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教授的欲望(上)

文/李家同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著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吴教授是一位非常讨人喜欢的人,他老是笑脸迎人,也很少讲令人不太愉快的话。可是我注意到他最近有时忽然会有一种不舒服的表情,只是这种表情很快地就会消失。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这种表情,是我们开院务会议的时候,吴教授坐在我的对面,当时院长在长篇大论地训话,忽然吴教授表现出很不舒服,虽然只有一下子,但我注意到了。另外一次,我和吴教授打网球,打完网球,往停车场走过去的时候,他那种表情又出现了。

这次,我直截了当地问吴教授是怎么一回事,他告诉我他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会忽然感到头痛,他去看过各种医生,也做过各式各样的检查,一点毛病也查不出来。吴教授知道他这种毛病一定很难查出病因,因为他到医院去的时候,总是好好地。医生如何能查出病因呢?我问他会不会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头痛弄醒,他说不会,我又问他会不会在运动的时候感到头痛,他说好像也不会。吴教授曾经是少棒国手,体育神经非常好,各种运动都很厉害,有空一定会运动,显然他的头痛和他喜爱运动也没有关系。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著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我请吴教授将这些头痛的情况剪辑一下交给我,由我来分析。

三个月以后,吴教授给了我一卷录音带,我一听再听,终于发现了吴教授每次头痛以前,的确有人做了一件事,这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别人根本无所谓的,但吴教授似乎对这件事非常敏感,当然他自己并不知道他有如此的敏感。

我决定再对吴教授作进一步的研究,我知道吴教授这个头痛的毛病是最近两年的事,而吴教授在我们学校里服务就只有这两年,而我又注意到吴教授来本校教书以前,曾经在非洲的一个难民营整整地服务了一年,只是吴教授好像很少和我们谈到他在非洲服务的经验。

我知道吴教授有记日记的习惯,他在非洲难民营服务,一定会记日记,所以我向他索取他在那里记的日记,他犹豫了一下,后来还是给了我。我拿到日记以后,开始仔细地看,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现在轮到我来对症下药了。

有一天,我和吴教授都要到国科会去开会,回来的时候,吴教授在车上睡着了,我悄悄地将车子开到一家孤儿院去。我对这家孤儿院很熟,这里有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极为可爱,喜欢叫人家抱他。我每次去,他一定会要我抱。我一下车,他就冲了过来,叫我抱他。我抱起了他,他又发现了吴教授,吴教授年轻而又可爱可亲,这个小鬼立刻见异思迁,伸出双手要吴教授抱。而吴教授忽然紧张起来了,似乎很想逃避,但是旁边很多人看着他,他只好勉为其难地抱起了这个可爱的小孩。

小男孩并没有觉察到吴教授的表情,他紧紧地抱住吴教授,将他的头靠在吴教授的肩膀上,一副舒适而满足的模样。

吴教授的紧张表情慢慢地消失了,他抱着孩子离开了我,我注意到他拿下了他的眼镜,我知道什么原因,他的泪水流了出来。在回程,吴教授没有多讲话,他好像在回忆一些事,但他也显得很平静。

我介绍吴教授到一个中途之家去做义工,那里有一些曾经误入歧途的青少年,这些年轻人当然崇拜吴教授,他学问好,又会打棒球,游泳也游得好,所以一夜之间,吴教授成了他们的偶像,有什么问题,都会告诉吴教授。吴教授知道自己并非辅导专家,并不乱给意见,但他至少让这些孩子们有一个诉说内心话的管道。

吴教授仍然带着那个录音机,又三个月过去,他来告诉我他要交白卷了,因为他已不知头痛为何物矣。

当初我听吴教授录音带的时候,我发现每次吴教授头痛以前,都曾有人咳嗽过,虽然是很轻微的咳嗽,但是吴教授仍然听到了,他只要一听到咳嗽的声音,就会感到头痛。我回想我们上次开会,院长大人训话的时候,的确曾经咳嗽了一下,我事后还做了一次实验,我在吴教授附近偷偷地咳嗽一下,他果真又头痛起来。 (明日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0月2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叶子纲云林县二十七日电)天主教单国玺枢机主教生命告别之旅“永不落幕的对话”,今天下午在云林科技大学礼堂举行,吸引爆满听众。单国玺说,将生命完全奉献,一生最快乐就在此刻,与谈的生命教育家李家同教授说,心里有爱就是天堂;枢机主教呼应,并呼吁用爱创造生命光辉,享受天堂的滋味。
  • 【大纪元10月1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王淑芬高雄十七日电)罹患肺腺癌的枢机主教单国玺为了传达对生命热爱的讯息,将举办一系列的“生命告别、生命思维”音乐讲座,十九日晚上在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登场,他也邀请很多名人,包括教授李家同、台湾高铁执行长欧晋德等人对话,鼓励民众活得乐观、进取。
  • 【大纪元10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苏泰安嘉义报导)生命值钱吗?人性尊严的悲哀,在印度随处可见这种世间的悲剧,国立暨南大学李家同教授,1日在嘉义市劳工育乐中心语重心长的说出了他在印度担任垂死之家志工的服务经验。同时对印度长期视人如草芥,种姓制度促使社会阶级的两极化,使大部分的人处在不如动物的生活中,这些贱民如同世袭般,永世不得翻身。李家同教授说,看到印度的贫穷与落后,不禁使人怀念台湾的富足,并希望大家都能珍惜一切,那怕是旧衣服,也不要随意丢弃,捐给慈善机构,因为穷人很需要它。
  • 南投县的埔里有着好山好水,宜人的气候加上纯净的水质培育出许多丰盛的特产,如茭白笋、米粉还有绍兴酒等等。但鲜少人知道在这个921地震后重建的山城埔里,有一间国立暨南国际大学,而这所大学里更有一位在台湾艺文界享誉盛名的教授 ─ 李家同。
  • (大纪元记者黄毅燕库柏蒂诺市报导)被称为“台湾的良心”的著名学者作家、暨南大学资讯工程学系教授李家同,于8日16日晚,在南湾库市(Cupertino City)昆兰中心演讲,谈论了人类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道德的日渐沦丧,他说﹕“这不只是说现在的人比老一辈的人的道德低,或老一辈的人的道德不如古人﹔而是现在有没有人重视道德﹖很少。”
  • 前暨南大学校长李家同今天应邀在高雄县妇幼馆演讲“一切从基本做起”时表示,在这个是非混淆、道德不断沉沦的时代,一切从基本做起是最语重心长的一句话。因为如只注重表面,而不注意基本,所有的一切都将崩塌瓦解。
  • 我最近偶然间看到一篇爱因斯坦写的短文,文章中,爱因斯坦说他一直心怀愧疚,因为他的一生,得到别人的帮助实在太多,所谓别人,他特别强调包含已经死去的人,他又说,他觉得他向社会借了很多的债,因此他说他必须提醒自己,要为别人而活,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人人都应该为别人而活”。
  • 几分钟以后,我听到了一个女孩子也加入了歌声,终于好多人都参加了,大合唱的歌声四面八方地传到我的脑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