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清 汪中:先母邹孺人灵表

汪中
  人气: 285
【字号】    
   标签: tags:

母讳维贞,先世无锡人,明末迁江都;凡七支,其六皆绝,故亡其谱系。父处士君鼐,母张孺人。处士授学于家,母暇日于屏后听之,由是塾中诸书皆成诵。张孺人蚤没,处士衰耗,母尽心奉养,抚二弟有恩,家事以治。及归于汪,汪故贫,先君子始为赘婿;世父将鬻(音:育)其宅,先主无所置,母曰:“焉有为人妇不事舅姑者?”请于处士君,割别室奉焉。已而世叔父数人,皆来同爨(音:窜)。先君子羸(音:雷)病,不治生。母生子女各二,室无童婢,饮食衣屦,咸取具一身,月中不寝者恒过半。先君子下世,世叔父益贫,久之散去。母教女弟子数人,且缉屦(音:据)以为食,犹思与子女相保;直岁大饥,乃荡然无所托命矣。

再徙北城,所居止三席地,其左无壁,覆之以苫(音:山)。日常使姐守舍,携带中及妹,累然丐于亲故,率日不得一食,归则藉槁(音:稿)于地。每冬夜号寒,母子相拥,不自意全济,比见晨光,则欣然有生望焉。迨中入学宫,游艺四方,稍致甘旨之养。母百病交攻,婂历岁月,竟致不起。呜呼痛哉!

母忠质慈祥,生平无妄言;接下以恩,多所顾念。方中幼时,三族无见恤者,母九死流离,抚其遗孤,至于成立。母禀气素强,不近医药。计母生七十有六年,少苦操劳,中苦饥乏,老苦疾疢(音:趁); 重以天属之乖,人事之湮郁,盖终其身,藓(音:险)一日之欢焉。论其摧剥,金石可锁,况于血气?故吾母虽以中寿告终,不得谓其天年之止于是也。呜呼!生我之恩,送死之戚,人所同也;家获再造,而积苦以陨身,行路伤之,况在人子?呜呼痛哉!以乾隆五十二年七月辛丑朔卒,明年三月戊寅,合葬于先君子之墓,其哀子中泣血为之表,曰:

呜呼!汪氏节母,此焉其墓。更百苦以保其后,后之人尚保其封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孺人:明清时为七品官的母亲或妻的封号,也因之成为对妇人的尊称。
灵表:墓表,也称神道表。
讳:表示避称尊长名字的用语。
处士:有才学而隐居不做官的人。
蚤:同“早”。
归:女子出嫁称为“归”。
先君子:先父。
赘婿:男子就婚于女家,从女家的姓,所生子女亦从母姓。
世父:称谓。称嫡长的伯父。今用为伯父的通称。
鬻:卖。
先主:祖先的牌位。
舅姑:称谓。妇称夫的父母。
羸:瘦弱。
同爨:即同居共食。爨:以火烧煮食物。
治生:自营生计。
下世:去世。
女弟子:女学生。
缉屦:缝制鞋子。屦,鞋子。
苫:以草编成的覆盖物。
藉槁:坐于草垫之上。藉,铺垫。
率日:整天。
比:及、等到。
入学宫:谓考中秀才。
游艺:《论语.述而》:“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艺,指礼、乐、射、御、书、教六艺。后因泛指学艺。汪中的游艺,实指作幕客、卖文以谋生。
甘旨:美味。
三族:指父族、母族、妻族,这里泛指同宗和至亲。
禀气:人先天的体质。
疾疢:疾病。
天属:自然关系所结合的亲属。指直系血亲而言。
乖:分离。
湮郁:滞塞不通。
藓:鲜,少之意。
摧剥:摧残伤害。
血气:有血液、气息的动物。多指人类。
中寿:《庄子.盗跖》:“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汪母七十六岁,年近八十,故称中寿。
天年:自然的年寿。
行路:路人、行人。
封树:聚土为坟,并在其旁种树以标明其处,为古代士人以上的葬礼。

【作者简介】

汪中(公元1745~1794年),字容甫,江苏江都(今扬州)人,清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

