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专业舞蹈演员李金曼(摄影:李佳/大纪元)

看中西艺术不同 欣赏中国古典舞

2007年03月24日 | 20:11 PM

【大纪元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佳多伦多报导)由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球中国舞舞蹈大赛”即将在5月20-27日在纽约召开。如全球“中文热”一样,这一活动也引发世人对中华文化中的中国古典舞蹈的关注。

前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专业舞蹈演员李金曼女士就中西方艺术风格、民族文化审美的不同特点,讲述了她对中国舞的理解和如何欣赏中国舞蹈。

1967年李金曼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在中央芭蕾舞团担任专业芭蕾舞舞蹈演员30多年,后移居海外。近年来一直活跃在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艺术指导及筹备工作中。2007年的晚会里由她编导的藏族舞蹈“雪山 白莲”以其优雅、奔放热情地韵律,在北美、欧洲、澳洲及亚洲的巡回演出中获得了众多观众的喜爱。

李金曼以东、西方两种不同艺术风格、文化为背景,从建筑及绘画艺术的角度,延伸谈到了以芭蕾为代表的西方舞蹈和中国舞蹈的特点。

她说,艺术风格、审美的不同源于民族文化的不同,中国文化特点不在于人的表面而着重内涵、神韵和道德,讲究文化的融合、并存与天人一体性, 而西方的艺术强调人表面的文化,着重物、实证科学和宗教,突出技能上的高超和把握。

西方艺术风格

李金曼举例:传统西方建筑以石块为主,石头使建筑有雕刻化的特征,着眼于两度的平面与三度的形体,给人以冰冷、笔直、大气和严肃的感受。西方的绘画则注重表面技法上对结构、透视、明暗的准确,力求逼真的效果。

回到舞蹈上来看,芭蕾舞对技巧的训练是非常严格的,有完善的一套体系,身体每块肌肉都要练到。动作有限,多用于四肢,线条非常清晰、垂直,按照力学、解剖学体现训练,动作固定化,但非常严谨。芭蕾不讲韵味,基本动作到位即可。内容上以传统剧目为主很难创新。

东方艺术风格

李金曼介绍,东方传统建筑以木头为构架。木制建造很重视人在建筑环境中的步移景异、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曲折迂回、柳暗花明又一村等等这些对意的表现。如中国画也一样着重意境和内涵的表现,给人以想像的空间。比如齐白石画虾时,运用留白的技法,并没有画水,但人们能感受虾在水中游。

李金曼说,韵味是中国舞蹈特色,体现在舞蹈中手势、腰部、上身的丰富表现、讲究手、眼、身法、碎步圆场、细腻、跳舞很迂回,欲左先右,不像芭蕾舞就是很直接了当的感觉。

在今年的晚会里,中国东北舞蹈“彩虹”,当舞蹈演员舞动彩带时,就像中国画里的线条艺术,像书法的笔触让你感觉流畅,灵活漂亮。你可以想像她是花,是流水、云朵、彩虹……,各种彩绸的美丽造型让你不断琢磨和想像。

还有舞蹈“草原牧歌”,舞台上并没有马,但是通过演员一招一式,一连串维妙维肖的舞蹈动作,你就能意会蒙古少年们在草原上扬鞭、驾马、奔驰,畅饮美酒的欢快场面。这和中国绘画留白的手法是同出一辙的。

中国舞的精、气、神

李金曼介绍,中国舞也称中国古典舞,一直流于民间,人们从壁画、文字、出土的艺术陶器上获得灵感,并没有系统的教学和理论,50年代后有了正式的中国舞教学,加进了、戏曲、武术、太极、毯子功等动作,舞蹈中有了跳、转、翻腾、飞跃,使其更加丰富多彩 。

中国舞的特点就是身法:舞蹈动作和姿态,身韵:表现舞蹈内涵和韵味。李金曼理解,身韵是中国舞的精华,她体现在精、气、神中。

精:表现舞蹈演员的精神面貌:面目的表情喜、怒、哀、乐、眼神的投射、内心情感的传递,表现节目内涵的力度和深度,如京剧中的亮相。

气:中国舞讲究呼吸,表现一种内力,内在的气如何用的自如流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例如舞蹈“花仙”,当演员表现莲花从花骨朵慢慢绽开到完全开放的过程就是运用了运气中的“提”、“沉”。而在芭蕾不讲运用呼吸,最多只是要求放松。

神:韵味是意境的表现。身法是舞蹈的外形,身韵是舞蹈的灵魂。演员能否将舞蹈内涵表达到位是韵味的关键。这不仅要求动作到位,对作品理解和感觉到位,能控制舞蹈动作之间的圆、顺连接,运用自如也很关键。

欣赏舞蹈要看编导和演员想表达什么,传递什么样的信息,是欢乐是忧伤、是惩恶是扬善、是忠是孝,是敬天敬地、是表现女子的柔美还是男子的阳刚,是诉说历史还是展现未来等等,这都是神的一部分。

李金曼说,中国5千年历史,大千世界所要表达的题材太多了,而中国舞的包容性使她可以表现不同的人物特征,不同民族风俗与文化和不同的社会阶层。

她说:“高品质的舞蹈节目绝不是纯粹娱乐性的,人们对美的正确感受应该和人的道德基准是息息相关的,艺术家不可迎合世风日下的潮流。真正表现光明、表现正、纯善纯美的舞蹈内涵是我们的责任。”

李金曼最后表示,新唐人晚会之所以几年里能在全球获得如此大的成功和震撼,也是基于他们坚持了5千年华夏神传文化的正统性。这次的舞蹈大赛也将推动全球中华文化热的大潮。◇(http://www.dajiyuan.com)

标签: