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柏林:为刘荻小姐招魂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6日讯】我和不銹钢老鼠刘荻小姐算是结下了不解之缘了。请别误会,我讲的这缘不是歌唱关关睢鸠之缘,而是思想交锋之缘。我的第一次见识刘小姐,是她的投射说。高智晟律师为受难者呼吁,向国家领导人连续发出三封公开信,因而他本人和妻子儿女一齐受到了成批特务的长期包围骚扰侮辱损害,和无休无止的折磨,他仍一往无前、不屈不挠。高智晟大义凛然的崇高人格,他的斗争精神,在社会上受到了广泛称颂和敬仰。而同时作恶者也鼓动起一批力量,对高智晟大泼污水,大肆歪曲、攻击、污蔑、诽谤,力图冲淡以至消除高智晟精神对这个阒然无声的社会发生影响。在这番大鼓噪中,有一个声音很突出,其杀伤力无异于希特勒所握有的尖端技术--致命噪音。这就是刘小姐的“投射”说。刘小姐把自己伪装成高智晟的同情者,说高智晟所以有这些表现,是他“糊涂”,不明白别人称他为英雄,夸他人格崇高等等,都是对他的“投射”,而他竟然把这些高帽子戴起来,“内化”成了自己做人的目标,一个劲儿地想出风头,结果碰得头破血流,成了一个热心表演的小丑。试问,在所有攻击高智晟的谰言中,还有比刘荻的这个说法更用心恶毒更具杀伤效果的吗?简简单单,一个“投射”一个“内化”,就把高智晟的正义、正直、真诚、热情,对受难者的无限怜悯,对改变黑暗现实的强烈追求,对与罪恶制度誓不两立的决断,以及广大公众的向善之心、敬贤之情、明辨之智,全都化为乌有了。厉害呀,在罪恶势力这次上阵的所有大小喽啰中,真有两下的,还就是她!

高智晟被绑架走了以后,不少同情者去看望耿和、格格、天宇。嘿,稀奇,在一则消息中看到,刘小姐也居然插身其中。这是不可想像的:如果她没有特殊身份,而是一般常人,则至少是‘道不同不相与谋’,决不会去套这个近乎,献这份殷勤。是否也可能出自对孤苦幼弱者的怜悯之心呢?孤苦幼弱者多咧,她顾得过来吗,她平时有这份热心吗,难以置信。刚才对其当家的下了毒手之后,转身又有去看望他家属的慈悲,感情能跟上角色的转换,这种做派实在不能不令人叹服。

高智晟噤声了,广大公众一直为之悬心不已。面对当局所谓的“拘押审查”、“公开审判” 以及其间大肆宣扬的什么“招了”、“忏诲”、“合作”、“检举”等等花样百出地戏弄公众感情的丑恶表演,更是愤怒之极。终于,高智晟逮着机会了,再次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音,给仰望星空的人们送来了无比的快乐和振奋,一片欢腾。当局惊慌了,大小喽啰们一个个吓得尿湿裤子,混乱不堪。不是有人说过“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份子难受之时”吗,不管这话说得多么陈旧,只要把其中所谓的反革命份子换成今天压在人民头上的残暴势力,还是蛮恰当的。

真的是鱼亲鱼,虾亲虾,乌龟亲的是王八。人民开心,刘荻不开心。刘荻说什么呢?刘荻说高智晟“一进去就投降,一出来又唱高调”。在刘荻眼里,根本没有专制独裁势力的残暴、凶横、无法无天和广大受害者的血泪苦楚。她把对这种暴政的反抗说成是“唱高调”,并把高智晟为缓解亲属所受的迫害,权宜作出的妥协说成是“投降”。刘荻为了污蔑高智晟的光明磊落,打击社会正义,总忘不了耍弄她那已经被舆论批驳得一文不值的破杀手镧--“内化投射说”,硬要栽污高智晟是被“外面努力忽悠”得想当个“大英雄”。她竭力丑化高智晟,说高智晟是等着别人去施舍“同情”的可怜虫。在刘荻眼里,专制暴政势力气焰万丈,稳如泰山,是谁也不敢不服的。她就是看不到高智晟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威风;看不到在高智晟面前,那个庞然大物里的大小执事,一个个都只能把脑袋夹在胯裆里,不敢抛头露面。不少网友规劝过刘荻,要她认清形势,不要把谁强谁弱搞反了,要明白正义的力量有如太阳,是无敌的,施虐于人的暴政不过是雪堆起来的巨人,一迂太阳就要溶化。刘荻对这些劝告听不进去,仍然故态不改,不断作恶,不遗余力地攻击高智晟。

一个首鼠两端之徒刘路,发文反对高智晟呼吁国际制止中共利用筹办奥运压制人权,公然指认其为“由反共走向反华,堕落成了国家的敌人”。在此一谰言在网上遭到痛击之时,刘荻对刘路的呼应及时赶到。刘荻抚慰残喘咻咻的刘路说:“他们在乎的是你对高智晟的‘感情’,我们一般觉得感情、立场、价值、道德,这些都不重要,可是他们觉得很重要,没办法。”刘路自是心领神会,不胜感激,在网上互相唱和不已,。对此,我当即为文指出:“是物,都有位置,也就是都有其立场、价值;是人,就更兼有其感情、道德。立场、价值、感情、道德这四个概念,如同度、量、衡,是辨别长短、多少、轻重的各个范围一样,相应的对象是可以经过公众在它们中设置的标准来加以衡量的,但它们本身并不就是长短、多少、轻重。社会上的人,要正要邪,是贵是贱,该恨该爱,从善从恶,都有自己认定的标准,都在其中有所选择,任何人都不能例外。不銹钢老鼠说,‘我们一般觉得感情、立场、价值、道德,这些都不重要,可是他们觉得很重要’,这是她的欺人之谈,也是她自己心造的幻影。感情、立场、价值、道德在你身上,是你的魂魄,你丢得开呀?你又不是鬼!你就是鬼,到了蒲松林笔下,还要赋予你感情、立场、价值、道德。”在我的痛击之下,老鼠左支右绌,东藏西躲 就是不肯服擒。为此,在以后几乎所有与她争论的跟帖中,我不得不称呼她为“四不重要”(或她随后累累自辩改为的四“不重视”、“忽视”)小姐。

