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逸明: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刘逸明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5日讯】向来主张封杀敏感书籍的新闻出版总署终于在邬书林宣布对新近出版的八部书的禁令后迎来了舆论的持续棒喝。胡锦涛在就任中共新一代掌门人之后,提出了“和谐社会”的理念,虽然中国社会仍然充满了不和谐的因素,但这种提法和之前江泽民所提出的“三个代表”空洞思想在相形之下还是有其进步性。从寻常百姓的街谈巷议来看,胡锦涛虽然难以成就空前绝后的政治地位,但在口碑上比起江泽民还是要好得多,至少没有诸如江泽民那样的绯闻。江泽民因为“6.4”而登上中国的政坛巅峰,江泽民时代对言论自由的遏制除了有他自身的原因之外,也不乏他对独立意识形态的惧怕。在江泽民时代,同样有良心知识份子撰写敏感书籍,但能够获准出版的却是凤毛麟角。

胡锦涛和温家宝作为中共新一届核心领导人登台之后,因为非典时期的舆论开放和对孙志刚事件的良好回应,外界曾把胡温的领导美其名曰“胡温新政”。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印象,一些文化机构才敢于在先前的舆论禁区边跃跃欲试。《中国农民调查》和《往事并不如烟》两本书在2004年的横空出世着实让中国的文化人感受到了一股新鲜的气息,但是,即使胡温有开放舆论的想法,但之前已经盘根错节的中共保守派势力依然在中国的政坛占主导地位,文化界更是为保守派所控制。一些书出而又禁可以说是对中共政治格局的一个很好反映,就算胡温对禁书事件不满,也不会轻易出来主持公道,因为一旦得罪党内的就在前不久,央视播出了大型纪录片《大国崛起》,这被很多人认为是中共准备进行政治改革的信号,而紧接着的便是胡锦涛的文胆俞可平在《学习时报》上大力宣扬“民主是个好东西”,此两件事在网路以及海外媒体上掀起了一股不小的关注热潮。虽然中共在其执政历史上有着太多的谎言,它们的舆论宣传和实际行动往往相去天壤,但有这些举动的出现毕竟比没有的好,最起码可以说明中共党内的一部分人已经有了一种超越以往的理想,而政治改革的实施必须建立在观念的革新基础之上。当然,略微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不会因为这些出乎意料的现象而对中国的政治改革抱太大的希望,人们更愿意把这些现象解读为胡温为寻求民意支持来剔除政治异己的手段。

考验国家领导人是否真的有政治改革和开放舆论的诚意,现实也许是最好的试金石。刚刚进入新的一年,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就凭借自己所特有的权力将八部书籍打入了禁书行列。虽然宪法有言论和出版自由的规定,但中国的新闻出版主管机构要叫停哪一本书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即使是胡乱封杀,也不会遭致国内舆论以及当事人的谴责。或许正因为如此,邬书林这样的无耻之徒才有了为所欲为的胆量。非常不幸的是,邬书林此次的禁书举动并不如以往那般顺利,在得知自己的书被禁以后,作家章诒和女士终于忍无可忍地发出了一声怒吼,紧接着是著名戏剧家沙叶新以及不计其数网路人士的声援。在感受到舆论的强大压力之后,邬书林又托人给章诒和女士带话,称此事是一场“误会”、“我没有点你的名”。对于邬书林私下的这一举动,章诒和表现出了坚定的立场,即使邬书林表明自己“红道、黑道都有人”,章诒和女士还是毫无惧色。

从新闻出版总署网站上面有关邬书林的个人简历来看,他才50出头,1976年11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经在工厂做过工人,后来又就读于南京大学经济学系。在1982至2001年间,他便由中宣部出版局一个干事逐渐升为副处长、处长、副局长、局长,在1986至1989年,经过中央党校的镀金培训,他又再升一级,2001年成为中宣部副秘书长兼改革办主任。中宣部和新闻出版总署同属中共的意识形态主管机构,2004年10月,邬书林始任新闻出版总署党组成员、副署长,在出版界可谓大名鼎鼎、大权在握。中共的官场向来是逆淘汰,越是为民请命的好官越是做不长久,而诸如邬书林这样的文化刽子手则可以步步高升。

今年距离中共当年发动的整风反右运动刚好50周年,在反右运动之前,一代暴君毛泽东曾在文艺界大力提倡贯彻“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方针,当时的知识份子无不为此欢欣鼓舞,并梦想着中国民主春天的到来。然而,令很多人始料未及的是,毛泽东的大鸣大放竟然是引蛇出洞的诱饵,吸引着不计其数的人成为右派分子,遭受残酷的迫害。章诒和女士的父亲章伯钧在反右时期曾被打成最大的右派,章诒和女士在当时自然也受到牵连,父亲的不幸遭遇给她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在她也快日薄西山的今天,用写书的方式来记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是人性的自然流露,更是完全合法的行为。因为这种家庭背景,她的书屡屡遭遇被禁的厄运,不能不说是对所谓“和谐社会”的有力诠释,在反右50周年的今天,她的这种不幸也许更具有讽刺意义。

就在前不久举行的文联和作协代表大会后,中国总理温家宝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国文艺界人士谈心时再次提出要贯彻党的双百方针,作为国务院下属的新闻出版总署,不可能不知道温家宝的那次谈话,邬书林竟然敢于公开地禁书,可以说是扇了温家宝总理一个响亮的耳光,如今此事仍在继续发酵,就连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清华大学教授贾西津、著名作家钱钢、学者刘苏里也纷纷挺身而出,对章诒和表示支援,并且强烈要求当局保障公民的出版权利。此时此刻,温家宝应该出来对此事作出表示,否则的话,人们完全有理由把他的那次谈话看成是和50年前相似的一种引蛇出洞策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2-05 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