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17)

第八章 逍遥延安共党坐大出卖主权土匪当王
螺山居士
  人气: 45
【字号】    
   标签: tags: , ,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毛共在这长长的八年里躲藏在延安,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开展“整风运动”,搞垮党内政敌,树立毛泽东的绝对权威。它趁火打劫扩大地盘坐大势力,千方百计回避与日军交火,甚至同日寇勾勾搭搭,处心积虑去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

毛共在一九三五年一月十五日至十七日开遵义会议。毛泽东拉拢一些人推倒秦邦宪,捧张闻天做总书记。张闻天作为报答,就封毛泽东做政治局常委。过了几天,分在后勤队的贺子珍来看他,笑问道:“毛高佬,你被中央撤职三四年了,这次耍了什么手段又捞回一个政治局常委来当?”毛泽东用手摸着他那像女人一样的小嘴,得意地说:“还是曾文正公的书有用。‘己欲立必先立人,己欲达必先达人。’我仅是巧用两句,立即扭转乾坤。”毛自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被革职后,日日饱玩《曾文正公全集》。总算被他学到了一鳞半爪。张闻天优柔寡断。毛泽东把他当作傀儡。从此毛共的军政都被毛泽东把持。一九四一年九月,毛泽东半开玩笑地对张闻天、秦邦宪、王稼祥、周恩来等人说:“大家都说洛甫是汉献帝,我是曹操。但我不具备曹操的美德。曹操满足于文王的爵位。只是他的儿子后来篡夺了帝位。我本人则要持剑篡位。”等到九月下旬政治局会议快要结束时,毛泽东突然站起来说:“最近几年中央的工作实际是我主持,洛甫仅是挂个名而已。现在,请洛甫把职务印章交出,使我今后的工作得到方便。”突如其来,众人愕然。毛泽东毫不脸红。张闻天十分尴尬。任弼时出来打圆场:“就这样交接,显得太不严肃。这个问题最好留待第七次党代表大会解决。那时将会通过正式决议。”其他几个政治局常委沉默不言。会议草草收场。会后,毛泽东推张闻天去山西“解放区”视察工作。自己立即占据张的位置发号施令。直到毛共第七次代表大会才作出决议,承认毛泽东为“总书记”。

毛泽东知道自己篡夺“总书记”的行为很不光彩,也有很多人不服。为了打击党内异己,钳制言论,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毛泽东在一九四二年二月至一九四三年七月在延安开展所谓“整风”。毛在此前已网罗了康生、陈云、李富春等人。他又以封官委爵的办法收买了刘少奇、彭真、高岗。毛就用这些人做打手,组成一个“整风运动委员会”。一九四三年一月以前,“整风运动委员会”的主席是康生。一月以后,因刘少奇回到延安,“整风”工作由刘少奇主持。“整风”分三伙进行。第一伙由彭真领导,在“中央”党校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头目划归这一伙。第二伙是“陕甘宁边区”的头头脚脚,由高岗指挥。“中共中央”大本营的人马属第三伙,由毛的心腹李富春主持。“整风运动委员会”规定每个人都必须发言并写交代材料。检讨本人的错误言行,揭发他人的错误言行。只能说坏的,不能说好的。但是对毛泽东、刘少奇、康生、李富春、彭真、高岗等人就不能说坏话,只能讲好话。“整风”后期,刘少奇推波助澜。他搜索枯肠编造了“毛泽东思想”一词,要每个人都反省自己过去怎样无知,“不懂毛泽东思想”,“盲目崇拜马列主义”。“不懂毛泽东思想”就是“不懂革命”。“盲目崇拜马列主义”就是“教条主义”。今后一定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痛下决心“摒弃教条主义”。又要每个人都发誓般地表态,说“毛泽东是伟大的天才”,“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最英明的领袖”。检讨材料如果没有写上这样的字句就是反对毛泽东。“反对毛泽东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反对中国共产党就是反对中国人民”。毛唆使他的心腹把斗争矛头指向“留俄派”。指责他们是“教条主义者”。结果逼得张闻天写“检讨”,秦邦宪承认“错误”,何凯丰低头“认罪”,陈绍禹靠边站。“整风”工作乱哄哄的闹了一年半。“留俄派”被搞得七零八落。周恩来和彭德怀也被指责是“经验主义者”而降低了权威。贺龙的老婆薛明揭发林彪的老婆叶群是国民党的特务。贺龙和林彪恰巧都不在延安。两个妇人越闹越凶。白嫩的脸蛋都被对方抓破了。最后薛明揪住叶群的头发,叶群扯着薛明的衫襟,撕扭着去到“中央”组织部组织科,要王鹤寿科长“明断是非”。王鹤寿好不容易才把两个妇人劝开。后来贺、林二人回到延安。贺龙对林彪说:“你老婆有问题,是薛明揭发的,揭发得好。我老婆有问题,你老婆也可以揭发嘛!”林彪说:“贺大胡子不要帮老婆。我就不信叶群是国民党特务。她在南京中央电台工作过是事实。但是我们这里的人又有几个不是从国民党那边跑过来的?”贺、林两家于是结怨很深。“整风”运动中很多人被逼得上吊、投河或服毒自杀。毛泽东眼看原定的目标已经达到,就指使康生、刘少奇等人开展“挽救失足者”的行动。说“党中央毛主席原谅你们的过失,不念旧恶”。大家要回到“毛泽东思想”的红旗下继续革命。特别是对彭德怀、贺龙、林彪这班武将,因为要倚靠他们带兵,所以对他们及其家属的批评是浅尝辄止,不敢太过苛刻。许世友原是张国焘的部将,到延安后做了一个不算大的军官。“整风”时被逼得大喊大叫。毛泽东派人叫许世友来到身旁,问:“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张国焘?”许答:“相信毛主席。”又问:“你跟我走还是跟张国焘走?”许又答:“当然跟毛主席走。”毛说:“好!你回去吧,继续带兵。我保证你今后什么麻烦事都没有了!”毛泽东就是这样玩弄“整风”,搞垮内部政敌,发展私人势力,树立自己的权威,将党权军权牢牢掌握,使毛共集团步调一致,把枪口炮口齐齐对准一心抗日的国民党。

