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3)姬昌解围进妲己

陈仲琳

封神演义。(志清/大纪元)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

崇侯奉敕伐诸侯,

智浅谋庸枉怨尤;

白昼调兵输战策,

黄昏劫寨失前筹。

从来女色多亡国,

自古权奸不到头;

岂是纣王求妲己,

应知天意属东周。
话说崇侯虎父子带伤,奔走一夜,不胜困乏。急收聚败残人马,

十停止存一停,俱是滞着重伤。侯虎一见众军,不胜感伤。黄济元转

上前曰:“君侯何故感叹?胜败军家常事,昨日偶未提防,误中奸计

;君侯且将残兵暂行札住,可发一道催军文书,往西岐催西伯速调兵

马前来,以便截战。一则添兵相助,二则可复今日之恨耳。不知君侯

意下若何?”侯虎闻言沉吟曰:“姬昌按兵不举,坐观成败,我今又

去催他,反便宜了他一个违逆圣旨罪名。”正迟疑间,只听前边人马

大队而来;崇侯虎不知何处人马,骇得魂不附体,魄绕空中。急自上

马,望前看时;只见两杆旗旛开处,见一将面如锅底,海下赤髯,两

道白眉,眼如金铃,带九云烈焰飞兽冠,身穿锁子连环甲,大红袍,

腰系白玉带,骑火眼金睛兽,用两柄湛金斧。此人乃崇侯虎兄弟崇黑

虎也,官拜曹州侯。侯虎一见是亲弟黑虎,其心方安。黑虎曰:“闻

长兄兵败,特来相助;不意此地相逢,实为万幸!”崇应彪马上亦欠

身称谢叔父:“有劳远涉。”黑虎曰:“小弟此来与长兄合兵,复往

冀州,弟自有处。”彼时大家合兵一处,崇黑虎只有三千飞虎兵在先

,随后二万有余人马,复到冀州城下安营。曹州兵在先,呐喊叫战。

冀州报马飞报苏护:“今有曹州崇黑虎兵至城下,请爷军令定夺。”

苏护闻报,低头默默无语,半响乃言曰:“黑虎武艺精通,晓畅玄理

;满城诸将,皆非对手,如之奈何?”左右诸将听护之言,不知详细

。只见长子全忠上前日:“兵来将当,水来土掩,谅一崇黑虎,有何

惧哉?”护曰:“汝少年不谙事体,自负英雄;不知黑虎曾遇异人,

传授道术,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中之物,不可轻视。”全

忠大叫曰:“父亲长他人锐气,灭自己威风,孩儿此去,不生擒黑虎

,誓不回来见父亲之面!”护曰:“汝自取败,勿生后悔。”全忠那

里肯住,翻身上马,开放城门,一骑当先,厉声高叫:“探马的,与

我报进中军:“叫崇黑虎与我打话!””蓝旗忙报与二位主帅得知:

