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作家马建:汪信令中国知识分子汗颜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唐英伦敦报导)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近日发表的公开信引发海内外各界的关注和响应。旅英作家马建11月5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汪兆钧最了不起的地方把政治协商这个概念从法律上来真正地提出来了,而且敢于为法轮功说话。他作为一名企业家的这一举动令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感到汗颜。他的谈话要点如下:

给政协正名

我认为,他作为一个安徽省的政协常委,他恢复了自己的身份:政治协商人。在历史上,所有的政治协商代表们从来没有与共产党协商过,只能举手。那么他很了不起:我告诉你我的政治意见。我认为这是他最了不起的地方:把政治协商这个概念从法律上来真正地提出来了。而且是何其合理的、合法的。

敢于为法轮功说话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作为在中国的一个公民敢于为法轮功说话,这是我完全想不到的。在这之前,已经有大批的维权律师被送进监狱的、取消营业执照的。共产党所谓的杀鸡给猴看,或者给个下马威。这些方面中共已经做得足够了。汪兆钧可以说是体制内跳出一个人来,直接将法轮功的平反问题提出来,我非常惊讶。这么惊讶的事很难看出后面会是一个什么结果。通常人们遇到的结果是一个月以后,中共就开始关网站、关公司……他作为省级政协常委这么高的一个级别中共会怎么对付他还不知道。

法轮功团体,无论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一直都是在背着一个非常沉重的包袱。在国内,老百姓的很多人相信了中共的说法。在中国的知识份子中,一提到法轮功,人们都不想谈、许多人避而不谈,因为觉得已经定了性了。法轮功基本上是一个不能深入讨论的话题。汪兆钧能够这么公开地提出这个问题,是非常了不起的。他基本上认识到了共产党在中国的合法性问题,它迫害法轮功,完全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

中国知识份子汗颜

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社会里,知识份子还是社会代言人的角色。就是说,普通百姓还是没有权力、没有机会或文笔等去写文章、去说话、去呼吁。作家、 知识份子、学者、记者这些靠笔为生的人却没有站出来说话,而一个商业家或者说是企业家把他要说的话说了出来了。这是让我非常汗颜的。

中国的变化取决于内部

最近独立作家笔会的很多成员被禁止入境,说明共产党其实对于知识份子的互相交流还是很敏感的。共产党在奥运会前清理社会的思想,清理反对者或者反叛者,要搞大的动作,不仅仅是抓一两个人,稍微有一点不同意见都会被“清理”。在这种情况下,他(汪兆钧)做得非常大胆。几乎是在压力最大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反弹。我在想,这件事情能否会引起更大的呼吁。比如说,明年的5月1日或10月1日所有的人都穿上蓝衣服上天安门广场上去,或者大家什么都不做,只是互相问候。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件事情发生的话,共产党就坐不稳了。

我认为中国社会的变化,外面的因素是很重要的,如不断地呼吁放人,由于这些舆论的存在,中国社会就不得不开放一些。中国社会的一点点的开放与国内外的民运是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最终让共产党倒台,社会发生质的变化,我还是认为要在中国的内部出现像汪兆钧这样的甚至是更高级别一点的人,就像当年的戈巴契夫一样的人物。如果从这一类的人中出现与共产党对立的,那就会有大的社会变动。

国内百姓:不能再“夹着尾巴做人”

我打电话到国内去,发现很多人都不知道、更看不到汪兆钧的信。但是当我和他们说了这件事情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国内那个环境可以把人压到一定的程度,有些人就习惯了、麻木了,有些人就会爆发,觉得实在不能再“夹着尾巴做人”了,否则对不起自己的国家,对不起自己是个中国人的称号。

马建简介:

旅英华人作家马建1953年8月18日生于中国青岛,1976年移居中国北京,1986年移居中国香港,1997年移居德国,1999年起旅居英国。自小学画。具小说家、摄影家等身份。作品具强烈社会意识、碰撞社会现实,因而屡遭当局查禁;而深刻的力道同时也震撼了中国的读者。马建代表作之一的长篇小说《红尘》英译本获2002年英国托马斯-寇克旅行图书奖。(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1-09 9: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