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性格分析系列之九

【星座人物】大明军师刘伯温(五)

~创“明”与“功臣”之路~
文/魏菀  图/志清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民向来信天敬神,加上刘伯温在辅佐朱元璋建立帝业的过程中屡屡展现神机妙算,最后还让这位阵前“军师”俨然成为一朝“国师”。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3月14日讯】有一次,在炮火密集的激战中,不知是否未卜先知,刘基赶在帅舟被击沉的前一刻突然要求朱元璋速换座舰,无比惊险的保住主公一命;更在战况相持多日的关键时刻,刘基再一次神奇的先一步移师军力到湖泊四周出口布置,好对陈军瓮中捉鳖;而原本想偷偷率军突围的陈友谅,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反应还是慢了人家一步,全军入了湖口的陷阱后硬是无法走脱,最后在进退失据的慌乱中,主帅惨遭流矢射死!这原本跟朱营相持多年都气势如虹、实力坚强的陈友谅这样一战死后,余军全数大溃!

接着朱元璋遵照了刘基的战略构思,持续稳步推进中原(他依次打败了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统一了南方红巾军,让长江中下游地区尽归朱元璋所有),另一方面,在刘基的示意之下,他也逐渐的甩脱掉弥勒教与红巾军的包袱,彻底的将元末时期的全国各地红巾军大起义,变成了朱元璋他个人改朝换代的前驱工具!

原本在南北红巾军与元军血战之际,朱元璋审时度势,看到白莲教四方部众起义响应,都尊奉小明王韩林儿为首,暗地里却都在扩大自己的势力,他当然也不例外!所以朱营向来引用小明王的年号以号令军中。而在他北上出救小明王之后,软禁于滁州(今安徽滁县)的小明王已然成为朱元璋的傀儡,但朱营仍然奉他龙凤年号,以借题发挥。

最后他羽翼丰满、实力坚强的于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自立为吴王(以李善长为右相国,徐达为左相国,刘基为太史令)后,他在筹建百司官属之余仍称小明王为皇帝“圣旨”,自己朱元璋只是吴王“令旨”,勉强取信四众。到了至正二十六年底时机成熟,刘基密禀朱元璋派遣部将廖永忠,将小明王从滁州接到应天府来时,就设计凿穿他的坐船,成功溺杀韩林儿于瓜洲江中了。(可叹这位当年尽忠溺死小明王的战将廖永忠,虽然是位战功卓著、尽忠职守的勇将,最终是还被以翻脸不认人的朱元璋以他弄翻了韩林儿的座船而赐死,借此一事大做表面文章。让廖永忠这位牺牲品,只能沉默而悲惨的替不忠不义的朱元璋背了黑锅当替罪羊……这是后话。) 

历史走转至此,朱元璋十四年来的红巾军伪饰面目得以正式卸除,刘基在悉心辅佐六年之后也已大势底定,接下来独竖旗帜的朱营大军只要挥军北上,攻陷大都,推翻元朝统治犹如探囊取物,……耳边的凯歌已然奏起,翻手之间距离朱元璋登基称帝,只剩近在咫尺。……但神机妙算的刘基不知是否也同样知道,距离他被用尽后弃,屈疑致死的未来也路程不远了。

〔仁心高德民为念〕

一、累察乾象效谋猷

1368年正月,朱元璋在南京正式称帝,建元洪武,国号大明,结束了元朝对华夏民族只维持了八十九年的全面统治。明朝初创,太祖拜刘基为“御史中丞兼太史令”和“太子赞善大夫”数职。 当然刘基在创“明”中建立的汗马功劳很多,但他因学贯天人,深晓象数,不但在明朝建国前后就主持过吴王宫和南京城的设计和营建(因为要会看风水、五行又要会建筑设计),也在至正廿七年就献上了《戊申大统历》,订定了大明历法(《戊申大统历》也就是《明历》,因为要懂数学、统计跟天文、节气)。除此之外,他还参与了许多机密和制度的建立(因为他也是行政幕僚学术与实务兼具的高手),还制订了律令(包含有《大明律令》在内,因为他更是法律专家)等等。

刘伯温很神奇的以他一己之力,用知识与智慧、学术与经验这样促进了明朝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还不够,他最好用的就是,每当国家社稷面临四象不调(四象泛指可解释为“金、木、水、火”或“春、夏、秋、冬”或“日、月、星、辰”等等自然神异类属的元素)的时候,或是有非人力所能左右的事件发生,刘基都得负责为主上及社稷占星、论气、观风水,顺便算个国运、分析个梦境再负责祈雨!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民向来信天敬神,加上伯温在辅佐朱元璋建立帝业的过程中屡屡展现神机妙算,最后还让这位阵前“军师”俨然成为一朝“国师”,甚至是神异“天师”负责占星祈雨,这使得刘基的形象愈发玄异了!加上民间普遍认为“下界有事,上天不平”,任何天文地理自然的异象,都会对应着当代及未来的事件发生,就好像节气、天文突然变异必有玄机一样,向来仁义的刘伯温也在多次的“体察天意”和“预知未来”之中,成为一位有真本事的“神人”,也就是黎民百姓心中能为天行道、代天行命的使者了。

