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6)

第十一章 睚眦必报志士挨整陷害忠良文人遭殃
螺山居士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六零年一月三日,马寅初被革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随后又被革去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全家被迫迁出北京大学燕南园,搬到城内东总布胡同三十二号。马寅初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遭受软禁。

马寅初身处逆境,却天天练太极拳。他对亲友说:“只要我再活二十年,谁是谁非自有定论,历史必然作出公正的判决。”一九六六年,一群毛氏豢养的打手“红卫兵”拉他去斗争。他忍辱负重,顽强地活下来。

等到一九七八年,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都去见马克思了。毛共伪政权的传人才为二十年前那群被整肃的“右派分子”平反。一九七九年,马寅初已经九十八岁了。一天,毛共的总书记胡耀邦步入马家。马寅初精神矍铄地坐在椅子上,平静地听着胡耀邦宣读平反词:“马寅初先生,我们共产党对您批错了。当年毛主席要是肯听马先生一句话,中国今天的人口决不会突破十亿大关!批错一个人,增加几亿人。我们共产党干这样的傻事太多了!”可是,全国受迫害的知识分子又有几个能活下来看见毛共传人为自己平反的这一天?

毛泽东把对知识分子的“折磨”叫作“改造”。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期间,毛泽东对他的随侍人员说;“人是需要改造的。你看,牛并不是天生下来给人耕田用的和给人挤奶用的。马也不是天生下来给人骑的。还不是野牛野马?经过人的改造,牛可以耕田挤奶,马可以骑了。我们对大部分右派分子都不捉不杀。他们都是劳动力,捉来养着浪费劳动力。倒不如把他们流放到农村,让贫农下中农看管起来,把他们当作牛和马一样改造过来。”事实确是如此,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毛共整肃的知识分子,后来都受到贫农下中农像改造牛马一样的“改造”。

毛共对知名的文人学者只是罢官革职流放劳动,一般不杀,而是养着来折磨。毛共对文化界的“小字辈”却肆无忌惮地屠杀。

上海作家王实味在抗日战争爆发后去延安。当时抗日前线炮火连天。王实味看到毛共躲藏延安,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有舞会,还不时请来文艺团体演京剧。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全都在那里寻欢作乐。这些“首长”在生活上还享有很多特权。王实味愤愤不平。他挥笔写了一篇文章叫《野百合花》,说:“在延安,每个下级官兵仅分配八两麦子。共产党的高级干部却享有种种优厚的生活待遇。只有那些高级干部才有接近女性和年轻女子调情的机会……”此文一出,毛泽东大怒:“什么王实味?其实是王屎味。他有意挑拨革命队伍的上下级关系!”王实味被打成“托派特务分子”,交给“保卫局”拘禁。后来落入贺龙手里,被贺龙杀害。行刑前,贺龙叮嘱刽子手:“要省下子弹打国民党,用斧头好。”王实味是被斧头劈死的,尸首不知抛到何处了。

林昭原名彭令昭,是一九五四年考入北京大学新闻系就读的高材生。一九五七年她参与了“大鸣大放”,为被划成“右派”的校内同学喊冤:“不是号召党外人士提意见吗?人家不提,还要一次一次地动员人家提!人家真的提了,怎么又勃然大怒了呢?就以张元勋说吧,他写了那么一首诗,就值得这么恼怒、群起而攻之吗?自整风以来我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写什么,为什么?我料到:一旦说话也会遭到讨伐的!”就这一席话,林昭被戴上“右派分子”的帽子。此后受尽折磨,曾经自杀,被抢救后,她愤怒地说:“我决不低头认罪!因为我根本没有罪。”她质问北京大学的领导:“当年蔡元培先生曾慨然向北洋军阀政府去保释‘五四’被捕的学生,你呢?只懂得取媚红色独裁专制政权,把学生往火坑里送!”林昭拒不认罪,被强迫“劳动教养”。后因病被遣送回上海家中。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毛泽东蛮横打倒彭德怀。林昭对彭德怀的遭遇深表同情,发表了一些诗文以针砭时弊,并和几个朋友合作油印了一些公开信寄给毛共各省的省委书记。信的内容是为彭德怀鸣不平的,呼吁毛共正视“三面红旗”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说“大跃进”是反科学的,彭德怀的“万言书”非常正确,提出要“还我民主,还我科学”。毛共伪政权于一九六零年十月将林昭逮捕入狱。一九六二年三月林昭被“保外就医”。是年十二月林昭再次被捕。林昭在狱中多次割破血管写血书,谴责毛共的暴行。她的妹妹去探监,见林昭留着极长的头发,身穿淡色的上衣,下身用白被单当裙子,长得几乎拖曳到地上。手臂套着一块黑布,上面用白线绣着一个“冤”字。林昭刻意把自己打扮成戏台上的窦娥。林昭这样的服刑态度激怒了毛共分子,把她的二十年有期徒刑加判为“死刑”,立即执行。林昭接到判决书时,用血写了最后一份遗书:《历史将宣告我无罪》。一九六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毛共枪杀了这位年仅三十五岁的苏州烈女。杀死后连尸体都不知抛到何处了。很可能是被刽子手先强奸后杀害,害怕家属收尸发现强奸情形,因此毁尸灭迹。时过两天,即五月一日下午二时左右,几个毛共党徒驱车到上海市茂名南路,向林昭的亲人粗声粗气地宣布:“我们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林昭已在前日枪决。我们不能为处决一个反革命分子浪费一粒子弹。家属要交五分钱子弹费!”刽子手从林昭的妹妹彭令范手上接过钱,才驾车离去。在毛共分子的眼里,子弹是有价值的,而人民的生命是一钱不值的。林昭的父亲为女儿之事深受刺激,自杀身亡。林昭之母神经失常,流落街头,不久也死了。林昭之弟受株连迫害,不知去向。只有妹妹令范逃过劫难避居美国。一门忠良,惨遭横祸。毛共凶残,人神共愤!