“外有苏全忠讨战。”黑虎暗喜曰:“吾此来:一则为长兄兵败,二

则为苏护解围,以全吾友谊交情。”令左右备坐骑,即翻身来至军前

,见全忠耀武扬威。黑虎曰:“全忠贤侄!你可回去,请你父亲出来

,我自有话说。”全忠乃幼年之人,不谙事体;又听父亲说黑虎枭勇

,焉肯善回?乃大言曰:“崇黑虎!我与你势成敌国;我父亲又与你

论甚交情?速倒戈收军,饶你生命。不然,悔之晚矣!”黑虎大怒曰

:“小畜生!焉敢无礼。”举湛金斧劈面砍来,全忠将手中戟急架相

迎,兽马相交,一场恶战。怎见得?
二将阵前寻斗赌,两下交锋谁敢阻?这个似摇头狮子下山冈,那

个如摆尾狻猊寻猛虎;这一个真心要定锦乾坤,那一个实意欲把江山

补。从来恶战几千番,不似将军真英武。
二将大战冀州城下,苏全忠不知崇黑虎幼拜截教真人为师。秘授

一个葫芦,背伏在脊骨上,有无限神通。全忠只倚平生勇猛,又见黑

虎用的是短斧,不把黑虎放在心上,眼底无人,自逞己能,欲要擒获

黑虎,把平日所习武艺,尽行使出。戟有尖有枝,九九八十一进步,

七十二开门,腾,挪,闪,让,迟,连,收,放,怎见好戟?
能工巧匠费经营,老君炉裹炼成兵;造出一根银尖戟,安邦定国

乾坤。黄旛展,三军害怕;豹尾动,战将心惊。冲行营,犹如大蟒;

踏大寨,虎荡羊群。休言鬼哭与神嚎,多少儿郎轻丧命;全凭此宝安

天下,昼戟长旛定太平。
苏全忠使尽平生精力,把崇黑虎杀了一身冷汗。黑虎叹曰:“苏

护有子如此,可谓佳儿!真是将门有种。”黑虎把斧一晃,拨马便走

;就把苏全忠在马上笑了一个腰软骨酸:“若听俺父亲之言,竟为所

误;誓拿此人,以灭我父之口!”放马赶来,那裹肯舍?紧走紧赶,

慢走慢追;全忠定要成功,往前赶有多路。黑虎闻脑后金铃响处,回

头见全忠赶来不舍;忙把脊梁上红葫芦顶揭去,念念有词。只见红葫

芦裹边一道黑气冲出,放开如网罗大小,黑湮中有噫哑之声,遮天映

日飞来,乃是铁嘴神鹰,张开口劈面咬来。全忠只知马上英雄,那晓

得黑虎异术,急展戟护其身面,坐下马早被神鹰一嘴,把眼啄了;那

马跳将起来,把苏全忠跌了个金冠倒挂,铠甲离鞍,撞下马来。黑虎

传令拿了,众将一拥向前,把苏全忠绑缚二臂;黑虎掌得胜鼓回营,

辕门下马。探马报崇侯虎:“二老爷得胜,生擒反臣苏全忠辕门听令

。”侯虎传令,请黑虎上帐,见黑虎口称:“长兄!小弟擒苏全忠已

至辕门。”侯虎喜不自胜,传令推来。不一时,把全忠推至帐前,苏

全忠立而不跪。侯虎道:“你前夜五冈镇,那样英雄今日恶贯满盈,

推出斩首示众。”全忠厉声大骂曰:“要杀就杀,何必作此威福?我

苏全忠视死轻如鸿毛,只不忍你一班奸贼,蛊惑圣聪,陷害万民,将

成汤基业,被你等断送了!但恨不能生啖你等之肉耳!”侯虎大怒,

驾日:“黄口孺子,今已被擒,倘敢簧舌。”令推出斩之。方欲行刑

,转过崇黑虎言曰:“长兄暂息雷霆,苏全忠被擒,虽则该斩,奈他

父子皆系朝廷犯官,前闻旨意拿解朝歌,以上国法。况护有女妲己,

姿貌甚美,倘天子终有怜恤之意,一朝赦其不臣之罪;那时或归罪于

我等,是有功而反无功也。且姬伯未至,我兄弟何可任其咎?不若且

将全忠囚禁后营,破了冀州,擒护满门,解人朝歌,请旨定夺,方为

上策。”侯虎曰:“贤弟之言极善,只是好了这反贼耳!”传令:“

设宴与你二爷贺功。”按下不表。且言冀州探马报与苏护,长公子出

阵被擒。苏护曰:“不必言矣!此子不听父言,自恃己能,今日被擒

,理之当然。但吾为豪杰一场,今亲子被擒,强敌压境,冀州不久为

他人所有,却为何来?只因生了妲己,昏君听信谗佞,使我满门受祸

,黎庶遭殃;这都是我生此不肖之女,以遭此无穷之祸耳!倘久后此

城一破,使我妻女擒往朝歌,露面抛头,尸骸残暴,惹天下诸侯笑我

为无谋之辈。不若先杀妻女,然后自刎,庶几不失大丈夫之所为。”

