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赵紫阳晚年谈话出笼 作者受压病危

《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在赵逝世两年、邓小平去世十周年之际,在香港出版,引起各方关注。图为赵两年前逝世时,著名维权人士孙小弟在八宝山前手持的悼念图片。(AFP)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9日讯】 最近,由香港开放杂志出版社出版的《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在香港面世,该书记录了赵紫阳在15年遭软禁期间,和作者超过100次的谈话,详细披露了赵对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和政策分歧真相的分析,以及对中共体制的反思,和现任中共领导人的批评等,是非常珍贵的史实资料。

被誉为中国第一女记者,因六四入狱的北京媒体人高瑜形容,这本书的威力不下于当年红遍海内外的《六四真相》,是中国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且从赵的思想来看,他晚年时思想已经抛弃共产专制,他的所思所想所行对现行体制都是个极大的冲击。开放出版社社长金钟表示,该书被中共列为禁书,严禁带入大陆,虽然出版社没有为该书特别做宣传,但书出版后一个多星期,第一批几千本已经售空,据说部分由中共高层购入,流入北京官场内外。

与此同时,该书作者,赵紫阳的密友和老部下,现年87岁的宗凤鸣,作为唯一一名在赵软禁期间以气功师身份,成功绕过警卫,和赵多次秘密会面的人,在书面世前后受到相当的压力,中共相关部门多次找他和他的家人谈话,并警告说:书一出版就是反革命。2月中旬,宗老心脏衰竭入院,据说目前还未脱离危险期,目前外界一律不能探访,情况堪忧,为书的出版倍添神秘和忧伤。

究竟这本将近400页的书揭示了什么样的真相?在适逢邓小平逝世十周年之际,赵的自传出版,又有什么样的意义?


《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出版不足一月,出版社开放杂志称,该书反响热烈,几千本已经售空,部分由北京高层购入。(开放杂志提供)

还原六四真相

开放出版社社长金钟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谈到这本书的意义,他提了三点,其中最重要的是还原了六四真相。他以六四为一台戏来形容,戏有三角,一角是反腐败的学生,一角是以邓小平、李鹏为代表的中共镇压势力,另一角则赵紫阳为代表的,反对镇压,体制内改革派。

他说,从史实角度,关于学生的记述,已经有众多的采访,邓小平这边目前你不可能有他下令开枪等一手证词,所以赵紫阳个人谈话录的公布,是目前六四事件最权威的证词。

另外,金钟认为,该书填补了八十年代的中国现代史的空白,以及赵紫阳多次在书中反思中共体制,主张民主政治,对中国现实社会有深远的影响。

《谈话》披露,赵紫阳表示,自己做出反戒严和拒绝检讨的决定,是自己的选择,而且又是全家开了会都同意的。他说,“我不愿在历史上留下一笔” 。

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在序中称,赵紫阳的决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决定,一是为坚持真理而准备牺牲自己的决定──赵紫阳当时已做好了要坐牢的准备;二是,他是中共建国后第一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也是中共建党后继陈独秀第二位拒绝做检讨的下台总书记。

《谈话》披露,赵紫阳提及,向戈巴巴乔夫通报,说中央常委有个决定,即遇到重大问题,还需邓小平掌舵,这是因为,天安门的群众已把矛头指向邓小平,反对老人政治,赵本来是想维护邓,挽回邓的形象,但没想到却被邓猜疑。赵称,邓小平标榜自己“不擅权”,但实际上在搞权威政治,又忌讳别人说他“垂帘听政”。

《谈话》披露,赵称,六四镇压不是迫不得已,当时有三个机会用对话来解决,包括﹕一是胡耀邦的灵柩送到八宝山后,采用对话说服﹔二是,赵从北韩回来后,在亚洲银行会上发表谈话,提出民主法治解决问题,学生反应很好,已经开始复课﹔三是,只要邓小平说一句话﹕“现在看来学生问题并没有原来说的那么严重”,赵愿意承担其他工作,包括426社论的责任,缓和形势。但邓坚持要镇压。

赵还提到4月底去北韩访问的问题,赵说,自己去之前和李鹏提出不要激化矛盾,以及要复课﹔邓说,按赵的意见办理。但赵离开第二天,陈希同、李鹏等人谎报军情,又去邓处汇报,邓小平随后发表了425讲话,定性学生运动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动乱,接着又发表【4.26】社论。


赵紫阳1989年5月19日清晨五时前往天安门广场劝学生停止绝食。这是赵最后一次公开亮相。(AFP)

5月17日,赵写信和邓要求面谈,邓通知李鹏、姚依林、胡启立、乔石、杨尚昆在邓家开会,李鹏、姚依林在会上发难,坚持实行军管,最后,除了胡启立和赵紫阳反对外,其他人都赞成了,乔石、杨尚昆是原本反对,后来在会上赞成。

