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5)

第十一章 睚眦必报志士挨整陷害忠良文人遭殃
螺山居士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识分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取得全国军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发动起义,占领首都布达佩斯,推翻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成立了“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苏联随后出兵镇压,诬“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权”。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复辟。史称“匈牙利事件”。毛泽东受到“匈牙利事件”的刺激,更加认为知识分子是反共的。他准备把知识分子中的“反共骨干”诱骗出来加以整肃。

一九五七年二月,毛共喉舌《人民日报》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鼓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呼唤全国知识分子大鸣大放。说“共产党开门整风,请党内外人士帮助党整风。大家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又信誓旦旦地保证:“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扣帽子,决不秋后算账。共产党保证做到‘言者无罪’。”在毛共的“诚恳言辞”感召下,知识分子踊跃发言了:“抨击中共的封建社会主义。”林希翎在北京大学作专题演说。

“共产党已经把中国变成‘党天下’!”《光明日报》总编辑储安平说。

“中国是六亿人民的中国,不是共产党的中国。共产党干得好,可以;干得不好,人民可以打倒你们,推翻你们。这不能说不爱国,因为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共产党亡了,中国不会亡。”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讲师葛佩琦发言。

“既然允许民主党派存在,为什么不可以实行各政党轮流执政呢?一党执政有害处,像共产党已经整过三次风了,但如今仍然有严重的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如果不要共产党一党执政,而要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通过竞选来轮流执政,由各党各派提出不同的政纲来,由群众自由的选择,这就好得多。”天津市中学教师黄心平说。

“共产党的统治是专横无情的。他们剥夺人民的权利,仿效法西斯手段,实行专制独裁统治。”

“共产党人的言行举止犹如一个单独的种族。他们成了朝中新贵,视其余的人为‘奴隶’。今天的老百姓对共产党是‘敬鬼神而远之’。”

“共产党只关心自己的地位,不关心国家与民族的前途。”

掷地有声的言论刺痛了毛共。以耍流氓出名的毛泽东著文斥责知识分子:“你们说我们专制独裁。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讲对了,我们正是这样。”他抛弃了“言者无罪”的许诺,宣称已经成功地“引蛇出洞”,“挤出脓包了”。他开始收紧大网。全国有五十五万知识分子被划为“右派分子”,流放农村劳动改造,住牛棚,接受斗争,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反右”斗争波及一些地位较高的民主人士。章伯钧、章乃器、罗隆基等人都落马了。其中最有骨气的应算章伯钧。他发表了很多振聋发聩的言论,被划为“右派”。章伯钧始终拒绝在强加给自己的“右派结论”上签字。他拍案大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明明写着‘人民有示威游行、集会、结社、言论的自由’,知识分子讲几句真话怎能入罪!”他把毛共的伪宪法顶在头上前去申辩。另一位著名的知识分子临终前叮嘱家人:“你们要牢牢记住,共产党的任何承诺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证都不会兑现。历史已有铁证。”

“反右”斗争使全国的知识分子噤若寒蝉。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北京大学校长马寅初。毛泽东迫害马寅初,当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说起。

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七日,刘少奇召集会议,专门讨论人口问题。马寅初在会上提出要节制生育,限制人口增长。可是未得到与会者的重视。一九五四年,马寅初以人大代表的身份第三次到家乡浙江作细密的调查。他惊呼:“这次调查给我最深刻的印像是,人口出生率高得不得了,人口增长速度快得不得了。这样发展下去简直不得了!中国人多地少,人口增长速度远超生产增长的速度,长此以往,国家怎能富强?”马寅初写成《控制人口与科学研究》的论文,在一九五五年七月召开的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作为提案,与邵力子、李德全(冯玉祥遗孀)联名提出。

毛泽东认为马寅初的提案是“杞人忧天”。毛想:“老子在几年前坚持要打的朝鲜战争,就是靠‘人海战术’,死伤一百多万人才换取美国答应停战。”毛觉得这样直说不好,就绕弯子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毛泽东开口这样说,康生、陈伯达等几个阿谀奉承之徒就立即开足马力攻击马寅初:“人不但有一张口,还有一双手,可以创造世界。没有人还搞什么革命?还搞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不存在人口问题。马寅初居然在人大会议上提出这样的问题,简直是挑衅!他到底是谁家的马?显然是帝国主义的马!”面对围攻,马寅初只好说:“既然大家反对,我可以收回提案。不过我认为我的意见和主张是正确的,不会因为大家反对就改变观点。”

一九五七年春,毛泽东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马寅初便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当着毛泽东的面说:“要控制人口,实行计划生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九五七年六月,马寅初在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上又提出“节制人口”的提案。七月五日,毛共的《人民日报》用整版篇幅刊登马氏的《新人口论》。可是这次不同了。毛泽东拍案叫道:“马寅初不服输,不投降,继续写文章向我们挑战啦!他是个很好的反面教员!”马氏遭到无理指责,全国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公道话,而是群起追随毛泽东,一片声责骂马寅初。那种情形,真可以用“一犬吠形,众犬吠声”来形容。

一九五九年夏,马寅初随人大视察团赴外地视察。他目睹中国大陆饿殍遍野,不禁痛心疾首,愤愤地说:“什么大跃进、总路线、人民公社?简直是胡闹,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当作儿戏!”话传到毛泽东耳里。毛氏大怒,派周恩来出面,叫马寅初写检讨认错。否则撤职,扫地出门。周氏知道毛泽东动真格了,不敢怠慢,匆匆前往马家找到马寅初:“马先生,您比我大十六岁。我是十分尊敬您的。可是这一次,为了您和您的家庭,您就委屈一时,公开作个检讨吧!”马寅初沉思良久,冷静地说:“周先生当年在重庆救过我。一九四九年也是周先生电召我从香港上京参政。这些我都感激在心,永志不忘。可是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我的观点并没有错,却硬要我认错,恕难从命。为了国家和真理,应该检讨的不是我马寅初!我决不向专以权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投降!我年近八十,还有什么可怕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至多不过一死罢了!”

周恩来回去如实告诉毛泽东。毛冷笔道:“马寅初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既然他不知天高地厚,那就只好采取措施拉他下马!”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
  • 汪兆钧公开信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不久前从中国大陆逃到美国的异议作家徐志国近日对大纪元表示﹕汪兆钧说出了十几亿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他敢于仗义执言,英雄胆识令人钦佩。徐志国并透露,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中国大陆许多民众都主动散发传播,几乎家喻户晓。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 洪薇:今天是我们《时事经纬》节目的第100集,这个节目是在原来的《九评热线》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此我们向关心这个节目的听众朋友们表示感谢。 横河:今天是第100集,我想和听众们介绍一下这个节目的由来。原来这是《希望之声》一个地方的落地台。2004年11月19号,《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们当地很多华人提出了很多关于《九评共产党》里面内容的问题。为了和听众交流,我们就在休士顿的《希望之声》落地台开辟了一个《九评热线》节目,让听众都可以打电话进来,目的是和听众、和当地的华人社区共同探讨和《九评共产党》有关的问题,这样建立一个和听众交流的平台。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比毛泽东大七岁,比周恩来大十二岁。他本是蔡锷手下的一位师长。中共成立不久,朱德就亲自去见陈独秀,请求加入共产党,被陈独秀严词拒绝。后来他出洋留学,在德国柏林遇见周恩来。周恩来想从内部瓦解国民党,就介绍朱德参加了共产党。
  •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