苏护带十分烦恼,仗剑走进后厅;只见小姐妲己盈盈笑脸,微吐朱唇

,口称:“爹爹!为何提剑进来?”苏謢一见妲己,乃亲生之女,又

非仇敌,此剑焉能举的起,苏护不觉含泪点头言曰:“冤家!为你,

兄被他人所擒,城被他人所困,父母被他人所杀,宗潮被他人所有;

生你一人,断送我苏氏一门。”正感叹间,只见左右击云板:“请老

爷升殿,崇黑虎索战。”护传令:“各城门,严加防守,准备攻打;

崇黑虎素有异术,谁敢拒敌?”急令众将上城,支起弓弩,架起信炮

灰瓶滚木之类,一应完全。黑虎在城下暗想:“苏兄你出来与我商议

,方可退兵;为何惧我,反不出战?这是何说?”没奈何暂且回兵。

探马报与侯虎,侯虎即请黑虎上帐坐下,就言苏护闭门不出。侯虎曰

:“可架云梯攻打。”黑虎曰:“不必攻打,徒费心力;今只因其粮

道,使城内百姓不能接济,则此城不政自破矣!长兄可以逸待劳,俟

西伯侯兵来,再作区处。”按下不表。且言苏护在城内,并无一筹可

展,一路可投,真为束手待毙。正忧闷间,忽听来报:“启君侯!督

粮官郑伦候令。”护叹曰:“此粮虽来,实为无益。”急叫进来。郑

伦到滴水檐前,欠身行礼毕。伦曰:“末将路闻君侯反商,崇侯奉旨

征讨;因此上未将心悬两地,星夜奔回。但不知君侯胜负如何?”苏

护曰:“昨因朝商,昏君听信谗言,欲纳吾女为妃;吾以正言谏诤,

致触昏君,便欲问罪。不意费、尤二人,将计就计,赦吾归国,使我

自进其女;吾因一时暴噪,题诗反商。今天子命崇侯虎伐吾,连赢他

二三阵,损军折将,大获全胜;不意曹州崇黑虎将吾子全忠拿去。吾

想黑虎身有异术,勇冠三军,吾非敌手:今天下诸侯八百,我苏护不

知往何处投托?自思至亲不过四人,长子今可被檎,不若先杀妻女,

然后自尽,庶不使天下后世取笑。汝众将士可收拾行装,往投别处,

莫误公等之前程耳!”苏护言罢,不胜悲泣。郑伦听言,大叫曰:“

君侯今日是醉了迷了痴了!何故说出这等不堪言语?天下诸侯有名者

,西伯姬昌、东伯姜桓楚、南伯鄂崇禹,总八百镇诸侯。一齐都到冀

州,也不在我郑伦眼角之内,何苦自视卑弱如此?末将自幼相从君侯

,荷蒙提絜,玉带垂腰;末将愿效驽骀,以尽犬马。”苏护听郑伦之

言,对众将曰:“此人催粮,路逢邪气,满口乱谈;且不但天下八百

镇诸侯。只因崇黑虎曾拜异人。传授道术,神鬼皆惊,胸藏韬略,万

夫莫敌,你如何轻视此人?”只见郑伦听罢,按剑大叫曰:“君侯在

上,末将不生擒黑虎来见,把顶上首级,纳于众将之前。”言罢,不

由军令,翻身上了火眼金睛兽,使两柄降魔杵,放炮开城,排开三千

乌鸦兵,像一块乌云卷地。及至营前,厉声高叫曰:“只叫崇黑虎出

来见我。”崇营探马报人中军:“启二位老爷!冀州有一将,请二爷

