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4)造园经

第七章之一
游干桂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放慢脚步之后,美好的生活愿景真的在我的世界里一一浮现了。

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他的《伦理学》上说过:“一只鸟儿,一个暖日,绝不能造成春天,一日或者一段时间,也不会使人变成幸福人儿。”

一只儿不能造出一个春天,但很多鸟儿可就可以嬉春了;文人多半爱园,我也是,心中藏有一景,有如李渔所言,浮白轩中,后有小山一座,高不逾丈,宽不及寻;而其中有舟崖碧水,茂林修竹,鸣禽响瀑,茅屋板桥,凡山居所有之物,无一不备;可惜无钱置园,心也伤,便想自己造个园,尺寸缩小,但万景皆备,可也不错;至少仍可在园中曲水流觞,水转酒至,你一杯,我一杯,快意酣畅,晚风轻拂,月影西移,寒星闪烁,草叶露珠,晨鸟啁啾。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以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说起园林,话匣子一开,可停不下来;皇家园林大约始于秦汉,专供帝王休憩、玩乐之用,著名的阿房宫就是在此时建造的,汉朝的上林苑周长约莫一百三十至一百六十公里,算是史上最大的皇家园林;私家园林则出现在魏晋时期,当时政局动荡,战乱频传,许多官吏辞官,文人雅士归隐山林,寄情于山水,隐逸于田园之中,开始私家园林之先,深远的埋在文人心中,拙政园、留园、网归师园、狮子林、沧浪、怡园等等,应运而生。

造园的书上说,园有静观与动观之分,静观便是游园驻足时的观赏点,当令人窥见轩外花影移墙,峰峦当窗,宛然如画,静中生趣的妙境;动观则是游览的动线,幽径曲桥,峰回路转,水随山转,山因水活,一丘藏曲折,缓步百石攀,真是做到了移步幻影处处惊叹的地步,可惜我的顶楼之园实在小,无法造出窗外花树一角,折枝尺幅,山间古树三五,幽篁一丛的感受。

中国园林中的一山一石随意叠都耐人寻味,妙不可言;我的园暂且取名叫〈闲园〉,置于屋顶。江南有大园,我只有小园,还好〈室雅无须大,花香不在多〉给了我不少信心,大园有大园的美,小园也有小园的妙。

园外妙在借,借景一事,一直是江南林园最妙之处,花影、树影、云影、水影,风声、水声、鸟语、花香,无形、有形之景交响成曲。

只是想是一套,做还是一套,仍是一个难字,尤其开头更难,随便几盆,几粒石,堆着便想成园,怎么借,都借得不美,但终究有了个园,可以在忙处偷闲,闻花春,听闻鸟叫,倒也一乐。

设计绝非我的专业,但却执迷于它,于是进了书店,买了一堆造园的书籍,古书《园治》也买了回来,读几页思几分钟,再读几页,有了感觉,便试绘草图了;这些年来花园变变变,由不堪入目进步到耐人寻味,多了一个雅字;朋友都说,我的花园变化多端早该拍照留档,写一本造园野趣的书,可惜慵懒成性,并未付诸行动,倒是花园的景致,早已翻了很多翻,并且从中找著久未谋面的生活浪漫。

朋友的见解有其事实,我从门外汉到现在可以在盆栽之上小中见大,〈栽来小树连盆活,缩得群峰入座青〉,也能利用形状各异的漂流木,造一张桌,一把椅,再加上一点想像便成了一处空灵,便能在松下喝茶,看花泪下,苔上铺席,花下晒心,果园种菜,窗前养鸟了。

花园俨然成了我的私密禁地,一有空闲便躲了上去,品茗喝茶静心,最新的花园景观,分成四区,由妈妈的结婚嫁妆老缝纫机建构成〈品茗阁〉,在缝纫机上放了一块夹板,茶与热水置于其上,三十秒钟便让茶叶的芳香,流转于花园之间,一个人也吧,二个人也好,都有雅趣。

另一区由幽竹构成,唤它幽竹轩,把幽竹排了一个凹字型,小桥流水,曲径流觞,一块由山中买回的石板,置于空心砖上,便成弄琴之所,而这石板原先是猪圈里的遗物,便更见雅趣了。

再一区是蔬果区,种下当令的蔬果,写这一本书的同时,正是小蕃、小真瓜、苦瓜、丝瓜果累累的季节,我一面玩土当农夫,一面藏着闲情当趣味,倒也一乐。

最后一区则种下几株大树,当成夏里乘凉的好地带,否则溽暑报到,楼上热气蒸人,可是很难挨的。
这么一来,终于得以动以观星,静者小休,兰影竹幻,鸟语花香,一抹斜阳照杏林,真是香、影、光、音交织成画了。

园中合适喝茶,文人与茶一直分不开关系,杜甫写道白日放歌纵酒,我把它改成白天放歌须品茗,更合适我现在的心境;听说福建有茶亭一座,上有横联写着:

山好好,
水好好,
人亭一笑无烦恼;
来匆匆,
去匆匆,
饮茶几杯各西东。

这诗通俗易懂,教人淡泊名与利,喝茶时四大皆空,坐片刻不分你我,果真好妙。@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 儒、道两家的生活哲思其实有所不同,我们的教育以儒为主体,强调刚健有为,入世进取,巧取豪夺,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场堪称是儒,相信书中自有黄金书,书中自有颜如玉,寒窗苦读必得功名,于是出世拚搏,巧利营私,内圣外王,奢想治国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闹一闹,才发现全盘皆错,人生不仅如此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在《抱怨》一书里提过:“一个人最真挚诚实进行感觉与思考的地方,就是心灵。”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会使人闲不下,忽略用心灵感知擦身而过的美好世界,听不见虫鸣鸟唱,闻不到花香气流;忙,一直是挡在人们前面的大石头,搬不开,就少了风花雪月了。
  • 简单,至少该包括思考也很简单。在我看来,白天该做白天的事,黑夜干黑夜的活儿。体力充沛的时候工作,气力放尽时便休息。有也好,没也罢。做得来的做,做不来的放。如果统统这么想,不就简单了?
  • 罗曼.罗兰相信,在工作与休闲之间,存在一种和谐,把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它不该是悲剧,而是喜剧,人们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剧演成了悲剧;我的生活,其实没有大有学问,只是把繁杂的事情变成简单而已,这样一来悲剧就成了喜剧了。
  • 我曾经不是这种雅趣之徒,即便种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约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访,也坐不住来去匆匆,从未花过时间享受生活里的美好偶遇,我与多数现代人一样──忙、忙、忙,没空放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