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诵:爱,不会随风而逝 (1)

陶洛诵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世界对我而言是感性的,在错综复杂的红尘中我可以把一切简化为两个字:感情。

在澳大利亚广袤近乎荒凉的土地上,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格外重要。

我凭著感情为指南走完自己的大半生,我永不放弃的罗盘,我永不放弃的爱,我坚信,爱是人类最璀璨的精神之花。

悉尼,《沃京.布鲁》候机室里,我孤零零地坐在宽大柔软的单人沙发上,对面是个穿红衣服的金发女郎悠然侧卧在长沙发上,眼睛安详地闭着,身边放着几个大旅行箱。

飞往墨尔本的班机是十二点三十分,还有一个半小时。到澳洲快二十年,这回是我一个人独自上路。我没离开过莲娜,也没离开过辽尼亚,但为了对得起袁红冰,我必须去开几天会。

本来指著在袁教授召开的世界性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上能见到几个老朋友,后来听说他们一个一个都来不了,从中国到澳大利亚签证太难办,我最想见的老潘,签证倒是拿下来,可她却临阵决定不来。

老潘是我师大女附中同学,又同在白洋淀邸庄插队,近两年出了一本有关我们青春年代的小说,获了个上海颁发的长篇小说一等奖,她挺有才气,我向袁教授推荐她。

电话里,老潘说来了怕连累单位的领导,因为大会要求与会者一定要签名,老潘怕签名公布后会追查到单位领导,因为这不是个普通的作家公议,里面有政治内容,领导给她开介绍信去使馆办签证并不知道就里,到时个稀里糊涂丢了饭碗,一家老小吃什么呀。

言之有理,做人不能太自私。

前几天,我过生日,请老袁,立勇,用林,罗娜,皮特过来吃一顿,(革命对我来说,就是请客吃饭,就是写文章,就是绘画,就是这样雅致,这样文质彬彬,这样温良恭俭让。)

老袁说:“为了给潘办签证,我和赵晶用了四个工作日,最后请何华德帮忙才批下来的。”我想:“老潘不去,我再不去,太不地道,我跑一趟吧。”

候机室里人稀稀落落,一个肥胖的长著络腮胡子的澳洲人坐到我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我想肥胖是不好的,我自己也是肥胖族中的一员,我爸跟我说:“肥胖是无知与懒惰的象征。”肥胖表明没有科学知识,不懂得科学进食,肥胖表明不爱运动,不从事劳动。说得对,我的朋友里没有胖子,无论男女,个个身手矫健,我不由又想起老潘,她临到五十多岁倒出落得跟朵花似的,看她书面封里亭亭玉立的照片,一头浓浓的黑短发像微微撑开的小伞,底部向里扣著圆圆的圈边,像我少年时代看过的苏俄影片《海军少尉巴宁》里面的虚构的法国女郎,圆边眼镜罩在眯起的微笑的眼睛上,如果走在街上,我绝不会认为这是我少年时代认识的梳着两根小刷子,驼著背,脾气很大的老潘。

我还真挺想这个老潘,因为我跟她特谈得来,完全不用顾忌什么,能聊天的人很多,难得的还是知根知底,从小在一块儿,几十年没联系,通过作品了解对方的生活,再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一开口就能接上火,我们俩互相认同的一个最大的共同点是:“我们俩都不势利。”

在白洋淀时,我找的男朋友是家在一九六八年冬天被单位以“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遣返回邢台老家的赵京兴,老潘找的于有泽的家遣返得更早,是一九六六年红八月被红卫兵遣返的。

如果说我当时还抱着幻想用赵京兴的才华来拯救天下苍生的话,老潘找余有泽更无一点实用价值。余有泽有文学才能,会写诗。
在《抒情年代》这本书里,老潘尽兴描写了她和余的相识,相恋与相知,当然余的名字用英文字母N来表示。

我认为她写的都是具有深刻意义的鸡毛蒜皮,“你为什么不写‘红八月’?”“我怕写了无法出版。”而惨无人道的‘红八月’是经历文革每一个人无法回避的史实,有一批年轻反叛者的出发点就是从那“千里易逝,共产党罪孽难消!”(引自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的岁月开始。

我认为她的书里最缺欠的是英雄主义,所以我深深同意某位评论家的评语:“好看,但不震撼。”

我亲爱的朋友老潘的的确确是个非政治性的人物,但却为政治原因我无法与她相见,无法彻底抵足交谈,我深感遗憾。
墨尔本之行,我只能呆三天,我除了几件衣服,几条内裤,还带了一本香港星辉出版社二零零五年出版的《生之舞》,丁冬一共送我两本,我要送一本给为这本书集结成集费很大的心血的原《大洋时报》副刊总编阿木。

我打电话给丁冬,问他想不想来参加这个会,他说他今年已经来过澳洲了,如果可能,希望我能帮他太太邢小群女士过来看看,邢女士亦是著名作家。我打电话时还不知道丁冬这样国际知名的大学者刚刚被公安局“请”了一趟,为他给某人出版书的事,可惜我没能帮上邢女士。

王友琴能来却不肯来,她对我说她没时间。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河南当局软禁著名爱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女士,阻止她前往美国华盛顿领取美国权益组织生命之音颁发的年度奖。高耀洁在她的博客中提出抗议。这已经不是河南省当局第一次阻挠高耀洁出国领奖。 (w2007-02-05-voa22.cfm)
  • 这是一本真正用血泪写成的书。它激起我的万千感慨,决非一篇短短的序言可以说尽。这里我祇说一点。
  • 1976年9月10号深夜,毛泽东去世的第二天,专门为中共高级领导人照相的杜修贤被汪东兴召入中南海。在那里,王洪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毛远新和华国锋、陈锡联、汪东兴手拉着手,站在毛泽东的遗体前,杜修贤为他们拍下了一张纪念照。 (w2007-02-03-voa31.cfm)
  • 浙江温州洞头县滩涂征收引发的补偿纠纷持续。警方拒绝律师会见被逮捕的村民代表。与此同时,原洞头县委书记承认,政府没有把相关补偿交给村委会而是挪作用建设。村民认为政府此举不尊重群众。
  •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燕明采访报导) 四川的人权网站“六四天网”怀疑受到攻击,在二十小时内无法点击开启。与此同时,网站披露了浙江维权人士严正学被起诉、成都拆迁烧死人等消息。
  •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浙江消息: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画家、著名维权人士严正学颠覆国家政权一案,浙江省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已于一周前起诉到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严先生的辩护律师将于近日赴台州阅卷并会见严先生。因案件涉及国家机密,律师对案情不方便透露。但据从警方透露的消息,严的案子可能与参加某组织和插手农会有关。
  •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采访报导)于1月26日北京两会期间被警方拘捕的北京基督教徒、维权人士华惠棋已经被警方拘捕一周。在海外媒体和组织的报导呼吁的压力下,从前天开始,北京警方一改以往“刑事拘留”一个月的口头通知,反而对华惠棋的家人改口称没有拘留,等两会开完就放人。北京两会已经结束,人还没有放,警方私下还威胁家属要取消最低生活保障。
  • 德普在07年1月8日给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写了一封信,内容是关于反映监狱的伙食问题(每个月每人127元/2006年至今;1996年是124元/月),犯人们每天只吃点水煮白菜、萝卜、土豆,长期下去营养不良,身体虚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