赵称,去北韩访问前,邓曾明确提出要赵接任军委主席,过去两人合作也很好,自己和邓小平的分歧焦点在六四上面。

赵形容邓小平政治上走的路线是党的领导权要集中,绝不能分权,六四问题是邓最大的隐忧,后来南巡讲话是邓试图挽回自己的形象而做的宣传,但这种“跛足”改革进一步加重了中共贫富悬殊和腐败。他说,邓小平一方面搞经济改革,一方面搞极权,是相矛盾的,邓是被自己制定的“四项基本原则”束缚住,而不能解脱出来,这是他的悲剧。

赵没有想到被软禁

《谈话》披露,赵下台后,没有想到自己被软禁,“六四问题上,我只是提出了不同的处理方法和意见,就对我加以治罪,实行软禁,限制我的自由,这是我没有想到的。”赵气愤地说,这是违反宪法的,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到一定时候,我要诉诸于社会。

《谈话》披露,赵软禁期间甚至连打台球和高尔夫球都受到限制,不准出门,赵曾经让北京前市委书记段君毅传话给江泽民,要求自由会客。后江泽民回话,段老好好休息吧,意思是要段老不要多管闲事。文中引用赵的朋友、安志文的分析说,“有赵紫阳的合法性,就没有江、李的合法性,他们认为赵紫阳是对自己权力地位的威胁。因为他们是六四事件的受益者。”

给十五大写信迫害加重

《谈话》披露,赵紫阳的确在97年向中共十五大写信,要求重新评价六四,提出“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在形势稳定时解决比出现某种麻烦时解决好”。赵因为这封信,被江泽民扣上违反纪律,不顾大局的罪名,处境进一步恶化,被彻底软禁。江后来又因赵紫阳提出限制公民自由是违宪时,江泽民又传话:这是你自己造成的。

宗凤鸣和赵的见面,也因为十五大,而中断一段时间。赵的女婿王志华解释赵写信的原因,是为了向历史做个交代。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阅毕刚刚出版的《谈话》一书后,日前在网上发表文章披露,在十五大前夕,曾经请宗凤鸣向赵紫阳先生带话,希望先生能就“六四”事件说几句话。后来,果然见到了紫阳先生写给中共十五大的那封信,要求及早地重新评价“六四”。这在当时,给予了受难群体很大的安慰和鼓励。

对江、胡的批评

《谈话》中,赵对中共近代党魁都进行了评论,包括六四后执政的江泽民、胡锦涛。对于江镇压法轮功,赵的朋友安志永评论说,是没有走出专政的怪圈。赵回应,江的基本心态是不能丢权。“他的心态是共产党既然把权交给我了,绝不能在自己手里丢掉。”赵并赞成美国记者华莱士采访江时,称江是世界上共产党最后一位专政独裁者的看法。

赵说,江提出三个代表,就是要维护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地位,来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他评论,十六大江坚持军委主席一职,是立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他没有当过一天兵,没有指挥过一次战斗,还鼓吹他是军事家,真令人啼笑皆非。”

他并说,曾庆红和江实际是一体的,是一个灵魂。现在面貌不清,因为得到江的信任,无所顾忌。

谈到胡锦涛,在他刚上台时,赵称人们对胡的期望过高。后来赵又评论,胡是中共意识形态下培养出来的青年干部,不会在制度上有什么改变,也就是不可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胡温体制乃是江、李体制的延续而已。

04年底,被问到对胡锦涛在四中全会谈话中,继续强调镇压法轮功,封锁新闻自由等的看法,赵称,胡把自己的面目暴露出来,他不可能对中共专制有什么改变,否则这个专制、权贵利益集团就会把他搞下去。赵认为,胡提出“以人为本” 的思想,不过是为自己树立一个形象而已,不能解决问题。

对中美关系、台港问题的看法

赵认为,如果人类社会发展需要有个主导的话,那么由美国主导,比俄罗斯、中国主导好,更不用说德国和日本了,因为美国没有领土野心,不搞殖民地。美国也是从发展本国利益来发展对外关系的,但发展本国利益是同人类利益相符合的,不仅发展对外自由贸易,还要推行自由、民主、人权,这与人类社会实现现代文明相一致。他认为,中国要发展,必须和美国搞好关系。

对台湾,赵说,军事演习只会丧失民意,他认为,武力攻台,实际上要同美国搞对抗,赵并赞扬蒋经国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既从苏联共产党影响下走出来,又摆脱了国民党一党专政的老路,主张顺应世界潮流,进行民主改革,不简单。

反对镇压法轮功

《谈话》披露,赵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对于宗凤鸣提出,当局又是采取高压政策,取缔镇压法轮功等,但反而使信众信仰更坚定,如有位妇女宁愿开除公职也要坚持,有的宁愿在派出所被拘留也要炼,有些人在拘留中受折磨死去,赵认为,法轮功的特点,是精神层面上的修炼,讲究真、善、忍,追求更高级的精神境界,基于这种信念,把受折磨、受镇压当作修炼的功课,所以能吸引人。