一九四五年盛夏,延安暑气蒸人。一日,毛泽东午睡。突然一头大猪直闯床前。毛急呼警卫驱猪。警卫却不见来。毛手忙脚乱,乃俯身拿起木棒朝猪尽力劈去。猪尖叫一声,忽作人言:“为何打我?有猪则有毛,无猪则无毛!”毛泽东顿时惊醒,始知是梦。自觉满身大汗,枕席皆湿。他起身洗澡,暗忖此梦有些蹊跷:“猪者,朱也。他曾在宁都会议上,投票反对我。张国焘另立中央,他和刘伯承一度寄身张的麾下。我同江青结婚,他又与张闻天等人说我的坏话。无猪则无毛,此猪要留。猪可伤害我,不可不防。”他派人去叫朱德,说有重大军事问题要商量。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三七年,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为了方便她的工作,毛共选派精通英文的中国姑娘吴广惠做她的翻译。毛泽东、史沫特莱和吴广惠经常在美国医生马海德的住处幽会。马海德见毛泽东来了,有时拉史沫特莱走开,让毛与吴广惠相会;有时马海德又扯吴离开,让毛同史沫特莱密谈。
  • 其实,彭述之和向警予姘居之前,彭已是有妇之夫。彭的老婆陈碧兰是他从罗亦农的怀抱里抢来的。
    陈碧兰本是黄日葵之妻。她因与黄不睦,便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在莫斯科引来三个男人向她求爱。一个是黄国佐,一个是李鹤龄,还有一个就是罗亦农。结果被罗亦农抢到“绣球”。罗亦农偕陈碧兰回国后,已经势殊事异,今不如昔了。
  •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当作宗教,把马克思当作教主。共产党肆无忌惮地向传统道德挑战,鼓励世人放纵性爱。共产党的首领大多都是淫乱的色魔。
  • 11月1日是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诞生一周年的嘉庆之日,是民主、联邦、共和三位一体建国纲领的实施之日。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是在《九评共产党》和退党大潮的呼唤和感召下诞生的新中国,她是由我国党、政、军、警和专家学者中的改革派与海内外正义力量于2006年11月1日在香港发起成立的新中国。她的建立标志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封建专制宣告结束,民主和自由已经来临。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残暴统治中国大陆半个多世纪的中共独裁暴政便开始走向灭亡;自从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的诞生,被中共独裁暴政奴役了半个多世纪的苦难无助的中国人民终于有了靠山和支撑,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有了盼头。新中国的美好未来全面整体的展现在中国人民的面前。中国人民迎来了从来没有过的欢欣鼓舞而胜利欢呼: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万岁!
  • 一九四二年九月,苏联驻延安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和尤任花了十天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贺龙安排他两人随一支队伍行动以体验游击战争。在山西兴县地区,一支约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日本警备队被五百名共匪跟踪盯着。日本兵把村庄里的老弱妇孺赶到一起。十多个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用马刀和刺刀朝惊惶失措的人群猛劈猛刺。
  • 11月4日下午,澳门第一警司处的两位警员,来到议事亭玫瑰堂前地,对几位每星期日下午都在场向市民和往来游客讲述法轮功在中国内地遭受迫害真相,以及派发大纪元系列社评《九评共产党》的法轮功学员,开出罚单,理由是违反《公共地方总规章》,在“公共地方摆放物品”。

    法轮功学员陈小姐说,她当时在另外一边向市民和游客派发资料,准备回来再拿资料去派发时,就看到一张写有她的姓名、地址等资料的罚单在那里。她感到很气愤,因为澳门警察做事越来越滥用警权,警员都没有当她面说过一句话,就开了罚单,她不能接受警方如此做法。

  • “西安事变”使时局发生变化,达成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从此之后,毛共就把“反帝”、“抗日”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暗中却和日寇私通,游而不击,全力以赴深入敌后同国民党争地盘,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搞“土地革命”,制造民族的分裂和仇恨,以此来驾驭那群贫穷农民去反对国民党,拚命去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
  • 毛共从江西败逃二万五千里之后,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到达陕北瓦窑堡。陕北历来是土匪大贼啸聚之地。明末流寇李自成就是陕北米脂人。偷鸡摸狗出身的张献忠则是延安柳树涧人。毛共的残兵败将和当地刘志丹的散兵游勇合起不足二万,四散在当地的民房休整。当时陕北驻扎着张学良的东北军。
  • 张闻天是上海浦东人,一九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生。一九一七年秋入读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一九二五年六月加入中共,同年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是所谓的“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之一。一九三零年回国。一九三一年二月任中共宣传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常委。一九三三年到江西瑞金。
  • 【大纪元11月1日讯】如果《九评》呼唤的是中国人的良知﹐那么汪兆钧公开信启示的是中国人的理智。

    2004年底发表的《九评共产党》﹐从历史的角度﹐向中华民族揭示了共产党的本质﹑中国走向红色歧途的原因和后果﹑及中国人民由此所经历的苦难的根源。《九评》呼唤着中国人的良知和良心﹐指出只有放弃邪恶的共产党﹐中国才有未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