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15)

第七章 抛弃纲常行共产纵情淫乱寻乐欢
螺山居士
  人气: 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其实,彭述之和向警予姘居之前,彭已是有妇之夫。彭的老婆陈碧兰是他从罗亦农的怀抱里抢来的。
陈碧兰本是黄日葵之妻。她因与黄不睦,便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引来三个男人向她求爱。一个是黄国佐,一个是李鹤龄,还有一个就是罗亦农。结果被罗亦农抢到“绣球”。罗亦农偕陈碧兰回国后,已经势殊事异,今不如昔了。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党支部,罗亦农坐第一把交椅,彭述之坐第二把交椅。回国后,彭述之受陈独秀器重,饰演戏台主角,罗亦农则扮演彭的配角。陈碧兰见罗的前途渺茫,又生二心,不肯跟随罗到北京。罗亦农被迫咬破指头写血书给陈碧兰。陈碧兰才勉强答应与罗亦农保持关系。陈碧兰找到中共在上海市的“宣传部”,送上罗亦农写给彭述之的一封信。罗在信中请求彭照顾他的爱妻陈碧兰。彭述之就安排陈碧兰做女工工作,住在曹家渡。彭述之遵照罗亦农的吩咐,常去那里看望陈碧兰。陈碧兰也常到“宣传部”看望彭述之。彭见时机成熟,就把陈碧兰占有了。罗亦农后来知道了,只好徒呼奈何!中共领导人瞿秋白曾经专门开了一个会议来化解罗与彭的仇恨。罗亦农当时忍辱负重,表态说:“我决不记仇,不怀恨,一如既往地工作,绝对服从党的领导。”

半年后的一天早晨,罗亦农去向中共“中央”汇报工作,适逢陈独秀生病,瞿秋白和张国焘不在上海。陈独秀的秘书郑超麟只好带着罗亦农去见彭述之。彭述之躺在床上,陈碧兰披头散发酥胸半露的睡在彭的身旁。罗亦农坐在床前一把椅子上,对着高卧床上的顶头上司和昔日的爱妻作汇报。后来罗亦农告别时,彭陈两人仍高卧床上,不起身送行。罗亦农,彭述之和陈碧兰三人当时的内心感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不久,罗亦农勾引了贺昌的老婆诸有伦。贺昌没有罗亦农的雅量。他找到周恩来,愤怒地控告罗亦农的罪行。罗亦农和诸有伦也是有始无终,没多久也分手了。罗亦农两次失败之后,认识了负责武汉妇女运动的李哲时。李哲时是有情有义的女人。罗亦农在龙华伏法,暴尸荒野。李哲时亲自收殓了罗亦农的尸体,然后跑回去伏在昔日与罗同睡过的那张床上,哭了三日三夜才离去。李哲时此后不知去向。有人说她出家入道观修行了,不知是否真实。

一九九零年代,海外流行两本书。一本是京夫子着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另一本是李志绥着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两本书虽然各有千秋,但也似有不足之处。因为前者嫌有遗漏,后者则局限于李医生所见。笔者现在以简洁的文字,力求真实地叙述毛泽东的风流淫乱。文中如有遗漏,就让别的知情者补齐吧。

毛泽东是一八九三年(夏历癸巳)出生的。中国农村盛行早婚的习俗。一九零七年,他十五虚岁。父亲毛顺生为他娶回一个二十岁的罗氏女子。毛泽东行了婚礼,拜了天地,饮了合巹酒。可是同房几日,毛泽东就对人说:“伴着她,我永远睡不着。”不久,毛离家出走,声言罗氏女不是他的妻子。罗氏女仍留在毛家,被毛顺生纳为妾侍。父子共妻矣!毛泽东之母文七妹气得要死,愤而出走回娘家湘乡,终其一生不再踏进毛家大门。毛泽东的第一个女友是陶毅。两人苟且偷欢了一段时期。但是到一九二零年下半年,毛泽东却向杨开慧求爱并娶了杨。陶毅让毛泽东玩厌之后被抛弃了。早在一九一九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做助理管理员时,就认识了杨昌济教授的女儿杨开慧。杨小姐秀外慧中。毛泽东被杨开慧的美貌弄得神魂颠倒。

毛泽东身高一米七八,气宇轩昂,额阔鼻隆,面方口小,唇薄齿正。他的下颔长着一粒大黑痣。黑痣上长着一撮长毛。一副威风八面的长相被这一点破坏了。为了弥补,毛泽东就经常刮脸,把胡子连那粒黑痣的一撮长毛统统剃光。他在杨小姐面前献殷勤,以显示其有怜香惜玉之心。他又好在人前夸夸其谈,以炫耀自己有雄才大略。杨小姐蔑视封建礼教,向往新生活。她不嫌弃毛的地位低微,毅然以身相许。两人约定实行试婚。即不举行婚礼私下同居。试婚时,杨开慧才十九岁。一九二二年他们的长子毛岸英出世。一九二三年生毛岸青。一九二七年产下毛岸龙。毛岸龙出生不久失踪。毛岸英在一九五零年被美国飞机的凝固汽油弹烧死于朝鲜。次子毛岸青自幼就疯疯癫癫。有个女子韶华怜惜毛泽东面临绝嗣,嫁给毛岸青,生了个儿子叫毛新宇。毛家才不致绝种。这是题外话,撇开不表。

