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愧与感恩(下)

文/李家同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讲到人生,我有一个奇怪的经验,我有时被人请去演讲,都有听众问我一些大问题,比方说:“人生的目标是什么?”,“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又不是哲学家,学的是电机,如何能回答这个问题?可是我常常问,谁的人生最有意义?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我就立刻想到德兰中心那些修女们,她们的一生,都贡献给了需要照顾的孩子身上,当她们去世的时候,她们一定可以毫无畏惧的去见天主,对我来讲,这种人生是最有意义的。

有一次,我在看小朋友表演舞蹈,一位年轻的修女也和她们一起跳舞,而且跳得非常好。当时我在想,这位修女可以像一般人一样地工作、结婚、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庭,但是她没有走这条路,她将她的一生贡献给了需要帮助的小孩子。哪一个人生比较有意义呢?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会说她选择的人生比一般人的人生有意义。因此我得了一个结论,一个人成天研究人生的意义是不可能得到什么答案的,重要的是,你要过有意义的生活,这就是“玛利修女”的来源。 <--ads-->

我们基督徒常唱的一首圣歌是:“我有平安如江河”,我们也成天讲心灵上的平安,天主教弥撒中更是一再强调平安的重要性,神父最后的祝福也是“主的平安与你同在”,可是奇怪得很,真正有心灵上的平安的人并不多。我常去德兰中心,我发现那些好心的修女们永远有心灵上的平安。我想起德蕾莎修女的故事,有一位富有的牙医来找德蕾莎修女,他说他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心灵上的平安,但他感觉到德蕾莎修女有,他说他愿意学习她,因为他有的是钱,他说他想随时跟着修女,如果修女搭乘飞机,他也会买一张机票同行,用这种办法,他相信他可以领悟到如何能够得到心灵上的平安。德蕾莎修女听了他的想法以后,告诉他,既然他有买飞机票的钱,就不妨将钱捐给穷人,既然有时间坐飞机,也就不妨抽空去帮助不幸的人,这样做,她保证那位富有的牙医会得到平安的。

我因此写了“穷人的遗嘱”,穷人怎么会写遗嘱呢?故事里的穷人,还像煞有介事地在遗嘱中注明他将所有的遗产送给某人。几十年后,我们才知道,他的财产是心灵上的平安,但是心灵上的平安并非白白得到的,你必须去帮助别人,才能得到这种平安。也只有经由帮助别人,我们才能得到平安。

我们做老师的,常会照顾一些清寒的特殊学生,其实那些非常富有的学生,也是特殊学生,我写的“特殊学生”,就是大富翁的孩子,他也有他的烦恼,他甚至不敢邀请同学到他家玩。

对于我所有的学生,我永远告诫他们要有一技随身,“面包大师傅”就是这样写出来的,我的意思是说,有的人也许可以走学术路线,念大学、念硕士班、念博士班,但并非人人必须如此,如果你会做面包,一样可以在社会上立足。这篇文章一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问那家面包店在哪里。

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一位老太太,她认出了我,她说她们在帮助一批弱势的孩子,自从看了我的文章以后,她们就和台北的大饭店联络,给几位孩子做学徒的机会,这些孩子学得很好,也常常送面包给她们吃。

我的确有一位会做面包的学生,也常送我面包吃,“你不要赶我走”,几乎是真实的故事,有一位普渡大学念电机的学生告诉我一个故事;我的一位高足,杨昌彪教授又告诉我另一个故事,我拼拼凑凑,写出了“你不要赶我走”,人类的贫困真是人类的羞耻。有时看到旅游频道,发现一些奢侈豪华的旅馆有给狗吃的菜单。在圣诞夜,BBC新闻却报导一则新闻,联合国被迫将他们在非洲桑比亚的难民救助计划减半,因为他们没有钱了,他们只需要八百万美元,世人真的无法凑到这笔钱吗?美国人一年在宠物上所花的钱多达35亿美元,在这个世界上,做一条富人养的狗,真的比很多穷人要幸福得多。

我如何会想写“阿杰的姑妈”?故事里的阿杰,应该是我的写照,我从小就糊涂到极点,我在美国认识了我的太太,谈婚嫁以后,必须写信给未来的岳父大人,我鼓足了勇气,写了一封信回台湾,竟然将岳父大人的姓写错了。幸好岳父大人认为糊涂的人大概不会是坏人,也就批准了我的求婚。我当然不肯承认自己的糊涂,好在我有一位糊涂的研究生,我就完全赖到他的头上,他好像无所谓,因为文章中说糊涂的人是有福的。

