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宋 欧阳修:五代史宦者传序

欧阳修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本篇是从新五代史•卷三十八宦官者传中节录出来的,标题依旧选本。欧阳修在宦官传中首先给后后唐庄宗时两位忠义的宦官张承业、张居翰分别立传,但像这样的宦官在历史上并不多,而宦官弄权,紊乱朝政的事迹,则史书不绝,因此他便发表此议论。

自古宦者乱人之国,其源深于女祸。女,色而已;宦者之害,非一端也。盖其用事也,近而习;其为心也,专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亲之。待其已信,然后惧以祸福而把持之。虽有忠臣硕士,列于朝廷,而人主以为去己疏远,不若起居饮食,前后左右之亲,为可恃也。故前后左右者日益亲,则忠臣硕士日益疏,而人主之势日益孤。势孤则惧祸之心日益切,而把持者日益牢。安危出其喜怒,祸患伏于帷闼(音:踏),则向之所谓可恃者,乃所以为患也。患已深而觉之,欲与疏远之臣图左右之亲近,缓之,则养祸而益深;急之,则挟人主以为质。虽有圣智,不能与谋。谋之而不可为,为之而不可成,至其甚,则俱伤而两败。故其大者亡国,其次亡身。而使奸豪得借以为资而起,至抉其种类,尽杀以快天下之心而后已。此前史所载,宦者之祸常如此者,非一世也。

夫为人主者,非欲养祸于内,而疏忠臣硕士于外,盖其渐积而势使之然也。夫女色之惑,不幸而不悟,则祸斯及矣。使其一悟,捽(音:促)而去之可也。宦者之为祸,虽欲悔悟,而势有不得而去也。唐昭宗之事是已。故曰:“深于女祸”者,谓此也,可不戒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宦者:宦官,在宫中侍奉皇帝之男人,须阉割下体,俗称太监。
女祸:沉溺女色之祸。
硕士:贤士。
帷:围帐。帷闼:指皇帝睡眠起居之处,亦指深宫之内。
向:从前。
抉:挑出。
捽:拔掉。
唐昭宗:李晔,本宦官杨复恭等所拥立,即位后与宰相崔胤谋尽杀宦官,胤乃交结强藩朱全忠欲藉其武力。宦官惧,由刘季述、王仲先禁闭昭宗于少阳院。崔胤收买神策军将杀王仲先、刘季述及其徒党,宦官韩全诲鼓动神策军喧闹,逐崔胤,逼昭宗投奔别一强藩李茂贞。崔胤召朱全忠入援,击败李茂贞,并杀韩全诲以下宦官七八百人,后朱全忠又杀昭宗,篡唐自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音:耸)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音:萨),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𫓩𫓩(音:匆)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
  • 信义行于君子,而刑戮施于小人。刑入于死者,乃罪大恶极,此又小人之尤甚者也。宁以义死,不苟幸生,而视死如归,此又君子之尤难者也。
  • 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 先生,汉光武之故人也。相尚以道。及帝握赤符,乘六龙,得圣人之时,臣妾亿兆,天下孰加焉?惟先生以节高之。既而动星象,归江湖,得圣人之清。泥涂轩冕,天下孰加焉?惟光武以礼下之。

  • 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之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
  • 洛阳处天下之中,挟殽黾(音:敏)之阻,当秦陇之襟喉,而赵、魏之走集,盖四方必争之地也。天下常无事则已,有事则洛阳必先受兵。予故尝曰:“洛阳之盛衰,天下治乱之候也。”
  • 黄冈之地多竹,大者如椽(音:传)。竹工破之,刳(音:枯)去其节,用代陶瓦。比(音:必)屋皆然,以其价廉而工省也。
  • 天道不言,而品物亨,岁功成者,何谓也?四时之吏,五行之佐,宣其气矣。圣人不言,而百姓亲,万邦宁者,何谓也?三公论道,六卿分职,张其教矣。是知君逸于上,臣劳于下,法乎天也。古之善相天下者,自咎夔(音:奎)至房魏,可数也。是不独有其德,亦皆务于勤尔。况夙兴夜寐,以事一人,卿大夫犹然,况宰相乎?
  • 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逾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