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与蒋友柏谈蒋家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29日讯】(BBC中文网特约记者杨孟瑜)上个月,与蒋友柏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访谈。怎知此后至今,“大中至正”被拆、“慈湖撤哨关闭”,接连发生,“去蒋”议题再度扬尘。尘埃难以落定,我也迟至今日才把这专访出手。

明天(12月25日)上午,身为蒋家第四代的蒋友柏,将召开记者会宣布以部落格(博客)型式响应外界对蒋家的关切;而那天(11月21日)上午,同一个时间的访谈,竟像是他的” 预演”了。

蒋友柏,1976年出生,曾祖父是蒋介石,祖父是蒋经国,父亲是蒋经国的第三子蒋孝勇。

“过去这几年来,我常常思考一些问题:假如上天让我曾祖父能够再活过来一天,他会利用仅有的那一天的时间做什么事?假如上天让我祖父能够再活过来一天,他会利用仅有的那一天的时间做什么事?假如我可以替我曾祖父做一件事,他会希望我替他做什么事?假如我可以替我祖父做一件事,他会希望我替他做什么事?

我甚至有好几次到爱国东路的丹堤咖啡(注:蒋介石纪念堂邻近的咖啡馆),买了一杯外带咖啡,自己一个人坐在中正纪念堂的阶梯上冥想,一坐就是三个小时;想着我和我的曾祖父、祖父对话,他们会想跟我讲什么;还有想着我的小孩和将来的孙子,当他们到这个地方看这个纪念馆的时候,他们会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他们又如何看这两位曾经当过总统的祖先们。”

“铜像”

针对我的访谈,蒋友柏熬夜先写下了数千文字,回答我的提问。这是其中一段文字,在那蒋介石纪念堂”命运未卜”的时节,读到一位蒋家后人相当坦白的沉思。以下的文字也是:

“我不晓得我的后代,将会如何看那尊铜像,看这个在台北市中心占地几千坪的纪念堂,但是至少我知道在那个时候那个铜像是错的,任何国家领袖在他过世后马上就树立铜像盖纪念馆,这真的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要树立铜像要盖纪念堂,也要等他死后100年(至少也要50年)再盖,假如50年后、100年后的人民会想要替你铸铜像盖纪念堂,那才表示你真的是伟大。”

蒋友柏甚至很犀利的表示:”据说,台北中正纪念堂里的铜像是全世界仅次于莫斯科列宁铜像的第二大铜像,而且我曾祖父过世后遗体由民众排队瞻仰数日数夜,全世界有这种待遇的好像只有苏联的列宁、中国的毛泽东和北韩的金日成,我实在不知道国民党把我曾祖父当成他们的图腾,然后与列宁、毛泽东和金日成相比,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做为一个蒋家的后代,尤其是我选择住在台湾、生根在台湾、让我的小孩在台湾成长受教育,我当然不希望我的小孩受到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会很期望这些对的或是不对的,都变成历史的一部分,而不要再拿出来天天吵。”

蒋友柏没有从政,也没有加入国民党,近几年来为人所熟知的是,开设橙果设计公司,活跃于台湾产业界。帅气的外形,也屡屡使他和明星并列,成为票选活动中的热门人物,台湾一家时尚杂志近日公布”2007十大过瘾男人”,蒋友柏就名列榜上,入选原因是”经营设计公司有成、爱妻爱家好男人”。

他不沾政治,但仍难以摆脱政治的尘埃。一波波的”去蒋”,扬起历史的灰尘,而他,似乎在烟尘中努力的保持眼界与思绪的清明。

和他谈及相关议题,他总是说,他会从国事、党事、家事,三个层面来看。(他也强调,他说的是他个人看法,并不代表家族其它成员的看法)

“移灵”

譬如说”移灵”(蒋介石、蒋经国灵柩迁葬一事),蒋友柏表示:”对我个人而言,首先我要问的是,这是国事还是家事?我要请有关的政府单位回答这件事的定位:是要做为国事来处理,或者单纯的当做蒋家的家务事。”

“如果政府的观点认为这是国事,那就请必须承认其为国家元首之地位,无论这个国家叫做台湾国或叫中华民国,你都必须把他当成一件国事来处理,当然经费就必须由国家来负担。 假如政府不愿意当成国事来处理,而要定位为蒋家家务事来处理的话,那也可以,这件事必须尊重蒋家家族长辈的决定,我虽不能代表所有的蒋家人发言,但至少我个人的意见会遵守我曾祖父、祖父的遗言,把他们的遗体烧成骨灰移灵回浙江溪口,费用也不用政府来负担。”

“至于骨灰如何送回去,如何与对岸政府协调,我想我自有我的方法。”

问他会用什么方法?他没有明言。至于曾祖父的家乡,浙江溪口,十多年前,他陪父亲蒋孝勇回去过。那时父亲已生病,身为长子的他一心照顾着父亲,无心多想其它。

而今他也为人父,一双”得”字辈的稚龄儿女,是蒋家第五代。

问他,可曾带孩子们去过蒋介石纪念堂(现在叫台湾民主纪念馆)?他笑答:”带他们去喂过鸽子。”(注:广场大门前常有大批鸽子聚集)

再问他,会如何对儿女述说自己的家族?又希望他们将来成为什么样的蒋家人?他说:” 他们成为正当人就好”,他会以较广的角度来看待蒋家过往,好的坏的都不回避,只是目前孩子还小,眼前蓝绿的争端又太复杂,他还不会对他们多说家族事。