答话。”黑虎欠身曰:“待小弟一往。”调本部三千飞虎兵,一对旗

旛开处,黑虎一人当先;见冀州城下有一簇人马,按北方壬癸水,如

一片乌云相似。那一员将,面如紫枣,须似金针,带九云烈焰冠,大

红袍,金锁甲,玉束带,骑火眼金睛兽,使两根降魔杵。郑伦见崇黑

虎装束稀奇,带九云四兽冠,大红袍,连环铠,玉束带,也是金睛兽

,使两柄湛金斧。黑虎认不得郑伦,叫曰:“冀州来将通名。”郑伦

曰:“冀州督粮上将郑伦也。汝莫非曹州崇黑虎,擒我主将之子,自

恃强暴,可速献出我主将之子,下马受缚;若道半个不是,立为齑粉

。”崇黑虎大怒骂曰:“好匹夫!苏护违犯天条,有碎骨粉身之祸;

你皆是反贼逆党,敢如此大胆,妄出狂言。”催开坐下兽,轮起手中

斧,飞来直取郑伦。郑伦手中杆,急架相还。二兽相迎,一场大战。

但见:

两阵咚咚发战鼓,五采旛幢空中舞;三军陃喊助神威,惯战儿郎

持弓弩。二将齐纵金睛兽,四臂齐举斧共杆。这一个怒发如雷烈焰生

,那一个自小生来性情卤;这一个面如锅底赤须长,又只见那一个脸

似紫枣红霞肚。这一个蓬莱马中斩蛟龙,那一个万仞山前诛猛虎;这

一个昆仑山上拜明师,那一个八卦炉边参老祖。这一个学成武艺将江

山整,那一个秘授道术把乾坤补。自来也见将军战,不似今番杵对斧

二将相交,只杀得红云惨惨,白雾霏霏;两家棋逢对手,将遇作

家,来往有二十四五回台。郑伦见崇黑虎脊背上背一红葫芦;郑伦自

思:“主将言:‘此人有异人传授秘术,’即此是他法术。常人道:

‘打人不如先下手。’”郑伦也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知道

郑伦封神榜上有名之士,特传他鼻窍中二气,吸人魂魄;凡与将对敌

,逢之即擒。故此着他下山,投冀州挣一条玉带,享人间福禄。今日

会战,郑伦手中杵,在空中一晃,后边三千乌鸦兵,一声呐喊,行如

长蛇之势。人人手执挠钩,个个横拖铁索,飞云闪电而来。黑虎观之

,如擒人之状。黑虎不知其故,只见郑伦窍中一声响如钟声,窍中两

道白光喷将出来,收人魂魄。崇黑虎耳听其声,不觉眼目昏花,跌了

个金冠倒竖,铠甲离鞍,一对战靴,空中乱舞。乌鸦兵生擒活捉,绳

绑二臂。黑虎半响方醒,定睛看时,已被绑了。黑虎怒曰:“此贼好

赚眼法,如何不明不白,将我擒获?”只见两边掌得胜鼓进城。有诗

为证:

“海岛名师授秘奇,英雄猛烈世应稀;

神鹰十万全无用,方显男儿语不移。”

且言苏护正在殿上,忽听得城外响鼓,叹曰:“郑伦休矣!”心

甚迟疑。只见探马飞报进来:“启老爷!郑伦生擒崇黑虎,请令定夺

。”苏护不知其故,心不暗想:“伦非黑虎之敌手,如何反为所擒?

