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子的新差事 (小说)

夏天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7日讯】“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柱子的媳妇边收拾塌了的玉米垛边感叹。

几年来,柱子一家总是不如意。刚结婚那会儿,没有什么负担,园子里种点菜,赶赶集换点零花钱,秋天里卖点玉米,手头不宽敞,也说的过去。后来,竟一日不如一日,整筐整筐的菜拉出去,到手的只是一点点钱,算算,化肥钱、农药钱、种子钱……哪有什么赚头?玉米也是,进点钱够干啥,一年到头都指望这点钱,缺这少那,挑打紧的一添置就没了。

村里的男人为了养家,都纷纷出去打工,柱子开始还不想去,谁不想老婆孩子热坑头?没办法,孩子这一上学开销太大了,说是九年义务教育,可是今个要这儿钱,明个要那儿钱,今天让买这个,明天让买那个,大人可以勒著吃不买穿,孩子怎么可以呢?所以柱子去了几百里地外的煤矿下窑,干了不到半年,赶上一次塌方,命虽然保住了,可是再干不了力气活了。矿里这样的事多了,给点钱就私了,想上告,可人家有当官的撑腰,又有黑社会护着,上哪告?少不得忍气吞生。赔偿费是不敢轻易动的,万一有个病有个事,又不能挣可啥办?

一晃,柱子出事快二年了,日子越过越难,幸好大姑姐家条件不错,明的暗的总是帮,要不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结结实实的人找活干都难,柱子……唉!

半个月前,镇里的书记找到柱子,说是给他个好差事,活轻巧,一个月800块,真是诱人呀,柱子乐的不知怎么好,问:“具体干啥?”

“你不是还能骑车吗?你就骑车,拎着油漆桶,看见有法轮功的标语,就涂了,没事时再写点咱们的宣传标语,就得了!怎么样?哪找这样的好事?”

柱子乐了:“涂标语、写标语就给800块?”

书记点点头,说:“你没看现在法轮功多欢?!这又是开十七大,又是开奥运会的,政府能不注意这方面形象吗?所以才肯出这笔钱!”

柱子说:“这涂还可以,写……我的那两笔刷……”

书记见柱子为难,赶忙说:“别怕,写标语都是有模子的,按在墙上一喷就得活!总之是没处找的美差,我这挑来挑去,就看你合适,你干不干?不干我找别人,有的是人等着呢!”

柱子捣蒜般的点头:“我去,我去,我哪说我不干啦!”

“那好,就这么定了,明个你就去报到!”

正式开工十来天了,开始时的欣喜一点踪影都没了,连日来不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过来,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已洪传世界80多个国家,讲善恶有报,讲柱子这是帮邪党迫害……唉,柱子嘴上硬,说是谁给钱就听谁的,可心口总堵著,一连几天晚上老做恶梦,大喊大叫的,推醒了一不会儿又做。

“是不是真有报应?这几天是挺不顺的,你看这玉米垛,没碰没动就倒了!?”柱子媳妇在心里嘀咕。

“都哪去啦?”她听出是大姑姐的声音,赶忙起身,一动玉米垛又要倒,急忙喊:“在后院呢,上这儿来吧,我这还出不去!”

片刻,大姑姐带着一个中年女人来了,一看玉米堆说:“啥了?”

柱子媳妇说:“倒了!姐,有啥事?”

大姑姐说:“听说柱子有活干啦?”

柱子媳妇说:“姐知道啦?想着先干干试试,也就没和你商量。”

大姑姐又说:“谁还能不知道?现在南北二村没有不知道的,柱子在涂法轮功标语,成了迫害法轮功的帮凶!你说说你们干的啥事,唉呦,弄的我都没脸出门啦,走在路上不时有人问:‘啥让你弟干那儿活?’我看呀这差事还是别干啦!也不想想,要真是好活,还轮到你们啦?镇里干部的七大姑八大姨都等着呢,就是因为没人干,谁也不愿意干,怕遭报应,所以才找了你们!唉!”她转头和那女人说:“这个就是我兄弟媳妇,快,给她讲讲,让她也开开壳!”

柱子媳妇向来惧大姑姐,她这么一说,心里一紧,低头说:“你说说让我们咋办?还不是为了挣点钱?谁给钱就给谁干呗!”

