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宜兰228纪念物历史之澄镜 设计者创意遭破坏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4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沈如峰宜兰县二十四日电)宜兰二二八纪念物─“历史之澄镜”在三年前启用时,原本在内部除了采用玻璃面板,将当时宜兰发生的事件资料镂刻在表面外,也利用建筑物本身流动的池水,营造一股澄澈的感觉,不料之后经常遭人破坏,加上其他安全因素,流水也几乎变成死水,让设计者的创意大打折扣。

宜兰县政府民政局表示,“历史之澄镜”由知名建筑师简学义设计,为一个地下化的建筑,位于宜兰运动公园南侧,占地一千八百五十平方公尺。它有几点特色:第一、它不是制式的碑,而是一座纪念性的建筑物;第二、它内部是利用十六面玻璃面板,将宜兰发生的二二八事件文字资料与图片,刻在表面做回顾,让时光回溯到一九四七年的宜兰,具有历史与教育功能。

第三、纪念物结合景观与艺术,将本身当成是艺术品来设计,并利用建筑物上方流动的池水,与流泄到玻璃面板背面的水幕,营造一股澄澈的感觉,引领参观者进入沉淀与反省的境界。

民政局说,目前台湾已兴建二十座左右的二二八纪念碑,宜兰虽然完成较晚,但却完全以不同的型式展现。

在这十六面玻璃面板上,除了引述一九四七年二月底,台北方面因为查缉私烟,引发官民冲突,酿成全台二二八事件之外,也记载当时宜兰有三十三位是已知遭军方滥捕、随便杀害、恣意伤害或刑求死亡者。

在这些不幸死难的名单中,除了大部分是市井小民之外,也有当时的宜兰医院院长郭章垣、台湾银行宜兰分行营业课长林蔡龄、警官叶风鼓等,他们几乎都没有经过审判,就被枪杀或处死在宜兰几个乡镇中。

简学义在入口处的招牌上设计一段话,“时间不再只是遗忘,而是沉淀的力量,清澄的流水能否洗净故人的伤痛。如镜的水面,映现了一切,不仅是过去,更有正在书写的未来”。

这座具有创意美学的建筑物不料在开放后不到十天,就陆续疑似遭人用水池内的鹅卵石,丢掷玻璃面板,十六面之中就有十四面遭人破坏,县府之后不得已暂时封闭一年多,并在玻璃面板附近加装网子,防止再遭人破坏。

此外,建筑物上方的水池对于幼童来说,也是一个公共安全的问题,县府之后为了安全考量,一度将池水完全抽干。

现在水池内虽然再度放水,不过池水几乎变成死水,长满咖啡色的青苔;原本玻璃面板经由流水呈现的水幕不再,澄澈的感觉消失,设计者当初的原创遭大打折扣。

现在“历史之澄镜”经县府部分整修后,虽然平日在替代役看管下再度开放,但于假日人潮最多时,却因为替代役要休假,对外封闭;假日想参观还得先透过县府预约,使用功能上遭到严重拘束。

“历史之澄镜”破坏者的心态可能只是出于无聊,或没有公德心,也有可能是因为对当时或现在的政治局势不满。如今它不能完全展现设计者的原创,除了宜兰县政府要提出更妥善的管理保全措施之外,部分民众也要有正确、包容及接纳的政治素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