”急传令:“进来!”伦至殿前。将黑虎被擒,诉说一遍;只见众士

卒,把黑虎簇拥至阶前。护即下殿,叱退左右,亲释其缚;跪下言曰

:“护今得罪天子,乃无地可容之犯臣;郑伦不谙事体,触犯天威,

护当死罪。”崇黑虎答曰:“仁兄与弟一拜之交,未敢忘义;今被部

下所擒,愧身无地。又蒙厚礼相看,黑虎感恩非浅。”苏护尊黑虎上

坐,命郑伦众将来见。黑虎口:“郑将军道术精奇,今被所擒,使黑

虎终身悦服。”护令设宴,与黑虎二人欢饮。护把天子欲进女之事,

一一对黑虎诉了一遍。黑虎曰:“小弟此来,一则为兄失利,二则为

仁兄解围。不期令郎年纪幼小,自恃刚强,不肯进城请仁兄答话,因

此被小弟擒回在后营,此小弟实为仁兄也。”苏护谢曰:“此德此倩

,何敢有忘?”不言二侯城内饮酒。单言报马进辕门来报:“启老爷

!二爷被郑伦擒去,未知吉凶,请令定夺。”侯虎自思:“吾弟自有

道术,为何被擒?”其时掠阵官言:“二爷与郑伦正战之间,只见郑

伦把降魔杵一摆,三千乌鸦兵一齐而至;只见郑伦鼻子里两道白光出

来,如钟声响亮,二爷便撞下马来,故此被擒。”侯虎听说惊曰:“

世上如何有此异术?再差探马打听虚赏。”言未毕,报:“西伯侯差

官辕门下马。”侯虎心中不悦,吩咐:“令来!”只见散宜生素服角

带,上帐行礼毕:“卑职散宜生拜见君侯。”侯虎口:“大夫!你主

公为何偷安,竟不为国,按兵不动,违逆朝廷旨意?你主公甚非为人

臣之礼。今大夫此来,有何话说?”宜生答曰:“我主公言:‘兵者

,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今因小事,劳民伤财,惊慌万户,

所过州县府道,调用一应钱粮,路途跋涉,百姓有征租榷税之扰,军

将有披坚执锐之苦。因此我主公使卑职下一纸之书,以息烽烟;使苏

护进女王廷,各罢兵戈,不失一殿股肱之意。如不获从,大兵一至,

剿叛除奸,罪当灭族,那时苏护死而无悔。”侯虎听言大笑曰:“姬

昌自知违逆朝廷之罪,特用此支吾之词,以求自释。吾先到此,损兵

折将,恶战数场;那贼焉肯见一纸之书而献女也?吾且看大夫往冀州

见苏护如何?如不依允,看你主公如何回旨?你且去!”宜生出营上

马,径到城下叫门:“城上的报与你主公,说西伯侯差官下书。”城

上士卒忙报上殿:“启爷!西伯侯差官在城下,口称上书。”苏护与

崇黑虎饮酒末散。护曰:“姬伯乃西岐之贤人,速令开城,请来相见

。”不一时,宜生到殿前行礼毕。护曰:“大夫今到敝郡,有何见谕

?”宜生曰:“卑职今奉西伯侯之命,前月君候之题反诗,得罪天子

。当即效命起兵问罪。我主公素知君侯忠义,故此按兵,未敢侵犯。

今有书上达君侯,望君侯详察赐行。”宜生将锦囊内书献与苏护,护

接书开拆。书曰:
“西伯侯姬昌百拜冀州君侯苏公麾下:昌闻:‘率土之滨,莫非

王臣。’今天子欲选艳妃,凡公卿士庶之家,岂得隐匿?今足下有女

淑德,天子欲选入宫,自是美事,足下竟与天子相抗,是足下忤君,

且题诗午门,意欲何为?足下之罪,已在不赦。足下仅知小节,为爱

一女,而失君臣大义。昌素闻公忠义,不忍坐视,特进一言,可转祸

为福,幸垂听焉!且足下欲进女王廷,实有三利:女受宫帏之宠,父

享椒房之贵,宫居国戚,食禄千钟,一利也。冀州水镇,满宅无惊,

二利也。百姓无涂炭之苦,三军无杀戮之伤,三利也。公若执迷,三

害日下至矣:冀州失守,宗庙无存,一害也。骨肉有灭族之祸,二害

也。军民遭兵燹之灾,三害也。大丈夫当舍小节,而全大义,岂得效

区区无知之辈,以自取灭亡哉?昌与足下同为商臣,不得不直言上渎

,幸君侯留意也。草草奉闻,立候裁决。谨启。”
苏护看毕,半响不言,只是点头。宜生见护不言,乃曰:“君侯

