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涟新闻会揭中共逼良作贼 吁民众支持
文字版 订阅 简体 繁体 2014.4.24
首页 台湾版 香港版 评论 大陆 北美 港澳 台湾 国际 财经 科技 娱乐 体育

副刊 文化 旅游 生活 饮食 医疗 教育 连载 文学 艺术 图片 音像 移民

社区 资料 专题 网闻 论坛 贺卡 动态 天气 广告 突破封锁 投稿 关于我们
社区新闻主页华盛顿DC美西北纽约康州新泽西波士顿费城北加州南加州美中美南美东南美国其它加拿大东欧洲加拿大西澳洲亚洲南美新闻

首页 > 华人社区 > 澳洲

王涟新闻会揭中共逼良作贼 吁民众支持

【大纪元2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特约记者叶佩青悉尼报导)2月15日中午悉尼大纪元时报在市中心的酒店内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刚逃离中共魔掌的香港的大纪元时报的工作人员、港大博士王涟向澳洲媒体揭露中共国安胁迫其做特务企图“搞垮香港大纪元”的阴谋,并希望得到澳洲民众的支持,安全脱离中共魔掌的控制,同天上午王涟向澳洲的移民局递交了庇护申请。

新闻会上王涟披露自己从去年9月12日在珠海海关被中共国安绑架后,被胁迫做中共的特务从此寝食难安、夜不能寐,恐惧与良知愧疚交杂,内心异常痛苦,他说:这完全违背了我的良心,出卖我的朋友们这根本不是我情愿做的。但是当时国安威胁我说,散发《九评》资料就可以判刑,而我为香港大纪元提供技术支持和为香港大纪元时报建立网站,以致《九评共产党》的资料大量的散播,国安早就对我恨之入骨了。他们随时可以把我杀死,一颗子弹 35元人民币(就相当于6元澳币)就可以把我搞定,然后由我父母来付钱。

王涟还表示:当国安释放他的那一刻起,他就开始计划逃离,他不想为他们卖命,出卖自己和别人。现在他很高兴有机会站出来揭露这一切,摆脱对中共威逼的恐惧与利诱的羁绊。同时他也担心自己老婆和孩子还处在危险的境地中、年迈的父母还在国内,他呼吁澳洲的民众支持和保护。

新闻会上王涟还就记者所关心的问题,一一作了回答,并表示中共向他下手这样的情况,在全球并不是个案,相信其他国家也存在。他呼吁那些跟他有相同经历的人,也勇敢地站出来揭露这一切,让自己重新活的像个人样。

澳洲大纪元时报的媒体发言人宋凯也在新闻会上介绍了中共几年来在全球特别是香港彻底破坏大纪元的企图,特别是2006年2月前后中共破坏大纪元的事件密集发生,至少有7起大纪元人员、办公室遭到破坏的事件。包括香港大纪元办公室被砸,电脑被毁;美国的大纪元的技术总监李渊在美国亚特兰大的家中受到严重袭击,电脑被盗;法国大纪元义工的私人住宅的书房被歹徒闯入破坏;日本大纪元大阪发行部被盗,电脑照相器材等设备被盗;台湾大纪元办公室内所有电脑主机和液晶显示器遭爆窃,存档资料全数遗失;另外悉尼和多伦多的大纪元办公室分别收到了白色粉末的可疑邮件等。

记:国安特务是如何接近你的?

王:中共花了三至四年的时间收集我的个人资料,以达到最后胁迫我做特务的目的。在去年9月12日我因工作需要回国,在珠海海关遭中共国安特务扣押,大约有10个穿制服及便装的国安,在确定我的身份后,蒙上我的眼睛,解掉我的皮带,收走了手表和手机,用车把我劫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四周的窗户被钉死,并拉上了厚厚的窗帘,还架设了摄像机,有3个人负责审讯我,他们表示如果我答应跟他们合作的话,当天就可以把我释放,如果跟他们配合得不好的话,也许六个月也许更长,其间不断地对我威胁恐吓,香港大纪元时报是敌对组织,他们迟早会除掉它。他们也可以随时除掉我等等,一直到我在保证书上签字为止,前后关了三天。

记:你能记得那些绑架你的人的名字吗?