在这里举几个改朝换代的神异现象,作为刘基平常必须涉猎跟解释、应对的例子。例如至正二十七年元末时节(也就是吴元年~公元1367年),三月下旬便有“京师大风,飞沙扬砾,昏尘蔽天。风势八面俱至,终夜不止,如是者连日”的异象产生。然后,京师继续它每日天明前就四方大风起兮,万窍争鸣的现象,狂风天天猛刮到晚间九点才歇息,这种处处飞沙走石的沙尘暴天气一连持续了44天,一个半月后到五月上旬才止息;当时黎民百姓心中莫不认为“变天、天变(就是天子改变)”,元朝气数自此当尽!

元末天象还不只是这样,像是至正二十七年当年还出现了七月荧惑犯氐宿(星宿名),八月荧惑犯房宿(星宿名),九月荧惑犯天江南(星宿名)、斗宿西(星宿名)的状况;荧惑为火星古名,多指悖乱、残贼、疾、丧、饥、兵等凶恶之象,氐宿则位于天秤座(氐宿有四星)内,主要是掌管疾病之星。房宿是位于天蝎座处,被古代星象家称为“天王布政之宫”的地方就是房宿,一旦不祥的火星在此盘旋,即象征于有难于天子、丞相、宗庙……加上天江、斗宿等星域皆有其在军事上的象征意义,是故至正二十七年七到九月,吴王朱元璋的群臣们个个惴惴不安,唯恐吴元年将犯有血光之灾(其实当年此一天象是应验给元顺帝的)。

当时刘基见状,唯恐军心大乱,于是密言即将北上进取大位的朱元璋要在此时赶快“下诏罪己”(就是把所有政治行为过失归罪于自己,表现帝王的敬天悯人,恳切求恕的诚意),试图要朱元璋以退为进,以此做法昭示仁义,用德治挽回天意;众心因此乃定。……其实每逢异象刘基都了然于心,未来时机一到自然王业可成,但他最心心念念的是苍生百姓,所以每次都巧借祈雨或析梦的时机,一再的为社会福祉进言、为民请命。(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才刚贿赂完核心大臣接受了伪装的“招安”,遂其所愿、志得意满的方国珍在摆脱了刘基眼中钉后,便趁此大好机会发展自己的力量,隔年他联合了各地农民军,海陆两处起义又叛,而且声势愈来愈大。浙江行省眼见情况演变到不可收拾,在无奈跟侥幸的心理下,又想要对一直看押在绍兴的刘基再度起用,重施他们元人对伯温总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故技,朝廷此时宣布对伯温起用复职,恢复了他的自由之身,而心灰意冷的刘基好不容易能离开绍兴,看透世情的他并没有照元朝希望的再度走马上任当“救火队”去,而是认清事实的带着家眷避乱越城,乡居耕读,暂时遁隐去了。
  • 时光之轮匆匆的向前滚动,转眼间这完全凭借实力与才华的考场,已经成为刘基简单迈向远方的阶梯了;这难道不是春风得意,少年凌云吗?才刚一次乡试即欣然中举的新科举人,隔年又在元朝京城大都(今北京)的会试中,获取了明经进士的殊荣,……这一年刘基方才二十三岁,他已然进入高台青云之上,朝向淑世理想迈步,希望能一展身手,迎向他鸿图大展的仕宦生涯了!
  • 这是一个历史经典中丰富的记载,也是乱世中神秘的流传;所有关于元末明初之际,改朝换代中变动奇诡的经历;所有有关君臣文化、文学寓言、沙场智谋与神机妙算的呈现;这些深令后世着迷、津津谈论,民间艺人一再演译,甚至历经六百年而不衰的这场历史大戏,全都围绕着这位如谜般的传奇人物——明代开国军师刘伯温。
  • 明朝大预言《烧饼歌》之后刘伯温与明太祖还有一段对话,这话“泄尽天机”,但一般人无法理解的是其中的一句最关键的话:“老水还了京”。因为这句话牵涉到发生的时间及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掌权者,一个是以“弥勒佛”的名号来度人的“救世主”,也就是西方人所惦记的基督(中文“基督”是音译希腊文的Christos,而Christos是希伯来文“弥赛亚Messiah”的翻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