汪中少孤贫好学,14岁时,为生计所迫,入书店当学徒,遍览经史百家,故扬州民间有“无书不读是汪中”的传说。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以《射雁赋》应试,列扬州府第一名,补三十四岁为拔贡,后未再应举。汪中治学广泛,见识博大,善于融会贯通。工骈文,能诗,尤精史学,尝博考先秦图书,研究古代学制兴废。所著有《广陵通典》、《述学》内外篇、《容甫先生遗诗》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泰山之阳,汶水西流;其阴,济水东流。阳谷皆入汶,阴谷皆入济。当其南北分者,古长城也。最高日观峰,在长城南十五里。
  • 吾母姓钟氏,名令嘉,字守箴,出南昌名族,行九。幼与诸兄从先祖滋生公读书。十八归先府君。时府君年四十余,任侠好客,乐施与,散数千金,囊箧(音:切)萧然,宾从辄满座。吾母脱簪珥(音:耳),治酒浆,盘罍间未尝有俭色。越二载,生铨,家益落,历困苦穷乏,人所不能堪者,吾母怡然无愁蹙状;戚党人争贤之。府君由是得复游燕、赵间,而归吾母及铨,寄食外祖家。
  • 乾隆丁亥冬, 葬三妹素文于上元之羊山,而奠以文曰:
  • 先君子尝言:乡先辈左忠毅公视学京畿。一日,风雪严寒,从数骑出;微行,入古寺庑(音:五)下。一生伏案卧,文方成草。公阅毕,即解貂覆生,为掩户。叩之寺僧,则史公可法也。及试,吏呼名至史公,公瞿(音:句)然注视。呈卷,即面署第一;召入,使拜夫人,曰:“吾诸儿碌碌,他日继吾志事,惟此生耳。”
  • 予向在沈阳,即知燕京物望,咸推司马。及入关破贼,得与都人士相接,识介弟于清班;曾托其手泐(音:乐)平安,拳致衷曲,未审以何时得达。
  • 五代史冯道传论曰:“‘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善乎管生之能言也!礼、义,治人之大法;廉、耻,立人之大节。盖不廉则无所不取, 不耻则无所不为。人而如此,则祸败乱亡,亦无所不至。况为大臣而无所不取,无所不为,则天下其有不乱,国家其有不亡者乎?”
  • 丙辰岁余同浔阳叔翁,于正月二十六日,至徽之休宁。出西门,其溪自祁门县来,经白岳,循县而南,至梅口,会郡溪入浙。循溪而上,二十里,至南渡。过桥,依山麓十里,至岩下已暮。登山五里,借庙中灯,冒雪蹑冰,二里,过天门,里许,入榔梅庵。路经天门、珠帘之胜,俱不暇辨,但闻树间冰响铮铮。入庵后,大霰(音:现)作,浔阳与奴子俱后。余独卧山房,夜听水声屋溜,竟不能寐。
  • 癸丑之三月晦
    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三十里,至梁隍山。 闻此於菟夹道,月伤数十人,遂止宿。
  • 五人者,盖当蓼(音:了)洲周公之被逮,激于义而死焉者也。至于今,郡之贤士大夫,请于当道,即除魏阉废祠之址以葬之;且立石于其墓之门,以旌其所为。呜呼,亦盛矣哉!夫五人之死,去今之墓而葬焉,其为时止十有一月耳。夫十有一月之中,凡富贵之子,慷慨得志之徒, 疾病而死,死而湮没不足道者,亦已众矣;况草野之无闻者欤?独五人之皦皦(音:脚),何也?
  • 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看七月半之人,以五类看之。其一,楼船箫鼓,峨冠盛筵,灯火优傒(音:西),声光相乱,名为看月而实不见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楼,名娃闺秀,携及童娈(音:峦),笑啼杂之,环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声歌,名妓闲僧,浅斟低唱,弱管轻丝,竹肉相发,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车,不衫不帻(音:则),酒醉饭饱,呼群三五,跻入人丛,昭庆、断桥,嘄呼嘈杂,装假醉,唱无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实无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轻幌(音:恍),净几暖炉,茶铛旋煮,素瓷净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看月而人不见其看月之态,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