10月28日,一位网友在自由中国论坛上贴出了“高智晟自传英译本在美国出版”的消息。 消息中有该书编辑之一库克的导言和读者胡佳的一段话。库克说:“我希望人们能够找时间读读这本书,你们会了解很多从其它地方无法获得的有关中国的情况。并认识高智晟这个了不起的人”。胡佳说的是:“在维权运动中高智晟律师无疑是领军人物。我个人认为中国的政法部门把高智晟作为排行第一的对手。为什么高智晟在几年内就积累了这么大的影响力?就是因为第一他有非凡的勇气。 中国大陆针对法轮功进行了非常妖魔化的宣传,而且在非常残酷的镇压之后,大家谈法轮功色变,但高智晟律师在一些法轮功学员去找他维权或伸张正义的时候他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就立刻上书中国的最高领导者胡锦涛、温家宝,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信徒,这的的确确是要有非凡的勇气。

再有,他本身是维权律师,他有很强的专业性,他用法律来维护人权,他与其他维权律师的不同就是大部分维权律师有一定的底线,首先就是要维护自己的律师资格,尤其高智晟律师又是律师事务所主任,他实际上是拥有这家律师事务所,他每年有百万的收入,他居然可以抛家舍业。并且我觉得他所付出的这种代价是他妻子和孩子承受的这种政治犯的待遇。”

这个帖子一出来,在网上引起了一番议论。有人认为高智晟主要是为法轮功人说话闯的祸,因此发出了“轮子上的悲剧”的感慨。这个论坛的坛主不銹钢老鼠以及和她观点一致或相近的人,称呼法轮功一般都是蔑称为轮子的,有些网民为了回应行文的方便,也跟着这么称呼了。针对上述的感慨,一位主持公道的网民立即加以否定,说:“高是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是虔诚的基督徒,与轮子无关。” 刘荻一闻此说立即给予反驳,举出事实加以坐实,说:“老高有辆红旗,因此与轮子有关。” 刘荻对贬损高智晟的这种迫不及待,实在令人气愤,因此我当即发帖质问:“这辆红旗就是高智晟被你所谓的“轮子”收买了的证据,你是这个意思吧,为什么不直说?”刘荻又在这里给高智晟捅了一刀,她对高智晟的仇恨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

11月1日我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称颂老革命李普同志护正却邪的坦然胸怀。而在对我提出的这一话题的讨论中,刘荻干脆把自己平日时刻不离的拥护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的面具一甩,公然斩钉截铁地认为:‘还是老共的独裁统治好’“有理”! 声称:“中共好不容易才世俗化了”,“ 转型是需要成本的,要是付出了成本还跟原来一样,不如还是共党在台上。”赤裸裸地反对一切改变现状的企图和努力。

什么叫“世俗化”?世俗化是一本血泪账、伤心史呵!简单地说,世俗化就是从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杀、镇压法轮功,一直到眼前的强征、强拆、强迁、强夺、强压…..,这种种暴政加在人民身上,使人习以为常了,成了人们像猪羊一样被关在圈内的世俗。这个猪羊圈,是中共好不容建起来的铁桶江山,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用暴力加谎言加以维持的人间炼狱!而刘荻竟然在这里替主宣谕:只允许驯服,不允许不服。

刘荻以上并非一时一事的表现,有趋向定型的势头,不能不为之忧虑。一个年轻轻的女孩,为何会有如此走向,颇为难以理解。一位网友抖出一份资料,让我若有所悟。这份资料上说:“明报消息:去年底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被逮捕的北京师范大学女生刘荻已于日前被释放.北京方面消息人士称,刘荻经过教育说服立埸发生转变,与办案人员采取合作态度, 配合办案人员工作,对破获某海外非法组织活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有立功表现。

考虑到刘荻年纪幼小,无明显危害社会的违法行为,并且在立案过程中有立功表现,法 庭予以无罪释放,现刘荻已经回到家中,准备向北京师范大学办理复课手续。”

刘荻进过局子,并不稀奇;她对自己有过投降表现也从不否认。人在屋檐下,岂能不低头,到了中共的监狱,如果没有特别势力的奥援,不投降是别想出那个狱门的。问题是你怎么只有出狱的感激,却忘了入狱的仇恨?你不过是在网上发表了两篇文字,又没有别的什么犯罪。发表文字属言论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呵。你的这次入狱,实质上是受迫害,是被 恶虎咬了。从你的现实表现来看,你不只是被恶虎咬了,而是被恶虎吞吃了,你人虽然被放出来了,你的魂魄却留在了老虎肚内,你成了一个为虎作伥的伥鬼。

回来吧,刘荻,我为你招魂,要求你不要再不重视你的立场、感情、价值、道德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1-06 6: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