王: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名字,我只知道绑架我的人中有一个最大的,他在广东省专门负责法轮功和大纪元问题的,他有很大的权力。以后跟我单线联系的那个人名叫曹云峰,英文名David,他是一个很低级别的特务,大学毕业生。

记: 他们要求你做什么事情?

王:他们要求我做很多的事情,好像他们对大纪元得所有事情都感兴趣,比方说大纪元办公室的每台电脑摆在什么位置、每根电线、网线是怎样连接的、谁在用哪台电脑等等。一切不起眼的细节对中共特务都是有价值的情报。 如果能通过帮助大纪元工作人员维护电脑而搞到电脑密码,那就更有价值了。还有打听大纪元工作人员家庭情况、联络号码等等。

记:中共国安为何选中你?

王:是因为我在大纪元的位置很特别,我是做电脑技术支持的,很容易拿到密码复制文件、邮件。同时在香港大家也很信任我,并且我还有几个月我就可以拿到香港居民身份证。他们可以从这上面来卡我,如果我听话的话,他们可以很快的批我。如果通过其他方法拿到香港的居民证,可能需要100万港币。

记:你从什么时候想到要逃跑的?

王:我从被释放的第一天我就想逃跑,脱离他们的控制。因为我的良心受煎熬,我根本不想这样做。1月12日他们发给我的邮件,我没有回覆,

记:你为国安工作多长时间,通常国安是如何联系你的?

王:4个月,从去年9月至12月。他们联系我一般通过邮件,要我去深圳去谈一些事情。当他们跟我会面时,前30分钟谈其它事情,目的是让我放松,然后30分钟诬蔑法轮功和大纪元,因为他们觉得我在法轮功里面时间长了,可能会从新回到法轮功去,所以就不断的对我洗脑。

记:你曾经为他们提供过什么?

王:我前后给过他们三次材料。第一次是香港大纪元报已经发表过的三个PDF文件,第二次,向他们提供了不很准确的香港大纪元时报办公室的电脑分布图,以及大概谁在使用哪部电脑。第三次我给他们大纪元报纸出版过的文件,他们很不满意说这没有用,已经被印刷出来了,并强迫我从技术上下手,他们认为我已经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他们可以用任何的形式来要求我。他们表示有几台电脑工作是很容易做手脚的,目的想通过我尽快把香港大纪元搞垮。所以我尝试向海外申请签证,逃离他们的掌控,同时将这件事揭露出来。

记:国安特务是如何控制你的?

王:因为我是拿中国护照的,还没拿到香港永久居民。如果香港的暂住证到期,还要重新去申请,还有等香港永久居民证需要很长的时间,本来2003年我就可以拿到了,但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他们没有批给我。

记:你被他们胁迫后是一种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王:我修炼法轮功有一段时间了,我相信真、善、忍,我不能出卖其他人、出卖自己的良心。一般修炼的人不会碰到,但我碰到了。我心情很糟糕,每天压力很大,晚上无法入睡,就算他们这些国安不监视我,我自己都可能倒下去,因此我必须将这一切揭露出来。

记:当你将这件事揭露出来,你的香港同事他们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王:他们第一个反应是关注我的安全问题,我非常感谢他们。

记:你希望澳洲政府做些什么?

王:澳洲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据我知道,澳洲政府在这方面已经作了一个很好的榜样,我希望尽快得到澳洲政府的庇护。(http://www.dajiyuan.com)

2/17/2007 5:06:14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7/2/17/n1624982.htm

纪元导航主编信箱推荐给朋友打印机版
相关文章

  • 王涟事件引发对中共离间手段的关注 (2007年2月17日)
  • 仲维光:从王涟事件谈中共特务(上) (2007年2月15日)
  • 王涟:加急破坏令意在新唐人晚会 (2007年2月15日)
  • 香港各界谴中共特务 扬正气 挺王涟 (2007年2月15日)
  • 受绑架博士摆脱控制 澳洲谈经历 (2007年2月14日)
  • 掸尘:特务们能够改变共产党的命运吗? (2007年2月14日)
  • 港大博士自述被绑架洗脑当中共特务经历 (2007年2月14日)
  • 王涟事件揭底中共企图破坏大纪元 (2007年2月14日)
  • 司徒华:警惕中共特务陷阱 (2007年2月14日)
  • 华风:中共国安绑架王涟显露的信息 (2007年2月13日)


  • © 2000-2008 Epoch USA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