梁漱溟到延安讨论中国农村的改造问题。

毛泽东斩钉截铁地说:“要解决农民的衣食问题,就要激化阶级斗争,没收地主富农的土地平均分配。农民有了土地就会富裕。”

梁漱溟摇摇头:“我认为中国农民贫穷,并不是受地主富农剥削,而是因为自身素质太差。要改善农民生活就先要普及文化教育,提高农民的素质,让他们掌握谋生的本领。”
两人各抒已见,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

一九四九年毛共建立伪政权。梁漱溟认为自己和毛泽东是老相识,有恃无恐,就留在大陆。毛泽东想炫耀自己山藏海纳度量宽宏,也把一批社会名流或民国政府的变节者拉上台去装点门面。毛泽东安排梁漱溟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梁漱溟是敢想敢说的人。他发现毛共执政的短短几年内,中国大陆农民的生活太悲惨了,比国民党执政时期还差。在一九五三年九月的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上,梁漱溟发言;“政府农业税太重。乡村百姓生活在九地之下。城市居民生活在九天之上。共产党入城之后,丢掉破鞋烂帽,换上呢子制服,出入香车宝马。根本就不把改善农民生活的事儿放在心上。”

“我看你梁漱溟越说越离谱。”毛泽东打断梁的发言。毛觉得梁的话十分刺耳,勃然大怒:“我共产党就是靠帮农民打翻身仗起家的。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农民问题。闭住你那张臭嘴巴吧!”

“主席,你们既然请我来开会,让人提意见的,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讲完!‘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今天就看你有没有让人表白观点的雅量!”

毛泽东更加冒火了:“好,就算我有这个雅量,恐怕在座的同志却没有这个雅量。我提议,同意梁漱溟继续发言的举手。”毛泽东站起来把右手高高举起,用咄咄逼人的眼光环顾全场。会场鸦雀无声,气氛紧张。刘少奇、朱德、周恩来、董必武、宋庆龄、李济深、陈云、邓小平、李富春面面相觑,没有谁敢把手举起来。毛泽东继续连珠炮般发射臭屁弹:“蒋介石是用枪杆子杀人。梁漱溟是用笔杆子杀人。伪装最巧妙,杀人不见血的,是用笔杆子杀人。你就是这样一个杀人犯。……梁漱溟反动透顶,他就是不承认。你梁漱溟的功在哪里?你一生一世对人民有什么功?一丝也没有,一毫也没有。而你却把自己描绘成了不起的天下第一美人,比西施还美,比王昭君还美,还比得上杨贵妃。梁漱溟这个人不可信任。……梁漱溟是野心家,是伪君子。他不问政治是假的,不想做官也是假的。”毛泽东骂到喉咙沙哑了,才住口。

梁漱溟自此之后,被当作“反面教员”,动辄挨批判,受尽凌辱。在大革文化命的烽火狼烟中,梁漱溟被抄家,全部藏书被烧毁。梁漱溟大难不死,顽强地活下来。一九八八年六月病逝于北京,享年九十五岁。

第二个被砍落马的著名文人是胡风。

胡风是四川成都人,文艺理论家。一九五四年,胡风写了一封长信给毛泽东。信中说共产党执政后对文艺领域管束得太死,强制文化艺术服从铁的纪律,压抑了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窒息了文化生活。胡风向毛泽东建议要给予作家人格上的独立。主张创作自由,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毛泽东一心想把中国改变成“党天下”直至改变成“家天下”。他想趁机在文化艺术界树立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就使出两把尚方宝剑。一把宝剑是密令公安机关抄胡风的家,审查胡风及其亲友、同事、学生的言行,拦截与胡风来往的所有信件,搜查胡风的“反革命”罪证。另一把宝剑指挥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部展开“胡风文艺思想大讨论”,实质就是大批判。胡风万箭穿身,倒栽落地。全国受株连而被批斗、开除、入狱的人达十多万。其中有一万多知识分子被整死。这是毛共篡政后的第一场文字狱。是毛氏钳制言论自由的第一次“大手笔杰作”。

不过这场反胡风的文字狱,比起几年后的“反右”斗争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汪兆钧公开信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不久前从中国大陆逃到美国的异议作家徐志国近日对大纪元表示﹕汪兆钧说出了十几亿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他敢于仗义执言,英雄胆识令人钦佩。徐志国并透露,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中国大陆许多民众都主动散发传播,几乎家喻户晓。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 洪薇:今天是我们《时事经纬》节目的第100集,这个节目是在原来的《九评热线》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此我们向关心这个节目的听众朋友们表示感谢。 横河:今天是第100集,我想和听众们介绍一下这个节目的由来。原来这是《希望之声》一个地方的落地台。2004年11月19号,《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们当地很多华人提出了很多关于《九评共产党》里面内容的问题。为了和听众交流,我们就在休士顿的《希望之声》落地台开辟了一个《九评热线》节目,让听众都可以打电话进来,目的是和听众、和当地的华人社区共同探讨和《九评共产党》有关的问题,这样建立一个和听众交流的平台。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比毛泽东大七岁,比周恩来大十二岁。他本是蔡锷手下的一位师长。中共成立不久,朱德就亲自去见陈独秀,请求加入共产党,被陈独秀严词拒绝。后来他出洋留学,在德国柏林遇见周恩来。周恩来想从内部瓦解国民党,就介绍朱德参加了共产党。
  •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
  • 一九三七年,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为了方便她的工作,毛共选派精通英文的中国姑娘吴广惠做她的翻译。毛泽东、史沫特莱和吴广惠经常在美国医生马海德的住处幽会。马海德见毛泽东来了,有时拉史沫特莱走开,让毛与吴广惠相会;有时马海德又扯吴离开,让毛同史沫特莱密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