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28)

第十二章 好大喜功大跃进变大跃退共产公社累死人又饿死人
螺山居士
  人气: 25
【字号】    
   标签: tags: , ,

毛共认为学生有没有文化知识无关紧要。从一九五九年起,全国的中学和大学招生考试就都仅具形式。入读的学生必须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凡是“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及其亲戚的后裔统统被剥夺接受中等和高等教育的权利。毛共声称对教育实行“勤工俭学,半工半读”的政策。到一九六六年毛泽东煽起“文化革命”的阴风鬼火之后,毛共又实行“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做法。全国的大、中学校就连徒具形式的“招生考试”也废止了。一律采用由各地保送入学的制度。大学、中学只接收父辈祖辈参加过毛共烧、杀、抢行为的人或世代贫穷目不识丁之徒。致使当时的大学只好开设初中课程。高等教育的学府变成中等教育的学校。这样的教育制度一直持续到一九七七年冬。严重地降低了中华民族的文化素质。这是毛泽东及其党徒犯下的不可饶恕的另一个罪行!

毛共把强迫全民筑堤坝、掘河渠、挖铁矿、砍树烧炭、建土高炉炼钢等行为叫做“大跃进”。农村的强壮劳动力抽走了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的老弱妇孺干农田生产。如果是西方农业机械化国家,有这三分之一的老弱妇孺也足够了。可是中国的耕作业还处于原始状态。犁田耙地是用牛拉着铁犁铁耙去完成的。播种、插秧、中耕、施肥、收割、脱粒、入仓全都是手工进行的。所以在农田干活的人手就严重不足了。拖延两三个月都未完成种植工作,耽误了农时,又未能及时中耕除草施肥。往往是刚插完稻秧,那些插得早的禾稻就成熟了。产量怎样可想而知。庄稼生长不好,产量低,收割又不及时,造成大片庄稼倒伏田中,或者生出长芽不能食用,或者霉烂化为泥土。公社和大队的干部被召去日夜开会。如果上报的粮食产量少,就被上级指为“瞒产”,是“右倾”,要清洗出干部队伍。公社和大队的干部就把真实产量夸大几十倍以至成百倍上报。结果到处出现了“万斤亩”,有的地方甚至有“亩产稻谷三万多斤”的。就连那个写过《实践论》的毛泽东对这些新闻报导也极为赞赏,得意地对农村干部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基层干部上报了这样好的收成。毛共趾高气扬了,发出指示,公社的所有大饭堂统统煮饭供应农民随意食用,能吃多少就吃多少,不限量。按照上报的粮食产量就是十年八年都吃不完。毛共于是下令公社要实行田地轮流休耕制度,即是今年耕种一半田地,留下休闲的一半田地到明年才耕种。而且严禁私人开荒种植红薯、玉米、南瓜等杂粮。要种也只能让集体单位种来喂猪养牛。理由是;“餐餐白米饭都吃不完,还种这些薯呀瓜呀做什么?不能败坏‘公社’的名声,不能对中国的共产主义社会抹黑。”又规定家禽家畜只能由公社、大队集体饲养,任何个体农民不得养殖。有农民不顾禁令,在家里偷偷养了几只鸡鸭,被大队干部明查暗访知道了,强行入屋捉去大饭堂宰杀了。有农民用几个破烂的脸盆、脚桶盛满泥土栽种了几十棵葱和蒜,被大队干部拔起来拿走了。还通过有线广播向全公社点名批判:“×××坚持走资本主义自发生产道路,蓄意削弱集体经济,企图掘社会主义的墙脚。”就是这样,私养家禽和私种蔬菜的农民仍然没有被放过关,还要被押去游街斗争。