糊涂的人是否真的有福?我至少知道人不该太精明,有的人事事算计得一清二楚,反而常常发现自己吃了亏,糊涂的人反正不太在乎得失,而且比较慷慨,他们反而往往是快乐的人。

我已快到七十岁了,回顾我的一生,最快乐的事仍是因为我是一位老师,我知道很多老师大叹现代师生关系的冷淡,可是我从来就没有这种感觉,我一直觉得我的学生好得不得了,我因此写了“再给我三十年”,以表达我对我学生的感激之情。我这个人好为人师,那个学生做了我的学生,我就闹他一辈子,很多学生早已毕业,却仍被我压迫每周要做英文作文,而且还要让我知道他增加了多少生字。这些同学听说我还想再做30年的老师,无不暗暗心中叫苦,有一位甚至告诉别人,他后悔当年选了我作为指导教授。

我当然一直有一些令我担心的学生,当年他们在小学的时候,我曾经教过他们,后来就失去联络了,我只知道他们都是中辍生,也没有什么竞争力,“第21页”就是在这种心情下写出来的。

人老了,就会“其言也善”,我真的觉得我是一个幸运的人,而且我越来越知道那些世界上多的是不幸的人,我有吃有穿,就应该帮助那些衣食成问题的人。我当年念书没有问题,就应该帮助那些读书不好的孩子。我自己没有生病,就应该去探访长期住院的病患,我自己有一个温暖的家庭,就应该去看望那些孤独的老人。

大概只有像我这种老头子,会有羞愧与感恩之情,年轻人房贷无着落,汽车买不起,小宝宝的奶粉钱和尿布钱又贵得惊人,不会和我有同样心情的,但我仍希望大家不要老是只想到了自己,即使年轻人,也不妨想想看,自己是不是一个幸运的人。读我书的人,如果你愿意张大眼睛看一下的话,一定会发现自己绝对是一个幸运的人,世界上比你不幸的人,比比皆是也。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最近偶然间看到一篇爱因斯坦写的短文,文章中,爱因斯坦说他一直心怀愧疚,因为他的一生,得到别人的帮助实在太多,所谓别人,他特别强调包含已经死去的人;他又说,他觉得他向社会借了很多的债,因此他说他必须提醒自己,要为别人而活,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人人都应该为别人而活”。

  • 为什么吴教授会对咳嗽如此敏感呢?我知道吴教授曾去过非洲,果真在他的日记中,发现了一段可怕的经验,他照顾的一个难民小男孩,病死在他的怀中,临死以前,这个小男孩不停的咳嗽。吴教授的日记中清楚的记录了这件事。我注意到,吴教授非洲之行的日记到此事件为止,以后就不再记了,可见吴教授心灵受创伤的严重性。
  • 我决定帮助吴教授解这个谜。我给吴教授一个小小的录音机,叫他白天用这随身带着的录音机,一旦头痛就对著录音机将当时周遭的情形描述一下。
  • 一个住在偏远乡间,自称是放“牛”班的孩子,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是知福惜福,坦然面对生活中种种的酸甜苦涩,反而乐在其中。
  • 【大纪元11月1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周永捷台北十五日电)台湾大学今天举行“创校七十九年暨改制六十二周年校庆庆祝大会”,余光中、林文月、吕绍嘉、蔡振水、朱国瑞、陈恒昭、蔡明介、施崇棠及李家同等人获颁杰出校友奖。台大校长李嗣涔表示,台大人在人文艺术、科技、工商及社会服务上的卓越贡献,展现台大人与众不同的理念与情操。
  • 【大纪元11月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四日电)台湾大学今年杰出校友名单出炉,包括作家余光中、林文月、暨南大学教授李家同等九位获选,将于十一月十五日台大校庆时表扬。
  • 【大纪元10月2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叶子纲云林县二十七日电)天主教单国玺枢机主教生命告别之旅“永不落幕的对话”,今天下午在云林科技大学礼堂举行,吸引爆满听众。单国玺说,将生命完全奉献,一生最快乐就在此刻,与谈的生命教育家李家同教授说,心里有爱就是天堂;枢机主教呼应,并呼吁用爱创造生命光辉,享受天堂的滋味。
  • 【大纪元10月17日报导】(中央社记者王淑芬高雄十七日电)罹患肺腺癌的枢机主教单国玺为了传达对生命热爱的讯息,将举办一系列的“生命告别、生命思维”音乐讲座,十九日晚上在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登场,他也邀请很多名人,包括教授李家同、台湾高铁执行长欧晋德等人对话,鼓励民众活得乐观、进取。
  • 我最近偶然间看到一篇爱因斯坦写的短文,文章中,爱因斯坦说他一直心怀愧疚,因为他的一生,得到别人的帮助实在太多,所谓别人,他特别强调包含已经死去的人,他又说,他觉得他向社会借了很多的债,因此他说他必须提醒自己,要为别人而活,这篇文章的题目就是“人人都应该为别人而活”。
  • 几分钟以后,我听到了一个女孩子也加入了歌声,终于好多人都参加了,大合唱的歌声四面八方地传到我的脑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