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破空:两会重点,哪里是“民生”?

陈破空

现在中共正在召开两会,2007年3月6日,警察阻止抗议民众进入警戒区。(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4日讯】今年3月5日,全国“人大”、“政协”两会,又粉墨登场。早在“两会”开幕前,总理温家宝就发表题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的文章,为“两会”定调:继续经济改革,不搞政治改革。温家宝的文章,引用邓小平的话,重申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这是对党内保守派的安慰;温家宝又借用赵紫阳二十年前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则是对党内改革派的拉拢。

有了温家宝的这番定调,接下来的“两会”,开得四平八稳,了无新意,就毫不出奇。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本身平淡而乏味,也怪不得那些庸碌无为的“代表们”,一边假装听报告,一边酣睡如泥。

中共宣传,今年的“两会”,重点是民生议题。其实,近三十年来,在中共的喉舌里,哪一年的“两会”,重点又不是民生议题呢?既然避谈政治改革,经济和民生就成了唯一的话题。用这个话题,可以代替任何话题。既可以赢得“务实”的虚名,又可以淡化社会矛盾,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其实,民生议题,又是一个幌子。比如,在“两会”上公布的军费开销和军费增长,才是重中之重。今年军费开销3509.21亿,增幅529.9亿,增长17.8%,占全国财政支出7.5%。军费开销,成为所有开销中的龙头老大。

相比之下,用于科技、教育、卫生、和文化事业的支出,分别为774亿、536亿、138亿、和123亿,所有这些领域加在一起的开销总和,都不及军费开销的一半!而被列为最大民生话题、涉及中国总人口75%的“三农”问题,国家财政开支仅为3397亿,仍然低于军费。对比这些数字,谁能相信,“两会”的重点是民生?

针对外界质疑,中共当局的说法是:中国军费高增长,是因为目前中国国防费用的基数太小。然而,中国农业、教育、卫生、科技、和文化事业的目前费用基数更小、小得多,又当如何?中国军费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已经持续近二十年,而农业、教育、卫生等费用的增长,迟至近年才开始,又当作何解释?

说到今年军费增长,当局再次表示,为了三方面:其一,提高军人工资和津贴标准;其二,提高军队公务事业费和伙食费标准,改善部队官兵训练、生活条件;其三,增加装备建设经费,提高军队在信息化条件下的防卫作战能力。三条中,竟有两条是改善军人待遇(且不说,这种改善,已经连年翻了几番)。既然8亿农民不如230万军人,民生究竟何从谈起?

“人大”发言人的一句解释,尤其值得注意,他说:“从1979年到1989年,我国国防费实际平均每年下降5.83%。近些年来,才逐步增加国防费……”在这里,“近些年”、“逐步”等,都是故意淡化的用词;事实上,从1990年开始,中国军费就以每年两位数暴涨。“人大”发言人的话,等于公开承认:中国军费狂涨,是从1989年之后才开始的,即在“六四”大屠杀之后,中共为维持其统治,更加依仗军队,大量花钱,刻意讨好部队官兵。这恰恰应证了笔者多次阐述的一个结论:中共穷兵黩武,其威胁,更多的,不是朝外,而是朝内,随时准备镇压中国民众的抗争。台湾问题,不过是一个借口。

在沉闷乏味的今年“两会”中,唯一出现争议的,是关于《物权法》。赞扬者声称,通过该法,意味着中共承认“土地私有”、“土地可以买卖”,中国由此翻越迈向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关”,是“石破天惊的进步”。然而,早在1949年以前,在中国漫长的几千年历史上,中国就实行“土地私有”、“土地可以买卖”,如今的承认,不过是恢复而已?何来“进步”?

实际上,在当前中国的“字典”里,所有“进步”、“发展”、“增长”、“崛起”等词汇,都成了“恢复”的同义词。“恢复”就是“进步”、 “恢复”就是“发展”、 “恢复”就是“增长”、“恢复”就是“崛起”。恢复之前,是破坏,破坏的主谋,就是中共。中共指望以“经济建设”的幌子,来一笔勾销其历史上的罪孽,可谓用心良苦。然而,悠悠苍天,浩浩江河,有谁曾改得了历史?

反对《物权法》的人,被称为“左派”(毫无意义的左右之分),据说气焰汹汹。前几年就曾展开大辩论,斥《物权法》“违宪”;今年又召开大型“研讨会”,与“两会”对峙,声称“中国的前途与命运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这部从17年前就开始起草、连续7年提交人大审议、直到今年才正式提出通过的《物权法》,竟如此难产!这证明,在现行制度下,社会保守势力,不仅充斥于中共党内,而且充塞于学术界、新闻界、和社会其他各界。

中国社会,不要说“进步”,连“恢复”,都是如此的艰难!中共把政半个多世纪,祸国之重,误国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纵观今年“两会”,唯一的亮点,是会前,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公开批评各地政府“截访”:对上访的“截访”,不但花费巨大,而且积累矛盾,堵塞民意通道。然而,任老先生的微弱呼声,又怎能穿透庞大官僚利益集团的厚盾?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3-14 1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