收获的粮食照虚报的产量按比例上交国库,留给农民吃的已经不多。大饭堂又煮饭让农民“尽量吃”。未够两个月,粮食吃光了,连下一年的“稻种”都吃光了。到这时候,大队和小队的干部才硬着头皮说真话,请求上级部门返还部分粮食。但是返还的粮食很少,根本不能活命。毛共就向农民宣传教育:“认真节约粮食,要做到细水长流。”又过了一两个月,上面连一星半点的粮食也不返还了。因为毛共打肿脸充胖子,早就把大量的粮食运去“支援世界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了。这回不能维持“细水长流”了,而是“无水断流”了。大饭堂散伙了。农村的炊烟断绝了。一场可怕的饥荒从一九五九年春直延至一九六一年冬。中国大陆饿殍遍野。毛共在三年大饥荒时期也有罕见的“创造发明”,就是公开设馆教农民用青草、稻秆、麦秸、玉米梗、红薯藤、红薯皮、龙眼核、荔枝壳、香蕉皮制作食品。又在各个大队设点,用米糠拌和少量的碎米煮成稀粥,限量分发给因饥饿而患了水肿病的农民。就是实行了这样的“急救”措施,很多村庄还是饿死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人口。全国饿死了三千五百万人。

在三年大饥荒时期,毛泽东又演了一场出色的独角戏。他深居简出,龟缩在中南海丰泽园里,当着身边的侍卫人员的面坚持不食肉,以表示他和广大劳动人民同甘共苦。而暗中却指示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为他修建“滴水洞”行宫,代号叫“二零三工程”。从一九六零年下半年动工修建至一九六二年建成,建筑面积三千六百三十九平方米。连同韶山冲至滴水洞公路,共耗资一亿元。如果用这些钱购买粮食,可以使湖南省少饿死一百五十万人。

面对全国的悲惨境况,毛共仍不知反省,拒不承认自己的罪恶,还日日夜夜在报纸电台上鼓吹:“成绩是主要的。错误缺点是次要的。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一九六二年一月十一日至二月七日,毛共在北京召开“七千人大会”。毛泽东恬不知耻地在会上演说:“过去几年暂时的经济困难是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及苏修逼债造成的。党的错误不过是十个指头中的一个罢了。大家对‘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有意见就提,有屁就放,放消了就舒服了,就睡得着觉了。”毛泽东搜索枯肠,把连续三年的大饥荒说是“暂时的经济困难”,把刚刚过去的风调雨顺的三年说是“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巧舌如簧,举世无匹。毛共对自己施政失误造成几千万人饿死的事实,一点儿也不内疚,一点儿也不觉得羞耻。毛共时常标榜自己为穷苦大众谋利益,是彻头彻尾的欺骗。毛共赋予那群贫穷农民的是抢劫、杀人、整人的权利。毛泽东为匪为盗乱世有术,治国济世则百无一能。毛共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是灾难和痛苦。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灾星。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毛共靠欺骗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进行“土地改革”。一九五二年底,血腥的“土改”在攻占的江南地区也完成了。毛共吹嘘:“孙中山主张‘耕者有其田’,但是他不肯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不能成功。现在他的主张被中国共产党用暴力手段实现了。”可是仅过两年,毛共又推行逐步剥夺农民土地的政策,使耕者无其田了。
  • 一九六零年一月三日,马寅初被革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随后又被革去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全家被迫迁出北京大学燕南园,搬到城内东总布胡同三十二号。马寅初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遭受软禁。
  • (大纪元记者王穹圣地亚哥报道)十一月十七日,加州圣地亚哥声援2800万中国民众退党集会在巴博雅公园举行。今年是《九评共产党》奇书发表三周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高大维博士就此发表了题为《传九评、促三退,做流芳千古的中华英雄》的演讲,向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民众表示祝贺,向传《九评》促三退的中华儿女表示敬意,并表达了对支持这一举动的政府和正义人士的感谢。
  • 大纪元记者徐竹思康州报导) 美驻华大使雷德(Clark Randt)11月16日继续逗留母校耶鲁并讲演“中国的耶鲁人看美中关系”。会后他聆听一些与会者对中国问题的意见 ,在接到一盘《九评共产党》的DVD后他两次表示“我一定会看”。
  •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识分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取得全国军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发动起义,占领首都布达佩斯,推翻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成立了“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苏联随后出兵镇压,诬“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权”。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复辟。
  •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
  • 汪兆钧公开信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不久前从中国大陆逃到美国的异议作家徐志国近日对大纪元表示﹕汪兆钧说出了十几亿中国老百姓的心里话,他敢于仗义执言,英雄胆识令人钦佩。徐志国并透露,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之后,中国大陆许多民众都主动散发传播,几乎家喻户晓。
  •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北韩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北韩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北韩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北韩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