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诵:爱,不会随风而逝 (4)

陶洛诵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申丽灵在信中,迎平康的父亲叫平杰指旺。
仲维光和刘青没回信,今年我才从王友琴那儿得知,维光没收到我的书,维光因为在德国,情有可原,可刘青也说他没收到。
“刘青,你结婚了吗?”
“结婚了。”
“不是原来那个女朋友?”
“还是。”
我看过那个女孩子给他写的信,称他为“牛虻。”这次开会,进一步了解到刘青的情况,更感到刘青是个好丈夫。
“刘青,非常对不起,我没能把你在狱中写的九万字交给[争鸣]。”
“交了会连累你。”
手稿最后由王克平交给法新社,倒没听说王克平有什么麻烦。
“你怎么样?你好吗?”他问,语气中是令我感动的关切。
我想哭,声音里尽量不要哽咽。“我很好。”
难道我要告诉他,我的离婚,我的独闯澳大利亚,我为了获得居留权与人同居;我给别人当情妇,为了生活的稳定——他在革命,他从不停息地对国内人权状况的关注,我怎么好意思用我私人奋斗史来打扰他,占用他宝贵的生命?
我们谈论我们共同的朋友,我的许多老朋友当时都聚集到十三条七十六号民主运动的旗帜之下,七八、七九、八零那几年被称之为的民主墙运动,赵振开(北岛)是地下诗刊[今天]的主要负责人,姜世伟(芝克)是主要的编辑与撰稿人。栗世征与他们以另一种形式保持着密切的接触。
六九年一月份去白洋淀插队的这批人与[今天]有着某种天然的联系。
七十六号为我提供了许多新朋友,毛毛(芝克的女友)栗世征当时美丽的女友张宏媛,后来因写“十六号病房”一文一炮打响的乔雪竹,乔雪竹又介绍了一堆她当时就读的《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的同学给我,其中的张谆,后一制造了很轰动的新闻,她是军人,与一个法国人恋爱,被军事法庭逮捕,被开除军籍,后来去了法国。还有黄锐,赵楠,徐文立,马德升——等等,等等。
这次开会我才知道,[民主墙]运动的序幕是由一个贵州黄翔与他的伙伴拉开的。同来开会,[民主墙]时小字辈的活跃份子贝岭好像也是与我同时才知道这个事实。贝岭还说:“我们北京人总是有种大北京主义,认为什么运动都是我们首先开创的。”
我记得当时刘青,刘念春让出的作为民主活动基地的两间带前廊的青砖大瓦房里住过不止一个贵州人,其中一个带着贵州音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是大喊大叫地死去,就是默默地死去。”
黄翔的诗歌自有他独特的力量。
前些时日,好友罗娜,皮特夫妇送给过我一个黄翔专集的光碟,对他那句诗:“即使我变成一根骨头也要卡住这个时代的咽喉。”欣赏备至。当时我只听过他的名字,对他不甚了解,但这一句诗令我产生对他许多遐想,肯定是个遭受无穷磨难而誓死不屈要斗争到底的诗人。
此次见到真佛之面,黑色齐耳长发随着他朗诵诗时不停飘浮,他的动作像太极,像舞蹈,又像空中的雷鸣电闪,令我每次听罢哭得无法自制,尤其是听他朗诵“野兽。”
“野兽,我是一只野兽,我是一只被人追赶的野兽——”凄厉、悲怆、雄壮。
黄翔是贵州的,刘青好像也不是纯正的北京人,他的口音总带点南方腔。
那天深里,我们谈了三个多小时,从夜里两点到五点多钟,从漆黑的夜到东方发白。我在悉尼,地球南端,他在纽约,西半球北部。
没多久,“星岛日报”头版刊登中国法学教授袁红冰与他的助手赵晶从贵州逃亡悉尼的新闻。我想起在电话里刘青告诉我XXX逃往哪儿哪儿哪儿,XXX又逃到哪儿哪儿哪儿哪儿——如报家门,如数家珍,想必这袁赵二人来澳亦是他的杰作之一,他在这时候给我三个小时的电话,必是对我的一个暗示,希望我能出手相助,给了我一个弥补过失的好机会。
袁红冰出逃事件使我精神为之一振。我前面已经说过,任何大事到我这儿都可以简化为私人感情,老袁的来到一是可以弥补一下对刘青的歉意,二是对袁感到好奇。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两年多半一个夜晚,正在酣睡的我被大作的电话铃声吵醒,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看墙上精致的挂钟指的是二点十分。我爬起身来,走下床去,抓起话筒。
  • 我对王友琴教授佩服得五体投地,她对人类的贡献绝不亚于圣女林昭。我能把苏晓康为她作的序倒背如流
  • 爱,不会随风而逝
      
  • (一)【专家分析】嘉宾 – 法学家袁红冰
    (二)【亲身经历】《蓦然回首 更觉得如履薄冰》
    (三)【演讲】《关注中国的苦难》演讲会:谢田、徐文立、袁红冰答听众提问
  • 2006年的夏天,在“北青网”看到了东海一枭先生的文章,通过他文上的链接,我又发现了“自由圣火”,就也看到了袁红冰先生犀利文章,敬仰先生天才般的狂放文笔和傲岸的性格及钢铁般的意志,看到了他的嫉世愤俗;他的悲天悯人;更重要的是他忧国忧民的伟大情怀。这热血的蒙古汉子的笔不是笔,是把利剑,毫不留情地直戳专制腐败统治者的咽喉,感觉是那样的畅快。
  •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让你说个够节目,我是茜文。

    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彻底颠覆了发展经济学中水涨船高的基本原理。全球第一次记录到与腐败共生的中共极权统治下的社会,存在着大量的不公正、不合理的现象和社会隐患。经济越是高速发展,社会危机也越加深重。下面请听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和著名政经评论家曹长青先生的精辟分析。

  •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是由堪称中华第一英才的袁红冰发起和倡导的思想解放运动,旨在此基础上建立中国自由民主宪政。这场由中华知识份子参与的文化运动,必将成为解体中共党文化、解放中国人的思想,从而重建中华道德、复兴中华文化的伟大运动。
  • 大纪元记者萧勤、曾妮墨尔本报导)2006年11月26日,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群英演讲会在墨尔本艺术中心ANZ大厅举行。首届年会代表,十几位来自四大洲的文化人以《中国的苦难》为题,同台演讲。演讲者会主持人袁红冰及大纪元副总裁谢田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表示,中国的苦难,与中国的文化没有关系;中国现在的苦难,主要来自于西方的集权主义思潮,是中国共产党使中国彻底的西化了,而且是以一种最坏的、最极端的极权主义的方式西化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