毛泽东于一九二七年抛妻弃子跑到湖南乡下发动“秋收暴动”,失败后逃上井冈山。毛泽东在井冈山认识一个能使双枪的女响马贺子珍,大胆泼辣,大有戏剧刀马旦的风姿。毛泽东一见钟情。毛为了性欲的满足,利用闹革命谈工作之便,仅两天时间就把同志之谊变成了夫妻之爱。贺子珍当时十七岁,嫁给了这个久经情场的湖南高佬。这时毛的“娇杨”爱妻正带着三个儿子在娘家长沙市郊的板仓乡居住。一九三零年九月,毛泽东带领井冈山的匪军进攻长沙。一支乌合之众怎能攻下省城?自然败逃回井冈山去了。湖南省长何键大怒,就派一连兵去湘潭掘毛泽东的祖坟。何键认为毛家的坟山风水出贼王,搞乱天下。何键又派人到板仓拘捕杨开慧。杨开慧于一九三零年十月入狱。她性格倔强,不肯坦白自新,不肯公开声明同毛泽东脱离关系。何键省长成全了她的节烈。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十四日,她被处决于长沙市浏阳门外。杨开慧万万没有想到,她被捕入狱之时,毛泽东早已移情别恋,和一个女响马同居三年多,生育一男一女了。贺子珍为毛泽东共生育六个儿女。不过有的夭折了,有的委托农家抚养,辗转多手失踪了。只得一个女儿李敏长大成人。李敏生于一九三六年。后于一九五九年嫁与孔令华。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当作宗教,把马克思当作教主。共产党肆无忌惮地向传统道德挑战,鼓励世人放纵性爱。共产党的首领大多都是淫乱的色魔。
  • 11月1日是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诞生一周年的嘉庆之日,是民主、联邦、共和三位一体建国纲领的实施之日。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是在《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的呼唤和感召下诞生的新中国,她是由我国党、政、军、警和专家学者中的改革派与海内外正义力量于2006年11月1日在香港发起成立的新中国。她的建立标志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封建专制宣告结束,民主和自由已经来临。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残暴统治中国大陆半个多世纪的中共独裁暴政便开始走向灭亡;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被中共独裁暴政奴役了半个多世纪的苦难无助的中国人民终于有了靠山和支撑,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有了盼头。新中国的美好未来全面整体的展现在中国人民的面前。中国人民迎来了从来没有过的欢欣鼓舞而胜利欢呼: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万岁!
  • (大纪元记者李佳综合报导) 旨在揭露中共暴政,制止人权迫害,呼吁“奥运会与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进行”的“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在结束了欧洲18个国家的行程,进入澳洲。活动主办单位“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表示,虽然中共极力阻扰,圣火的传递还是获得极大成功,得到各界民众广泛关注和支持,到目前为止申请加入迎接“人权圣火”的城市还在不断增加。
  • (大纪元记者陈昌德国报导)位于莱茵河与杜塞尔河交汇处的杜塞尔多夫是德国北威(Nordrhein Westfalen)州政府所在地。作为德国西部重要的经济、金融中心,水、陆、空交通枢纽及世界著名的时装城市,杜塞尔多夫每年都吸引着大量的游客。由法轮功修炼者组成的欧洲天国乐团也首次来到这个以滑雪著名的城市,他们参与当地的游行并告诉人们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
  • (大纪元记者李茹岚吉隆坡报导)11月5日,部分马来西亚吉隆坡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马大使馆前,抗议中共最近非法绑架了山东威海张国栋,佟焕祥以及广东珠海市龙观德和湛雪梅夫妇等法轮功学员。参与这次抗议活动的包括张国栋的儿子张子建,以及龙观德夫妇的好友陈劲等。他们共同呼吁各界关注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安危,并协助营救他们。
  • 中国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自发表致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后,立即得到海内外人士、组织的热烈回响,并透过网站广泛流传。近日更有旅居海外商人受公开信的鼓舞,也致函胡温要求改革。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称赞汪兆钧了不起的勇气,他指公开信不但反映中共体制内的冰山一角,同时也反映有人敢触动中共一向回避的敏感话题。

    金钟称赞汪兆钧的行为很了不起,他认为汪兆钧的公开信反映中共目前政治体制内的危机相当严重,并非中共十七大歌功颂德中强调所谓的和谐社会,不但无法封锁民间的声音,其党内分歧相当大,正如汪兆钧所言,他得到许多党内高层人士的支持,同时也反映他们对十七大的不满。

  • 【大纪元11月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钟行宪台北特稿)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与德国的高级官员上周五在伦敦集会,讨论处理伊朗核子计划的下一步行动。美国力促推动安理会通过第三项决议案,以更严厉制裁措施惩罚拒绝中止浓缩铀活动的伊朗,但是仍然遭到俄罗斯与中共的反对。
  •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近期最大的新闻可能就是中共十七大的召开。也许坊间多关注哪些六十岁以下的中共官员能够晋升到中共政治局委员甚或常委,因为这些人很可能是五年之后中共的最高领袖。但对于许多希望深入观察的人来说,在中共胡温政权确实把握了中国大陆的真实权力之后,其政策走向是否有更加人性化的变化更为重要。
  • 一九四二年九月,苏联驻延安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和尤任花了十天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贺龙安排他两人随一支队伍行动以体验游击战争。在山西兴县地区,一支约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日本警备队被五百名共匪跟踪盯着。日本兵把村庄里的老弱妇孺赶到一起。十多个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用马刀和刺刀朝惊惶失措的人群猛劈猛刺。
  • 在中共邪党的体制中,不管谁当权,都表明要推行自我的主张,不同于以往。其实这不过是迷惑民众,给人的感觉要有什么新举措,把人们带入希望之中,使大众很快接受上台者,同时也推动了其很快稳定局势,一旦稳定政权后,拥护者就明白了,大呼上当:不过如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