那天在访谈中,也曾问他,觉得自己”最像”蒋家的是什么?”最不像”蒋家的又是什么?他答得很快,”最像的是我有guts(胆识)”!而他也说,自己没有不像蒋家的部分。

蒋家后人中,目前最活跃于台湾社会的,一是第三代,做立法委员的蒋孝严,另一就是第四代,做设计搞创意的蒋友柏了。

总觉得,在20世纪,蒋家为人所熟知的,是政治人;到了21世纪,蒋家最鲜明的形象,将可能转变为创意人,而个中代表,就是蒋友柏。然而,台湾蓝绿之间的纷扰,2008大选之前的争逐,这气氛,让21世纪的蒋家人,依然得面对20世纪的纠缠。(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中国大陆的历史教科书和宣传中,一直视蒋介石为一个坚定的“反共”份子,认为其为了消灭中共,“不顾民族大义,不去抗日”,其“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也一向为中共所批判。事实上,正因为蒋介石对共产党有着清醒的认识,才使得他在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前,为了中华民族真正的安宁,选择先消灭国内中共的叛乱,然后再全力以赴对待外侮。可惜,历史的安排没有让他实现这一目标,而最终使中共掌握政权,并开始祸乱中华。
  • 蒋家第四代蒋友柏的部落格“白木怡言”(http://www.yubou.tw),今天(28日)正式上线,部落格中登出了日前他曾对媒体公开的首篇文章,以一个蒋家后辈的身份,阐述他对于“反蒋”、“去蒋”以及“移灵”等政治议题的看法,蒋友柏并在部落格中,回忆“蒋”这个姓,在他成长过程中的影响。
  • 虽然两蒋陵寝封园,但其实慈湖还有个后花园,叫做后慈湖,是蒋介石生前规划的临时指挥部,这个地方在今年 11月,正式拨交给桃园县政府,目前县府已经编列2000万来整修,预计在4月开放观光。大溪镇民高举诉求,抗议两蒋陵寝封园后,生计大受影响,慈湖被拒马层层包围,贴上封园字样,游客不来了,赖以维生的观光业,化为泡影,9万居民无以维生,语带忧愁。
  • 【大纪元12月26日讯】(据中广新闻陈映竹报导)相较于近日台湾去蒋、批蒋的氛围,上海复旦大学公布,近期内将引进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的蒋介石档案,出版相关书籍。历史学者认为,历史评述讲究证据,尤其像是蒋介石这样功过两极的人物,想要持平评论,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开放当年蒋介石资料,让证据说话。
  •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民国“绝密档案”,将从明年起陆续在中国出版。上海复旦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民国史研究专家吴景平教授昨日透露,目前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正逐步公开该所珍藏的民国史料,这些史料此前从未与人“谋面”。吴景平指,其中有许多绝密史实,如 1943年中英签订新约时蒋没有要求收回香港主权,“主要是考虑在盟军反攻时,中国会派兵进港接受日军投降,便造成收复香港的既成事实。
  • 蒋介石与蒋经国的身后问题究竟应该如何处理?蒋家的意见最为重要,蒋经国的遗孀蒋方良女士生前,曾经于民国九十三年元月27日,与蒋纬国的妻子蒋丘如雪共同具名盖章,写信给当时的国防部长汤曜明,表达希望能安厝至汐止五指山国军示范公墓。蒋方良非常剀切地说,实不忍为此续耗国人之财力物力,如此先人风范当能更获后人崇敬。
  • (大纪元记者蔡宜佳综合报导)蒋家第四代蒋友柏的个人部落格“白木怡言”,将在28日正式上线,蒋友柏25日召开“白木怡言”部落格开板记者会。他说,他已成家立业,孩子也生了,是台湾人,不希望孩子再被政治议题所影响,他本身没有政治立场,非蓝非绿。此外,他也对两蒋移灵表达看法,并说“去蒋”已经为台湾民主做了很大努力,台湾应该从“反蒋”进入到“后蒋”时代,不要再把“两蒋”当做图腾。
  • 【大纪元12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叶素萍台北二十五日电)蒋家第四代蒋友柏今天指出,他个人赞成“自由广场”的作法,因为,这个存在只是让民进党有机会操作“恐惧”,而国民党已失去调整自己的能力,保留中正纪念堂只为缅怀过往光辉的精神象征,并动员蓝营选民;过程中,蒋家都没有选择靠边站,选边站的都是有自己政治利益的人。
  • 【大纪元12月2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叶素萍台北二十五日电)蒋家第四代蒋友柏今天召开“白木怡言”部落格记者会,对于两蒋移灵,他认为,国家若承认两蒋是中华民国总统或台湾国总统,是这块土地历史的一部分,则应比照严家淦前总统移灵到五指山;否则就由家属自己处理,尊重遗言把遗体烧成骨灰送回浙江溪口安葬。
  • 【大纪元12月2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林沂锋台北二十四日电)蒋家第四代蒋友柏将在二十八日成立“白木怡言”部落格,未来“关于蓝绿一二事,自此只写不说”。蒋友柏在部落格表达,“反蒋”只不过是那个时代争取民主制度的一种手段,台湾已经进入民主时代,“反蒋”这个手段也应该把它放进历史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