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璐:通往天国的路

陈璐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2月28日讯】圣诞期间,流光溢彩的灯饰把温哥华装扮得金壁辉煌。平安夜的傍晚,教堂里人头涌涌,挤满了参加圣诞崇拜的人。

想起十几年前在中国大陆,一位亲戚来省城看望重病的母亲,谈话中特别提到,如今信仰宗教的人越来越多了,上教堂信耶稣须要先参加一个查经班,每晚聚会读圣经,半年以后才有机会轮候接受洗礼。这位在党校当领导的亲戚最后笑道:“现在要信主的比要入党的人还多,通往天国的路越来越挤了,等我退了休也去做礼拜。”听到这里,正躺在病榻上被病魔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母亲竟然难得地开心笑了。

后来几周,母亲陷入了深度昏迷状态,我在她枕边一遍一遍的播着她喜爱的赞美诗音乐。一天深夜,母亲的呼吸突然停止了,当时录音机正在播放“收成圆满归天家”。就在那一刹,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她嘴边浮起了一道欣然的喜悦。那时我只是想,死亡对她来讲是一种解脱,也许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后来,我目睹过禅宗六祖惠能的不朽肉身,又听说过西藏高僧去世时整个身体化为一道光,“虹化”离去。我才明白,信神的人不畏惧死亡,因为他们知道有接引他们的天国

从祖辈起,我家里人都信神,可偏偏出了我这么一个“无神论”。我一直以为信仰共产主义会让我变得高尚。记得最疼我的大姑姑是基督教传道人,当年听我说加入了共产党,就说我是魔鬼。我一直很困惑:姑姑从来认为连坏人、甚至是监狱里那些杀人放火的犯人都可救度上天国,而我被公认是同辈人中最好的一个,为什么入了共产党就被她看成那么邪恶呢?

移民加拿大后,生活在西方民主社会这些年,远离了中共的统治,冷眼旁观中国大陆社会变迁,自以为已认识中共本性。直至读了《九评共产党》,才真正认清共产党的原形。推行无神论的共产党从来都与众神为敌,它迫害宗教,摧毁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统治中国五十多年,害死八千万中国人。难怪大姑要说共产党是魔鬼了。

审视自己内心,我不由得暗暗吃惊,尽管已从组织上脱离了中共,可是从小受党文化的灌输,已被中共邪灵在生命深处打上了印记。文革时母亲因为宗教信仰曾被安上“里通外国”的罪名,赶到乡下受罪,我都没有怀疑过共产党的“伟光正”。想起曾在血旗下宣过誓,要把一切以至生命都献给魔鬼,真的不寒而栗。我赶紧上网发表郑重声明,退出中共。

07年春在温哥华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上,我聆听了关贵敏的一曲《我是谁》,歌中唱道:“天地茫茫我是谁,记不清多少次轮回。苦难中无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沧桑的泪。直到我看见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寻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谁,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短短一曲让人从灵魂深处震撼,促使人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与归宿。千古以来引发人们苦苦追索的命题:“我是谁”被破解了,我意识到,神打开了通往天国的路!

不久前,听到温哥华一位八旬老人的故事,这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住在老人公寓,她独自倒几趟车去给“九评”捐款,去年问她姓什么,她都不敢讲,放下钱就走了。今年她又去了,先是拿出100元捐款;然后又讲述了她曾经历过的共产暴政;后来,她郑重其事的掏出一个信封,里面是年初回中国大陆探亲时,她走访亲朋好友传递“九评”后得到的二十几个“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名单。最后,她对“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说:“我是基督徒,我天天在为你们祷告。”

三年来,退出中共相关组织的人潮汹涌,我曾听到温哥华基督教长老会的王牧师把这退党潮称为“新的出埃及记的运动”。“中国人民离弃共产暴政,争取“出埃及”与寻找未来属于自己“迦南美地”的伟大浪潮。”

04年至今,网上退党人数已达三千万,其中有我家族里的基督徒。去年,我在中国的亲戚都声明退出了中共相关组织,不论目前在组织上与中共有无联系,这声明是要告知天地神灵的。他们都清楚,不抹掉兽的印记就不可能走向通往天国的路。

通往天国的路真的越来越挤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2-28 5: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