“文化革命”期间,辽宁音乐教师张志新女士大声疾呼:“毛泽东在社会主义建设阶段犯了错误。封建社会和宗教组织才搞什么‘三忠于’、‘四无限’。现在还搞这个干什么!无论是谁都不能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对谁也不能搞个人崇拜。文化革命是左倾路线的继续和发展,借助群众运动的形式、群众专政的方法,实行规模空前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造成的恶果是严重的。我就不信我们的队伍一下子出了这么多反革命分子,有那么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分明是坏人从中挑拨,煽动一部分人民去仇恨另一部分人民。”张志新先被批判斗争,后被打成反革命分子。一九七五年四月四日,张志新在监狱中被毛共分子先奸后杀。几个彪形大汉把她强按在砖头上用利刀割断喉管再解去枪毙,年仅四十五岁。死后还不准其家属收尸。张志新是这个监狱用利刀割喉再枪毙的三十多个无辜者中杰出的一个。她不愧是一位巾帼英雄。

被毛共杀害的志士仁人有千千万万,以上几例不过是九牛一毛。

自春秋战国至毛共掌权的二千多年间,中国的开国元首或起事领袖,若非军人武夫便是流氓无赖。他们从来不信守仁义道德。他们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刘邦、朱元璋、袁世凯、毛泽东都是这类货色。造就流氓无赖变成“英雄”的原因,是中国政权的变更均系通过巧取豪夺尔虞我诈的行为实现的。文人在孔孟儒家思想的熏陶下,甘愿作他们的辅佐,拜伏在他们的脚下。其中稍有骨气的也仅是发几句牢骚而已,决不敢带头作反,更不敢生问鼎夺国之心。就是这样,那些“元首领袖”仍嫌这群诚惶诚恐的文人帮他们擦屁股擦得不干净,斥之责之,鞭之挞之。这就是中国文人的悲哀。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王穹圣地亚哥报道)十一月十七日,加州圣地亚哥声援2800万中国民众退党集会在巴博雅公园举行。今年是《九评共产党》奇书发表三周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高大维博士就此发表了题为《传九评、促三退,做流芳千古的中华英雄》的演讲,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民众表示祝贺,向传《九评》促三退的中华儿女表示敬意,并表达了对支持这一举动的政府和正义人士的感谢。
  • 大纪元记者徐竹思康州报导) 美驻华大使雷德(Clark Randt)11月16日继续逗留母校耶鲁并讲演“中国的耶鲁人看美中关系”。会后他聆听一些与会者对中国问题的意见 ,在接到一盘《九评共产党》的DVD后他两次表示“我一定会看”。
  •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识分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取得全国军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发动起义,占领首都布达佩斯,推翻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成立了“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苏联随后出兵镇压,诬“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权”。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复辟。
  •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
  • 汪兆钧公开信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不久前从中国大陆逃到美国的异议作家徐志国近日对大纪元表示﹕汪兆钧说出了十几亿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他敢于仗义执言,英雄胆识令人钦佩。徐志国并透露,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中国大陆许多民众都主动散发传播,几乎家喻户晓。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 洪薇:今天是我们《时事经纬》节目的第100集,这个节目是在原来的《九评热线》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此我们向关心这个节目的听众朋友们表示感谢。 横河:今天是第100集,我想和听众们介绍一下这个节目的由来。原来这是《希望之声》一个地方的落地台。2004年11月19号,《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们当地很多华人提出了很多关于《九评共产党》里面内容的问题。为了和听众交流,我们就在休士顿的《希望之声》落地台开辟了一个《九评热线》节目,让听众都可以打电话进来,目的是和听众、和当地的华人社区共同探讨和《九评共产党》有关的问题,这样建立一个和听众交流的平台。
  •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