不必犹预,如允以一书而罢干戈,无非上从天命,中和诸侯,下免三

军之苦。此乃主公一段好意,君侯何故缄口无语?乞速降号令,以便

施行!”苏护闻言,对崇黑虎曰:“贤弟你来看一看,姬伯之言,实

是有理;果是真心为国为民,乃仁义君子也!敢不如命?”于是命酒

管待散宜生于馆舍。次日修书赠金帛,令先回西岐:“我随后进女,

朝商赎罪。”宜生拜辞而去。真是一封书抵十万之师。有诗为证:
“舌辨悬河汇百川,方知川义与臣贤;

数行书转苏侯意,何用三军眠枕戟?”
苏护送散宜生回西岐,与崇黑虎商议:“姬伯之言甚善,可速整

装,以便朝商;毋致迟疑,又生他议。”二人欣喜。不知其女若何?

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回   赏州侯苏护反商
      丞相金銮直谏君,忠肝义胆孰能群?早知侯伯来朝觐,空费倾葵纸上文。
  • 第一回   纣王女娲宫进香

         
      混沌初分盘古先,

      太极两仪四象悬,

      子天丑地人寅出,

      避除兽患有巢贤。

      燧人取火免鲜食,

      伏羲画卦阴阳前,

  • 日前美国一家专业期刊披露,中共于今年初的一月十一日在四川省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以“反卫星系统”发射出一枚弹道飞弹,击落了八年前部署距离地表八百多公里的气象卫星“风云一号C”。此举立刻引来全世界的关切,因为这是国际间廿年来首度出现在太空摧毁卫星的“星战级”动作,美、日、英、澳加等国对此大感震惊,纷纷要求中共做出合理解释。北京当局在沉默多天后,终于在一月二十三日向美国承认确有此事,但表明此举“无意威胁任何国家,或显示北京正在从事太空军事化活动。”中国的军事专家将领则强调,中国的太空探索都是和平的,无意与美国进行太空竞赛,美国的反应有点神经质。果真如此吗?
  • 【大纪元2月5日报导】(中央社台北五日电)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七次全会确立未来反贪腐战略,持续以高压态势遏制官员贪腐之风。中共中央正透过完善领导干部个人情况报告制度,扩大和织密反腐监控网,一项针对官员婚姻及家庭涉外情况的调查工作已在中央党政机关悄然启动。
  • 悲矣!痛矣!想我华夏五千年之泱泱大国,却毁于共党乱政之五十余年。谈崇信,今罢黜百家而独尊权钱,使华夏再无仁义纲常。论国政,今不早在强国之列,只能以贿霸权而安邦。说民生,今东海之畔虽琼楼玉宇,然华夏故园已水枯泽干。道文明,今各国皆行民主信和平,惟神州惜独裁尚征战。如今之中国,早与祖先名训而南辕北辙,亦与世界主流而相悖。如此往复,必被弃之于文明之外。真若此,岂不令我等炎黄之后痛心哉?此罪魁实乃中共耳,华夏众生,焉能不讨而灭之?
  • 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由于中共对器官捐赠者未经严格检验筛选,捐赠者的纪录没有透明化,据日本读卖新闻披露,南韩及日本近日均传出因为接受移植器官手术而感染肝炎的病例。
  • 今日,2006年12月30日,巴格达时间凌晨6点,祸国殃民的前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因在1982年镇压什叶派村落杜贾尔时下令屠杀148人,犯下反人类罪,而被处于绞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