他并说,目前社会上积累的矛盾越来越多,根源在于制度问题上。


赵紫阳晚年时思想已经抛弃中共专制,他说,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权力压倒一切,共产党要统治一切﹔他主张放弃一党专政,逐步走向民主。 (新纪元)


赵紫阳十五大曾为六四上书要求重新评价,却遭来更加严重的人身管制,赵说,当年反对六四镇压的决定,也是全家开会后作出的,原因是不想在历史上欠一笔。图为赵逝世后,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的万人悼念大会。(新纪元)

对中共专制的反思

《谈话》多次谈到,赵紫阳对中共专制的反思。《开放》杂志执行编辑蔡咏梅在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说,“从谈话中可见,赵的思想已经跳出了共产党马克思主义的框框,否定了他早年的信念,开始认同世界普世的价值、西方的社会制度。”金钟则指,赵对共产党无产阶级专制,这些根本的教条,他都持批判和反对的观点。

《谈话》中,赵明确地说,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巩固一党专制,在党的垄断一切的情况下矛盾必然越积越多﹔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就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权力压倒一切,共产党要统治一切﹔他认为,在中共专制体制下,什么“好”政策出台都会变样,也就是鲁迅所说,什么东西丢进这个染色缸里都会变颜色。

他多次提出,中共的制度是腐烂了,现在腐败的问题核心就在于中共专制上,他认为,中国的发展是要从一党专制转向民主政治,这是顺应世界民主潮流的。他明确提出,政治改革就是要放弃党的垄断权力,改革开放就是要实行民主政治。

高瑜则称,赵提出建立议会民主,放弃人民公社、改变所有制结构为私有制等改革路线,实际上走的就是放弃一党专制走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化道路。

对于赵的思想变迁,赵在书中称,自己也是从中共的旧思维中走出来,倾向于追求民主法治,他坚持两条,其中一条不拘泥于教义,而是注重现实,关心民意,关注人民的需求。另外一条,就是不擅权,不搞个人权威。

《谈话》中,作者形容赵紫阳是中共高层领导提出中国要走向民主与法治的第一人。蔡泳梅认为,赵作为中共体制内前最高官员,他的言论会对中共体制有很大的冲击。“赵紫阳对这个体制的批判,对现政权的批评,会有很强烈的作用,而且中共体制内还有很多人非常怀念赵紫阳。”

高瑜预计该书的出版给中国人带来一股希望:“中国人并不只是犬儒政治,毕竟有健康力量,引导中国走向民主。”

书出版的曲折 

据称,该书出版前后,作者宗凤鸣和书中提及的一些人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压力。宗凤鸣在2月23日,心脏衰竭送院,据说当天抢救过来,并已转院,但目前身体状况不知。

和作者宗凤鸣熟悉的高瑜称,中共对该书的出版非常紧张,出版前多次找宗凤鸣以及宗凤鸣的亲属谈话,甚至把家中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吓得直哆嗦。

高瑜说:“他们警告说,这本书一出来就是反革命。”

书出版后,宗家也非常低调,原本由宗老接电话,也改由家中老太太接,估计受到极大的压力。另外,为书写序的前赵紫阳秘书鲍彤的行动在书出版后,也明显受限,门前的警卫也由4个增加到6个。

据最近见过宗凤鸣的丁子霖在发表的文章透露,宗老是冒着坐监牢的风险来出版该书,“我一个87岁的老头,活不了多少年了,还能怕死?……我总算对得起我的老朋友赵紫阳了,也总算对得起在那一场惨案中死去的人了。”

蔡咏梅呼吁中共不要进行政治迫害:“赵紫阳做过中共高层的总书记,里面涉及到中共高层有些问题,包括什么人见他,我不知道这本书中共高层有什么样的反应,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这本书搞政治迫害。我呼吁共产党你不能用你的党法代替国家的法律,不能用黑社会的手法来处理书中涉及的当事人。如果胡锦涛这样做,再一次证明他就是一个专政主义者。”

相对于之前高调批评8本禁书,中共官方目前还未对该书有任何的表态。高瑜分析,中共这次是“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担心禁书再次引起类似8本书的强烈反弹,所以采取明沉默、暗监控的做法。另外一方面,出书日期又贴近邓小平逝世十周年之前,中共害怕人们重提邓小平镇压六四的罪行史。

但高瑜认为,该书应该让更多中国人看到,“这是对中国历史的反思,对中共体制的反思。”


05年赵紫阳的去世,触发全球大规模“追悼紫阳、告别中共”的民众自发集会。图为2005年1月29日,在美国华盛顿DC国家广场、国会山庄前,全球超过二百家机构共同发起了美国华府“追悼赵紫阳、告别中共”国际大集会。美国政要名人、民主党众议院领袖南希‧培罗西参加了在华盛顿举办的悼念赵紫阳活动。(新纪元)

图 ◎ 开放杂志/AFP/新纪元

—-转载《新纪元周刊》第9期(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3-19 9: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