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男女比例失衡 一颗定时炸弹?

吴达编译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13日讯】数十年来中国虽然有着经济成长,但背后掩盖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人权问题。其中之一为中共一胎化政策所导致的男女比例不均衡,以及因而衍生的社会与政治问题。

根据英国《柳叶刀医学期刊》(Lancet)统计,全球有一亿女婴由于父母选择流产及杀女婴的事件而“失踪”,其中的二分之一发生在中国;在中国的多数省份中,男孩与女孩的比例约为六比五到七比五之间,而正常的比例约为一点零四比一。

中国男女不平衡问题是亚洲之最

重男轻女在许多亚洲国家的传统文化中,是一个根深柢固的观念,超音波的发明,更助长男多于女的趋势。在这些国家中,中国男多于女的问题最为严重。

纽约新学院大学(New School University)全球政治学院资深研究员渥克(Martin Walker),曾在二零零六年三月第一五三期《外交政治》期刊发表〈性别失衡之地缘政治〉(The Geopolitics of Sexual Frustration)专文,指出超音波仪的发明人、斯坦福大学教授麦克维斯基(Albert Macovski)可能没有料到,这项发明会引发为了生男孩,不计一切流产女胎或杀女婴的严重后果,特别是在重男轻女的亚洲国家,如孟加拉、中国、印度等。


中国男女不平衡问题是亚洲之最。 图为二零零七年十月廿五日,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幼稚园,老师正给小朋友看火箭模型。小朋友的男女比例略见一斑。(法新社)

《洛杉矶时报》十月廿一日刊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访问学者科兰滋克(Joshua Kurlantzick)的评论文章,指出在一九八零年代早期,中国的男女比例正常。然而,中共随后采行一胎化政策,许多家庭采取流产手术一直到确认胎儿性别是男性为止,而且,随着中国社会的更为富裕,有更多人可以负担超音波的费用,更助长胎儿性别选择的盛行。因此,中共的一胎化政策,迫使许多中国父母为了传宗接代,成为谋杀女婴的凶手。

中国虽然制定禁止用超音波技术选择胎儿,但贿赂或投机取巧的手段甚为猖獗,超音波技术员可以用暗号或面部表情,告诉胎儿的未来父母,不需要用说的。


中共的一胎化政策,迫使许多中国父母为了传宗接代,成为谋杀女婴的凶手。图为二零零七年三月廿八日,西宁市儿童医院妇产科的育婴房。(Getty Images)

众多旷男犹如一颗社会定时炸弹

科兰滋克指出,男女比例失衡问题将恶化中国的非法性交易问题。男孩子长大后,如果因为贫穷无法成家立业,只好寻求非正当的性交易,或以同性恋解决性需要,更甚者绑架妇女迫使从事性交易或买卖人口当妻子。此方面的问题已祸及邻近国家的妇女,如寮国、缅甸、北韩及泰国的妇女被拐卖到中国,成为中国男性性奴隶的对象。

据中共公安部的统计,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一年,因拐卖妇女而被逮捕者计六万多起,二零零二年九月,一名广西农民因拐卖一百多名妇女而被判处决,被他拐卖的妇女,每人的价格从一百二十美元到三百六十美元不等。

另外,渥克引用一九九零年诺贝尔获奖者印度籍经济学家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的呼吁,指出男与女比例严重失衡的亚洲地区,在男孩子长大后,很可能制造如窃盗、打架与胡作非为等社会问题。失业男性无所事事的结果是,逐渐群聚在都市的某些地方如车站及巴士站,并且形成帮派。

在面对中国成长近五倍的大型群众抗议事件,中国境内的企业及地方官员,竟然开始把脑筋动到这些帮派身上,雇用他们成为对付抗议人群的暴徒,这反而造成更暴力的冲突事件,包括对地方人士及记者进行人身攻击;而农民则被贪婪的开发者赶出他们所拥有的家园。


男与女比例严重失衡的亚洲地区,在男孩子长大后,很可能制造如窃盗、打架与胡作非为等社会问题。图为二零零五年二月廿四日,深圳一家“问题少年”辅导站。这些少年从七岁到十六岁不等,他们由于在街上偷窃而被抓到辅导站。(Getty Images)

专家建议及早因应

《基督教箴言报》在十月十九日的报导中指出,在中国,群体性的性压抑对原本就相当严重的吸毒、环境恶化、贫富不均、失业等社会问题,更是雪上加霜,预估到了二零二零年,中国将有四千万男孩子找不到老婆,将造成社会与政治的不稳定。

赫德森(Valerie Hudson)和邓波儿(Andrea den Boer)在获奖作品“光棍”(Bare Branches)中指出,一个地区如果男性人口过剩,常常会导致暴力以及以不正当手段寻欢。此外,赫德森认为,未成家立业的男性较已成家的同侪,更具备暴力的倾向。这项研究正好反映目前在中国社会的现象,男女比例失衡问题较严重的城市,暴力犯罪的比例也较高。赫德森的研究甚且暗示,中共军队可能召募这些无法成家的下层阶级男性,并且将他们送到海外打战。

在专家的提醒下,中共已开始注意这个问题,不愿家丑外扬的国家人口及家庭委员会(State Population and Family Commission)去年冬天承认,男性找不到适婚对象确实会导致社会不安定。

中国或许可以取消一胎化政策,以减少性别选择之流产及解决中国人口老化的问题。并建议中国应该学习韩国所采取的和平健康方式,纠正男多于女的问题,例如,政府与宗教、文化各界的领导人共同合作,提高女性的价值,消除重男轻女的观念。另一方面,放弃一胎化政策,并透过立法,取缔超音波鉴别胎儿性别后人工流产的做法。

有人乐观的认为,中国的经济成长可以消除贫穷的农民希望生男孩照顾农作、生女孩是赔本生意的观念,但真实情况与这个理论正相反,比较发达的地区如海南岛,男女比例失衡的现象反而严重,因此预料,上海很快将超越旧金山,成为同性恋之都,或者有更多的拐卖妇女案件,以满足光棍的需要。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44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2-13 4: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