那妇女笑笑,说:“挣钱生活是可以,可得看怎么挣,挣的是什么钱!你们家这样,是谁害的?还不是这个中共邪党吗?是它这个烂透了的体制吗?有权有钱是大爷,可以为所欲为,老百姓想找公道,没地方说理呀!这个政府说干什么就干什么,今天要调物价,老百姓就得勒裤带,明天改革教育,老百姓就得受着,它有一出为咱老百姓好的时候吗?现在上访的人多,你说这老百姓上访,你给解决了不就不上访了吗?这邪党政府非要打人、非要镇压,结果上访的越来越多。

这法轮功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啥不好?而且他干啥啦?咱农村没钱看病,炼炼功,有个好身体,有啥不好呢?不行,邪党政府就是不让,它自己胡作非为,处处假恶斗,看不得一点正的,怕照出它的丑来,所以搞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今年都害死九十多人啦。人受了委屈就得说话,邪党不让说,我们没办法才写标语,告诉人们真相,更主要的是不想让咱老百姓稀里糊涂的当了邪党的陪葬品。邪党这么坏,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知道吗?贵州有一块亿年奇石,上面天然形成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老天爷警醒人哪,千万别和邪党搅一块,现在各处出事的不少,有许多都是跟着迫害法轮功遭报的,黄菊,原来多威风,因为迫害法轮功积极,从上海市委书记升到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政治局常委,现在怎么样?死了……”

大姑姐接过话:“不说那远的,就说前村的事,你一点没听说?春桥他们三个表兄弟开三马车外出,路上,春桥急着上厕所,让车停了,刚下车还没走到路边,一辆大卡车过来把三马车撞了,车上俩人被拖出二三十米,当时就死了。为啥这样?三人的姨炼法轮功,他姨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死的那俩人不但不信还骂,非要打电话把他姨送进去,就春桥信,阻拦表兄不让打电话。你说说,那么巧,就那时候想上厕所?”

中年妇女说:“神在看着一切呀!本来想挣点钱改善生活,可是不但没改善还把命丢了,不值呀!”

“是不值!”

三个女人一齐回头,柱子回来啦,“今天又有几个法轮功和我讲,我也听明白了,要没这个邪党,我能落到这地步?现在它又要把我往地狱里推,我还感谢它?!谁爱干谁干吧,我可不干啦!我现在已经很倒霉了,再跟着它做点恶,把一家三口的命赔上,不值得!我不但不干啦,我还要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孩子她妈,我都退团了,你也退了吧,咱一家干干净净,我们苦点就苦点,还不至于饿死,等挺著到邪党倒了,一切就好了!”

柱子媳妇点点头,大姑姐和中年妇女对视了一下,一起笑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1月6日报导】(中央社台北六日电)新华社今天报导,中国小说“狼图腾”目前已获得全球二十五种语言的版权引进,打破了中国版权贸易的纪录。 
  • 在一个肮脏、阴暗与拥挤的猪圈里,住着一群肥猪,其中一只喜欢思考的猪疑惑地问最年老的猪,“为什么我们必须住在这肮脏、阴暗与拥挤的猪圈里?为什么我们每天必须吃这些恶臭的馊水?为什么我们不能像鸟儿一样自由地行动与觅食?”
  • 一位大陆共产党的罪行统计员清楚地对小民哥说,“让我再一次告诉你,大陆共产党的罪行,有A、B、C、D………!”
  • 一位美国左派人士疑惑地问某位大陆共产党员,“为什么大陆共产党签署了许多联合国的公约,但是他们却不遵守?”
  •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已如空中漂浮的云儿一般,舒缓地漂过了许多的城市,换言之也是阅读了不少的地方。我痴迷书本,却不固守于书房,我一直是把城市当作巨著来阅读的。”在一部长篇小说的后记中,我曾经写下过这样一段话。
  • 改编自行政院文建会副主委吴锦发小说“青春三部曲”的“烟田少年”今天开镜,故事以主人翁阿发与三名死党故事为主轴,四位主要演员自称“M4美浓四大金刚”。巧合的是,其中饰演阿威的蓝伟育外形酷似“本尊”─行政院客家委员会主委李永得。  
  • 在地狱里,毛泽东对某位黑道大哥讲解“社会主义的乌托邦”,“我所实行的社会主义,就是家庭上的权威主义,就是政治上的专制主义,就是文化上的复古主义,就是新闻上的谎言主义,就是司法上的暴力主义,就是教育上的愚民主义,就是经济上的强夺主义,就是社会上的拐骗主义,就是农业上的农奴主义,就是商业上的黑心货品主义,就是人类最伟大的理想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